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福建一名村主任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三年捞够500万。

[社会] 时间:2019-06-28 00:2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如果在百年人生中拿出十几年,你希望怎样过才不枉然?很多人会塞满各种蓝图和励志的规划,可是有人被逼迫中断一切的理想,甚至连正常生活都回归不了,全家人卷入泥潭的漩涡十四年。
  2019年6月6日,厦门中院对一起维权14年的案件做出判决,案件苦主败诉,还要其承担本轮诉讼费50元以告终。原告不服,提出1983年省测绘局航测图(1:2000)之前是被告的有力证据,在要求出示此图作证时,却突然反口说此图不存在过,这样前后不一致的说辞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惊天黑幕?往回溯,追寻真相,撕开了一道道割在原告身上的口子,鲜血淋漓。

  话说福建泉州市的德化镇素有“闽中宝库”之称,1996年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命名为“中国陶瓷之乡,2015年被世界手工艺理事会授予首个“世界陶瓷之都”称号。美誉加身,自然地皮吃香,德化县龙浔镇丁溪村就被当地政府翻了牌,在当地国土资源局的叫卖榜上赫然在列,近十年德化县的地方财政收入和城镇规划都生机勃然。
  这不挺好的吗?说明这个地方有发展前景啊,当地百姓的生活无忧,政通人和,值得表扬!可是在这样繁荣掩盖之下,有多少个村民的家庭彻夜未眠,煎熬在屈辱之中。让我不禁想起,福建一名村主任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三年捞够500万。

  “他们无法无天,连寡妇都不放过!”面前一脸沧桑疲惫的中年男子愤怒而无奈地挤出一句话。“我们家邻居一个寡妇带三个孩子,孤儿寡母的房子上被贴了公告,也被威胁要强拆。”陈紫阳说。
  故事得从十四年说起,2005年德化县要搞瓷城花园开发项目,需要征用陈紫阳、陈文设(陈紫阳父亲)等人居住的房屋和“崇真堂”后侧祖屋。当时赖泽清是德化县国土资源局测量大队大队长,许少毅是德化县瓷城花园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上门劝说陈氏父子接受拆除,并满口承诺按照德化县制定的补偿安置标准对陈家进行补偿安置,包括给一定数量的宅基地等。可房屋拆除后,当国土资源局拿到地皮了,却多次以各种理由搪塞陈家人,迟迟不落实当初的拆房安置约定。

  (图为2005未强拆前德化县龙浔镇丁溪村崇真堂后侧房屋)
  陈紫阳说:“那处房子被强拆后,开发办的人为了结此事,曾答应我们每户补偿一间安置房,并答应我们一定按照德化县制定的补偿安置标准和会议纪要精神进行安置补偿,我们信以为真,可事实上他们就是欺骗”。陈紫阳承认当年自家人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没有让瓷城花园开发办的人写下书面的承诺,以至于自己家的补偿安置问题至今得不到解决,“那些官员说过的话都不认账,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当上官的,还不如我们这些草民。”陈紫阳对瓷城花园开发办工作人员的行为很是气愤。
  原来,当年瓷城花园开发办答应给陈家人安置房并解决陈家的一切有关拆迁的问题,但并没有出具相关书面材料,双方也无立任何字据,以至于陈家的问题被拖延到2010年仍未解决。
  2010年中,矛盾终于爆发,据了解陈家人从2010年开始找开发办理论,并四处上访求助。
  实际上,随着这起矛盾的爆发,德化县有关部门也曾重视陈家所反映的问题,并叫陈家人打报告给开发办,“可我们打了报告之后,开发办却迟迟没有实质性结果,后来我们调查得知,瓷城花园开发区竟然是股份制的,土地收储中心占30%股份,龙浔镇占40%股份、丁溪村占30%股份。”
  因为迟迟得不到一个说法,陈家人(包括陈紫阳在内)开始频频到德化县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但结果都是没有正视陈家人的合法权益和当初拆迁的诉求。所以陈家人的上访行为从2010年持续至今。
  后在德化县和泉州市国土资源局的信访答复意见书上看到,两级国土部门均认为已经给了陈家安置开间,剩余6.9平方米只能给货币补偿,因此不存在少给陈家开间的问题。过水面积85.2平米也不予承认,并称均按1200元每平米给予货币补偿。后陈紫阳核实到:2005年,他家被强拆的祖屋,在2012年12月10日,德化县国土资源局以4720万元人民币出让该块土地,而且没有省政府的征地拆迁批准文件。
  耐人寻味的是,陈家人的上访没能换来问题被解决。相反,2013年7月12日,陈家人剩下唯一的祖屋又一次遭到了数百人的强拆。


  图中红圈的妇女是陈文设的妻子:2013年3月22日上午在自家2005年地强拆的房屋边的耕地种菜,被龙浔镇政府和龙浔派出所人员强行驱离。
  据了解,2013年7月12日被强拆的房产是陈家人祖辈传下来的,已经有几百年历史,始建于清朝道光年间。耐人寻味的是,陈家人被强拆房产所在的地段已经成为棚户区改造项目。“我们对棚户区改造毫不知情,听证、公告、征地手续都没有或没见过”陈紫阳说。
  陈紫阳被强拆的房屋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也没人出面为他主持公道。陈家人为此事多次找德化县国土局和开发办以及丁溪村委会,但结果是被推诿,以至于至今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十四年来,陈紫阳父亲陈文设诉告的内容,来来去去已经重复好几十次了,从还是青年时期的元气充足提前步入中老疲惫之态,这件事情他始终难以释怀。本想着,忍忍就算了,不想再纠结,可是“他们”明目张胆,气势凌人,獠牙舞爪地侵犯像他这样子弱小群体的利益,已经不是一两起了。在维权的路上,他就结识了当地同样遭遇的陈美吉、陈斯荣、陈廷占、李成财、李惜、黄宇份等人。

  艰难维权的陈美吉在去北京上访就已经超过30次,在京遭遇被雇佣黑帮绑架了三次。2018年3月9日,终于被德化县的公安局副局长林亮旺胁迫,如果不签“息访息诉协议”就要抓她去关起来。天下苍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警方胁迫受害者签订《息访息诉承诺书》这种事,实在闻所未闻。


  而陈紫阳的上访之路也充满艰辛和蹊跷,从2010年到2019年,陈氏父子的维权从未停止。就在2017年3月,陈紫阳连从福建老家到北京的高铁都坐不上,因为他们的身份证被当地警方联网监控了,当兵出身的陈紫阳曾在当地警察侦查机关工作过十年。“每次,只有我一用到身份证,警察就马上来调查我的身份,多次刚到北京入住酒店或正常的高铁出行都是如此”,陈紫阳说:“我怀疑当地政府部门将我们陈家人都拉进了维稳的黑名单,重点监控的上访对象”。

  (图为陈文设购买的高铁票)
  陈紫阳说在2017年2月19日其父陈文设购买的此张高铁票,车票被跟踪的政府的人员强行抢走了,然后将其从泉州动车站绑架回德化老家。然后隔两天陈紫阳陪其父从泉州坐动车去江西转车才顺利到达到北京。可惜,事情本不会如此轻易放过这对上访维权的父子。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