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巢山村黑恶势力勾结法院打击报复举报人

[社会] 时间:2019-06-27 17:2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民事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人、二审上诉人):陶加顺,男,汉族,1949年3月25日出生,农民,住址: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藕山镇巢山村合心组16号,身份证号码:342823194903254615。联系电话:13865165917。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枞阳县藕山镇巢山村民委员会。组织机构代码K1650260-9。住所地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藕山镇巢山村。

    法定代表人:胡龙胜,任村委会主任。

    案由:物权保护纠纷(实际上是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打击报复举报人)

    抗诉事由:

    再审申请人因与被申请人物权保护纠纷一案,申请人陶加顺对安徽省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作出的(2018)皖07民终493号民事判决和枞阳县人民法(2018)皖0722民初196号民事判决不服。原审上下勾结、互相包庇,违背事实、采信伪证、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枉法裁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第二百条(一)、(二)、(三)、(六)、(九)、(十三)项之规定,特依法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的请求

    请求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依法立案,调查事实真相,及时公正处理,对此案予以再审,撤销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皖民申391号民事裁定、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皖07民终493号民事判决及枞阳县人民法院(2018)皖0722民初196号民事判决。驳回被申请人一审的诉讼请求,支持申请人的诉求;本案历次审理的诉讼费用全部由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及理由

    原审串通勾结,采信伪证,拒不调查事实,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有错不纠,枉法裁判,申请人不服,具体理由如下:

    一、原一二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

    1、本案焦点是,村委会明显违反安庆中院(2010)宜民—终字第0208号民事调解书协议条款的权利义务关系,没有按原合同执行导致继续违约,2008年1月18日签订的原承包合同严重违约的案件,竟然被变成了物权纠纷案,对申请人进行诬告。

    二审期间,陶加顺围绕上诉请求提交了六组新证据:(1)、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宜民一终字第0208号民事调解书一份,证明上诉人与巢山村于2008年签订的合同仍然有效,顺延期间的其他条款的权利义务关系按原合同执行。(2)、租赁合同,证明巢山村在该合同履行中违约,没有尽到合同约定的义务;(3)、公证书二份,证明2010年和2011年上诉人在承包期间损失40万元;(4)、谈话笔录复印件和上诉人1994年至2010年合同续签了5份,证明上诉人有权利享受30年承包权;(5)、史金海证人证言一份,证明2015年和2016年赵咀新圩全部被淹,颗粒无收,且巢山村只对上诉人承包的赵咀新圩进行了招标,其他圩未进行招标。(6)、江付加证人证言一份,证明目的同史金海的证明目的一样。但关键证人江付加当庭作证却被珠容法官制止。

    在《法庭审理案件笔录》中记载:

    审判长问:被上诉人,巢山村共有多少圩田(招标)?

    被:只有这一个圩田。还一个是镇里招标。

    这证明巢山村只对申请人承包的赵咀新圩进行了招标,其他圩未进行招标,与证人史金海的证言相互印证。

    在《法庭审理案件笔录》中记载:

    审:被上诉人进行质证,发表质证意见。

    被代:2012年2015年两次招标是事实,2016年被淹是事实,因为发大水。

    这也与申请人提交的证据2、3、5、6相互印证,证明被申请人在该合同履行中违约,没有尽到合同约定的义务,2010年和2011年申请人在承包期损失40万元;证明2015年和2016年赵咀新圩全部被淹,颗粒无收。

    笔录内容是被申请人二审的自认,证明申请人二审提交的5个证据是真实的。但是,二审判决书却声称“本院对上诉人提交的五组证据认证意见为:证据1、2、3、4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但对证据的证明目的和关联性不予认可。证据5,因证人未到庭作证,本院对该份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其纯属颠倒黑白!

    2、纠纷的背景和真相:巢山村村委会滥用职权肆意违法

    1994年村委会与我就开始签订了赵咀圩荒田180亩承包合同。但是村委会制订的协议违反土地承包法,每三年续签一次承包合同。

    2008年1月18日我与村委会签定的承包合同第七条约定,村委会负责赵咀圩排涝工作;违约条款第六条规定,合同期满后对财产和树木进行评估交给甲方。2012年村干部、村委会依仗三级政府的纵容包庇,为了打击报复我,在全村十多户合同期满后都准许续签,就是不让我续签,并以我的合同已到期为借口,单独为我一户搞非法招标,强行收回我的土地承包权。从2009年至2015年给我造成损失共计200多万元。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等规定,谁开荒谁收益;土地承包30年不变。村干部及村委会不但违反了上述协议,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三条、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等法律规定。

