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古楼镇长熊志强保护伞官商勾结坑害群众购房款数百万

[社会] 时间:2019-06-27 19: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地方镇领导下为群众办实事解决群众民生疾苦,上为国分忧不给上级领导增添麻烦。可是古楼镇熊志强镇长,利用自己的职务权利、在三庙当副镇长时、位于三庙镇七间街上、为有钱有关系修建商保护、大量发展私修建商品房买;到今七间街上发展约千套多的房子没有房产证。举报合川区三庙镇付镇长熊志强等领导。利用权势把我们良田土、位于三庙镇七间场街附近24亩土地强行征用、农民签字领三万多元每亩、修建取《中意花园》、又改名为《心宛花园》(随便怎么改名事实永远都是这个位置地方)。被强行征用后地方领导以63万元每亩卖给开发商。从中谋取暴利,叫群众放心来买此房有房产证坑骗群众。此地这么多年没有修建、熊志强当权时充当保护伞,得到好处就利用权势喊起人来强行动工修建,熊志强严重违背党中央的政策不为群众办实事,到了他这里办事难。我们看见有三庙付镇长熊志强的保护伞动工修建,熊志强当时还承诺在2015年10月前交房给群众,多户就预交购买房款,官商勾结诈骗群众购房款高达数百万元。辛苦一生被地方领导与开发商一洗而空、含冤血泪满面、血汗钱被坑骗害得多少家庭内部吵得妻离家不和。2013年3月开工至今2019年6月也没有交房给业主、已满5年多的报废危房、还停工修建有四年多了、有些领导劝不要告以后久了风声过了、悄悄补修完工搬进去住就行了。无数次找到三庙镇有些领导,请求交不出房就退本金款,解决群众民生疾苦冤情,有些领导说:“原三庙镇熊志强已经调任合川区古楼当镇长、修房开发商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推卸不管有冤无处申。熊志强当一盖地方官祸害一方百信,官商权钱交易互利、让群众受骗、还有些提前交了购房款在外面打工无法签到字。也有些交了购房款因熊志强有权势收买、怕熊志强利用权势报复不敢签字。还有熊志强在三庙当副镇长时,七间场街上多户良田土、未经国土局上级批准,乱修建六层楼房出来做商品房买、很多没有房产权证,就便宜很多买给群众,有些领导说以后国家征用占地了,就可以高价赔偿发赚了、有些还说现在很多没有房产证的小商品房便宜些,以后多了不发房产证若上访、领导就会统一补发房产证也赚了。问假如征用没有解决好赔偿、或没补发房产证有些群众就会上访、给上级领导增添很多麻烦呀?这是地方官员利用职务在祸国殃民。希望引起上级重视、地方领导保护有些有钱关系修建商、以后也给上级减少很多上访人员、也挽回国家有些经济损失。有时群众举报了或上级查到了,领导叫修建方修建快些、或停工一段时间后、或把此修建房又改个名字开工修建来欺上骗下、近来又上访、叫不要告熊志强、骗推卸说:以后想法找指标继续修补建完工。请问有些新修建的房屋出买,若没有领导的暗中保护伞,哪位能够修建起来、哪位敢在公路边场街上私自修建商品房买。新修建好了一个不知道就能推卸吗?能说通吗?熊志强从中得到好处互惠互利,就暗中充当保护伞,保护他们修建,或者熊志强利用权势为他们走关系拿修建权利,从中获利。以上内容我们认真仔细看过,在下面联名签字盖指纹证明上述内容真实。张安明有0、5亩土地、领导把张安明的0、5亩写到领导的亲戚头上,后张安明上告,熊志强就拿2000元给张安明封口。熊志强说:“告不准他、市区有关系暗中保护,就算有事了靠关系做个过场材料应付上面、或调任到其他地方做个好材料又安全上任你有用吗?把修建些商品房出售,还想些办法利用关系说是、群众大家集资修建、或找些老房产证说是旧房改修建等,来欺上骗下推卸。

    

    

    上面两张是群众联名签字盖指纹举报证明熊志强官商勾结坑骗群众购房款。

    

