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为何说“两票制”是饮鸩止渴,保护了垄断?

[社会] 时间:2019-06-27 17:3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当前,“药价虚高、回扣泛滥、廉价药短缺、医患冲突、医保穿底”等一系列问题愈演愈烈,有关部门认为这是“药品流通环节过多、层层加价”所致,于2016年酝酿、次年2月全面推行公立医院药品“两票制”,试图通过压缩流通环节达到降低虚高药价、打击回扣的目的。

    从实施结果研判,虚高的药价并没有因流通环节减少而降低,自2017年“两票制”实施以来,公立医院药品回扣丑闻频被揭露:2018年5月天津三甲医院药品回扣6人被处理;2018年11月深圳宝安多家医院头孢克肟颗粒等5种药涉回扣;2019年4月湖南常德多家三甲医院、卫生院收受回扣;2019年5月海南万宁和乐中心卫生院医生举报该院很多医生收回扣,卫生院管理层视而不见……

    事实上,上举为公开报道曝光,仅为冰山一角。“两票制”以来,公立医院药价虚高问题依旧,药价平均虚高程度仍达5倍,畅销临床品种则虚高10倍乃至百倍,虚高药价下回扣大行其道、过度药用、滥用药,公立医疗机构药品费用依旧在高速奔跑,由“两票制”前2016年的1.15万亿元增至2018年的1.32万亿元,增幅达13.9%,增速超同期GDP。

    “两票制”后药价虚高与回扣乱象非但没有解决反进一步蔓延,这是由于我们错误地认为“流通环节过多”导致了药价虚高。实际上,全国公立医院药价都是通过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确定(中标价),无论中间经过多少“票”,最终一环的医院采购价必须为中标价,说“流通环节过多”导致了药价虚高,完全是栽赃嫁祸、推卸责任的弥天大谎!

    “他们”为何要撒谎呢?导致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的真实原因又是什么呢?下面先说一下真实的原因:

    事实上,唯一决定药品在医院的采购与销售(零差率,平进平出)价格的是省级集中招标采购(包括各地所谓带量采购、限价挂网、阳光采购、GPO、药交所等)确认的中标价(或称挂网价、采购限价等),是“集中招采定价”与“零差率”这两项药价管控政策(下称“两项政策”)导致了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等一系列严重问题:

    1,集中招标采购是以“集中采购”之名行“行政定价”之实,一招即定价,定价管数年,在采购价被招标事先确定的政策下,药企在向医疗机构销售药品时必然无法通过公开竞价开展竞争,从而倒逼地下交易(回扣)的竞争成为提升销量的唯一办法。

    2,在集中招采定价的同时,零差率的实行也使得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价格越高、地下获利越多。零差率即医院药品以中标价平进平出,在中标价被事先确定的情况下,药企之间公开的价格竞争仍然失效,药品销量只取决于医生处方,谁不搞“高定价、大回扣”谁就只能退出医院,甚至歇业关门。

    


    在上述“两项政策”叠加作用下,正常的市场体系被破坏,让正常的竞争机制失灵,倒逼药企只能开展“高定价、大回扣”的地下竞争,形成了一个庞大、黑暗的地下利益链,更为严重的是有关部门通过集中招标采购利用政府信誉为药价“背书”,让医院、医生有理由推卸采购、处方高价回扣药的罪责。

    错误的逻辑自然有荒唐的结果,有关部门不试图去解决导致上述严重问题的“两项政策”,反将矛盾转嫁至流通环节,个别官员还公开表示“药品每经过一个流通环节,就加价20%......”这种不经调研、严重脱离事实的说辞,对“两票制”这种明显存在逻辑错误的政策却大肆推崇,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们为何要撒谎呢?

    原因有二,细思极恐:

    第一:“两项政策”导致的灾难无以复加,他们不敢承担滔天罪责,“撒谎”可以转嫁责任。

    


    有机构测算,在“两项政策”所导致的“高定价、高回扣”下,过度医疗(包含药品耗材滥用、过度检查)因回扣的刺激而严重泛滥,每年浪费约1.2万亿元,这一数字超过了国家军费支出{2017年国防支出10443.97亿元}且是全国扶贫资金总和的8倍{2017年扶贫资金1400亿元},可以说“两项政策”所导致的医疗浪费前无古人,在巨大浪费之下医保资金见底(事实上若失去财政补贴,多地已入不敷出)、药物滥用危害国民健康、医患冲突不断上演……已经危及国家安全。对于此,政策出台部门是无论如何都不敢也不可能承认这一滔天罪行的,“撒谎”是必然选择。通过引导舆论认为“流通环节过多”导致药价虚高、回扣泛滥,可以转移公众视线、转嫁矛盾,从而借以逃脱罪责。然而,“撒谎”的目的绝不仅于此。

