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江苏如皋法官周君伪造遗赠协议助纣为虐枉法裁判

[社会] 时间:2019-06-27 19: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举报信  江苏如皋法官周君授意被告伪造遗赠协议,助纣为虐枉法裁判。

    我叫朱千庆,男,汉族,退休教师,1938年7月7日出生,住如皋市江安镇中心村九组2号,身份证号:320622193807076436,手机号:18662808958。

    我实名举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陆海滨、江苏省南通市第三交警大队交警孔建宏、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法官周君、章海涛、徐洁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目无党纪国法、滥用职权、干扰司法、官官相护、办关系案、人情案、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暗箱操作、欺上瞒下、拖延办案、贻误工作浪费国家资源,故意包庇被告刘秀美以婚姻的名义,长期敲诈我,控制我的工资本、医疗卡,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为了霸占我的房产、财产,母子俩多次欧打我,致我十多处骨折,将我赶出家门,并串通大队书记黄桂华和黄市法律服务所的夏金成多次强迫我写“遗赠协议”、 写“保证书”等,弄虚作假、颠倒黑白、制造伪证,为了逃避法律责任,毀灭我的进出院证明、每日清单及伤情照片等证据,致使我终身残废、流浪街头、乞讨为生,有家不能归,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我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致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该案于2018年6月19日立案,8月2日开庭审理,此案是由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陆海滨负责处理的,我多次去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公正判决,还我房产家园。可是陆海滨躲避,不敢见我,打电话不接,拖延办案、贻误工作想拖死我。

    我已是80多岁的老人,等不起。无奈, 我于2018年11月29日去北京上访,2018年11月30日,被驻京接访人员接回来,我要求他们送我回家,可是没想到他们非但不送我回家,还威协我,称我越级上访违法,并要我支付车费12000元, 他们还多次按排人员跟踪我,其目的害怕我去北京上访。后来他们发现我是退休教师,便把我交给文教部门处理。2018年12月2日如皋市搬经镇教育管理中心出具《情况说明》, 证明我在单位无居住房屋,我退休后居住地在如皋市江安镇中心村九组2号(我独资建造的唯一房产)。2018年12月4日上午,我骑四轮电瓶车去南通询问判决情况时,回如皋时他们又安排人员制造车祸。

    我出车祸后,生命垂危,陆海滨害怕承担责任,才于2018年12月12日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我这次车祸是人为制造的(有现场照片为证),是谋杀。

    我遭车祸致十多根肋骨骨折, 胸腔积液,无钱治疗生命垂危,又遇黑交警孔建宏故意包庇肇事司机、故悥杀人犯罪分子马维强,隐瞒事故真相,做假事故责任认定书,并串通CT报告审核医师赵秀平,做假CT报告,弄虚作假,坑害病人,致使我病情加重,生命垂危。目前该交通事故案件已立案, 我希望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能查明事实真相, 严惩故意杀人犯罪分子马维强,并对本案作出公正判决,还我公道。

    我不服一、二审判决, 于2019年2月18日依法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可是没想到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故压案不移交。并于2019年5月份串通如皋市搬经镇司法所主任刘平林限制我的人生自由7天, 绐我洗脑, 想插手我的案件给我免费代理, 并想以“照顾”为名把我安排到敬老院“等死”,派人看管,变相拘禁, 我坚决拒绝了。2019年5月7日刘平林见我的女儿朱玉华, 朱玉华说, 此案已进入再审刘平林无权插手, 只有法院公正判决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再说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也无权审理此案, 应由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时刘平林凶相毕露, 大吼道“不是我们想让谁审谁就可以审的,这事由法院决定”。2919年5月9日再审开庭时, 我当庭提交了申请, 再次要求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此是移交江苏省高院审理, 法官同意了,并提酲我要先撤销2012年6月29日的遗赠协议。2019年5月11日我旧伤复发住进了如皋市人民医院, 我多次给刘平林打电话, 他不接,这就是政府对我的“照顾”。

