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山西省扫黑除恶钉子户

[社会] 时间:2019-06-27 18:4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敦促山西省忻州市公安局长杨梅喜投案自首

    经过记者半年深入调查,长期横行在山西省忻州市境内,以付伟、罗春林、傅小军、曹喜年、罗心田为首的特大黑恶团伙的犯罪事实,现已基本查清。他们的保护伞、伞中伞情况,也逐渐清晰。该黑社会团伙可能是自1949年建国以来,发生在山西省,性质最恶劣,危害最严重的特大黑社会案件。该团伙及其保护伞的恶行,严重地损害了党的形象,破坏了基层政府执政能力。

    在习主席和党中央部署下,全国“扫黑除恶”“打伞破网”行动搞得轰轰烈烈。但是,该股黑恶势力却安然无恙。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就是忻州市公安局长杨梅喜拼死保护着该黑恶团伙。“扫黑除恶”以来,该团伙受害人的举报信,上级部门大多转给了忻州市公安局。而忻州市公安局长杨梅喜恰恰是该黑恶团伙的“铁杆”保护伞。杨梅喜把所有的举报材料都压了下来,不仅不去调查抓捕黑恶团伙,反而不断骚扰打压举报人,制作一些欺骗上级组织的所谓“笔录”,一再蒙混过关。

    忻州市原公安局副局长张命槐,在十五年前就开始给该黑恶团伙充当保护伞。2011年杨梅喜任忻州市公安局长。由张命槐“牵线”,杨梅喜迅速与该黑恶团伙勾结。张命槐退休后,直接加入了该黑恶团伙,黑心钱多到愁的花不完,愁出病来,2015年自己把自己病死了。张命槐死后,人们帮他老婆整理遗产,发现张命槐的遗产高达两亿多元。这些钱大多来自该黑恶团伙的“进贡”。现局长杨梅喜比原副局长张命槐更贪婪,所以他誓死保护该黑恶团伙。否则,他就会被双规逮捕。多年来,杨梅喜和张命槐,勾结该黑社会团伙疯狂敛财。原平、宁武等地公安机关的领导心知肚明。于是,他们也觉得不贪白不贪,纷纷充当该黑恶团伙的保护伞,导致忻州、原平、宁武各级公安机关,警风警纪遭到严重破坏。比如,黑老大罗心田2011年后半年出狱后,分工做了调整。他每月支取五万元,每天到原平公安局去“上班”,工作内容就是请警察们吃喝玩乐,有时还通过警察们帮助放高利贷,腐蚀公安干警。

    杨梅喜,你可曾听到被黑社会残害的百姓在呻吟?你可曾听到被黑社会逼迫而流离失所、饥寒交迫的百姓在呐喊?你可曾听到愤怒的百姓在怒吼?

    杨梅喜,你对抗党中央和习主席的扫黑除恶决策。你欺骗组织,抵制调查。你对不起党对你的培养,对不起忻州人民对你的重托。现在,我们敦促你立即投案自首,并积极举报伞中伞。立功赎罪,争取宽大处理。

    饱受付伟、罗春林、傅小军、曹喜年、罗心田为首的特大黑社会团伙荼毒的忻州人民,已经铁了心,一定要打掉这个黑恶团伙及其保护伞!

    杨梅喜,目前,投案自首已是你的唯一出路。你看,人家云南原省委书记秦光荣,还有刘士余、艾文礼、张越这些省部级干部,都投案自首了。你想想你算个什么东西?

    附件:

    《付伟、罗春林、傅小军、罗心田、曹喜年黑恶团伙部分犯罪事实》

    全国“扫黑除恶”“打伞破网”行动搞得轰轰烈烈。黑恶势力和保护伞们纷纷抱头鼠窜,全国人民欢欣鼓舞。但是,横行在山西省忻州市境内以付伟、罗春林、傅小军、罗心田、曹喜年为首的黑社会团伙,却安然无恙。深受其害的当地百姓,仍然生活在恐惧之中,有冤没处伸。该团伙是大家公认的,忻州市最大最凶残的黑社会团伙,这在当地路人皆知。

    早年,付伟把手臂纹了身,在公交车上当扒手。后来,还干过“围和(hu)”,就是开设赌局抽钱,在赌场放高利贷。

    据说罗春林早年是个“业余婊子”“破鞋”,不过由于缺乏证据,我们不予采信。这里我们只披露有证据的事实。

    付伟和罗春林勾搭在一起后,于1996年,假装和别人合伙,在原平市(县级市)段家堡乡开铝矾土加工厂。铝矾土加工厂建成后,这对狗男女排挤走了合伙人,诈骗了合伙人的资产,至今没有归还给合伙人。有了段家堡铝矾土加工厂这个基地,付伟、罗春林开始了他们的黑恶生涯。2000年后,二人从宁武县薛家洼乡(紧邻原平段家堡乡)骗取了约0.6平方公里的一块煤田,但是煤炭资源费,直到几年后,开采期限到期,他们都没有上缴,纯属诈骗。2008年前后,他们拿这0.6平方公里煤田,通过忻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命槐运作,以煤炭整合为由,勾结同煤集团忻州公司贪官和忻州市委秘书长(原平籍人)、山西省公安厅原副厅长苏浩,及国土资源部门贪官,骗取了约17平方公里煤田。也就是现在的所谓安顺煤矿。但是,安顺煤矿一直没有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和《生产经营许可证》。百度关键词“付某犯挪用资金罪一审判决书”,中国裁判文书网里,安顺煤矿董事长傅小军的供词显示,该矿没有上述两证,不许生产销售煤炭。事实上该团伙在原平段家堡乡和宁武县薛家洼乡境内,十几年来,一直私挖乱采。据当地村民计算,该团伙私挖乱采,非法获利起码在二十亿元人民币以上。