    第二:“两项政策”的实施赋予他们药品的“定价权”、“准入审批权”,这直接决定着药企存亡,权力寻租令他们大发其财的同时也让他们欲罢不能,“撒谎”可以维系权力及其背后的寻租利益。

    


    新医改10年来,在上述“两项政策”倒逼之下,公立医院药品

    从出厂、投标、入院直至医生处方,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地下利益体系(以中标价计):

    

    对于药厂而言,低价中标就是“死标”--没有给医生回扣的空间,药不可能有销量;若高价中标,回扣空间大,销量自然翻番。由此,集中招标采购定价决定了企业存亡,药厂动用一切资源攻关谋取高定价,这让药品招标成为权力寻租沃土,形成以招标目录、招标规则(分组、赋分)、配送商遴选等为勾兑标的,从部省、地市直至县的一个雁过拔毛的地下利益链。(现公立医疗机构年药采额超1.3万亿,按上表3%计攻关费,权力蛋糕何等诱人?!)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他们怎么可能愿意放手呢?换句话说,维护了“两项政策”就等于维护了自身权力及权力背后的寻租利益。

    近年来,药价中标价虚高、回扣泛滥、药采腐败等丑闻不断被央视等媒体曝光,社会反映十分强烈,每次两会期间都有联名要求取消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和零差率这两项政策的提案,令有关部门胆战心惊,生怕招标大权旁落,而实施“两票制”就可以掩盖药品底价,帮其除掉这一心头之患。为什么这么说呢?

    长期以来,医院药品营销有“低开代理”和“高开自营”两种模式,但是“低开”的明显弊端是出厂价与虚高的中标价之间价差极大,极易曝光药价的真实信息,集中招标导致药价虚高的黑幕频被戳穿。而“两票制”让通过流通环节洗钱的“低开”模式无法运作,但由于上述两项政策并未改变,药品在医院销售依然只有“高定价、大回扣”这一条路,于是药厂抬高出厂价再通过自身内部洗钱成为了必然选择,其通过与CSO签订大量广告、会务、咨询等服务协议洗出现金兑付医生回扣,成为了“两票制”后的一大“风景”,谁洗不出钱来,谁就得关门。如此一来的结果是出厂价“高开”(把回扣暗含在出厂价中,使得出厂价接近中标价),避免了暴露底价的风险,从而让“高定价、大回扣”的地下交易体系更为稳固、安全,让有关部门招标大权牢不可破,在“两票制”之后,门前行贿者依旧车水马龙。

    不仅如此,从药品业务层面来看,在实行“两票制”之前,“高定价、大回扣”的营销模式已经使得药品进入医院的供货渠道长期固定且牢不可破(这给予利益输送以便利与安全),而在“两票制”的行政强制下,药品出厂后的第一票必须直接“高开”到配送企业,这就杜绝了药品流通企业之间的价格竞争,让商品流通本应具备的价格发现功能彻底丧失,也使得药品区域原有供货渠道进一步固化,用行政手段加剧了渠道垄断,从而稳固了地下利益体系。

    “两票制”的实施完全是饮鸩止渴。上述“两项政策”执行的范围越广、力度越大,问题就越深重,而面对日益严重的问题,有关部门利用强大的宣传机器把问题的成因诱导为政策执行不到位所致,将不当管制造成的恶果转化为进一步加强管制的理由,形成恶性循环。

    当前,要彻底解决“药价虚高、回扣泛滥、廉价药短缺、医患冲突、医保穿底”这一系列愈演愈烈的问题,就必须取消药品“集中招标定价”和“零差率”这两项全世界独有而奇葩的罪恶政策,如果这两项政策不取消,其他所有医改措施都会适得其反,包括:带量采购、家庭医生、支付方式改革、薪酬制度改革等。在此基础上,实行政府只管药品医保支付价(非医保药品只管最高零售限价)的政策,把确定药品采购价的权力归还给医院,建立允许医院通过降低药品成本获益的机制,医院自然会产生降低药品采购价的动力,底价购进就没有回扣的空间;没有回扣的刺激,医生就没有过度用药的动力,药物滥用就会得到遏制,患者药费负担将因为用药量的减少而大幅下降,且少受药害之苦,医患关系就会得到改善;药企没有必要也不可能采用“高定价、大回扣”的竞争模式,质量、服务、价格的公开竞争将代替攻关权力部门及院长、医生的竞争。

    我们必须尊重当今我国市场经济下的客观规律,构建市场化的公立医院药品供应体系,这是解决药价虚高、回扣泛滥、药物滥用等一系列严重问题的唯一办法。取消“两项政策”、实行只管药品医保支付价的政策,虽然让有关权力部门失去了一年400亿的寻租利益,但与当前这场危及国家安全的人类灾难相比,这只是一丁点蝇头小利而已,望有关部门官员拿出一点点做人的基本良知,尽快取消这两项罪恶滔天的政策,不要再继续忽悠领导、忽悠百姓!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