    2012年3月6日,县镇村三级官员联手对我打击报复,以非法对外招标为借口,借机抢夺我的财产。当时我家几个人进入会场要求清算我家128万元的财产,村干部和镇政府原任书记曹宗南安排十多个黑势力打手控制会场,派公安防爆大队几十人将我们抓走,我被拘留十五天,我女儿拘留五天。拘留期间我高血压, 冠心病严重心脏病发作不准医治。他们用这种恶劣手段抢夺了我20年辛苦劳动创造的128万财产。同年5月11日村镇借清理控吿人30亩鱼塘给中标人, 村、镇各派8名干部带领黒势力朱文成、张高生、江连虎、胡宪伍、胡开玉、江桂正、江光全、胡囸良等等共计24人,抽干30亩鱼塘水. 并将存鱼抢劫一空。

    省、中央多次督办,可是枞阳县纪委包庇掩盖,对我举报的问题不公正处理,串通勾结有关单位一再搞假汇报,蒙骗上级,对我无情镇压报复。

    2015年3月25日,依旧将我承包的180亩圩田强行招标,村、镇用黑恶势力串标方式排挤我,继续掩盖2012年3月6号非法招标的严重后果,其实镇、村级公共资源交易站为张根伍628元每亩特价中标。我受吴福舟书记胁迫和欺诈去投标。2015年3月25日镇政府吴书记表态将我的财产和损失及时清算付给我,并说全村十多户承包合同到期全部都要招标,村书记唐礼正也答应了,但是别人承包的合同期滿后都延续了,没有重新招标,全村承包田重新招标的只有我一例!2015年7月14日藕山镇派干部,巢山村书记唐礼正、村长胡龙胜、假藕粉厂厂长胡恩情等人组织40余人,强行将我圩埂挖断放水走鱼,使我30亩鱼塘的存鱼全部顺水走失,将村排涝站5.5千瓦电机把鱼绞死排入白荡湖,又给我增加五、六万元损失......

    所以,从始至终都是被申请人巢山村村委会等人滥用职权、肆意违法、损害申请人的合法权利,这就是纠纷的真相。

    3、枞阳县法院一审判决书声称上诉人的损失经安庆市中级法院调解并实际履行完毕为借口,不支持陶加顺要求按合同清算财产和赔偿损失,其认定事实错误。二审判决书对此没有纠正。

    (1)、安庆市中级法院2010年2月1日的调解书约定:“顺延期间的其他权利和义务关系按原合同执行”。合同在顺延,当事人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仍在继续,中院调解的损失只是2009年的损失;被上诉人之所以承担2009年的损失是因为其没尽到排涝义务。2010年2月1日至2011年12月底期间被申请人同样是没尽到排涝义务,造成申请人再次损失40余万元;申请人的2010年保险理赔秧苗款资料一份和2011年的县公证处评估资料足以证明2010年和2011年赵咀圩受水涝灾害的事实。2008年的合同内容同样适用于2010年2月1日至2011年12月底这段时间。

    (2)、2015年7月14日镇、村两级组织40余人,强行将申请人圩埂挖断,使申请人30亩鱼塘五、六万元的存鱼全部顺水流失。此行为是对申请人的野蛮侵害,由此造成的损失巢山村村委会也理应赔偿。

    (3)、枞阳县法院一审认为调解就表示履行完毕,与事实不符,纯属枉法裁判。故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赔偿损失的合法性成立。

    (4)、2008年承包合同第六条规定,“合同期满后对财产和树木进行评估作价交给甲方”。故申请人依据《合同法》要求清算财产的诉求理应获得法律的支持。被申请人在合同期满后没有对申请人财产和树木进行任何清算,单独给申请人一家招标,其纯属非法招标!

    4、二审判决书声称“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就这样一句话,将颠倒黑白、采信伪证的行为合法化。

    二、中级法院二审故意遗漏证据。

    二审庭审时,当事人提交的关键证据6没有认证,法官珠容不让证据6的证人江付加当庭举证认证。庭审笔录第11页“上代:我要申请一个关键证人”至“上代:开庭前提交的江付加的证明,证明目的2012年和2015年赵咀圩单独招标了两次,2015年和2016年赵咀圩全部被淹”,此段证词足以证明当事人要求认证证据6,并当庭举证认证,但法官硬是不理会;原判中通篇也未提及证据6,明显故意遗漏,掩盖案情。