    2019年5月28日,我向如皋市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确认我与刘秀美、黄晓峰于2012年6月29日签订的《协议书》、《见证书》无效。可是法院拒绝立案, 并于2019年6月10日安排一个姓菊的退休老同志(77岁)忽悠我劝我放弃,我明确告诉他,江安镇(原黄市镇)中心村9组2号三间三层房屋系我全额出资建成,此房也是我唯一房产, 我已在外流浪近10年,希望如皋市人民法院尽快给我立案,并作出公正判决,让我早日回家。

    原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 判决错误, 且程序违法, 适用法律错误。

    一、原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 判决错误。

    我和刘秀美系离婚和丧偶后的再婚家庭,1999年经人介绍相识,并同居。2001年2月6日我与刘秀美登记结婚,由于当初被告需要我的帮助,故我入赘到被告家,帮助其母子俩看病、还债、建房。因婚前缺乏了解,不知她有过河拆桥的恶毒之心,我和刘秀美的婚姻是买卖交易,是用工资本交换的,是骗婚行为。婚后,我才发现被告的品德败坏。婚前刘秀美是全镇出了名的特大困难户,家住三间草旺破旧老房,原黄市镇镇长黄安军就是被告的邻居,他每年都为被告在镇上弄救济(有账据可查),连前夫黄广明死后棺材钱都是其子黄晓峰在中心村8、9、10组1元、2元讨要的。2003年镇政府扩街,刘秀美提出要建房,我便拿出在学校开商店的收入约20万元和多年的工资积蓄,筹备盖房。我花了三年多时间出资在黄市镇中心村建起了三间三层楼房(每间都是4.2米宽)和一大间平顶厨房。我为家庭作出了巨大的献,其日夜操劳,体重由115斤,降至80斤左右,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可是没想到房屋建成后,刘秀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经常没事找事跟我吵架,并以婚姻的名义,敲诈我,控制我的工资本,医疗卡,且长期对我使用家庭暴力,常常将我打得头破血流,多处骨折,昏死过去, 并赶出家门,多次经派出所调解无效(有派出所调解协议为证)。刘秀美还多次串通大队书记黃桂华和法律服务所夏金成多次强迫我写“遗赠协议”、写“保证书”,毁灭我的进出院证明,每日清单及伤情照片等证据,致使我终身残废,流浪街头乞讨为生。

    2012年6月17日13时许, 刘秀美又无故欧打我致轻微伤(有派出所调解协议为证)。

    2012年6月29日, 刘秀美还串通黄市法律服务所的夏金成强迫原吿立了一份“遗赠协议”,将房子赠送给黄晓锋,并伪造了一份见证书,还捏造了黄桂芳的签名。该“遗赠协议”不是原告真实意思的表达,第一,该协议是在原告被打伤8天后,被告串通夏金成强迫原告立了此协议书,见证人黄桂芳(13962724296)纯属捏造。经调查,当时黄桂芳根本就不在场。第二,黄晓锋招在如东多年从来没有给过原、被告一分钱,从未尽过赡养父母的义务,平时还回来要点零花钱,第一部手机还是原告给他买的,连手机费也打电话向原告要。2005年黄晓峰在如东肝炎发作后,其妻周小培想打胎,原告不惜代价带他到南通协和医院治疗。第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之规定:下列民事行为无效:(三)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四)恶意串通, 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七)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无效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三)、(四)、(七)款之规定,该“遗赠协议”应属无效协议。

    可是没想到一、二审法院无视我真实有效的证据,故意釆纳被告的伪证《遗赠协议》(该遗赠协议不是我真实意思表示),庭审中不让我讲话发言,对我有利的言词不写,徇私舞弊、弄虚作假、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只判离婚,不判房产。

    无奈,我先后五次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并分割夫妻财产、赔偿损失,可是因村支书黄桂华从中作梗欺侮外乡人,干扰司法,包庇刘秀美,法官们官官相护、暗箱操作、欺上瞒下,特别是一审法官徐洁滥用职权、徇私舞弊、枉法裁判只判离婚不判财产,其目的就是帮助被告刘秀美霸占我的全部房产、财产, 我维权又遭车祸, 双侧致十几根肋骨骨折, 胸腔积液,生活不能自理, 生命垂危, 无钱治疗。

