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施化果,寻找父亲的档案

[社会] 时间:2019-06-28 01:4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金萧支队源东红色廉政文化馆的一堵墙上,展示着一组革命先辈的日记:“……假如我们在恶劣的坏境里因工作而被捕了,那时你是个坚定的忠实的你就该拿出布尔什维克大无畏的精神,忍受一切甚至敌人的严刑至死也不把党的秘密泄露出来。”[5]这则日记的作者,是我父亲施鸣鸿。
  那颗红色的五角星
  从日记中不难看出,父亲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是光明磊落的一生。然而,在那个艰难的革命时期,父亲为什么要写这样的日记?父亲当时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在我的心灵深处除留下了许多抹不去的泪迹之外,有关父亲革命历史档案如没有知情人的口述,对于我们后人都是个谜。
  1987年3月,金华县民政局干部吕加寿到我家送来一份表格、嘱咐我父亲按上面内容填写,写完后摁上指印。我父亲了解情况后,对他回话说:“只要把阿侬(我)的历史搞清楚了,阿侬就满意了;阿侬不缺钱,把这些纸票(钱)给那些需要的人。”
  6月3日,我所在单位源东乡党委书记黄加林传来噩耗,说:“花果(同事们都这样称呼我),侬爷(父亲)已经走了。侬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再来上班。”听到父亲过世,我陡然间浑身发抖,手脚发软。我匆忙地赶到家里,三姐正在父亲床前给父亲换衣服;我娘右手拿着剪刀,左手拿着一张红纸,在剪一枚五角星,娘把红色的五角星剪成后,就轻轻地贴在父亲的嘴唇上。这个场景就像烙印一样深深地刻在我的心坎里,让我终生难忘!

  还原历史寻找真相
  为了还原历史、寻找真相,揭开父亲留给后人的谜,我着手写一部关于金华抗战史的纪实报告文学,因为是纪实就必须要有真实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和历史见证人,以及相关文献史料的记载来佐证。于是,我必须去革命老区深入调查历史事件并探访历史见证人、历史人物的后人以及到档案馆查阅相关的历史档案,等等。
  2013年10月,我找到了“文革”中审查父亲的时任原金华县源东公社革委会委员、源东乡东叶村的老支书樊家根,他抓着我的手说:“我们从档案中确认,樟洪(学名施鸣鸿)是地下党大组长,是上级派下来的与上级单线联络。那个时间,革命是拼性命的。一九四五年九月,你父亲原随部队北上[1]。但根据金属特委指示,你父亲和吴琅寿一起留在地方斗争。”
  母亲健在时,常对我们说:“父亲在外搜集情报,特务(中统)前来抓扑空,就把大哥兰生(3岁)和兰玉(2岁)摔死在青石板上(1940年秋)。在山下施开酒坊表面上是经商,实质为共产党搜集情报。”
  2016年4月4日,我随金华市新四军研究会秘书长林越华、同事吴则正在东塘烈士陵园扫墓时,遇到了已是91高龄的时任陈毅元帅警卫员傅立人。在相互攀谈中,傅立人提到1944年12月初,中共直属山下施地下交通站[3]施金陶(父亲化名)] 连夜把情报送到黄山……
  傅立人说:“你父亲翻越高山,那座山很陡,将情报送到黄山。当时,我担任通讯员,晓得此事。”第八大队接到情报后,马上连夜赶赴柏树下歼灭邢小显。这次歼灭战,在清理战俘中抓获伪军副大队长蒋建中、击毙方志华等中队长3人、俘获副大队长以下63人,缴获轻机枪和冲锋枪各1挺、步枪50余支、驳壳枪5支、短枪13支,以及马一匹;并救出金东区长徐守统等被捕10余人。[4]
  父亲的这段红色历史,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地收藏着,父亲对我说:“那次,得到尖岭脚送来的情报(父亲结拜兄弟的战友**林),我连忙趁天空漆黑墨洞把情报送到黄山(第八大队总部)。”70多年过去了,在义乌市大陈镇竟然让我遇到父亲的战友傅立人,我内心十分激动!
  2012年年10月,已是九十岁高龄的时任源东乡长塘徐村游击小组组长、离休干部徐正奎接受我采访时提到,山下施有个600多人练手脚的吃刀会,头头叫施樟洪,山外人(源东是山区),他是上级派来的。后来,这支队伍编入八大队。等采访结束后,徐正奎问我是哪里人?我父亲是谁?我回他话:“您提到的施樟洪,就是我的父亲。”此时,徐正奎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双手一把握住我的手说:“你是革命的后代!你父亲是很早的直属党员。那时,你父亲开展‘二五’减租减息工作不容易。你父亲带领我们参加莲塘潘伏击战、曹宅歼灭战。”此刻,我的眼睛湿湿的,泪水在滚动,那种痛无法用任何语言来描述……
  “文革”时,父亲被造反派扣上了“叛徒”“自首分子”“私通台湾”等帽子,游街批斗。期间,父亲与时任金华地区地委书记李学智同台批斗,与新四军金萧支队第八大队时任武装部部长杨民经同台批斗,同时关押在源东雅高祠堂。白天,他们一起去修建山早岭公路。
  父亲在战乱缤纷的时候吃草根啃树皮,加上“文革”坐了3年多的“牢房”,落下了严重的胃病。听说吃死人的骨头粉可以治胃病,父亲就从无人管的坟墓中挖掘死人骨头,烘制成粉末。母亲给父亲缝制了一个布囊袋,把死人的骨头粉装进去,布囊袋就别在父亲的腰间,父亲就吞这种死人的骨头粉来止胃痛。
  在查阅父亲的档案中,我发现了一份《民国档案》L1-001-2555记载金华县源东乡(时称洞源)自首(叛变)人员名单,但根本没有我父亲的姓名和化名(施金福、施金淘等)。
  2014年11月,我找到了当时调查我父亲的家住金华市开发区江滨小区的施长宝,他说:“我们几个人去省档案馆调查,查阅了《东南日报》(自首人要登报声明),的确没有樟洪爷自首等声明材料。”