    上面这张是张安明网上信访了上面文章内容,张安明亲笔在信访回单上写到上述举报属实愿意自己承担责任,盖上他的指纹。

    群众联名签字举报证明: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镇长:熊志强、严重违背党中央为群众办实事、到了熊志强这里办事难、显官威架子、找多种借口推卸;恶意刁难打有些群众麻烦,熊志强弄虚作假说一套做一套来欺上骗下、不为有些群众办实事。有些有人士关系就好办事,没关系若得罪了他、熊志强报复心强不择手段冤整有些困难人,还利用他的关系网给其他领导群众打招呼后处处受阻。熊志强说:“告不准他、市区有亲戚关系暗中保护,就算有事了靠关系做个过场材料应付上面、或调任到其他地方做个好材料又安全上任你有用吗?在熊志强的权势下我们有些困难群众有冤无处申。党中央领导有方时时为人民作想、看见党的政策如此美好,相信也是少数领导的不作为;以上内容我们认真仔细看过后在下面,签字盖指纹证明上述内容真实。熊志强为了想法推卸责任,就利用钱权势、收买签字的人以后问到要说他好;没有收买的就找起同名姓的人,来冒充证实他本人没有在上面盖指纹、签此联名举报证明,还摄像往上报,做些弄虚作假欺上、对下坑压蒙骗。

    

    

    上面这张是群众联名签字盖指纹举报证明熊志强残害困难人。

    

    上面这张是李傅文网上信访了上面文章内容,李傅文亲笔在信访回单上写到上述举报属实愿意自己承担责任,盖上他的指纹。古楼镇有些领导知道这些事实,包庇不管不好答复,就推卸说:“关于反应熊志强不作为不办实事、为开发房地产充当保护伞,这不是信访受理的事情”古楼镇给李傅文信访后的不管回单。

    

    

    村民说出为什么上告,此土地头几年承包、每年按时给付群众粮食款租金,后来就不拿付粮食款,多年粮食款没发放,土地是人民的疾病口粮生活基本生活来源,领导又强行征用不兑现承包粮食租金,村民龚苍会、张安明才拿着承包合同证据现呈上、与区档案馆盖章证明,该3社缺发土地证(年限是长期)证据现呈上:上告结果上级了解情况、后合川人民政府出具说:未经有权机关批准,用地单位不得擅自改变土地使用性质有据为证。所以又停工修建。

    

    上面这张是三庙七间场街万耳村3社、土地1996年开始被承包、以一千斤粮食每亩补偿给群众,承包合同当地农技站盖章为据现呈上:

    我李永财重庆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士,一级残疾未婚。这段是位用汽油自杀的真实文章敬请耐心读完、一个悲惨噩梦命运。我李永财 ,患病28年、因病生活困难瘫痪在病床上,曾经在2008年《自杀渴望生命》文章里面写到这样一段: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无数次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残疾人受他人歧视没有尊严,我忍受不住痛魔;党的政策如此美好、我的自刹希望能够引起有关部门关注,希望地方个别官员不要利用权势欺上骗下;希望其他个别残疾弱势苦难者、得到一片蓝色的天空,有些个别残疾人真的很可怜,希望身边的亲友多点爱心;因我深深的体会到有些困难人的痛苦,希望我的自刹、让其他残疾困难人过得好些。我不想在家自刹,不然地方基成领导利用权势封锁悲苦情况;我想坐车到重庆下车找个人多、又不伤害他人无辜的地方自刹。2008年10月23日、好心人再次把我背到合川区古楼镇政府民政求救,以失败回家;2008年10月23日我又以短信方式、向古楼镇党委袁书记手机发送:“我是困佛村李永财请求救助、忍受不住疼痛就会自刹”。两次短信求助没有答复。走前在家中留下我的一封遗书是:“把我的财产捐献给哪些残疾困难者”。我汽油自杀后经重庆市、及合川区公安局、卫生局、市区民政局、等五大部门调查开会了解我情况,说我是生活困难、无数次求助地方有些领导不管、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引起的。好象在出事后的第六天,合川区残联的丁科长突然来到我的病床边给我说:“等会有领导来问你、你莫说出你向合川区有些领导、及区残联求助过、及用电话反映过:你忍受不住疼痛若求助不行就会自杀的事、等你烧伤治疗好后、我们保证马上给你手术股骨坏死”《出事前有几次我与残联丁科长通过话,其中有一次通话录有音在我的手机内存卡里面,出事后被重庆警察拿去了;残联丁科长叫我莫说出这些;加上出事后我吓到了、我就听了区残联丁科长的话,那时经历少也想得简单、单纯真诚容易受领导的欺骗、就同意答应不说出这些。一小时中央残联有两位领导在我病床边、问我情况说:“你向上级领导反映求助此事没有”,我答复:“(我无数次用电话也向合川区残联、区政府有些领导求助过说成没有)我只向地方古楼镇的领导无数次求助反映过(太久了还有些谈话我记不清楚了)等”。我在2008年自杀后古楼镇政府有些领导、每两天换三位镇领导轮流在医院、负责守我的安全烧伤治疗两个多月。地方有些领导说:“你敲锣打鼓到重庆自杀、害得我们受到市区批评、全镇领导奖金扣完、你自杀后当晚地方有几位领导、还被重庆有些警察审问了一夜、还写了很多材料,我们家人生病就没有这样来医院守过、受过这样的气,你出院回家以后、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哪次烧死熊志强在医院守我时还给我说到:“你以后回家想的什么、不管以后发展做什么我们都会把你了如指掌、就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什么是艰难。”我汽油烧伤自杀后合川区、镇各级有些领导都了解、有些假装不知吗?本来直接治疗股骨坏死、我更应该写些更多感谢、地方领导的文章来;本来这事情应该很简单的。本来上面有些领导要求说了、烧伤治疗后就治疗我股骨坏死,可地方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有熊志强承认威胁欺骗恐吓、说要整我的录音为据,想尽办法整我、报复骗我出院有录音为据、欺上骗下不给我治疗股骨坏死骗我出院。很简单明显的说明、是地方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控制我治疗报复整我呀!地方有些领导说:“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他们一句话、把你整得很远、你就要倒很大的霉”。若地方有些领导哪次、有点点慈悲良心道德关心困难人、就不会对个瘫痪悲惨的病人这么残忍毒害。明显简单进一步说明了、有些地方的困难人、得罪有些领导悲惨噩梦呀;在这些事实面前有些领导利用权势报复、残害整我还需狡辩吗?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这么来。