    即便能取得《许可证》,国家也只批准了该矿“洞采”,不许露天开采。但是他们一直在露天开采。何况无证。

    2006年春,该团伙到宁武县薛家洼乡宋家沟村私挖乱采,破坏了村民聂栓九家的树林。聂栓九夫妻前去制止。结果,黑老大之一曹喜年,带领二十多名打手,手持洋镐把,冲进村,对聂栓九夫妻进行毒打。聂栓九夫妻跑到宁武公安局和忻州公安局报警,由于当时忻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命槐和宁武县公安局局长王三(绰号)的保护,公安局不予立案,根本没人管。

    2008年夏天,黑老大之一罗心田,带着打手到薛家洼乡赵家沟村私挖乱采。由于破坏了农田和水利设施,村民出来阻拦。罗心田指挥打手们,用洋镐把,对赵家沟村村民进行疯狂毒打。其中村民刘晓宏、曹交花、冯正菊、池全民、池根玉的母亲,五人被打的伤势较重。村民报警和举报。由于黑社会保护伞的保护,事情根本没人理睬。村民们害怕该黑社会团伙继续进村打人,害怕被打死,只好忍气吞声。事后,村民池全民和池根玉的母亲,受伤外加悲痛,一病不起,不久就都死了。村民们感叹,现在的世道,没天理,还不如过去的国民党,甚至还不如当年的侵华日军!

    2008年初,该黑社会团伙在薛家洼乡宋家沟村,盗窃煤炭资源,破坏农田水利设施。由于该团伙是露天盗采,宋家沟村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空气中弥漫着尘土,村民在家中都无法吃饭。村民们去阻止他们这种非法行径。于是,2008年5月27、28日,该团伙派出数十名打手,持洋镐把,冲进宋家沟村,毒打村民。村民聂栓九、史西平等多人被打伤,村长聂三猴左腿被打成骨折。

    2008年,山西省规定年产量达不到90万吨的矿井全部关闭。2008年11月份,黑老大曹喜年拿着一份年产90万吨的“露天开采许可证”,向宋家沟村委会出示。并且许可证上把0.6平方公里煤田,改成了6.6平方公里。宋家沟村委会经过几个月的调查了解,于2009年3月份最终确认,该团伙的90万吨“露天开采许可证”是伪造的,于是向上级政府举报。事情真相被戳穿后,该团伙恼羞成怒。

    2009年3月28日凌晨4点,该团伙派出七八个打手,统一带白手套,手持洋镐把,翻墙跳入宋家沟村村长聂三猴家中。进屋后,他们打烂电灯,对聂三猴夫妻进行疯狂毒打。直到他们以为聂三猴已经被打死,才扬长而去。显然,该团伙是想杀人灭口,消灭影响他们私挖乱采的阻力。村民发现后,把聂三猴夫妻送至山西省人民医院抢救。经检查,聂三猴被打成,急性开放性颅脑损伤,脑骨挫裂,颅底骨折,脑脊液鼻漏,面部肌肉裂伤,右臂裂伤,左腿骨折。其妻子被打成,右腿粉碎性骨折,多处肌肉受伤。报警后,由于宁武县公安局和忻州市公安局里黑恶保护伞的保护,至今没有一个凶手被抓,聂三猴也没有得到应有赔偿。令人吃惊的是,宁武县公安局早已私下将此案结案,却没有通知聂三猴。聂三猴夫妻二人,留下了严重后遗症。至今哭诉无门!

    罗春林是该黑社会团伙真正的幕后老大,她直接指挥付伟和傅小军。但是,一有风吹草动,她便声称自己与付伟已离婚多年,没有参与该团伙的活动。其实这个谎言一戳就破。她既然和付伟离婚了,为什么还住在一起?她既然不参与该团伙的活动,为什么该团伙的公司股份大多都到了她名下?为什么该团伙抢夺盗窃诈骗来的钱,都在她的手里?她为什么还持有制式手枪?

