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峄城坛山派出所所长周广振及下属徇私舞弊、包庇犯罪、制造冤案充当保护伞

[社会] 时间:2019-06-27 18:3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举报人:郑士涛,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人(370404196801150518).我妻子刘士玲 (370404196901030724)鑫缘家电老板,因她做生意讲诚信,生意做得很红火,引起了个别同行人的羡慕,嫉妒恨,2018年5月15日晚上8点30分左右,在鑫缘家电门口,被一个做同行生意的叫张鹏的无辜打伤,胸部左侧第4、5肋骨骨折,后经枣庄市公安局峄城公安分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损伤程度属于人体轻伤二级,已构成刑事案件,他打伤的还是一位身无招架的妇女同志。因张鹏在公、检、法、司有着庞大的关系网,他儿子张强就在公安部门上班,至今张鹏逍遥法外。
  事件发生至今已有一年有余,因坛山派出所办案人员王建波,指导员姚纯洁办案不公、徇私舞弊,把受害人案发当晚向办案人员王建波提供的唯一两处,能够证明张鹏打刘士玲过程的监控视频(此两处监控都是公安派出所所安装的)完全销毁和用他们手中的特有职权,采用技术手段剪辑掉打人时间段内的关键画面,篡改了原有的真实的调解档案内容,销毁现有的证据,不择手段,弄虚作假,为隐瞒事实真相,派出所办案人员调用离案发现场最远且有很多遮挡物得一个监控视频,充当那处被派出所完全销毁的监控视频,由于办案人员的弄虚作假,欺骗误导,提供了一套虚假的、不真实的材料,给上级领导部门审查,致使上级领导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他们竟敢“关门造车,看图说话”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把一个直接被打成轻伤二级的受害者,编造成与本案不相关的劝架人。所以我恳求有责任、敢担当、有正义感的各级领导、网友及社会媒体伸出援手,匡扶正义,维护法律尊严,还我妻子及家庭一个公道!
  事实与过程如下:
  2018年5 月15日晚上8点30分左右,张鹏突然来到我家电门口破口大骂,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妻子刘士玲在店内听到张鹏在门口提着我郑士涛的名在骂,随后出来问张鹏骂什么的?我妻子刘士玲话音没落,他便朝我妻子头部猛打过去,边打边在骂,非弄死我郑士涛不行,打完我妻子后,又想来打我,我就用我手中的电扇杆进行自卫还击,因那时我正在安装工业扇。过会我邻居才出来拉架,并把张鹏推走.
  随后我打了两次110报警,大概20分钟后,峄城坛山派出所的人员才来到现场,询问一翻后,先把我妻子刘士玲和张鹏一同带走了。我收拾完店外的东西,随后关门我也去了派出所,我刚走进坛山派出所门内,就看到办案人员王健波正在接听一个电话,对方在问王健波,有没有一个叫张鹏的,因打架被带进派出所了,王健波回答对方说,有,是南门口叫张鹏的....好好,我会办好的。听后我就觉得有些不妙。
  当晚经坛山派出所问讯并记录好口供后,伤者刘士玲感到头痛的非常厉害,并头晕、心慌,左半身麻木,要求到医院检查时,王健波不让去,他恐吓说:“你没有必要到医院检查,到家休息两天就好了,如果真想去,查不出什么问题,一切费用自理。”不管我们怎么请求,王健波死活不同意我们去医院做检查,最后还是指导员姚纯洁跟王健波说了一声,才让我们去的,他让我把检查的结果明天送派出所来。由于时间太晚,已是半夜11点多,医生建议先做一个头部CT并让住院观察,当晚住进外二科。
  

  