    上述事实证明,刘秀美母子霸占我的房产是早有预谋的,原审法院未查明事实真相,驳回我的诉讼请求是错误的。

    二、一二审法院认定:“案涉房屋虽在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建,但被告之子黄晓锋也曾与原、被告共同居住生活,在2012年原、被告曾与被告之子黄晓锋达成协议,约定原、被告将在案渉房屋中所占份额赠与给黄晓锋,且建房许可证上载明户主系黄晓锋。原告虽然主张签订协议时受到胁迫签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应属无效,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是错误的。

    (一)、位于江安镇(原黄市镇)中心村9组2号三间三层房屋系我全额出资建成,与黄晓锋,没有任何关系。

    黄晓锋自1999年至2010年患肝炎病,不能工作,没有收入,全靠我养活,并出钱给他治病,连黄晓锋的农保、医保一直都是我为他缴的(村里有据可查)。

    我建房共花掉三、四十万元,三年才建成。

    当时因乡政府想扩街,老宅基地不让建房,要求我带头去填河建房,可以照顾我三间房的宅基地面积(后建的都是两间),为了配合当地干部工作, 我就带头给村委缴纳了1800元钱购买了渠边一处荒沟做宅基地(没有给发票),并花2000元钱跟人家调换了一小块地,开始填河建房,工程量很大,为了保持河水和渠水畅通,根据村委要求, 我还购买了江安镇合作村9组尤树祥处60公分口径的水泥洞25个(有尤树祥证言为证)。随后又请江安镇周群村9组周可建组织泥浆泵帮助我在小河的中下段部位冲泥建房基地,工作量较大,砌好的提水坝被冲塌多次,前后冲了10多天(有周可建证言为证)。我花了三年多时间出资在黄市镇中心村建起了三间三层楼房(每间都是4.2米宽)和一大间平顶厨房。

    2003年刘秀美的儿子黄晓锋肝炎病未愈,就招亲去如东成家(2005年8月26日补办结婚证),丢下二老不管不问, 家里还空外债。当时我和刘秀美都不愿意其招亲去女方,可是他不但不听劝说,还强行跟我借了6000彩礼钱, 家里房子漏雨不能住, 没钱修房子, 黄晓锋也不还原告的6000元借款。

    2004年9月30日我以黄晓锋的名义办理了《如皋市建房用地许可证》后[有2004年9月30日皋房证字(2004)第4832号《如皋市居民建房用地许可证》为证。],正式动工建房,2005年房屋建成后,吃结工酒时黄晓锋都没回来(因其妻子生孩子), 黄晓锋的岳父、岳母出的500元礼钱我也退还给他们了。

    2006年至2007我又出资装修门窗,并建了一大间平顶厨房, 一切材料都是我现金购买,没有向任何人借过一分钱。主体工程由该村黄小建承建,有原始合同和工人每日出勤情况记录(已向法院提交)为证。建房期间黄晓锋都没有回来看材料、出体力, 我只好花钱请中心村8组黄耀平看村料,喊匠人。楼房落成后, 我又添置了橱柜、床、家用电器等多种家庭日用品(有财产清单为证)。

    2011年9月30日黄晓锋与如东的妻子周小培(电话:15062739442)离婚,其也未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丢下8岁的女儿不管,一分钱抚养费都不给。不久我又出钱让他入赘如城镇成家,可是不到三个月又离婚了。成亲时所欠债务都是我帮他还的,如丁正武的2000元,黄文玉的5000元。长期以来黄晓锋无论是入赘如东或入赘如城镇,还是在家里,他的农保医保费用都是我在中心村为他缴纳的(有据可查)。可是没想到他还恩将仇报,多次将我打伤,致多处骨折,令我心寒, 我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将财产赠送给这种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呢?

