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男子怀恨班主任杀死师母逃19年:常从地图上看家乡

[社会] 时间:2019-06-30 17: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6月27日,潜逃19年的刘永才被押解回临沂。

6月27日,潜逃19年的刘永才被押解回临沂。

不算高的个头,微胖的脸庞,说起话走起路略显文雅,如果不是那副冰冷的手铐,人们很难把他跟“杀人犯”这个词联系起来。19年前的一个傍晚,当他挟两把匕首走进班主任的家,那原本如花的年纪和光明坦途就此改写。19年逃亡路,当循迹而至的临沂兰山刑侦民警出现在他面前时,却有一股亲切感掠过他的心头。

跟班主任“不对付”

怀揣匕首上门

2000年4月18日天刚黑,彼时的临沂人民广场刚开工不久。南侧不超过一公里的某中学家属院内,时年19岁的高三学生刘永才以学生哥哥来开家长会的名义,敲开了班主任的家门。

开门者是班主任的妻子,忙于照顾孩子,又要收回晾晒在公共阳台的衣服,她没怎么提防就把来者让进了屋门。

在沙发上静坐几分钟后,刘永才亮出夹在左腋下的那把长达30厘米的匕首,架到正在卧室叠放衣服的女主人脖子上。女主人惊恐着劝服刘永才不要伤人,并瞅准时机试图推开匕首逃离,刘永才的左手拇指和手腕因此被刀刺伤。盛怒之下,刘永才又掏出别在右后腰的一把15厘米长的短匕首刺向师母。

“捅了七八刀,直到她不动。”刘永才低头向民警叙述着这印在他脑海近20年挥之不去的场景,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逃离之时,看到班主任家尚不足4岁的幼子惊恐得号哭,刘永才上前踹了几脚,直到孩子发不出声。

人们想不明白,到底有大多的仇恨让刘永才对妇幼痛下杀手。落网后的他将此归咎于跟班主任“不对付”,埋怨是对方看不惯他导致自己的学习成绩下降并把家长叫到了学校,以致他至少提前一周准备了匕首上门“寻仇”。

罪恶在夜幕下上演,无辜的师母失去了生命,杀人者又借着夜幕逃离。万幸的是,年幼的孩子被医护人员救回。

辗转到义乌打工

靠假名隐藏

济南-徐州-上海-金华,这是刘永才作案后的逃跑路线。案发当晚,他先打出租车到临沂城区一家医院缝合了左手伤口,又返回费县老家得到400元作为路费,转而逃向外地。

身上的钱花完之后,他就捡拾塑料废品卖钱糊口,更难的时候,只能依靠乞讨存活。大约2004年,刘永才辗转流落到义乌市苏溪镇并进入一家小型的塑料制品厂打工。

中考时,刘永才是所在乡镇初中的全校第一名,进入临沂城区某中学就读后,曾在高二的一次学期考试中取得了全班第四名的成绩。学习能力强的特点也被刘永才带到了工作中,他逐渐从普通员工做到了管理层,甚至成为厂里的合伙人,被工人们当成业务厂长看待。

如梭的时光不能抚平逝去亲人的伤痛,刘永才制造的悲剧没有被遗忘。

案发当日,临沂兰山警方迅速立案侦查,经走访调查,细致摸排,迅速查清了案件事实。

但犯罪嫌疑人刘永才消失,当初的信息通联滞后,给刘永才潜逃后创造了隐藏的契机。但警方对其抓捕工作从未放松,在历次开展的追逃、清网等专项行动中,都将其作为重点缉捕目标逃犯,追逃民警数年如一日进行研判追踪,多次深入外省调查取证。

案件侦办人历经更替,接过前辈留下的卷宗的后来者不敢有任何疏漏。“我们甚至设想过他已经设法洗白了身份,参加了高考,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成家立业。”接手此案的刑侦大队三中队指导员刘柏泉、民警张晓冬说。

事实上,消失在人海的刘永才靠假名隐藏了下来。在当地警方办理暂住证时,他利用掌握的身份证编号规律,给自己编造了一个临沂籍号码,并取名赵敬才。在那个身份信息还未通联的年代,他靠这个假身份证号码和姓名藏匿了下来。

小镇蛰伏十几年

无数次想自首

从2004年入厂,刘永才就没挪过窝。为了不被警方查到,他的生活轨迹几乎没有出过苏溪镇,整天两点一线往返于工厂与宿舍之间。

刘永才曾在派出所门口徘徊过多次,他也无数次想过投案自首,结束胆战心惊的逃亡之旅,但每次都被心理上的侥幸和惧怕阻挡。

逃亡期间,他曾有过三段恋情,都因无法步入婚姻殿堂而终。甚至在签署大额订单时,都得由厂里的其他负责人代劳。想家的时候,刘永才会上网打开卫星地图,小心翼翼地把鼠标移到家乡的位置放大查看。

结束逃亡的日子在2019年6月24日来临。那天早上,义乌苏溪持续多日的降雨还没停,刘永才和几名同事从宿舍下楼等车到工厂。

当熟悉的临沂口音在耳边响起,多名警察围拢过来,刘永才愣了一下神,旋即明白逃亡的日子结束了。刘永才明白眼前的人是来自临沂的警察,一股莫名的亲切感在他的心头掠过。“终于解脱了”,被带往当地派出所的路上,他说出了自己的本名。刘永才办理暂住证时编造的身份证号码,让临沂警方注意到了他。

第一次坐高铁

是在押解回乡时

京沪高速临沂段将要通车的那个年代,刘永才刚读初中,他曾骑自行车路过一处涵洞,听说头顶的路叫作高速公路,放好自行车他爬到了路基上,设想将来有一天能乘汽车在上面飞驰。

6月27日,被临沂警方押解回乡时,他才第一次真正飞驰在这段京沪高速上。前一段路程,他们是乘高铁到达徐州,这也是刘永才第一次体验到了此前只在屏幕上见过的高铁。

当晚9时,“2000.4.18”故意杀人案追逃组将刘永才顺利押解至临沂兰山。至此,历经几代公安人锲而不舍的努力,持续了19年的追逃之旅画上了胜利的句号。

28日,临沂兰山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审讯室内,刘永才对犯下的罪恶一一叙述。讯问结束之际,他反思走向罪恶的原因是自己的性格偏激,“火起来太暴躁”。

刘永才苦笑了一下,深深叹了一口气。

刘永才还清晰地念叨起高中时几位同学的名字,他曾与其中几名住在同一个宿舍。当时刘永才是宿舍长,负责寄存他们的生活费,案发潜逃他带走了这笔共约两百多元的钱款。刘永才觉得这笔钱在当时是他们一周的生活费,一定也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除此之外,他又念想起一位江苏盐城籍的朋友,希望那位朋友过好自己的日子。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