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十问”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委、区政府 人在黑恶势力恐怖威胁下的呼救

[社会] 时间:2019-06-28 04: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以下内容是长安区大兆街办新郭庄村村委会班子成员和村民在绝望中最后的呼救……
  全国范围内的扫黑除恶专项整治行动从2018年底开始已经持续半年之久,当初看到街头巷尾“铺天盖地”的扫黑除恶、打掉保护伞的宣传标语和新闻报道之后,在被原村委会主任张青及其儿子张小强、张三强,其孙子张航、其侄子张龙、其儿媳妇王九叶、张娟、常春等涉黑涉恶团伙通过暴力威胁、恐吓所营造的“邪恶威慑力”和“黑色恐怖”笼罩13年之久的长安区大兆街办新郭庄村村民感觉到终于盼到了上级党组织为人民当家作主的“光明”。只可惜现实血淋淋的现实一次又一次的击溃了村民刚刚燃烧起来的“希望”。
  自扫黑除恶以来我们一次次的对原村委会主任张青及其儿子张小强、张三强,其孙子张航、其侄子张龙、其儿媳妇王九叶、张娟、常春等涉黑涉恶团伙的问题反映和举报,换来的不仅仅是一次次的“石沉大海”,甚至还遭到“被举报人”的打击报复,举报材料神奇的出现在被举报人手里,被举报人不仅不收敛,继续在言语、行为上对包括举报人在内的村民进行打击报复,同时更采用极端的手段利用其背后的“保护伞”对举报人进行疯狂的打击报复和无端的诬告。张氏父子的所作所为不就是活脱脱西安市长安区版的“孙小果”吗? 真的不知是无人能管?还是无人敢管?
  针对张氏父子及其家族黑恶势力的所作所为有以下问题请长安区各部门在公正客观并充分调查的基础上给予明确答复:
  1、为何2015年被举报人胆敢阻挠村委换届,暴力破坏村委办公秩序,殴打村委会领导和工作人员,并继续暴力控制基层政权?为何村前任主任张青,至今未移交村集体账务,导致合法村委会班子无法正常工作?为何村民大会期间,张小强及家人胆敢扰乱会场、撕毁会议记录,阻挠大会正常进行?又是为何在2016年3月,张小强胆敢再次阻挠村委会工作,并使用砖头殴打村委会主任张亚定,导致张亚定入院一个多月。同年,又伙同黑恶势力人员殴打村会计家人,而不仅作案凶手目前仍逍遥法外,而村委会主任张亚定反被一度认定为“黑恶势力”接受公安机关无端的调查?这背后是怎么样的一股“神秘力量”在颠倒黑白?
  请问对于上述情况:长安区大兆街办及长安区委、区政府相关部门知不知情?有没有深入调查了解情况?为何打人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外? 谁在充当他们的保护伞?谁在给被举报人通风报信?谁在替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为何2005年,时任村委会主任的张青,敢于利用职务之便,未经合法程序,擅自将已经承包给他人的村集体砖厂承包给其儿子张小强?谁在背后给他撑腰?又是为何张小强敢于违法占用村集体土地,经营十年未向村集体缴纳任何承包费的同时,还获得了巨额的非法利益?为什么没人敢管?谁在给他撑腰?更令人费解的是2014年国家根据相关文件要求责令关闭、拆除砖厂,为何张小强敢于拒不归还砖厂?后期村民通过诉讼收回砖厂所有权,张小强置人民法院判决书于不顾,胆敢不予拆除其中两亩土地上的违法建筑?强制转让砖厂承包权,置法院判决于不顾,长达十年未向集体缴纳相关费用,这一系列“神操作”的背后,是否存在上一级政府对基层政府的监管的缺失?又或者是存在不同寻常的“利益寻租”关系? 请问长安区委、区政府对于我村群众的举报为何长期“置之不理”?
  3、2014年被举报人张小强同学冯炜,经张小强介绍与与其父,也就是时任村委会主任的张青签订租赁协议,以每亩500元/年的“白菜价”(当时周边地租市场价每亩不低于3000元/年),租赁17亩集体土地,私建房屋用于盈利。不仅如此冯炜还将此集体土地二次转租给了红星马厂和某化工厂等重污染企业用以牟利。
  张青担任村委会主任期间,公然违反《村民自治法》,不公开村集体账务。对外出租的集体土地400余亩租金收入,未依法分配,巨额款项至今去向不明。同时继续以不正当低价将集体土地出租给北池头村、曲江村的墓地,所获收入60万元,仅对集体内分配十几万元,其余款项至今不知去向。
  张青任职期间通过分配宅基地,私下向村民索贿,还违法将国家划拨的400亩土地的粮食补助款转入特定4名村民账户,同时将政府对村内2300米道路硬化的补助据为己有。与此同时张青还顺便将这2300米道路硬化工程施工交未经任何手续便交给其妹夫孙平政施工,不仅造价畸高(工程总造价多算9万元),质量还极差,再次损害集体利益。
  不仅如此,其子张二强在张青的纵容包庇下,其在北砖窑实际使用占地110亩,却只向集体缴纳了70亩地的相关费用,而其余40亩土地被张二强非法侵占长达12年之久,不仅从未交过任何费用,还对集体土地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而北砖窑原属裴家埪村王小虎所有,并与村里签订过合同,后张二强在张青的支持下采取堵路、断电、破坏生产等恶劣行为,强行把王小虎逼走,将砖厂的经营权占为己有。
  请问是谁赋予时任村委会主任的张青利用职务之便为相关利益方牟利的权利,肆意侵占集体合法收入,帮助他人侵害集体利益,同时还胆敢只手遮天从向村集体隐瞒“17亩集体土地向外租赁”的事实,并长期不公开集体账目?可以负责任的说张青的这一行为不仅造成基层组织自治制度的严重破坏,更是上级政府对基层组织监督管理手段彻底失灵空转的集中体现,在全国范围内都会造成极大的“不良影响”同时更重要的是对集体经济利益及集体所处的自然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
  请问大兆街办及长安区委、区政府各级主管部门是否在这一过程中存在监管手段缺失或其他管理漏洞?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是否该有人承担相关责任,并出面对村民与集体有个明确的解释与交代?