    近来有过路人给我说:“有些弱势群体难申难诉、民告官好入难登天,有些地方领导有权势他们一句话可以让你老壳搬家、若你出去走到人生地不熟把你黑冤毒害整了,当踩死蚂蚁样”。 我听后回家怕被黑冤整,后悔残困得罪地方领导,多想以后出去简单好好过,就远离世俗静养。求地方领导以后不要反扑报复打我麻烦就好。我万分跪拜感恩地方领导淡忘这些。需然地方个别领导报复整我,但是党的政策是好的,上面一心为民,我们困难人都欠党的政策好。人生很多需要包容大度,若不是地方领导记恨报复心强、说套做一套刁难整我,哪有这么多麻烦;其实早就迎来很多感恩感谢地方领导的话来。

    我多么想团结和睦,我更不想走入人生的边缘去得罪领导;家庭环境、生活困境病痛的慢性加重,我不想走入深渊的边缘。请地方领导换位思考,不是病痛折磨生活所逼、谁愿意去得罪有些领导呀?谁知我的苦与泪呀?我该何去何从······那年我不想做傻事,请求领导不要记恨,求领导不要报复放过我;我也向领导问好、李永财有苦衷请领导理解。感谢党对残苦人关心帮助!拜上敬上!!今天我伤失生活治理能力没有尊言;多么想可以劳动而幸福阿!所以希望你们快乐健康;人要自立劳动才幸福光荣;一定要依法劳动创财富。得罪不起地方有些恶魔领导呀?不是病残谁愿意走到这一步呀?使我附联网不通、道路不通、求求以后地方领导不要打麻烦,就远离世俗静养、我万分跪拜感恩地方领导淡忘这些。

    李永财 男 未婚 1975年6月10日生、住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事。一级残疾有证。我1990年开始腰髋部疼痛。1996年在成都中医大学院附属针灸学校读书,于1999年毕业。父亲是家庭的支柱收入,父亲1997年不幸中风瘫痪、就贷款五千元治病未愈,因家中没有钱只好出院家里养。李永财疼痛有些加重、于1998年初在成都华西医学院诊断:强直性脊柱炎之疑难病,学业中的我使我一落千仗雪上加霜。父母与我一家三口均为农村户口、没有固定工作收入,父亲倒下一家面临生活困难;母亲长年护理父亲生活,父亲因病伤失生活自理能力卧床于2005年病死。