    罗春林有时候也会亲自出马。2013年9月,付伟和傅小军因诈骗了福清帮大佬,被抓进牢里。罗春林只好亲自上阵,把位于宋家沟村的铝矾土矿越界卖给福建人江长生(音)。江长生又分片,把矿卖给多人开采。其中有一片卖给了河南人高老汉(绰号)和刘道国。高老汉雇用原平段家堡乡东红河村的王同其(音),带领挖机队盗挖铝矾土矿。狡猾的罗春林自己没有在卖铝矾土矿合同上签字,而是让段家堡村的马仔三罗万(音)和段家堡乡将军墓村的马仔王重厚签的合同。事后,罗春林给了三罗万和王重厚每人一百万元。

    公安局的保护伞说,该团伙给过村民搬迁费,所以可以挖煤、卖铝矾土矿。说这种话的人,你对不起曾经养育你的父母,对不起曾经辛勤教育你的老师,因为你连起码的逻辑思维都没有。比如,张三给了李四一笔钱,然后张三就把王五强奸了。你却说,张三强奸王五不犯法,因为张三给过李四钱。这话能说通么?道理一样,那铝矾土矿是国家的,她罗春林没有权力出售。她那叫“强奸”国家。

    2013年,付伟和傅小军因诈骗被捕。但是诈骗款大多已被他们挥霍和转移。由于傅小军是同煤职工,他在明知违法的煤田转包合同上签过字,导致同煤集团被迫替他们还了3.75亿元诈骗款。同煤集团的贪官当初只是帮助该团伙骗取了17平方公里煤田,然后同煤集团就退出了经营,由付伟团伙“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同煤集团其实和该黑恶团伙已无利益关系。按说这事,傅小军得承担法律责任,但是他却没有承担。同煤集团白白损失了3.75亿元。3.75 亿啊!

    2015年付伟、傅小军出狱后,又开始在宁武薛家洼乡和原平段家堡乡,大肆私挖乱采。2016年9月31日上午10时,在移民事宜未解决的情况下,该团伙派出三十多名打手,冲进宋家沟村,强行把村民聂九生的住房挖倒。聂九生家里的粮食、家具全部被埋。家里储存的27000元备用养老钱,和祖传的一批银元失踪,至今也没有找到。聂九生上前理论,结果被打的头破血流。聂九生报警后,薛家洼派出所警察来看了看,没说什么就走了。这些派出所警察知道该黑恶团伙在县、市公安局,甚至省公安厅,都有保护伞,他们也无可奈何。聂九生的儿子和女儿闻讯赶了回来。结果,他儿子被黑社会打手当场打的昏死过去。他女儿被黑社会打手用脚踩在头上,打的血流满地。聂九生上去保护孩子,结果又遭毒打,左腿被打成骨折,倒地不能动弹。接着,村民赶紧把聂九生等送到医院。直到晚上九点多,派出所才派人去医院做了个笔录,就走了,从此再无音讯。聂九生家房子没有了,一家人无家可归,大冬天流落街头。聂九生逐级举报。但是,案子最后都被忻州市公安局长杨梅喜压了下来。聂九生一家,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由于该黑恶团伙采煤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和《生产经营许可证》,后来该团伙又以帮助农村改善生态环境为由,取名叫“五年复垦,七年复耕”,私挖乱采。2019年4月,该团伙所谓“七年复耕”已经到期。赵家沟村村民回村一看,农田土地被挖煤挖的沟壑纵横,满目疮痍。别说复垦复耕,地上就连一颗草都不长了。于是村民们禁止该团伙继续挖煤破坏生态,并且在山上盖了房子,派村民看守。4月27日晚上,该团伙不顾全国“扫黑除恶”的强劲态势,派出二三十名打手,上山把村民看守住的房屋,和房屋里的生活用品,全部砸烂。强行继续挖煤并运煤下山。这事是黑老大傅小军指挥的。幕后保护伞就是忻州市公安局长杨梅喜。

    付伟、罗春林、傅小军、罗心田、曹喜年黑恶团伙罪恶累累,罄竹难书。他们不仅残害百姓,盗窃煤炭资源和铝矾土矿,还非法持枪,私自埋藏遇难矿工遗体。在明知下面有人的情况下倾倒土渣活埋村民。

    他们通过打压或行贿,控制地方政府。忻州、原平、宁武各级政府的许多部门,已经被该黑社会团伙控制。这些政府部门,对该黑社会团伙言听计从。比如,被他们打伤的村民住院后,该团伙为了销毁证据,就让当地政府出面“协调”,把病历等证据交出销毁,恐吓受害人不许举报。被毁房遭毒打的聂九生一家,就是由薛家洼乡政府出面“协调”,给了聂九生一点医疗费,逼聂九生一家交出病历。面对这些明摆着的刑事案件,公检法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杨梅喜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该团伙还带着领导干部出境赌博,比如2009年3月付伟和罗春林就带着时任忻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命槐去澳门赌博。该黑恶团伙对当地党委和政府的严重腐蚀,败坏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声誉,影响极其恶劣!

    其它具体案例,在此就不一 一详细罗列了。

    杨梅喜,你是付伟、罗春林、傅小军、罗心田、曹喜年黑恶团伙最关键的保护伞,这是宁武、原平、忻州公安局内部很多干警把你揭露出来的。你恶贯满盈,死有余辜。忻州人民敦促你立即投案自首!

    实名口述人联系方式:

    聂某生18835096046

    聂某云15535005461

    傅先生18935033492

    口述人只对自己叙述的部分承担法律责任。

    调查执笔人:赵先生

    声明:举报人不再接受忻州、原平、宁武三地任何部门的调查问话。


    2019年6月23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