  4、请问长安区政法委、司法局及其相关部门张青三子张三强因打架斗殴被判刑后经何等程序获得了“监外执行”待遇,其相关程序有没有瑕疵,能否公开其相关过程?同时请问长安区委、大兆街办相关部门张三强在监外执行阶段经过何等程序获准成为“大兆街办土地所执法队二分队队长”? 换句话说:请问张三强是如何从一个“伏法人员”成为一个“执法人员”的?
  5、张青在远超本应属于自己宅基地面积的土地(实际约占1.5亩)上修建了三层豪华别墅,同时家里购置了五辆名牌小汽车(丰田霸道、本田雅阁、奔驰汽车,路虎等)不仅如此平时一家上下穿名牌、戴名表,还经常在郭庄村村民面前叫嚣:现在我家的酒一辈子过十回大事都用不完!
  请问长安区政府国土部门及大兆街道办对群众反映的张青宅基地超标一事情况是否知情?是否落实过具体情况?在具体监管过程中是否存在漏洞?
  原郭庄村的村长张青,任职前经济情况一般,任职后除担任村长外再无其他经济来源,其子张小强曾因非法开采古墓、盗取文物,多次被公安机关、文物部门打击处理。请问长安区纪委监委及其相关部门对于群众举报的张青家族巨额财产来历问题是否做过详细的调查?
  6、被举报人通过长期的暴力恐吓手段给村民内心造成巨大的“邪恶威慑力”,张青以此掌控郭庄村,“以罚代管”等手段在村内肆意敛财。村民生孩子要“罚款”,盖房要“罚款”,“罚款”成为其“管理”村务的“绝招”。村民不交“罚款”的话,张青轻则在大街上恶语谩骂、令张家三兄弟威逼恐吓,重则指使三兄弟暴力相加。
  据了解,2010年一位村民家里刚修好新房,没有任何原因,先是找政府土地执法队长其子张三强(多次受公安机关打击,判刑的监外执行人员,但还是被张青通过关系安排到政府执法部门工作。)把人家新修好的房子给进行肆意破坏,随后还上门索要“罚款”。被举报人的此类行为罄竹难书,村委会及村民发现此类问题后均向有关部门长期多次进行反映,但至今未果。
  请问长安区委、区政府相关部门是否了解谁在背后为被举报人充当保护伞,以至于让张氏父子气焰如此嚣张,同时让反映了如此之久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7、请问长安区委、区政府张青在为谁非法占地、强揽工程?