    我为了完成学业,求哥俩(已经分家)借钱我读书哥俩不同意;我只好跟亲戚筹借些,在成都读书姑妈姑爷帮助了我很多,我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希望可以缓解生活困难。读书期间没有钱不敢治病,常服止痛药缓解痛苦。毕业后带病忍关节疼痛努力工作挣钱,拿小部分钱治疗我的病、不敢住院治疗;因为要还读书借款及父亲治病贷款。省吃俭用心里藏着我的病痛,没有告诉亲人好友,怕父母知道更担心伤心,加重父母病情负担。亲友问我走路有些不正常,我说关节炎。谁知道我心中的苦,自己常悄悄苦泪洗面。

    2003年我强直性脊柱炎日夜加重、并发股骨头坏死,行走困难疼痛;2005年必须架拐杖才能行走、经区残联评估、一级残疾有残疾证。2005年父亲病逝后,我与母亲相依为命;2005年我已伤失生活自理能力,颈腰活动完全强直受限不能活动了。每天是母亲护理我的生活起居;母亲年过六旬劳心成疾,母亲体弱多病无工作收入,生活十分困难。我每天还得承受高昂药费护身缓减些痛苦,2005年强直瘫痪。医生几次建议我双股骨头坏死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就因钱不够,一家面临生活无援、治疗无援,举步维艰;自己历尽万苦筹集两三万元;双股骨头坏死手术约五万余元。几年来无数次向地方古楼镇政府民政求助、2至3万元股骨手术费;地方基层领导说没有这政策。几年来每年无数次我以书面、及架拐杖到古楼镇政府民政求助,期间我用电话向古楼镇、合川区无数次求助; 2008年9-10份我向地方政府、与区政府电话无数次求助说明情况、并说我忍受不住疼痛折磨就可能自杀, 可是他们还是没有答复。只有区残联叫我不要想不开。均以失败无答复;就因没有人士关系等.有些人光想着别人的劳动果实,自己不劳动是种不道德堕落行为,自力更生劳动而光荣幸福;我也想劳动自强,今天我走头无路实在没有办法、才向地方领导官员求助的。几年来受病痛折磨,好如时刻被皮鞭抽打。多次想自刹,看到党的政策如此美好、关爱人民的生活疾苦,只是有些地方个别官员问题欺上骗下;我真的不想自刹,自刹是我求助无门所走的下策。

    近来有过路人看了我李永财网上写的文章他说到:“你几年来多次反应危旧房修建或重修、领导也来看过多次早该解决的、简单一句话地方领导根本没想给你修,想把你逼到敬老院里面住,才更好整死你千万不能去,还有你属于五保特困户又是重度残疾,治病药费本该地方领导救助解决的,可为什么找多种推卸呀!简单点就没想要你有病行治疗,你们这种人生小病用钱少还好办,若长期病痛需药物维持护身,上面说得好,到了下面若没关系,有些地方领导巴不得把有些整气死或早病死少麻烦;若有点点小病镇、区多家医院都想拖你们住院、骗搞国家医保多地形成风了,若真生病花钱多没钱,可能就没有医院争先恐后来拖你们住院为你治,已经人道滑坡了,你们这种拿点生活费胀饿不死、有重大病这叫自生自灭。你只有自己拖着病痛残,平时想找办法挣存点钱、不然突然生病没垫付周转只有可伶等死,若告了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就是悲惨噩梦。”听了这话深感真现实。

    

    

