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谁在充当江西余江区平定乡村霸吴建庆的保护伞

[社会] 时间:2019-06-27 18:5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谁在充当江西余江区平定乡村霸吴建庆的保护伞

    正直中央、省、市、区四部委联合下发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告之际,我们广大村民本次才敢大胆地举报揭发村霸吴建庆手握全村大权二十余年之久所作所为的一切黑恶腐败事实。

    关于吴建庆霸到村主任后利用黑恶势力违法乱纪的举报,村民举报一年多,杳无音讯,毫无结果。

    吴建庆霸到村主任十八年,不是积极带领村民发家致富,而是利用手中特权,利用一大家族黑恶势力报复欺压村民,吴建庆霸到村主任十八年,没有为本村做一件事情,从不召开村民大会,都是他一手遮天绞尽脑汁为自己捞钱,他是如何霸住村主任,又是如果利用黑恶势力欺负村民,请看下面事实。

    一、2002年村级换届选举唱票快结束时,吴建庆明知自己已落选,他便指使堂弟吴爱庆将事先准备好请来社会闲杂人员和一大家族30多人冲进唱票室摸掉正字,撕票没唱完的选票,造成选举无效!没受到任何处罚,村主任霸住了。    

    二、事后,吴建庆指使胞弟吴明庆,堂哥吴富庆带领十多人到邵家村小组李下基村小组,不准没投吴建庆选票的村民在石头岭上晒谷,说石头岭是我们渡头村小组的,并将刘根宝的四、五百斤稻谷倒进石堀里。

    三、2005年,村支部换届村,他拉住十几个党员不准他们参加支部换届会议,导致支部换不了届,后由区组织部长方农下令至平定乡党委书记,石艾村支部才换了届。

    四、2005年村级换届时,吴建庆明知自己无法当选村主任,吴建庆却胆大包天,用大铁锁将村委会大门锁上,直接不准选举委员会成员召开换届会议,造成石艾村无法换届,村主任又霸住了。

    五、吴建庆为了能再次霸住村主任,想方设法拉关系,请领导钓鱼吃饭,花费895O元钱放村委会报账。

    六、村委会渡头村小组都是他个人的,他能一手遮天,由他说了算,村民无权选出本小组干部,十八年都是由他直接指定村小组干部。

    七、2005年5月份,乡党委派出六位乡干部到渡头村召开村民大会选举产生的村民小组长吴百普,只因举报过吴建庆的违法乱纪事实,却遭到了吴建庆致命的打击报复,完全被他剥夺了人格尊严,他竟敢拉了一大车石头堵在我家大门口,不准我全家人进出。后由组织部长方农下令才将石头搬走。

    八、2005年、2008年、2011年村级换届,作为一名村民小组长无权参加村级换届选举会议,全家人也被他剥夺了选举权,就连子孙当兵也无权参加体检。

    九、2010年发大水,我整个猪场全军覆没,直接经济损失达三十多万元。我作为一名村民小组长也无权参加分救灾物资,由吴建庆直接发放,我连一两米、一瓶水、一分钱救灾款也没有给,2012年小组长也被吴建庆暗中撤掉,七年的小组长工资至今也不给。

    十、中央明文规定,凡是国家干部都不能到本村占一寸土地,吴师庆两个儿子都是人民教师。全家人都是商品粮,而吴建庆有特权,2008年,直接指定本小组已分上户的荒地,和没有分上户的山林约20余亩给堂兄吴师庆建牛栏占地盘,其中有一亩多是口粮田,直接毁坏森林近五亩,大小树木上千根,本小组的电杆5根直接挖去自用。所有大小树由他一大家族拉去变为己有,根本不需要通过小组干部批准同意。

    十一、吴建庆霸住村主任期间,凡是上级拨下的水利工程建设,都由吴建庆承包。例:所有水沟,渡头村小型水库新塘,渡头村的水桥、五四水库、各村小组村道硬化都是由他承包。

    十二、吴建庆买了一辆大车,只要是叫他拉石头,拉沙硪石的人,什么良田都可以建房,不叫他拉石头,沙硪石的村民就要停建,作为一名村民小组长,村民建房却无权批准签名,由吴建庆一手遮天,直接批准建房,例:吴富庆、吴冬庆、吴珍山、吴鲁庆、吴爱庆、吴建雨、吴春民、吴小民、吴师庆等十几户村民建房30多亩良田都不需村民小组长签名批准。

