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河南中牟公安副局长唐马非法拘禁刑讯逼供无辜公民

[社会] 时间:2019-06-27 23: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举 报 信

    河南中牟县公安局副局长唐马群,以盗窃罪非法拘禁无辜公民一家四口, 刑讯逼供, 开公捕大会

    我叫许开安,男,汉族,1953年7月15日出生,身份证号:410225195307158674,住河南省中牟县万滩乡王庄村,电话:18239931423。

    我实名举报河南省中牟县公安局副局长唐马群、中牟县公安局法制室刘学礼、河南省中牟县法院法官贾惠明目无党纪国法滥用职权、干扰司法、违法办案、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弄虚作假、颠倒黑白、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以盗窃名义将我一家四口拘留,期间刑讯逼供,开公捕大会,但因没有我盗窃的证据, 将我老婆、两个儿子非法关押6个月后释放, 随后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妨害公务罪” 判处我有期徒刑一年,期间老婆、丈母娘先后因此去世, 致使我精神崩溃、家破人亡、债台高筑、穷困潦倒孩子无法上学,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此案是一起冤、假、错案,我没有犯罪事实,中牟县公安局唐马群、刘学礼违法办案,在没有查清事实真相的情况下非法传唤我,我认为自己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不听公安机关传唤,在公安人员强行给我带手铐时,遭到了我的强力反抗, 公安机关以我阻碍公务罪,把我逮捕判刑一年。1995年12月15日夜里10时许,公安安机关在抓捕我时,没有穿警服,没有出示警官证,没有检察院的手续逮捕证,就拿出手铐把老夫妻二人从熟睡中叫醒,强行带走,不让我们穿衣服,只穿短裤, 二人冻得直打颤, 直到笫二天(16日)下午往县拘留所送时, 才穿上衣服, 我老婆被冻病了, 在拘留所得不到治疗, 被非法关押6个月, 回到家不到半年就病故了。

    1995年10月,时任河南省中牟县公安局万滩派出所所长、现任公安局副局长唐马群在我乡担任派出所所长期间,伙同干警刘学礼违法办案,非法关押无辜公民,当时我一家五口人,四人被关押,家中仅有十二岁女孩,无人照看,无法上学。爱人白新妞和两个儿子,三人被关押六个多月后释放,没有任何说法,爱人白新妞在关押期间身心精神倍受打击,严重挫伤了生活的信心,被折磨得生病得不到及时治疗,出来后病情加重,不到半年就含恨九泉了。

    1995年10月份,收稻期间,村民王保琴收的稻子放在地里被他人偷盗,便向派出所报案称是我的两个儿子偷了他的稻子,派出所不深入调查,就非法传唤我的两个儿子,我提供了王保琴被偷盗稻子的当天晚上,我的两个儿子许战会、许战胜没有在家住, 他俩在县城里和本村在县水利局工作人员家玩,且万滩乡派出所一个合同警也在场,事情得到落实后,派出所合同警也被派出所辞退了。因为我的两个儿子没有偷王保琴家的稻子,所以他们没有去派出所。我的两个儿子当时还是在校学生,一个上初中,一个上小学。后听说王保琴家的稻当时是被小偷用四轮车拉走的,我的两个儿子不会开四轮车,我家也没有四轮车。可是公安机关对我提供的证人证明我的两个儿子当夜并不在现场的证据不采纳,不调查便强行抓人,且当时我家的稻子也堆在地里没有拉回家,我家里一粒新稻子都没有。

    做贼要拿赃,捉奸要捉双。

    事隔+几天,派出所干警办案人员又带着手铐来到我住处,对我说:“王保琴把你告了,说你的两个儿子偷了他的稻子。”并要强行把我的两个儿子带上铐子带到派出所,当时他们没有穿警服, 也没有出示警官证和逮捕证, 且我有我的两个儿当天晚上不在现场的照片, 所以,我为了保护儿子情急之下拿起菜刀,阻止他们抓我的两个儿子, 但是我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一根毫毛, 我的目的仅仅想吓走警察。

    事情过去好多天,1995年12月15日晚10点左右,我和爱人白新妞还在熟睡中,被中牟县公安局万滩乡派出所干警十几人强行叫醒带到派出所,并且不让我们二人穿衣服,我们穿着短裤,十二月份的天气,冻得我们二人直打颤,直等到第二天(12月16日)下午,把我们二人往县拘留所送时,才让穿上衣服,办案人员这样做,实在是不尽人道主义。