  父亲档案已经焚毁
  文革结束后,金华县组织部俞何川等人多次来源东调查我父亲,施枚(时任八大队参谋)、施俊明(施鸿裕时任第八大队特务中队长,是我亲叔叔)为父亲作证,系亲属关系不能佐证;另外,组织部领导以父亲直属领导陈雨笠(1966年病逝)、王平夷(1970年迫害致死)、李一群(1947年1月牺牲)、吴琅寿(1947年11月牺牲)、童坤(1944年12月牺牲)等不在人世为由,父亲组织关系不能成立。
  2014年10月,一位讲汤溪话的金东区民政局退休干部在安抚科对我说:“1985年,我从部队转业,参加了在孝顺区委召开的关于平反八大队人员的会议。听说,施樟洪是叛徒,就在那次会议上决定不能再平反。”他毫不犹豫地说,当时所调查的档案材料,在1985-1986年时间,在孝顺区委召开前八大队杨民经为代表和后八大队吴甫新代表划为界线,从此不能再由革命人平反为第八大队革命人。于是,孝顺区委区政府调查的档案材料,包括你的父亲的档案,估计就在那次烧毁了。
  1996年10月份,我出生地源东乡山下施村在整理村财产时,发现我父亲的档案材料(含坦白书),但在村办公楼门口将其烧毁。参与烧毁的村干部施本助亲自对我大哥施世福(我也在场)说:“为了我们后代和气,你爷(父亲)的档案材料这次全部烧毁了。”
  我马上质疑问道:“为什么山下施村要烧毁我父亲的档案呢?”施本助笑着说:“村里的情况太复杂了,必须要烧毁你父亲的档案;两派斗争,狸猫换太子!”

  徐徐揭开父亲谜团
  近些年,经过政府和媒体人的挖掘,父亲那段红色历史重新被翻开。
  1939年3月21日至23日,父亲统领的中共吃刀会参加了富阳阻击战。日军土桥一次师团一部从周家浦乘橡皮舟企图偷渡富春江,以策应正在进攻南昌的日军。父亲率领的吃刀会采取近距离匕首对付长剑、五指炮对付迫击炮等战术配合国军,用五指炮的五发炮弹接连炸中日军指挥台,土桥一次被气浪炸飞倒在地面,狼狈地命令部队撤退。[7]
  为揭开我娘给父亲嘴唇上贴着的那颗五角星的“谜团”,我先后赶赴山西忻口、四川成都、湖南衡阳、浙江境内、云南滇西等革命老区寻找父亲生前的见证人,以及结合文献史料求证,终于找到了父亲谢世时嘴唇上那枚“红色五角星”的答案——父亲在日记中写到“……为了党的利益,上级决定由我们负担一件艰险的工作任务之时,应那(拿)出共产党革命斗争精神牺牲私人一切完成党的工作任务,永不叛党……”[6]
  看着父亲的日记,我还能做些什么呢?作为儿子,特别是作为一个经常舞文弄墨,被别人誉为“作家”的我,更是感到有一种忧伤和无尽的缅怀。列宁曾经说过“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只有寻回父亲的档案,写一部关于父亲红色革命的书,才是我对父亲最好的安慰和怀念。
  然而,为了挖掘父亲更深层次的红色历史,我需要父亲所在部队的历史档案进一步来佐证。1930年父亲和蒋宝贤(1930年9月牺牲)组建红军北路军游击队编入哪支部队的?之后,父亲派到洞源乡收编“吃刀会”,1942年编入新四军金萧支队第八大队。1945月9月部队北上,据说这支部队系野战军第二十军,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敬望知情者,烦请提供我父亲在上述两支部队时的档案或史料。特此,鄙人登门致谢!

  注解:
  [1]1945年9月,新四军金萧支队第八大队奉命北上,去山东接受新任务。
  [2]与父亲留在地方斗争的后第八大队武工队指导员吴琅寿,1947年11月牺牲于源东乡山下施村。
  [3]义乌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峥嵘岁月》,1995年。
  [4]金华市新四军研究会编:《抗日劲旅第八大队》,2015年。
  [5]金萧支队第八大队源东文化廉政馆,摘录的施鸣鸿日记。
  [6]金萧支队第八大队源东文化廉政馆,摘录的施鸣鸿日记。
  [7]金华市政协文史委、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抗日战争时期的金华》,浙内图准字号(2005)第10号。

  2019年6月23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