    我本没修房子、我老家的住危房是父亲八十年代修建的年久失修的危房。古楼镇有些领导看见网上发的,及短信息, 2019年3月领导说给我解决廉租房住,叫我准备材料,我准备材料后领导又说:古楼镇没有廉租房,乡镇的人不能在合川区申请廉租房,先去租房后拿合同协议来、每月解决廉租房补贴费用,结果我把这些准备好后,古楼镇有些领导又说:“你老家有房子、经重庆市鉴定在2018年就已经出文了、鉴定是D级严重危房,不能申请廉租房补贴、你吃五保户时、户口就已经转城镇不能危房修建、领导看见我在手机摄像、又改口说今年就可以危房改建完成”。现在我终于看明白了,早就简单可以解决的事情、古楼镇有些领导故意刁难打麻烦气急整我。我4月23日又到古楼镇反应这些情况,还说:求领导看帮我解决连租房住、还是危房改修建,求领导解决其中一样就可以了;本来解决廉租房简单的事你们一句话整我不行。若是五保户房修建请领导同时申报残疾人危房修建补贴款。修建危房领导李基荣答复:叫我回去等。2019年5月23日我又联系到古楼镇领导,请问我的危房是改修建,还是怎么办、古楼领导答复:合川区上面资金没有到位,到位了就马上动工给你修好。我答复:都反应几年了每次找不同借口推卸。古楼镇领导在2019年5月29日来我老家看危旧房后,领导用电话联系专门危房修建人预算,说:换三间房屋约六十多平方米木瓦与几堵危墙、加上四个门、修个厕所、三间房屋内打水泥地共计二万五千五百元,修建的人说若石墙上简单搓砂还需要几千元,领导说要节约墙上不上搓砂,我也同意能节约就好。后领导开始与我谈话,领导说:他们出一万五剩下的我自己出。我答复:上级领导说的五保户保住、吃、医疗、葬、穿体现党的政策好、关心人民生活疾苦到了下面、有些成了欺上骗下外好听的口号吗?该怎么解释,还求地方领导解决好。修建后里面我还要安装电、修灶水缸、还有没有吃水等,这些我还得想法花很大一笔开支,一个重度残疾五保户请领导理解我的难处苦衷,我与领导多次当面协调、后领导同意我出二千五,领导解决二万三千元,在5月31日我电话联系古楼镇领导,请问好久可以动工,领导答复说:他们只出一万四,还说只我五保户改修二十五平方米住。本来讲好的又一次梦想破灭,我的梦想是修建好后自己喂养几桶蜜蜂。修建危房劳费心血、哪里是一个病残人能够完成的事情。现在看来领导哪天来不是办事的,而是故意找人预算后与我谈价、故意出些门槛看我气急不、来的催命鬼,看我不死来抓住弱点气急整死我好毒呀!就怕房子没修解决好,人就先被领导累急死在前面。后我给领导反应及短消息说明:“本来简单解决的事情,你们今这样说、明那样说,你们觉得可以修建多少面积我都听领导的、觉得费用大了可以求领导帮我达个草棚便宜也可以,因领导没同意就是非法改占修”。这样一件简单事情就可以复杂整我,若以后突然生病更不敢到当地医院住院治疗,不知又整我多少麻烦、看来我得罪地方领导严重、真的只有逃难到省外租房住远离摧残,我想过段出去租房住、出去希望找点什么做缓解房租困境。求求地方领导不要叫人跟踪来黑冤整我。社会不会多我少我这棵小小草怎样,人生短暂来到人士间只有懂得珍惜生命,才能享受未来,用好的心态包容看明白这些,感谢党的政策好、更会好好生活,不管走到哪里违法的事情不会做的、不然更悲惨死路,除非地方领导找人报复陷害黑冤整我,在也不会自杀的事了。希望出去从悲痛解脱远离地方领导的摧残、或许大家都和谐些。这三间石瓦房是父亲八十年代修建年久失修危房,六十多平方米,五保户领导说可以修建六十平方米,现地方领导也知道多次看过此房。上面说要排除危旧房安全隐患,六十平方也符合住房及国家政策给五保户修建住房面积,希望地方领导不要找什么理由推卸了。到了有些地方为什么不能落实到位,上面政策好每年扶持关心困难人这么多款,到了下面有些掏空心思想些对策推波阻难害人,做些豆腐渣工程、故意留些不解决排除安全隐患,整起以后有人上告反应有危房,等上面又拨款扶持为民、改修建扶持款项越多、地方领导贪污捞油水才越多吗?有些基层领导成了地道的败家子。作为基层领导应上为国分忧、下体恤民情为群众办实事解决民生疾苦,大事化小、结果有些是阳奉阴违。现多少群众敢路不敢言,因得罪不起地方领导恶魔呀?要是还有包青天查到、不刺你闸刀之刑也要流放你们三千里,阳奉阴违害人害己不作为的有些地方领导。我6月13日到镇里反应危旧房,领导下午来家看了说的确不能住人、领导看见我手机没摄像了补充了一句,修有敬老院你自己不去住的,14日领导答复:“没钱修建,又一次空欢喜气我”。现我终于明白了领导看我不死想尽办法,想逼我到敬老院住,我得罪地方领导敢进去吗?