  第二天早上,刘士玲胸部感到痛,并及时作了胸部CT。 等结果出来显示左侧4、5节肋骨骨折,2018年5月16日下午,我拿着CT及时去坛山派出所通报病情,坛山派出所的门卫不让进,用电话联系了王健波,当时王健波用电话回复我说:“不要再来派出所了,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案子已办结了,你来找也没有用,有事到法院去告吧。”我对他说病人还在医院,案子就办完啦!你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不管我怎么跟他讲,他也没让我进派出所,我只能无奈的拿着医院的CT回到医院,我到医院后,王健波带着2名民警也赶到了人民医院,到护士站看完结果后,又离开了峄城人民医院。
  因案发当晚,2018年5月15日在坛山派出所记笔录时,我向峄城坛山派出所办案人员王健波提出,现场有两处视频监控(都是公安为了治安安装的),能证明张鹏打刘士玲的经过。(后来才知道,坛山派出所的办案人员,竟然在两个视频上做了手脚). 直到2018年9月30日下午,姚指导员才跟我两口子解释说,视频画面的缺失,不是人为的,是电脑出了故障。
  一处是:安装在峄城南门口清真寺西、区民政服务大厅门前一棵电线杆上的,离案发现场不足15米,就在鑫缘家电门西旁。(此监控被办案人员利用技术手段剪辑的最关键的时间段内打人的画面20:34:5-9秒间)
  

  另一处是:安装在鑫缘家电门东旁一棵树上的,是派出所为监控清真寺安全而安的,离案发现场不足10米,事发后,我曾问过清真寺的主要领导人,他证实此监控是派出所安装的,并能正常使用,最近他去派出所看过,很清晰。2018年9月30日下午发现被坛山派出所办案人员销毁。
  

  2018年5月17日,我再次来到坛山派出所,找到办案人员王健波问案情时,王健波很理直气壮的对我说,怎么处理?你看一下现场视频都是你在打人,当时我看出了视频画面有问题,并记下了几个关键时间点:

  (1)2018年5月15日,张鹏在他自己门口骂人的时间是20: 33: 43秒;
  (2)从他门口开始来鑫缘家电的时间是: 20: 33: 51秒;
  (3)张鹏到达鑫缘家电门口的时间是: 20: 34: 04秒;
  (4)张鹏妻子赶到鑫缘家电门口的时间是: 20: 34: 11秒;
  (5)隔壁手机店老板出来拉架的时间是: 20: 34: 20秒;
  (6)张鹏行凶打人的时间是: 20: 34: 5-9秒间(此画面被剪辑掉);
  (7)张鹏行凶打人全过程用时是35秒钟。
  当我看完被剪辑的视频监控画面后,我非常激动,当时质问王健波,为什么把打人的视频画面剪辑掉?王健波态度很强势,说剪辑那一段是办案的需要,你无权质问。随后我要求看另一处现场视频监控时,王健波说你无权提出看另一处视频内容的要求。我当时就说, 你不给我看,就表明你有鬼,不给看你就有鬼,他最终也没有给我看。后期我把此事反映给了上级各个部门,他们都无视这种行为存在。
  (2018年7月2日)经枣庄市公安局峄城分局刑事科技术鉴定为人体轻伤二级。后我多次找到指导员姚纯洁问此事该怎么处理,每次他总是说此伤情属一般轻伤,构不成刑罚,我局领导批示只能做一般性调解处理。我多次向姚指导员提出能不能看一下另一处的现场视频监控,他不同意,并非常生气,非常激动说:“你郑士涛无权质问我们办案人员,视频资料是保密的,你不能想看就看,郑士涛你不听我的话,我局一旦作个决定,你就吃亏,后悔都来不及,让你告状无门,无处申诉,让你谁都告不着,不信你就试试看。”
  2018年6月8日下午2点30分左右,在派出所进行了一次调解,在调解过程中,张鹏说出了打刘士玲头部的事实,他还自以为是的说,我打了又能怎么样,反正视频画面上没看到,肋骨断了,更没有看到是我打的,你又能找谁?他非常猖狂,说完张鹏起身就走了,在场的指导员和调解律师都拿他无奈,最后闹得不欢而散,张鹏在派出所都那么说,他仗着谁的势力?他都承认他打了刘士玲,派出所为什么不对他进行控制?还让他逍遥的走出派出所。
  后来我到枣庄市公安局信访科反映以上情况,也没有得到好的回复。后来就用书信的方式给市局宋丙干局长反映了实际情况,并在局长接访日接访了我,他们让我回家等,我在家等了一个月也没有什么信息。随后我又回到市局询问是什么情况,他们的回复是:“你说的那两处视频我们都看到了,没发现张鹏打你妻子的画面,笔录上也没有张鹏在调解过程中承认打你妻子的内容。”当时我感觉坛山派出所提供的视频一定有鬼,但当时无法证实.
  2018年9月30日下午从市局回来后,为了解开另一处视频监控的迷团,决定和我妻子刘士玲到峄城公安分局找主要领导人问一下,要求看一看坛山派出所提供给上级领导审查的是哪两处视频。到峄城分局找到局党委书记说明我的请求,当时书记就给坛山派出所的指导打通了电话,要求指导员给我们看一下另一处现场视频,并批评他们说:“人家要求看视频内容快半年了,为什么不给人家看,人家有知情权,你今天必须放给人家看。”对方电话内说:“郑士涛要求看的那个视频没有了,有也看不清。”“弄哪去啦?看不清也得给人家看,他们两个人马上就到派出所,尽快放给他们看。”
  到派出所等了快一个小时,才看到所谓的另一处视频,果然有鬼,确实不是我提供的那一处现场视频,而是离案发现场很远的一个视频画面。那根本不是我提供的,我现在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拒绝我看另一处视频监控了。坛山派出所有办案人员欺骗、隐瞒了上级领导。当时我很激动,我说:“你们知法犯法,利用你们手中的职权为非作歹,欺压我们这些手中无权无势的弱势老百姓,我要告你们。”
  