    1995年12日16日上午,我的两个儿子许战胜,许战会与其舅舅白金良给我们二人送衣服时,走到县里一个商场时,被万滩派出所干警抓住,送到中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6个多月后才释放出来, 没有给拘留证,也没有给释放证。

    1996年元月份,春节前夕,在县召开的公捕大会上,中牟县政法委书记安洪山主持大会,公安局副局长王东良,宣布对许战胜、许战会和我许开安三人进行逮捕,以盗窃罪,当时许战会还不满18岁。

    两个老人及两个儿子无辜被抓,当时家中仅有12岁的女儿,无依无靠,无人管问,上学无法上学,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伤害。

    中牟县公安局原万滩派出所所长唐马群(现任中牟县公安局副局长)违法办案,刑讯逼供,在我俩关押期间,提审我时,用杂志卷成筒朝我头部打,数十次的猛打,使我头昏眼花,至今留下头痛证。我的妻子白新妞在看守所被关押6个多月,我爱人有胃病,被关押后得不到及时治疗,再加上被抓捕时没让穿衣服冻了十几个小时(寒冬腊月的天气),冻得病情加重了,释放后不到半年,病故去世了,年仅47岁。

    在逮捕三人当中,因找不到我一家四口盗窃的证据,使以莫须有的罪名“妨碍公务罪”判处我有期徒刑一年,对许战会不诉,对于许战胜没有表态如何处理,关押6个多月释放。

    稻子又不是我和儿子许战胜、许战会偷的,此案,万滩派出所至今未破获。唐马群利用违法办案,刑讯逼供,破案迅速来陷害好人显示政绩,爬到公安局副局长的宝座。唐马群为了立功、升官发财有勾结王保琴,来陷害我许开安的嫌疑,故意制选冤、假、错案,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原审法院无视我真实有效的证据,故意采纳公安机关提供的伪证, 徇私舞弊、弄虚作假、颠倒黑白, 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原审法认定:“经现场勘验后,认为被告人许开安之子许战会、许战胜有嫌疑” 是错误的, 完全是诬告陷害,许战会、许战胜当时就不在现场, 真是欲加之罪何无词。且此盗窃案至今未破。法庭上提供的刀并不是我当时所持的菜刀,虽然我承认了刀是我自己的,对证人证言没有异义,实际证人又不在场,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判案依据。且当时我是被迫承认的,而不是自己内心承认的,因为在看守所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如果不承认,如果再上诉,怕是要死到看守所,而法庭上的那把刀真的不是我的,是公安局在开庭前从本村在水利局上班的工人家里随使拿的一把刀。该案是一个冤、假、错案,多年来我一直不敢上诉,不敢申诉,因为一想到在看守所的日日夜夜,我就心惊胆颤。近几年来申诉到省政法委、省高院、省检查院、省公安厅及市县政法机关等,一直没有回音,他们官官相护,因为制造冤案的人唐马群已坐到河南省中牟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宝座上,主办此案的刘学礼也在公安局法制室工作,所以我的案件得不到平反。

    2016年9月15日,我委托律师去调查此事,我村的村民和原村委书记朱可才都证明我无偷盗行为,且当时的报案人王保琴也表示仅仅是怀疑我偷稻子(有2018年8月6日受托人李义得证明为证)。可是没想到中牟县公安局唐马群、刘学礼于1995年12月15日、16日非法关押我一家四口人, 并于1996年元月份, 春节前夕, 在中牟县万滩乡、黄店乡两次招开公捕大会, 以盗窃罪宣布对我和许战胜、许战会三人进行逮捕,当时许战会还不满18岁(有2018年8月12日14名村民证明为证)。我老婆和两个儿子三个人被无辜关押6个月释放, 没有拘留证也没有释放证,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王保琴稻子被盗案, 唐马群至今也没有破案。

    请求上级领导为民作主,查明事实真相,依法追究唐马群、刘学礼、贾惠明等违法违纪的法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并对本案作出公正判决,依法宣告我无罪,还我全家四口清白。谢谢!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扫黑除恶巨大软肋亟待弥补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