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民营企业家张旭升的冤情缘何而起?

[社会] 时间:2019-06-28 02:3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民营企业家张旭升的冤情缘何而起?

揭开制造民营企业家张旭升冤案的黑幕之一

    日前网络公开发表的《民营企业家张旭升与淮安书记丁解民的“短信战”》披露:张旭升是民营企业家,并不是淮安市委管理的干部,根据中纪委“双规”的规定,作为淮安市委书记的丁解民就不应该批准纪委对张旭升实施“双规”。

    丁解民在2015年1月12日短信中说:“你被纪委双规后,我曾找过王维凯书记了解你的情况,主要是考虑你是全国人大代表,在淮安是有影响的企业家,再者你是企业家跟党政干部应有区别,希望他们能妥善处理。”

    丁解民在2015年1月19日短信中说:“你被双规不是我批的。你不是我们市委管的干部,纪委双规你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

    2015年2月7日张旭升与丁解民面对面“交流”中,张旭升出示了淮安纪委2005年2月27日《关于张旭升案件查办中有关情况的说明》材料后,丁解民又承认了张旭升被淮安纪委“双规”是应该经过他批准的事实。那么从丁解民的短信中就看出一个相互矛盾说法:一方面丁解民也认为张旭升是企业家,不是淮安“市管干部”,淮安纪委不能对其实行“双规”,另一方面丁解民又确认批准市纪委对张旭升实行“双规”的批示“这应该是存在的”,丁解民书记陷入了难以自圆其说的尴尬境地。

    丁解民在和张旭升短信及面对面交流中,似乎觉得很委屈,再三声称没有整张旭升这个“老朋友”的想法、动机和理由,而是认为张旭升遭受如此大难是另有他人操控。丁解民在2015年2月12日给张旭升短信中更是明确指出:“最近我也细想了一下,你的这个案子里确有许多疑团,令人难解,要解开必须做调查。我希望你积极申诉和反映,上面派人调查后,事实的真像就会大白于天下,到这个时候你就会相信我了。”

    在2015年2月7日丁解民与张旭升会面“交流”中,参与交流的原丁解民秘书透露,操控张旭升案件的应该是原淮安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王登玉。

    我们真心希望中央纪委、监委,能对张旭升的案件展开深入的调查,还社会和关注一剪梅事件的公众一个真相,还张旭升一个公道,还丁解民主任一个“清白”;希望最高法、最高检依法启动张旭升案件的再审程序,通过法律程序维护法律尊严。

    让我们来继续关注张旭升案件的真相。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email protected]

    2004年9月3日下午,正在一剪梅集团总部办公室审核万得宝商贸城规划图的张旭升,突然被淮安纪委的“张组长”等人带走,理由是根据市委丁书记批示对其实施“双规”。淮安纪委要对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民营企业家实施“双规”,究竟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一时间集团上下震惊、疑惑、不解,但毫无办法,大家只能自发地列队目送着企业“掌舵人”的离去。

    一、因“不听话”顶撞市委书记而积怨

    2003年5月初,原淮安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王兴尧(后升任淮安市副市长,因经济犯罪现已被判刑),根据市委书记丁解民的要求,携一剪梅集团董事长张旭升和集团下属企业淮阴罐头饮料厂厂长辛群进京。在淮安市驻京办事处,王兴尧介绍了一个“香港”客商,该“香港”客商提出,希望能用4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一剪梅集团旗下的罐头厂,张旭升婉拒了“香港”客商的要求,并请王兴尧主任转告丁解民书记,如果是市委决定,不要说给400万元,就是一分钱不给他也服从;如果是做生意,作为民营企业的董事长,他只知道置资产,而不卖资产。事实也是这样,在此之前,淮安市拓宽翔宇大道需要占用一剪梅集团黄金地段深圳路1号约10亩土地,张旭升代表一剪梅集团未提任何要求,无偿提供。但这次是个人之间的交易,而且是违背市场公平交易原则的买卖,所以张旭升无法接受。

    根据淮安市政府的规划淮阴罐头厂实施“退二进三”,2004年1月10日,因实施该规划涉及到的有关问题,一剪梅集团董事长张旭升与市委书记丁解民在淮安市委六楼会议室发生了顶撞冲突。会后,参加会议的淮安市总工会耿部长告诫张旭升:你将要为此付出代价!第二天晚上,张旭升根据耿部长的建议,到丁解民书记办公室赔礼道歉。张旭升自认为,从丁解民书记对他的态度看,他和丁书记之间的“矛盾”应该得到了化解。

    二、因厂房拆除未“照顾”纪委领导关系而种下祸根

    2004年5月,罐头厂进入厂房拆除和旧设备处理阶段,张旭升安排集团副总经理许乃杉组织人员进行招标拆除。因有利可图,投标单位较多,也有人想避开招标程序直接获得拆除工程。正当一剪梅集团高管忙着招标事宜之时,淮安市土地储备中心陈际亭主任找到许乃杉,说是市纪委一个领导的关系想接罐头厂的拆除工程,看看能不能照顾一下?许乃杉给张旭升及时进行了汇报,鉴于有多个老板通过关系直接找到张旭升要求承接拆除工程,感到关系复杂,恐照顾了这个得罪了那个的张旭升经慎重考虑和集体研究后表示:按市场化运作,通过公开招标方式,谁出钱多就交给谁拆。后来,据许乃杉汇报,陈际亭又给他打电话纪委领导的要求还是要考虑的,建议张旭升要慎重考虑中标单位。因当时参加投标的单位已交保证金,张旭升说,让陈际亭介绍的“纪委领导”关系户参加投标再说吧,这时张旭升误认为是陈际亭扛着纪委领导的牌子承接工程的,所以没有当回事。拆除工程经多轮竞标,最高投标人是160多万元,陈际亭说的“纪委领导”关系单位投标是80万元,张旭升和许乃杉经研究后认为,因为是公开招标,最高投标人又有一些“社会”背景,还是让出价最高的中标人拆除为宜。事后,张旭升的内心有些不安,他深知如果真的是“纪委领导”关系户要承接工程而被拒绝,就难免得罪“纪委领导”,为此他要求许乃杉转告陈际亭:深圳路1号日化厂、鞋厂的厂房很快就要拆除,到时候集团不招标,将工程直接交给“纪委领导”的关系户。

    然而,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张旭升没将拆除工程交给纪委领导的“关系户”还是种下了祸根......