    

    

    上面几张是我2019年2月27日发送给古楼镇有些领导短信息,内容有:“熊、刘镇长你好!我摇金村李永财,今年我参买了职工医保2700元,我是想住院报销高些也为地方节约分忧。1月14日地方领导当时就答复、不能救助困难款解决部分职工医保,也没有困难款,今我就把母亲每月护理我的补贴款拿来参职工医保,想到2018年2月哪次有些领导给我出的难题是【我治病住院二千元门槛费,二千以后不高于60%救助,二万封顶,多余负担不起就由七八旬老人承担】明知我要手术肩关节减轻痛苦,一个重度残疾五保户无工作治疗无援等于死路,你们出些难题不让我以后有病行治疗整我,好毒啊冤!惨无人道冤!不知以后你们领导也会回家逼迫七旬老人来供养你家儿孙呀!落井下石气整摧残我不好,怕你们以后又出尔反尔出什么来算计我怕了,还是参买上职工医保不管走到哪里自付少些。明年还想拿母亲护理我的补贴款交,母亲就没有护理这些了,自己生坏了病求人苦累呀!求领导不要反扑报复。今天2019年2月27日,这几年多次给你反应我老家住房严重危房,是七旬多母亲捡垃圾与外面劳动租房我住,也书面形式申请过只、多次求地方领导解决修建只要简单可以遮风避雨、煮得熟饭就好,还是到合川申请租个廉租房住吗?因得罪地方领导严重不敢绝不到敬老院住怕报复。以前地方有些领导说过:“得罪你们地方领导一句话就要倒很大的霉、一句话把我整很远,有熊志强说过以后要整我的录音”,怕你们有权势一句话、又整我很多麻烦、来故意气整我不好,我现租房协议马上要到期了。请求地方领导解决,以后简单好好生活,请求回复谢谢!”

    我李永财是重庆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士,古楼镇有些领导利用权势做些材料欺上骗外;对下利用权势坑压蒙骗残害出尔反尔、受冤屈苦难的还是有些弱势群体。2008年我因病瘫痪在病床上、生活困难自杀后地方领导受到上级严峻批评,就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其中就有熊志强,现地方有些领导及熊志强当上古楼镇长有权势、出尔反尔反扑报复想些办法整我说、以前古楼镇领导签字政府盖章通过、教的承诺给李永财药费全报销特殊解决的;我们上报以后不给你五保户、药费报销未必还能把我怎样、你想治病、报销以为就可以吗?党的政策如此美好上级经常强调说:地方领导要关心解决好五保户、残困难人的疾苦民情。可是到了地方政策,有人士亲戚关系好办事、有些没有人士关系、或者有些曾经得罪过地方领导;有些地方领导不择手段残害毒害这些困难人、到医院控制治疗残害生命,来欺上骗下。附近有些好心人说:“看你残疾关节痛苦,地方有些领导还要报复摧残整一个苦命残困人简直没人性”。

    真实冤屈案例:我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双股骨坏死瘫痪在病床上、2009年古楼镇领导把我送进合川人民医院骨科住院、古楼镇有些领导到医院控制含接后、人民医院也建议我到上级医院手术股骨坏死、我马上转院到重医大附一院骨科住院多天、地方领导不同意我手术,领导又用车把我欺骗接回家、受尽痛苦折磨、到医院控制治疗残杀生命;没有地方领导同意能够得到治疗吗?我有古楼有些领导、及熊志强他们欺骗残害我、痛骂我去死、说要整我的录音视频证据冤屈。地方领导还上报也向外面透露、是医院不给李永财手术的,来欺上蒙骗下把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几个月后我悄悄打120还是在合川医院手术股骨坏死的,这些都是事实。肩关节疼痛严重受限、连上台洗澡洗头无法完成,多想手术后减轻痛苦提高生活治理,想到节约些2017年6月、自己筹借五万元到合川人民医院手术治疗就完全够了,领导含接医生后、结果医生告诉我、要求到上级医院手术治疗要十多万元。这次又来重复残害整我吗?想起就伤心欲绝。请问弱势群体自己先筹借去治病、没有地方领导同意能够手术治疗到吗?写到这里含冤泪满面你们良心何在?把我的痛苦生命完全建立在他们的权势残害下;在这些事实面前、地方领导残害报复整我还需狡辩吗?