    2012年8月6日20时许黄晓锋对我实施殴打,致我多处骨折、昏死过去(有黄小峰8月23日保证书及2012年8月29日如皋市公安局江安镇派出所调解协议书为证)。

    (二)、我的一审起诉状中明确显示:2011年4月6日刘秀美竟指使邻居黄红桃殴打我,打断了我三根肋骨,还不给我钱和医疗卡去医院治疗,我借了人家2000元钱(有肖圣英为证),在如皋市中医院治疗,当时派出所准备给我做鉴定的,没想到刘秀美串通村支书黄桂华以调解为名,毁灭了我的进、出院证明、每日清单和伤情照片(我偷偷复印了一份)等证据。在黄桂华的包庇纵容下刘秀美多次强迫我写家庭理财协议书和保证书等,保证把经济交给刘秀美统一保管。

    2011年11月刘秀美殴打我致全身多处流血,昏死过去,因工资本和医疗卡被刘秀美控制,无钱治疗,借了退休教师周可圣500元钱,在江安医院治疗(有周可圣和病友陈光祖证明为证)。无奈,我于2011年12月20日起诉致法院,要求离婚。经法院调解, 刘秀美当庭写下保证书,并承诺如若再对我发生伤害行为,就无条件同意离婚。可是回来后,刘秀美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我。

    2012年6月17日13时许,刘秀美又无故欧打我致轻微伤(有派出所调解协议为证)。

    2012年8月6日20时许,刘秀美又指使其子黄晓锋对我实施殴打,致我多处骨折、昏死过去(有黄小峰8月23日在派出所写的保证书、如皋市人民医院诊断证明及2012年8月29日如皋市公江安局江安派出所调解协议书等为证)。

    2012年10月16日我再次起诉致法院,要求离婚,并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刘秀美把《结婚证》和《居民建房用地许可证》都藏起来不给我。并串通村支书黄桂华故意刁难我,拒绝给我出具房产证明《如皋市居民建房用地许可证》,其目的就是想帮助刘秀美非法霸占我的房产。

    无奈, 我多次向时任黄市镇人大主席黄志祥和时任黄市镇党委副书记孙国才反映。后来孙国才给我出了一份合法建房的证明(有2012年11月2日时任江安镇党委协理员孙国才亲笔证明为证)。可是,没想到刘秀美又收买如皋市人民法院法官周君骗我撤诉,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我撤诉后,刘秀美还是不让我进家(有周树友证明为证), 我再次起诉至法院,可是,周君以种种借口不立案(我前两次起诉都是周君独审的,程序违法),驳夺了我的诉讼权。

    2014年9月20日下午3时许,刘秀美又对我进行殴打,致我全身多处骨折,昏死过去,我报警后,派出所立即联系120将我接到如皋市胜利医院抢救,经检查发现病情严重,需要转到大医院,立即做手术。9月22日胜利医院联系如皋市中医院,然后120将我接到中医院治疗,经派出所多次做工作,刘秀美拒绝去医院护理我。

    以上事实,有如皋市胜利医院病历、如皋市中医院病历等为证,且经代理人朱玉华调查、取证,刘秀美对欧打我的事实,供认不讳,并扬言其目的就是要打死我(有录音为证)。”

    2015年6月18日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作出(2015)皋刑初字笫0013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刘秀美有期徒刑一年,并赔偿我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等损失17150元,可是,刘秀美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至今未赔偿我分文。在刘秀美服刑期间,我再次起诉离婚,刘秀美又串通法官、狱警及我的代理人吉文刚(已死亡),坑害我,庭审中狱警多次指使法官按2012年6月29日刘秀美与其子黃晓峰和夏金成恶意串通违背我的意愿签订的协议书判决。法官不敢这样判,因为法官明白该协议是无效的。但是法官想调解,按三分三分配,我不同意。因为此房是在黄晓峰招亲去如东后,我个人出资建成的,与黄晓峰没有任何关系,其不应该有分额,我担心判决不公正,所以撤诉了。

    上述铁的事实均可证明我与刘秀美夫妻感情早已破裂,无法再共同生活,已无和好可能,且我已经五次起诉要求离婚。而一审法院称我“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是错误的,与事实不符,我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都是经法庭多次质证过的老证据,原件在法院,都是铁的事实,无需质证。

    综上所述:刘秀美是造成离婚后果的过错方,在财产分割方面应考虑少分或不分。

    请求上级领导为民作主,查明事实真相,依法追究陆海滨等违法违纪滥用职权、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法律责任, 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清除司法队伍中的害群之马, 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并督促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本案作出公正判决,还我公道。谢谢!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