    三、因救“父母官”而入圈套

    1995年1月,淮安开发区政府对开发区建设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一剪梅集团董事长张旭升除给予精神奖励外,还在淮安深圳小区奖售给他个人一块面积为一亩住宅用地,张旭升担心影响不好就没有建房,土地一直闲置在那里。2003年5月,在丁解民主持召开的有关一剪梅集团问题协调会期间,开发区管委会党政“一把手”叶立生对张旭升说:“我住在深圳小区,岳母想买你这块地盖房,好相互照应”。张旭升考虑到叶立生是一剪梅集团总部所在地的“父母官”,就同意了,不过张旭升对叶立生说,需按成本价买地并需收取适当的利息,这样对企业好交代,也是对你负责。第二天,开发区房地产公司经理张桓受叶立生委托,带了5万元钱到一剪梅集团交土地款,张旭升安排集团财务部收了4.9万元,并办理了土地转让手续。

    2004年7月的一天,叶立生突然来到张旭升办公室,要把他已建好的房子“退给”张旭升,叶立生说淮安纪委要查他。张旭升没有同意,说自己已有住房,不需要买房,如果要退就退给一剪梅集团。隔了几天,叶立生夫人张青带着弟弟张浩又到张旭升办公室,张青哭着央求张旭升说:如果不把房子退给你,淮安纪委就要把房子公开拍卖,差价作为叶立生的受贿金额。现在房子市场价在100万以上,建房成本只有20多万,据张青透露,丁解民书记做了一个表态:如果叶立生把房子退给张旭升,他可以让纪委不查叶立生。张青还对张旭升说:你是私营企业老板,房子多一套纪委也不会查你。在张青和张浩的再三央求下,张旭升安排办公室秘书漆松之陪张浩去土地房管部门看能不能把房子转给一剪梅集团,若不行就转给张旭升的二姐张美云,因其二姐家有6个孩子。土管局刘局长打电话给张旭升说:根据纪委领导指示,房子只能先转给你,然后才能转给其他人,并恳切地对张旭升说,你和叶主任关系很好,应该帮帮叶主任。为了帮叶立生渡过“险关”,张旭升同意了。在没有付款给叶立生的情况下,仅仅用一两天的时间,开发区有关部门就帮助叶立生办理了房产过户手续。张旭升欲再申请转给其他人时,得到的答复是必须一年以后。

    为了感谢张旭升的帮助,八月底的一天,叶立生在五月花大酒店专请张旭升一家。九月初,张旭升又在中岛咖啡馆回请了叶立生一家。两家人聚会时其乐融融、谈笑风生。“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张旭升根本没有意识到巨大的灾难即将落到他的头上、落到他全家人的头上、落到他的企业一剪梅集团的头上。

    张旭升回请叶立生的第二天,就被淮安纪委带走。“双规”期间审问时专案组“大陈组长”对张旭升说:纪委报给丁解民书记批准对你“双规”的事由就是叶立生退给你的深圳小区别墅。

    历史上因某种因果关系会出现许多惊人的“巧合”,有的“巧合”是人为安排的。在张旭升案件的发生时也出现了如此的“巧合”,透过这些“巧合”,可以揭开事情的真相。

    张旭升案件卷宗中存放着两份淮安纪委的“说明”。一份是2004年9月14日,淮安纪委《关于张旭升有关问题的说明》称:今年7月,我委对反映一剪梅董事长、党委书记张旭升的人民来信所反映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初步核实。9月初,我们找张旭升本人进一步核实有关问题。经过调查,发现张旭升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并涉嫌犯罪,经纪委领导决定将此案件移交公安机关进一步侦查。另一份是2005年2月17日淮安纪委《关于张旭升案件查办中有关情况的说明》称:去年6月以来,陆续有人民来信和来访反映一剪梅集团张旭升的经济问题。根据市委主要领导批示,我们安排专门人员对反映的问题进行初步核实。

    淮安纪委的两份“说明”,陈述了反映张旭升有经济问题的“人民来信”是在2004年6月,也就是发生在2004年5月一剪梅集团招标拆除罐头厂厂房,张旭升没有“照顾”纪委领导关系之后,而紧接着在7月,又发生了叶立生说淮安纪委要查他,要求把房子退给张旭升的事情,随后淮安纪委以“人民来信”报请丁解民批示“双规”张旭升......将几件事情连起来,竟然如此“巧合”,让人不得不怀疑“修理”张旭升是有人蓄意制造的阴谋,是为整倒张旭升精心安排的“局”。那么,究竟是否真有“人民来信”?张旭升在被“双规”之初,曾带着质疑强烈要求淮安纪委办案人员出示“人民来信”,被办案人员“闪避”拒答,张旭升至今也不清楚究竟有没有所谓的“人民来信”,更不清楚“人民来信”反映自己有哪样的经济问题?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罗修云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