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举报甘泉县延丁虎为首黑恶分子对我伤害

[社会] 时间:2019-06-27 20:0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实名

举报甘泉县太皇山村村主任延丁虎为首的黑恶分子对我伤害的举报信

陕西省纪委监委,陕西省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延安市纪委监委,延安市扫黑除恶领导小组:我叫魏亮亮,男,现年36岁,陕西省甘泉县石门镇和平村人,身份证号:610627198210300451.  多年来一直从事建筑行业。我现通过网络实名举报甘泉县美水街道办太皇山村村主任延丁虎,郑建利(现甘泉县石门镇雷村村主任)伙同我村村民薛生爱破坏生态,雇佣延安黑社会分子雷海平把我打伤住院,叫甘泉黑社会分子白煜打电话威胁我,声称敢在住院,叫手下兄弟来砍我,杀我全家,我摄于白煜,延丁虎,郑建利,雷海平的淫威,病都没有看好就匆匆出院了事,由于当年头部受到伤害,至今留下头疼的毛病,当前全国打黑除恶轰轰烈烈正在进行,我才敢站出来举报以甘泉县太皇山村村主任延丁虎为首的黑恶分子对我伤害的犯罪事实。具体举报事实如下:2015年3月份,我村村民薛生爱招揽甘泉县美水街道办太皇山村村主任延丁虎,石门镇雷村村主任郑建利在薛生爱家窑洞旁的山沟里破坏山体,毁坏林木,取砂石给黄延高速扩能工程供石料,因在运输砂料的过程中要走我家耕地,后因我和薛生爱为运送砂料走路占地补偿价格低发生分歧,薛生爱告诉我,你完了和我们老板(延丁虎,郑建利)商量去。2015年6月30日下午五六点左右,郑建利给我打电话声称,你到甘泉县城滚石KTV来,老板(延丁虎)在这等你了商量事(拉料占地补偿的事)。
随后,我一个就去了甘泉县城滚石KTV,在KTV /V8包间,我紧挨着甘泉县美水街道办太皇山村村主任延丁虎旁沙发坐下,现场还有郑建利(现石门镇雷村村主任),还有两个我不认识男子,在场的还有三四个女的,当时正是盛夏,天气炎热,太皇山村村主任延丁虎裸露着上身,胳膊纹有纹身,很是怵人。这时,那两个我不认识的男子,其中一个男子(过后听人说叫雷海平,延安黑社会分子,公安网上通缉犯,宝塔区枣园区45号;身份证号:610623198910091253。)拿着啤酒杯对着我说,“就是你啊!”说着就一啤酒杯子砸了过来,砸到了我的头上,血顿时直冒,紧接着这名男子拿起话筒赶过来,照着我的头部,身体狠狠捶打,打了持续两分钟后,威胁我说:“我就是延安的雷海平,你再要赔偿的话,就要你全家的命,你不妨访访我在延安的大名!”并威胁我说,你再敢要不了?我当时被这个恶徒一顿暴揍,已经变得晕头转向,也怕被往死打,就附和说:“再也不要了。”随后我趁对方不注意,拿出手机准备报警,这时被一旁的延丁虎发现,一把抢走手机,阻止我报警,这时那个自称叫雷海平的男子和旁边的几个人逃离现场,见人都走了,延丁虎才把手机还给我,大摇二摆的走了。随后,我给甘泉县公安局110报警。警车过来后把我送往甘泉县人民医院救治,当时救治时,我头部缝了3针,身体多处软组织受伤,头部疼的厉害。在甘泉县人民医院住院当天晚上,甘泉县太皇山村村主任延丁虎给我打电话,威胁我说:“甘泉县黑白两道没有人不敢不给我面子的,你敢挡我的路,弄死你!”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过了一会,郑建利给我打电话威胁我说:“今天晚上我们继续拉料,你来挡车来,看敢把你往死压不?”我住院期间,听村里人说这伙人每天继续走我的地,往外拉运砂料。在甘泉县人民医院住院10天,花医药费七千多元,我药费自理,也没人来过问我的伤情。
住院七八天后,甘泉县黑社会分子白煜(甘泉县白晓峰、白小龙黑恶势力集团骨干成员,现已判刑)打电话威胁我:“我叫白煜,你是知道我的大名的,住几天就行了,你在不出院,我就叫我的几个小兄弟来砍你。”我病没有完全看好的情况下,头还疼了,脑仁有时闷胀,迫于黑恶势力的威胁,住院十天后,我只能出院在家修养,多年拉下病根,有时天气变化时,头晕,闷胀,脑仁疼,由于受到惊吓,晚上时常梦见被人追砍,半夜惊醒,冒冷汗,长期睡眠不足,导致头发脱落。我出院后,没人来和我说赔偿住院期间药费的事,我多次去当地派出所要说法,办案人员告诉我:“他们找不到打人凶手!”一句话就把我回绝了。为了能讨要到医药费,给我讨要说法,我八十岁的爷爷多次到派出所催问案情,多次找派出所所长问说法,都是无功而返。在我出院后,和派出所要打人凶手,要医药费期间,延丁虎,郑建利和我村村民薛生爱继续破坏生态,毁坏林木,在劳山林业局森林公安分局和县相关部门的庇护下,这伙人开的沙石料场一路绿灯,毁坏林木面积二十多亩,现在毁林过去四年多了,我们村当年毁林的地方还是满目疮痍,千疮百孔,植被难以恢复。毁林三个月后,在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给劳山森林公安分局局长乔文昌打电话反映毁林的问题,乔局长电话中告诉我:“你反映的情况属于违法毁林,我明天派人下去查看。”第二天我接到劳山森林公安分局工作人员给我打来的电话:“你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做过处罚了。”便挂断了电话。过后的半个多月,这伙人继续毁山采砂石,直到高速公路砂石用料用够为止。随后我又接到了甘泉县黑社会分子白煜的电话威胁:“谁让你给劳山森林公安分局举报的,再不要举报了,看的把打人的事情处理了,少要点医药费。”白煜恶狠狠的挂断了电话。我自知遇到黑恶势力,无能为力,怕遭遇不测,只能通过当地派出所处理,息事宁人,但留下的头疼脑胀的毛病一直困扰着我。现在全国上下打黑除恶轰轰烈烈,         我又看到了希望,希望相关部门领导能为我讨回公道,把我的病根拔掉。我本人对以上反映情况的真实性,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我相信政府,相信共产党!                            举报人:魏亮亮
                            2019年6月6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