  2017年11月,区委区政府决定,对村集体通过诉讼收回砖厂,在闲置荒芜两年多后,进行回填复耕。村集体按照政府要求依法进行招投标。按照法定程序张申按期缴纳了保证金,随后按照程序签订《复耕协议》。但张小强在未报名的情况下,强行要求承揽工程,强占土地。张小强纠结其堂弟张龙,在两个月时间内组织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暴力、胁迫、恐吓、驱赶、违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阻挠村委会工作和村民征求意见工作,抢夺表决结果、撕毁会议记录。导致至今村委会无法依法推进相关工作。
  以张青父子及张龙等为首的村霸、流氓等黑社会人员为了能够继续谋取更大的利益,在郭庄砖厂复耕的事情上,人为设置“关卡”,雇佣受过公安机关多次打击的社会闲杂人员,采取恐吓、驱赶、殴打、扣留等令人发指的方式,强制性阻挠甚至暴力驱赶不让其三委会、村民代表、村干部开会表决。委员们村民代表们为养家糊口,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长期以来一直忍气吞声。
  现村委会成员中不乏其旧“势力”盘踞,两年多来但凡复耕砖厂的会议,村霸张小强得知后、就组织家属大闹村委会员开会现场,随后张小强纠集张龙更肆无忌惮强行抢夺村民们的签字表决结果,并且将村民委员会的会议记录撕毁。而且张小强向其爪牙张龙、张航发号施令,现场让打电话叫来带有黑社会性质的闲散人员几十名,当场恐吓我村村民代表及其他普通村民,要征求全村村民复耕意见,当天上午先是组织自己媳妇张娟、哥嫂王九叶及其侄子张龙、弟媳强行阻挠,村民人多反对没能成功。后来又商量同上述几人到村会计张长乐家里打砸,群殴会计媳妇、将其一颗牙打掉、三颗牙严重松动。以此来恐吓威慑其我村委员及代表。其他群众被张龙所叫来的几十名社会闲杂人员强行阻拦十几米以外。群众看不过去多次打电话报警,派出所民警赶到后了解情况后,让双方私了并没有带走行凶者,后离开现场。十多个月了受害人多次去派出所要处理事情的结果就是没有下文。大兆街办派出所对我村村民合法申诉先是推脱敷衍,后更是坐视不管让其自行解决。
  事发当天下午,张小强则更加气焰嚣张,对郭庄村村民利诱威逼双管齐下,张小强带领张龙、张航及其几十个人来到张申家门口疯狂叫嚣:你们能怎么样?这事儿只能我来办,谁争就把谁废了!谁来咱都不怕,不服想告到哪里告去,老子在这放五百万摆平。
  导致我村民合理权利受损仍然申诉无门。四个多月十余次通过采取暴力、胁迫、恐吓、驱赶、违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阻挠村委会工作和村民征求意见工作,抢夺表决结果、撕毁会议记录。导致至今村委会无法依法推进相关工作。
  本来村西原砖厂上的临时建筑,法律判定让王九叶应该在两年前砖厂要回时拆除,王九叶不但不拆还在原砖厂的原址上重建了违建房屋多处,至今仍在使用未拆除。非法使用村民口粮地违建房屋多处。
  经过被举报人长期以往的恐吓威胁与肆意霸凌村名,我村百姓已陷入更深的“邪恶威慑力”所带来的“黑色恐怖”当中,惶惶不可终日。请问长安区委、区政府及大兆街道有关部门这样的日子何时能够结束?
  8、被举报人的种种行为算不算扫黑除恶中所指的“村霸”?
  被举报人依靠家族势力,对本村很多村民都实施过殴打行为(如:郭军娃、郭正、郭亚毛、张亚定、周彩铃等),经常有组织的扰乱村民和村委会正常工作、生活秩序,让老百姓陷入深深的“邪恶威慑力”所带来的“黑色恐怖”当中,村民已经从开始的“敢怒不敢言”转向现在的“不敢怒、不敢言”。更为令人发指的是国家开展“扫黑除恶”行动以后,张氏父子竟然在村委会“扫黑除恶”工作人员入户调查时强行跟随入户,在工作人员征询村民意见情况并填写调查表的现场,威胁恐吓我村扫黑除恶工作人员及我村村民,让其填写违背自己真实表意的“调查情况” ,在这里强烈要求上街党委重新派出更高级别的“扫黑除恶”情况调查组来我村重新了解情况。
  9、被举报人事实上已属于典型的“法外权威”和“地下执法队”为什么没人敢管?
  被举报人通过家族势力横行乡里、欺压残害村民,形成事实上的“法外权威”,多次组织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散人员,采取暴力、胁迫、恐吓、驱赶、违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阻挠村委会日常工作,同时破坏“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在我村的正常开展,事发后,受害人均报警。但由于被举报人与个别基层派出所、土地所、街办有关人员关系密切,其违法行为均未得到有效惩处。
  不仅如此本村村民依据党纪国法选举新的村委会主任张亚定,不顾自身安危为村名挺身而出实名举报张氏父子,本希望能够揭发、遏制被举报人团伙的违法违纪行为,不仅举报没有被得到积极的相应,相关举报材料还“神奇的”出现在被举报人手中,被举报人不仅不收敛,继续在言语、行为上对包括举报人在内的村民进行打击报复,同时更采用极端的手段扭曲事实、颠倒黑白,诬告张亚定主任。
  10、上述一系列的种种行为已经让人无法相信这是被举报人凭一己之力的一家所为,究竟是谁在背后充当被举报人的“保护伞”?
  在“扫黑除恶”行动开始前村里群众惶惶不可终日,终于盼到了党和国家“扫黑除恶”整治“村霸”的决心,又岂知西安市长安区竟是举国上下“扫黑除恶”阳光普照下的“阴影地区”,我村村民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我们始终相信在省市两级党委、政府的坚强领导下,西安市纪委、监委及长安区委、区政府有关部门完全有能力在充分调查的基础上,给我村百姓一个明确且可信、合理公正的答复,回答上述我们提出的相关问题,尤其对相关街办、基层派出所、土地所及有关部门推脱敷衍、坐视不管态度背后的原因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究竟是不想管还是不敢管,还是有谁不让管?
  我们已经上述相关举报材料邮寄给中央扫黑除恶第十二督导组和西安市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等相关部门,我们相信公正必将来到,我们对调查结果充满信心。



  长安区大兆街办新郭庄村被欺压村民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