    十三、吴建庆以特权为自己的胞弟及父母六人办低保强行乡干部为给他摸正字,撕选票的一大家族十几户办低保。

    十四、吴建庆自己利用良田建房约三百多平方,不需向土管所上交一分钱,而村民用自己的口粮田建房要向乡政府、土管所上交五、六仟元,真是权大如法呀?

    十五、石艾村的五四水库属于小二型水库,中央明文规定,任何人都不能承包,必须实行人放天养的原则,可吴建庆是村主任,他却强行硬要承包五四水库,这不明明是霸吗?

    十六、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国家的精准扶贫与社会低保是吴建庆用来做人情,拉关系,拉选票的工具,不是以贫困户为主,而是关门造册,搞人情关系,在建档立卡贫困户精准扶贫登记证上代贫困户签名,代贫困户按手印。例:渡头村小组村民吴百进自2014年就已纳入精准扶贫户,可在14年、15年未得到一分钱扶贫款,逢年过节也无人走访过,也没得到一点物资和一分钱,16年、17年都是村干部代签名、代按手印,给多少拿多少。

    十七、村干部艾长财为胞弟,不是低保户,也不是精准扶贫户,为胞弟强行乡干部办房屋改造14500元。

    十八、李下基村小组村民江初福、江初中、刘发有、刘根宝、李大林等十几户村民以危房改造套取国家资金每户3500元归于已有。

    十九、邵家村小组村民:邵武寿、邵金寿、邵银秀、邵来寿等十几户村民以危房改造每户350O元,因为他们几个是小组干部,他们自己拿500元,村小组拿3000元,其余几户都归于己有。

    二十、邵发富现是村干部,吴建庆为他办了11500元的房屋改造。

    二十一、渡头村小组村民吴福庆、吴分明、吴百有、吴军庆等十多户村民每户3500元危房改造归于己有,其实他们都不是危房,是吴建庆用来拉关系,拉选票的手段。

    二十二、2006年7月,我和乡副书记潘富生刚吃完中午饭在平定街上碰到吴建庆,吴建庆叫我不要走,我问他什么事,他说我叫了他拉混合料为小组修路没给钱,我说:事先我们说好,等原小组干部付了移交后再给钱,吴建庆说,不管那么多,我就是找你要钱,不给钱我就要你的命。我们就此发生了口角,潘书记和两个乡干部劝说不听,吴建庆就跑进酒店拿了两把菜刀将我杀来,潘书记和两个乡干部怕杀到我,就将我推到乡政府大楼,吴建庆看我在乡政府大楼,就打手机叫吴爱庆从鹰潭叫来十多个社会闲杂人员,个个手拿尖刀杀进乡政府,吴建庆明知在乡政府杀不到我,就带领大队人马杀到我家,幸好我家没有人在家而没有杀到人,后由派出所处理,将吴建庆拘留7天。

    二十三、2006年,吴建庆的外甥在平定中学读书,星期天下午要回校自修,在平定汪家桥被几个少年抢走了伙食费十几元钱,就没有回校,回家后喝农药死了,吴建庆又叫吴爱庆请来社会闲杂人员和一大家族四、五十人威胁平定中学,导致平定中学三天没上课,要平定中学赔五万元钱。

    二十四、2017年,正直全县搞新农村建设,吴建庆直接指定吴爱庆为渡头村小组理事长,从不召开村民大会通过,在村民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在四个理事一无所知情况下,吴爱庆擅自将渡头村小组上百万元的村道硬化,以每立方65元的加工费承包给刘海,刘海拿60元一立方,吴爱庆私下拿5元一立方,总工程是4000多立方,吴爱庆就可以从中拿到二万多元好处。事后被村民发现,村民提出要召开村民大会投标后才能动工,吴爱庆不但不听,便请来十多个社会闲杂人员,并亲自家家户户去喊,如果有人敢阻拦,就叫谁去吃水,事后乡干部说,此合同无效,才平息了此事件。

