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河北馆陶公安局孙卫东赵付鹏以权谋私不做为

[社会] 时间:2019-06-28 06: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控告状

    控告人:郭丕军,男,汉族,1962年6月21日生,住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路桥乡梭庄村217号

    控告人:曲改令,女,汉族,成年人,住址同上,系控告人郭丕军之妻

    被控告人:河北省馆陶县公安局副局长孙卫东(不做为,乱做为,乱用职权,以权谋私)

    被控告人:河北省馆陶县路桥乡派出所,所长赵付鹏(利用手中权力,乱用职权)2019年3月11日,中午,我要求公安局副局长孙卫东,处理柳贵盈他是打人主某,当天晚9点一10点,我儿子家宅基边被人放火打击报复。

    2019年4月4号,我(曲改令)夫妻二人在北京公安部维权,遭到路桥乡派出所长赵付鹏 ,王东豪两人劫持,围追堵截,被逼郭丕军说你们在强行抓我,我就从这跳下(北京立校桥)直到我们夫妻报警,我夫妻才脱身。当天馆陶县公安局副局长孙卫东,赵付鹏往局里回报,给我夫妻二人定为网上逃犯,理由是我夫妻二人在国家信访局闹访寻衅滋事罪,如果我夫妻二人在北京信访局闹访,由北京信访局定罪,2019年4日8日上午,在公安部信访维权被抓,馆陶县公安局权力真大,你们怎么不让公安部接访中心关门,馆陶县公安局派去好多劫访人员,我夫妻二人在北京羁押8天,我在邯郸市第三看守所拘留30天,被取保候审,我何罪之有???郭丕军现在还在馆陶县看守所至今没说法,只有一张拘留通知书, 被捕人:曲改令 案件编号:A1304332700002019040001 被捕人:郭丕军 案件编号: A1304332700002019040001。我夫妻依法上访被当地派出所长截访,不束手就擒就是寻衅滋事罪,对方父子四人打人轻伤,却只是口头训诫,罚款了事。

    2019年5月10日孙卫东给曲改令儿子打电话让其回家找赵付鹏约谈曲改令与郭丕军之事,孙卫东说让赵付鹏照顾一下我们家,我夫妻二人都已经照顾到看守所里,还怎么照顾???

    2019年5月16日孙卫东和赵付鹏,他们找人担保到邯郸第三看守所,以曲改令有病为由,接出来,看病,糊弄她签取保出来,不给其(曲改令)身份证,控制人身自由,不让曲改令出去看病,只能在梭庄村。

    2019年5月24日馆陶县公安局送达郭丕军逮捕通知书,郭不军的父母去派出所要求见儿子一面,路桥派出所,所长赵付鹏说你们要见你儿子,还会给你儿子加罪,两位老人说我儿子他犯了什么罪还要加罪,路桥派出所安排梭庄村村民把两位老人送回家后,郭丕军母亲一病不起,到2019年6月4日,柳贵盈背着除草剂去郭丕军地里把郭种的花生都打死,被郭丕军父母二人看见,二位老人设敢吭声,郭丕军妻子(曲改令)到地里看见花生都被除草剂打死了,2019年6月12日报警,路桥派出所王东浩就说给我的花生做个鉴定,2019年6月18日郭丕军母亲没有等到做笔录,做签定就被气死,郭丕军母亲死和馆陶县公安局和路桥派出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曲改令儿子给公安局副局长孙卫东打电话,要求让郭丕军见他母亲最后一面,孙卫东说案子现在在检察院不在他的责任范围内,我又给路桥派出所所长赵付鹏打电话,赵说我当不了家为由,最终也没让郭丕军见母亲最后一面,2019年6月18日半夜给邯郸市报警说郭丕军老母亲去世临终前要求见儿子最后一面,直到出殡郭丕军老母亲也没能见儿子郭丕军最后一面,郭丕军何罪之有?中国传统养儿防老,馆陶县公安局,路桥派出所都没让郭丕军作最后孝道,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被控告人:邯郸市馆陶县公安局路桥乡派出所前任所长史纪田。

    被控告人,柳贵盈,男,汉族,住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路桥乡梭庄村

    被控告人:柳泽生,男,汉族,成年人,住址同上,系柳贵盈之子

    被控告人:柳双虎,男,汉族,成年人,住址同上,系柳贵盈之子。

    被控告人:柳泽魁,男,汉族,成年人,住址同上,系柳贵盈之子。

    事实与理由:

    2017年春柳贵盈伙同其三个儿子,柳泽生,柳双虎,柳泽魁,在沒有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第三款规定,强行霸占属郭丕军的田地作为宅基地使用,遭到郭丕军反对,多次理论争执,且庄稼多次被柳贵迎破坏,报警后,路桥乡派出所都不曾出警。

    2018年6月10日上午,我爱人郭丕军在自己的田地里等待播种玉米时,柳贵盈带领他三个儿子柳泽生,柳双虎,柳泽魁四人对郭丕军进行殴打,其中柳双虎手持铁锨,柳泽生,柳泽魁将郭丕军按到地上,拳打脚踢,一阵毒打,郭丕军妻子曲改令后赶来劝架,也遭到三人毒打。最后在村民劝解下,柳贵盈,柳泽生,柳双虎,柳泽魁四人才住手,逃离现场,随后,拨打110报警,并被送到馆陶县人民医院治检查治疗,郭丕军左侧肢体多处外伤,左背部软组织损伤,肋骨骨折,腰部损伤,左上肢外伤,腰橫突骨拆。曲改玲右侧胸部受伤,左侧臀部肿胀,右侧第二根肋骨骨折,经法医鉴定,郭丕军的伤情为轻伤二级,曲改玲的伤情为轻微伤。

    这本是案情清晰的刑事案件,但馆陶县公安局路桥乡派出所前任所长史纪田,在审理本案时,不依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秉公执法,而是徇情枉法,有法不依,避重就轻,包庇罪犯,充当村霸黑恶势力保护伞,到18年12月份都没有任何作为并多次训斥我事多难缠。

    我夫妻2018年12月份依法上访至北京公安部信访中心,派出所长史纪田调离,此案情才有所进展,柳贵迎口头训诫,柳泽生行政处罚500元,柳双虎,柳泽魁被馆陶县公安局在2019年元月一号抓捕归案,可到元月三十号柳泽魁已取保候审,现在外出打工,按照法律规定,在取保候审期间不能私自离开此地。可是柳泽魁已经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条例。

    望贵处认真调查,核实真况严惩罪犯,依法维护我们夫妻的合法权益,体现法律神圣。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