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周士明、陈艳、刘以纯多年来的以权谋私、管理混乱、各种腐败及保护伞

[社会] 时间:2019-06-28 00:2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江苏省纪委、市、县纪委领导你们好:我们是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涟缘水务有限公司的职工,我们对现任总经理周士明、陈艳、刘以纯及周的驾驶员等人多年来大肆敛财、欺凌霸世、管理混乱(造成工人责任心不强、天天上班就瞎混日子)、全县老百姓饮用的自来水质量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随意浪费水资源、表面文章做的极好、各种腐败问题以及他们的“保护伞”,至今无人过问感到悲痛。(因他们报复性很强,我们工人怕泄密,不敢实名举报,不知道他们背后还有什么样更大的背景) 1、周士明自2011年进入涟缘水务公司任总经理至今,和公司副总陈艳(兼办公室主任、妇联主任、人事科长等身兼数职)、副总刘以纯(负责工程安装、维修)三人多年来私设小金库,直至2019年4月份上级督查组到后才取消,多年来三人以权谋私、不思进取,管理混乱(每逢检查,许多资料都胡编滥造)、欺凌霸世、一手遮天、和工人说话出尔反尔,造成工人“撞钟式”的上班,财务管理混乱、胡作非为、损公利己,典型的“小官巨贪”、“恶势力”现象。 2、2011年周士明到任后不久,知道了陈艳的表姐-杨芬(保护伞)在江苏省纪委工作,陈艳不仅工作上步步高升,周士明还将公司的公章、法人章、财务章、工程章、工会章、妇联章等公司所有重要的公章都交由陈艳一人掌管至今,严重违反财务制度,所有费用先经陈艳审核,后由周士明、陈艳签字或周一人签字,许多重要发票不经过财务经理复核签字,财务经理形同虚设,资金走向无人监管。很多见不得光的费用都从杂工费支出,每年的杂工费用支出庞大,而杂工都是些年迈的老头,工资只有几十元一天。
  3、周士明2011年到任后不久,就无视法律,私自挪用150万左右的公款借给他的朋友王民。 4、周士明把公司90%的事务都交由陈艳处理,两人狼狈为奸,无法无天,所有事务他们两人一把抓,公司任何事务都是两人私下商量好以后直接公布一下,工人都说我们自来水厂就是“夫妻店”和“小皇帝”,他们还有很多不成文规定,如:水厂任何事情的最终解释权都是陈艳,因为造工资的人是陈艳,陈艳还规定所有人不允许到财务科查工资,想查工资必须找她查,工资发放随意性较大(和陈艳关系好的,每个周末都安排值班,变相多拿钱)且工资严重不透明,不平等。周士明把自己的二级建造师证挂在水厂每年都拿几千元钱,每个月周士明(从不值班)和陈艳(偶尔值班)的值班费或加班费比普通工人工资还高。他们怕公司领导层其他人反对,怕别人知道的太多就排挤他人,水厂管理混乱这些人才好贪污,为了以权谋私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一切为其大肆敛财创造条件。 5、周士明根本没有管理能力,不思进取,很多时候都窝在办公室看网络武侠小说,每遇到上级部门检查,就在家里“闭门造车”。安全生产等很多部门的资料都是造假,还强制职工造假,如:公司自来水的漏损率高达50%左右,不采取任何措施,任由水资源浪费,任由国有资金流失,反而造假为15%左右来应付检查,欺骗组织、欺骗党。再如:华清池浴室(县红日中学对面)很多年来用水都是老板自己说用多少吨就交多少吨钱,根本不让抄表人见水表。由于我们的工人工资低,某些工人竟然帮助一些大的浴室、宾馆、饭店偷水而从中谋利,这些都是我们单位公开的秘密,这些周士明也都知道的。更可悲的是现在公司日常运营全靠大额贷款来维持。 6、我们公司也生产纯净水,在2011-2012年左右的时候全县出现大量的假纯净水票,当时市场极度混乱,假水票满天飞。其实水厂所有人都知道假水票和陈艳脱不了干系,但周士明考虑到陈艳的表姐(杨芬)在江苏省纪委工作,虽然当时也报公安局查案,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导致水厂亏损几十万元,一帮腐败分子。