    二十五、事过一个多月,吴爱庆又将道路硬化将矛盾纠纷一起承包给万某两人,以460元钱一立方包材包料以国家标准包质包量完成,如果是由县定点从西坂拉来硪石、沙是一千元钱一车,谁知他们从麻杨地里挖来混合料是l2O钱一车,因为拉来的混合料根本就不能打水泥路,泥沙大多,配比不均,渡头村民为了切身利益,就出面监督,阻拦不能施工,就将混合料用袋子装到区政府找农工部潘部长反映情况,潘部长看了混合料和视频后,打电话叫乡党委书记徐国明叫他到现场看是否属实,如果是事实,叫他们立即停工,后,我们又去找余首开书记反映,余书记看了混合料和视频后,打电话给徐国明,叫他亲自到现场看,如果是实,立即停工,将合同废此,事后吴爱庆叫杨辉华从县城请来三十多个社会闲杂人员强行施工,并将吴国斌的小货车打拦挡风玻璃,渡头村民看得不服,就直接出面干涉等乡书记来作决定再动工,徐书记没请来。

    二十六、10月3日,杨辉华又从县城请来了六十多个社会闲杂人员摆势强行施工,上午没有动工,在平定吃中午饭后,吴建庆大骂他们无能,花钱叫你们来是吃饭的吗?不准打路,就不准打人吗?他们六十多人得到村主任的支持,下午3点钟,几个社会闲杂人员叫吴国斌过去商量赔车的事,吴国斌一过去,他们四、五个人就将吴国斌按倒在地大打出手,“有视频为凭”,晚上还说吴国斌打伤了他们的人,做出伪伤残将吴国斌判了五个月刑,因杨辉华的伯父是杨勇玉,所以派出所说杨辉华叫朋友来劝架,杨辉华跟此事件毫无关系,他凭什么权利请来六十多个社会闲杂人员,事后,道路硬化被他们强行施工,从中捞取黑心钱就高达40多万元,道路完工后,200米的路段就断裂了十处。

    二十七、2018年3月2 6日。我们将平定乡干部篡改选举法,勾结投机分子权钱交易的事实举报到余江区两委办和市两委办。3月27日,吴建庆又指使吴爱庆到刘垦艾家请来了个社会闲杂人员(艾接大、艾年义、艾平义)等3人,他们四人都是多次坐牢的社会混混,下午3点钟,吴爱庆亲自带领他们3人来到我家养猪场,吴爱庆说就是这养猪场就走开了,为了打击报复而威胁。打拦铁门,擅闯民宅,破坏财产,侵犯人权,手拿角铁、木棍,想打到吴百普,因为他们三人和我们互不相认,所以打错了人,将吴百普的儿子吴发胜打倒在地不能动弹,他们三人以为打死了人,所以赶快逃跑,吴发胜被打得多处出血,背部约十公分被角铁打裂口,住院一个多月,药费8000多元,至今未处理。

    二十八、因鹰潭市扩建,需修一条余贵信大道,要经我们村小组路过,需迁一部分祖坟,我们村民是欢迎的,没有意见,可村霸吴建庆、吴爱庆一手遮天,不需召开村民大会讨论通过,不说出事情真相,在村民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由他们直接承包。

    二十九、村民提出要公布迁坟真相,上级拨了多少钱一主,没圈的坟多少钱一主,圈了的坟多少钱一主,修墓地上级拨了多少钱,公开事实真相,打水泥路上级拨了多少钱,村民不同意吴建庆承包,要求自家祖坟自家迁,吴建庆就是要垄断农村资源,侵吞农村经济,一手遮天,强行带领乡、村干部五、六十人挖掉十三主祖坟。

    举报人:吴百普,吴百春,吴春秦,吴百进,吴百年,吴志华,邵德魁,邵武寿,吴百碟,吴国华

    2019年6月24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