  随后一个月里,我们又找到坛山派出所的所长周广振反映情况,他总是在说,你们再等等,我得向我们的老婆婆(峄城公安分局)反映一下再说,我不能不听我们老婆婆的,老婆婆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不听老婆婆的能行吗?这一个月的辛酸事我不再说啦。
  2018年10月30日坛山派出所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给我们下达了不予立案的通知书。我们不服峄城坛山派出所的决定,随后上诉到峄城区公安分局、枣庄市市公安局、峄城区检察院(在峄城检察院整整等了5个月),最后都给了不予立案的结果。到峄城区纪委反映情况,他们的回复是:我们纪委的职责是只负责查除办案人员在办案过程中有没有吃、喝、拿卡的现象,别的事我们不管。到法院起诉,法院看完轻伤鉴定文书后,以轻伤已构成刑事案件,只能由检察院提起公诉,不能自诉为由,拒绝了我们的诉讼请求。后期我又在网上平台投诉到国家信访局、国家中纪委、山东省公安厅的网站,因他们都是把内容反馈到当地再由当地这些原班人马进行再处理,那能给我们有什么好结果?我们真是走投无路了。
  在国家领导扫黑除恶,苍蝇蚊子一起打的这么廉洁严明的国情下,他们竟然还敢这么为非作歹,不作为乱作为,徇私枉法,包庇犯罪,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我妻子也因此精神上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整个家庭也沉浸在痛恨之中。难道我妻子真的就像姚纯洁指导员说的那样,无处申诉、无处申冤、告状无门吗?我相信我们的国家及政府还是强盛伟大,大义凛然的,我相信我们全社会人员还是大公无私、刚正不阿的,我恳请各位敢担当、有责任、有正义感的上级领导、网友和媒体们伸出援手,捍卫法律的尊严,还我们一个清正廉洁充满正能量的社会,还我妻子和家庭一个公道!
  此致
  敬礼
  举报人:郑士涛 刘士玲
  电话:15866210527
  2019年6月22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