  7、在城区管道大面积调整、整改过程中,周、陈、刘三人为了团伙利益,在高额的回扣下,选用淮安淮水管业的劣质管道(因淮水管业质量差,几年前厂已倒闭,后通过改名手段在淮安区继续生产,我公司仍然继续使用这样的劣质管道。管道由供应商(王晓燕)供应多年,王晓燕和陈艳关系非同一般,导致后期城区大面积管道爆裂,无形中增加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来维修、维护。更不可思议的是郑梁梅高中南一条直径400的主管道因多次维护后已无法再修,最终是废弃后重新铺设新的管道线路。不顾用水安全,采用劣质管道吃回扣,浪费大量资金去维修。 8、2013年淮安机场线自来水管道铺设工程招投标,其周士明、陈艳、刘以纯三人利用徐少华、王民(都是与周士明有特殊关系人)巧妙地投得机场的几个标段(其实是合伙的)和很多其他接水工程(如西门口淮浦路等)。而且在施工过程中大量的资金用公司的公款先垫付,利用公司的杂工队来铺设管道,而庞大的杂工费用却从公司的杂工费里支出,到工程结束也就是周团伙完成整个机场线管道他们自己基本没投入多少资金,还得了一笔可观的收入,从此他们三人像这样以权谋私现象一发不可收拾。
  9、周士明为了感谢原住建局长张义(他是周士明总经理职务的提拔人),水务公司的绿化、道路等大部分招投标工程都是由其与张义有特殊关系的人巧妙投中。还有水厂所有后勤事务都由一个贾老板(周驾驶员的亲戚)负责,每年贾老板一个人在水厂做的事务杂七杂八的费用就有几十万之多,反正不管金额多少,从不经过招标程序。
  10、历年来,公司在承接自来水安装工程时应按工程预决算先缴纳全部安装款或缴纳60%-80%的安装款才能给予施工,即在工程结束后必需缴清余款,否则不予供水。而周士明任职期间正赶上全县大面积房屋拆迁,建设了许多新小区,新小区要接水安装,周士明、陈艳、刘以纯三人就和很多开发商联手,滥用职权,私自批欠或减免大量工程款及水费几千、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与县规划局审批各小区建筑面积应收接水工程款严重不符,接水按16元/平方米计费),甚至不交一分钱就给予供水,其背后利益关系可想而知。周士明很讲究人情关系,还利用职务之便,随意在接水工程很多单据上私自减免大量费用,造成国有资金大量流失,几千万的欠款无法收回。现在的水务公司已经无法正常运行,基本上靠贷款在运营。
  11、陈艳非常之胆大、高调,公司近90%的采购以及一切与经济相关的事项均由陈艳一人负责。2010左右陈艳涟水新房(丽景豪庭小区)刚卖后接着装修,不久就购置了一辆15万元左右的红色广本思域(原牌照苏HLN977)轿车,又于2016年10月份左右购置一辆30万元左右的上海大众途观(苏HLN977)SUV型车辆,其红色广本思域牌照换为(苏HNV007),陈艳夫妻俩一人一辆车,近期陈艳又在淮安市区某小区全款购买了商品房,而她老公(周年生)在县交通局只是一名普通员工。陈艳和周士明(苏H5N928)等多人的轿车加油都是在公司公车定点加油站:(涟水县滨河中学西200米左右)的中国石化加油,据听说每个月公司要支出加油费就五、六万元。陈艳个人平时的日常消费非常高,一双鞋一件衣服两三千再正常不过了。正常都在淮安新亚商城和金鹰购物中心消费,还在金鹰购物中心“古木夕羊”等服装品牌专柜,每次搞活动经常一次性充值近万元预留消费。而我公司的工人工资每月只有两千多元左右,其消费与收入严重不符。
  12、因为他们的许多账目存在假账、烂账等问题,公司总账会计陈媛在2017年3月8日已退休,但是他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亲信接手账目,所以陈媛也就一直被高薪返聘至今,其他返聘人员都是2000元/月,而陈媛拿到手4000多元/月,目的是慢慢处理这些假账、烂账。(所有见不得人的开支和聘用人员工资都从杂工费支出)
  13、自周士明2011年上任以来,在没有公开招聘的情况下,大量招录与其三人有特殊关系的人进厂,编织他们在涟水的关系网,让他们的腐败获得更多的保护,同时在厂内培养一些亲信便于他们的腐败。
  有几批人在不断举报,全厂上下大部分职工怨声载道,违纪违法问题,却多年无人问津,是谁在背后充当 “保护伞”?这几个人那么长时间一直能逍遥法外,一定有人在背后撑腰,腐败问题才能腐而不败。购进劣质管道,管理极度混乱,资料造假。我们工人很想以厂为家,自来水厂涉及的是全县人民的吃水安全,他们成天就想着怎么装满自己的腰包,现在水厂已经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了,我们感到很心痛。恳请领导深入职工内部调查,严惩这帮腐败分子。这些仅仅是他们一部分的腐败问题,由于他们一手遮天,很多更隐秘性的问题还有待省、市、县纪委巡视组来深挖。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