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国法何在?

[社会] 时间:2019-06-27 23:2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对江苏省盐城市政府、滨海县政府、五汛镇政府及相关政府工作人员非法滥用职权、渎职的实名控告信
实名控告人:陆晓连,女,汉族,1975年4月23日出生,户籍地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五汛镇汇川村一组83号,居民身份证号码320922197504231800,联系电话15189236751、15380523637。
被控告人1:江苏省盐城市市长 曹路宝
被控告人2:江苏省盐城市农业委员会信访办公室 江国彬
被控告人3:江苏省滨海县县长 刘永轩
被控告人4:江苏省滨海县政法委书记 沈卫东
被控告人5:江苏省滨海县公安局局长 于宽
被控告人6:江苏省滨海县五汛镇党委书记 卞耀成(原五汛镇镇长)
被控告人7:江苏省滨海县五汛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 陆曙霞
具体控告请求:
1、依法追究上述被控告人渎职、滥用职权的相关党纪政纪责任,对发现的严重违法甚至犯罪行为移交司法机关;
2、废除陆曙霞已经非法取得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将该土地交还村集体;
3、要求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五汛镇汛南村归还我个人的承包地;
4、将盐城市政府不合法收回我母亲的个人承包地归还给我;
5、对我遭受的损失依法予以赔偿(包括被非法拘留、人身侵害、精神折磨、土地补偿等,含自己经营店铺被非法关停产生的停业损失);
6、将陆承国多确权的土地依法收回,要求滨海县人民政府、滨海县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强制执行;7、对陆庭佐在账上未体现的2.21亩承包地给依法处理,并要求将五汛镇政府给陆庭佐户98年4个人口4.82亩土地进行信息公开。
事实与理由:
实名控告人陆晓连现为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五汛镇汇川村一组的农民。控告人原为江苏省滨海县五汛镇汛南村村民(1999年后户口才迁控告人原为江苏省滨海县五汛镇汛南村村民(1999年后户口才迁出)。1998年7月31日,控告人所在的滨海县五汛镇汛南村按照国家规定进行二轮土地承包分配,控告人与控告人的妹妹、母亲三人都在同一户头上<官方有证>(母亲2011年去世)。控告人因为婚出,嫁至紧邻的五汛镇汇川村,1999年将本人户口迁移至夫家所在的五汛镇汇川村,按照我国《土地管理法》、《农村土地承包法》以及相关的政策规定,土地一旦发包后,承包期为30年,在30年的承包期内土地承包关系维持稳定,“三十年不动地,生不增地、死不减地”,即便需要调整,也应当在三十年承包期届满后才能进行。
所以,1999年进户五汛镇汇川村后,当时汇川村的二轮土地承包已经结束,即便我将户籍迁至汇川村,我在汇川村也没有获取任何承包地,这一点,汇川村的老村支书、村主任以及汇川村的新书记及其他干部们和村民们有签字、按手印、录音为证,同样我在五汛镇汛南村的承包地在承包期内也应当维持稳定,村委会和政府均应当依法保护我和我母亲的个人土地承包权。
在2000年以后,我与老公常年在外经商,直到2017年我才发现在2000年以后,我与老公常年在外经商,直到2017年我才发现早在2009年时,我在五汛镇汛南村的承包地就被现汛南村原村支部书记“村霸”陆庭佐、(陆曙霞的父亲)非法霸占,陆庭佐利用我母亲一人孤苦无依且年老无知的弱点,采取偷梁换柱的方式强行霸占我的个人承包地(按照300元一亩交给组里过渡)后确权给她女儿,陆曙霞1995年高考考上大学,按照当时的国家政策,陆曙霞考取大学后即应“农转非”,将其户口由农业转为非农业,这样陆曙霞在1998年进行的汛南村二轮土地承包中,作为非农户口不可能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更不可能分得土地,现在陆曙霞是五汛镇政府公职人员,户口不在农村,当然更不可能在农村有承包地,一个非农户口吃财政饭的公职员有承包地?
得知实情后,我找到镇长卞燿成反应,谁知卞镇长为了包庇、袒护女干部陆曙霞,充当她的“黑保护伞”,维护他们的法外施法,上下串通,按需一切造假“泥门塞洞”,(帮她家98年田亩数字和人口数字都做假),在我为了自己正当合法权利四处奔走、寻求公道时,却遭遇了官官相护、四处推诿、无人问津的尴尬经历,19年3月我来到了北京国家信访局,正常合法信访维权,15日早上7:30左右,卞耀成镇长勾结县长刘永轩、政法委书记沈卫东、县公安局长于宽,还亲自带队由自称县公安局的便衣警察多人及镇派出所警察多人和镇人大主席、副书记皋古华、刘副镇长共二十多人,雇用社会黑车,在国家信访局附近的一厕所旁将我绑架,押回县公安局,途中收掉我手机,不给我上厕所,到县公安局后把我当犯人,押坐在特制的囚椅上,6个警察轮番审讯我一夜,不给水喝、没给饭吃,其中三个警察打我、骂我,逮住我手,掰开我手指强行按我手印,他们很嚣张嘴里说“今天就算手指掰断了也要按上手印,随便你告到哪里,我们公安不怕你告”,侮辱折磨,到16日早晨,在没有给我开拘留单的情况下,强行送我去盐城拘留所,强拘我10天(定我寻衅滋事罪名)。
然而16日当天正是我儿子考本,严重影响了他考试,最终与本科擦肩而过,然而3月份就在我上北京维权期间,卞镇长还动用公权力,将我合法经营的店铺关停,使我失去唯一的生活来源,给我重击,威胁我家人(儿子),为了压制我维权,卞镇使用了多种手段……请问 国家法律是为谁而立
3月26日我出所后,卞镇长又派派出所民警和村、组干部多人,有坐我家里的,有在我家周围的,24小时轮流换班蹲守,软侵我十几天,4月份我到北京找律师进行行政诉讼,激怒了他们,5月23日上午,卞镇长又派派出所陈所长带队三人来我家里,说我到北京了就要对我进行训诫,完了,让我签字,最终以我拒绝签字为由,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又强拘我8小时(10:50~19:08),依据国务院《信访条例》的规定,向上级部门寻求救济,这是国家法律赋予控告人的权利,国家还早已明文规定“公安不许拦截上访”,无可厚非,但县长刘永轩、政法委书记沈卫东、公安局长于宽以及镇长卞耀成却滥用职权、胡作非为对我进行打击、报复,县里多名领导干部都充当卞耀成的“黑保护伞”,是可忍,孰不可忍。而卞镇长身后还有更大的保护伞是他省委老同学……
另外,我举报滨海县五汛镇政府严重违反《土地管理法》以及国土资源部的规定,以“以租代征”的非法方式,未批先占,非法侵占五汛镇汛北村农民集体土地共计52.44亩,作为墓地,想对外高价出售,牟取暴利,导致老百姓们切身利益受损。
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反复强调,要依法维护信访人的正当合法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反复强调,要依法维护信访人的正当合法权益,对于信访人的正当诉求,要开听证会认真研究,倾听信访人的心声,并设身处地的予以解决,但在控告人所在的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以及五汛镇,控告人耳闻目睹的却是和国家法律中央政策完全背道而驰的丑恶行径,这是赤裸裸的对抗中央。据此,控告人特依据事实提出本次实名控告申请,请求上级国家机关明察并予以处理。                               签名:   陆晓连                                  2019年6  月   23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