    

    

    上面这张是附近群众联名签字证明、李永财的母亲七旬经常捡破烂卖,母亲一直在外面菜地给别人打工;母亲常捡破烂筹些,不然生病吃药没有周转垫付更悲惨。

    上面这几张是母亲七旬多2018年以前在菜地给别人做活,有时淋雨高温列日晒后、母亲晚上都吃不下饭就喝水,多次劝母亲不要去做了,母亲说以后生病没钱垫付周转可伶、上个月高温才没去做的。有些领导你们领着退休高工资享福,农民为社会付出的苦与泪吗?七旬老人血汗催命呀?良知啊?七旬多母亲这样累是在残杀自己生命。看着母亲辛苦我多想、忍病劳动点孝敬母亲也想感恩党多些尊严。筹集些以后高昂手术关节药费哟?求人苦与累。

    多想以后逃难到外省租房住、万一突然生病住院输液也方便些;有病残不方便出门也愁啊!也有过路的好心人劝我不要到省外租房住、有些好心人说:“你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盗用你账号密码陷害整你、若他们悄悄找人跟踪黑冤整死你、锁定你的身份IP账号、到外面无法上网诉苦、外面人生地不熟、有事情更不方便更悲惨”。 回忆2012年12月6日地方领导对我说:“你若敢东走西走上访,把你关到精神病医院里面去、以后也不管了看你做啥子”有领导说的视频为证据。后来还有位我不认识的路人对我说:“以后敢在提这些录音视频证据上访、我们想办法把你关到精神病医院去、关死治死你外面网上谁会知道”。听后不怕行吗?

    2018年2月13日有古楼镇两位镇长、民政的、还有村委会等领导、与我的谈话视频证据领导说:要我母亲承担我的治病药费、领导多次逼我签字,有些领导还说若不签字表示送达也要算数、得罪有些地方官霸苦呀!有些不是事实拒绝了签字,等我拿出有古楼镇有些领导、控制我治疗、刁难痛骂整我录音视频冤屈证据,有些领导就包庇不管,受冤屈苦难的还是弱势群体。请问个别领导带头发扬逼七旬老人要供养子女吗?道德沦陷吗?请问有些领导以后、也要逼着你家七八旬老人去劳动供养儿孙吗?得罪地方有些领导苦呀!有位好心人给我说:“你心中有正义狭义又能怎样,只会给自己增添痛苦,胳膊拧不过大腿以后不要告有些领导、你是弱者得罪惹不起他们、你是五保特困户供养人员,无法劳动无经济来源、只能靠领导的同情、有些领导多换位思考残疾与疾病痛苦可伶;你母亲年级已经七旬多、年高体弱多病、开始病灾慢性加多开支大,该你孝敬赡养母亲的、你因病重度残疾,无法孝敬母亲,你母亲每月领国家养老社保基本生活费是政策好、还在靠国家养老、地方有些领导逼你母亲承担你的治病药费,那是地方有些领导不安逸你报复乱整不对,他或任何人都无权逼你母亲、七旬多体弱老人供养儿孙了;若你母亲照料护理了你、若还承担你药费、以后怕更会减少亲人照料失能残疾人、有些残疾弱势群体更加可伶,五保户本来治病该解决报销、结果地方有些领导给你故意出这样那样门坎、是不想让你手术治疗这些、让你因病更加痛苦、故意急你气你、摧残缩短你的寿命、加重你的疾病”。 现在我想明白了地方领导看我不死、是在故意报复急气想整死我。一个长期生病的残疾人、病折磨人也伤人体正气,他的身体机能都没有正常人的好,各方面衰退得快些、经不住折磨大生气急。有病需要修身养生,多想以后背井离乡外出,多想逃难出去远离地方有些领导的摧残养生。

    想起古楼镇有些领导说套做一套出尔反尔没诚信、被刁难骗整怕了。对上面各级领导万分感激党的政策好。到古楼镇有些领导做假欺上骗下,因严重得罪地方领导控制我治疗,没有哪位残困难人愿意逃难到外面异地去住院治疗,人生地不熟一切更苦,因省外车费高远了什么都不方便,生活开支也大些都是得罪古楼镇领导逼整的。因严重得罪地方领导、不敢在内地输液治疗怕治整死我;如进院就先签字因治疗引起加重至死亡这些等,怕有些领导利用权势借此机会治死我;如感冒了输液补药、发烧输液发热药就会马上加重致死。本来就困难在正常情况下,就算有人多拿出补助车费等钱、相信任何困难人都不愿意到背井离乡住院治疗什么都苦,是得罪地方领导多次到医院控制我治疗引起的。被地方领导刁难骗整怕了。我多想逃难到外面去,在慢慢希望能够找个打扫街,我做不下来想与母亲一起扫街、或其它的缓解房租困境也好。现在是法治社会加上我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以后更应当依法就怕陷害我,不然更苦更悲催。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