    三、中级法院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

    二审过程中法官珠容多次打法槌,阻止当事人合法辩论,不让当事人说话;高院可通过调取庭审录像查看,便一目了然。

    四、申请人完全是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审判决书和二审判决书声称申请人违法占有并使用赵咀圩,其违背事实和法律。

    (1)、《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条规定农村耕地的承包期为三十年。1994年巢山村委会在赵咀圩开发的会议上明确提出:“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赵咀圩的合同承包期限最低为30年,30年后的承包期限依据当时的《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的期限而定;但考虑到物价上涨的情况所以就每隔三至五年续签一次合同,合同内容主要是租金的变动,而租金变动主要参考周边的圩租变动。”申请人与村委会确认这一消息后,通过竞标的方式中标并与巢山村委会签订了赵咀圩180亩荒田的承包合同,个人举债出巨资32万余元将赵咀荒圩改造成良田。试问?如果当初村委会说每隔三年就公开招标一次,还会有谁愿意出资32万余元去改造荒圩呢?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申请人应拥有赵咀圩30年以上的合法承包权!

    (2)、申请人依据《合同法》要求被申请人赔偿合同违约造成的损失和按合同规定清算财产属正当合法的维权行为,在纠纷没有彻底解决的情况下,阻止他人耕种并不违法!

    五、本案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枉法裁判,采信伪证,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的目的,包庇村委会的违法行为。其判决申请人人赔偿村委会承包金损失40.9120万元,没有法律依据。二审判决书对此没有纠正。

    1、被申请人的起诉就是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的目的。申请人多年来一直上访举报村委会主任唐爱民等巢山村委会班子贪污、挪用、截留、以权谋私腐败违纪犯罪行为。举报巢山村村委会主任唐爱民参股的村办假藕粉厂、每年销售假藕粉上亿元;村委会虚报粮食种植面积2686.27亩、骗取国家专项种粮补贴款等、侵占申请人的种粮补贴款20多万元;赵咀新圩60多万元复垦款被村干部贪污;申请人出资32万多元复垦,未得到分文补偿;村主任唐爱民滥伐林木5000多棵,等等。申请人举报的村干部制假售假、虚报骗取、贪污侵吞等等违法违纪行为,假藕粉经中央二台曝光,安庆电视台播放,安庆晚报记者、合肥晚报、安徽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经查证属实。

    但是村干部勾结买通原任县委书记汪恕东(因严重违法违纪目前已经被抓) 等当地官员,编造假报告欺下骗上,官官相护,层层包庇。村长唐爱民2010年滥伐林木5000千多棵没有受到刑事处罚,县林业局调查以唐爱民只承认278棵为借口,仅仅对村委会罚款壹万元。同年7月15日村委会假借防汛的幌子砍伐我1100棵香樟树,给我造成33万元损失。假藕粉厂经中央二台曝光后,县质监局才作出两个敷衍了事的处罚,对枞阳县第一罐头食品厂罚款肆万元整, 责令停产停业, 吊销食品生产許可证,对枞阳县藕粉食品厂;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許可证,罚款叁万貮仟元。制作销售假藕粉、年销售亿元、坑害全国人民10多年,仅罚这么一点款(罚款额与其销售所得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就不了了之。2010年村委会虚报种植面积1348亩, 套骗国家粮补款, 由6名村官顶名打卡领取67400余元, 假报告却编造称:交村集体收入,上交国库67400余元等等。2008年村委会用无法耕种的闲散土地面积1348,27亩虚报套骗种粮补贴款155051,05元,至今由村继续领取,假报告却谎称与1348亩是重复。2013年唐爱民借扬市湖右岸湖堤加固(沿湖公路工程项目实际早在2009年就俢好了),向国家项目虚立沿湖公路工程项目,套骗国家资金45万余元。2013年唐爱民又将整村推进项目改称成申报修建新庄桥闸项目(新庄桥闸在扬市湖右岸湖堤加固项目中早巳完成),骗取囯家资金15万佘元, 全被贪污。历年来村里帐目不公开,集体财产村官愿意给谁就是谁的,群众反映无果。造假贪污违法违纪的村干部依仗其保护伞,肆意造假,没有受到法律追究。反而以各种手段对举报人打击报复,抢夺毁坏我的财产,造成了180多万元损失,勾结雇佣黑社会对举报人多次非法关押,拘留,直至提起本诉。

    2、村委会谎称我欠承包费,纯属捏造,我承包期间没欠村委会一分钱!

    3、虚假招投标掩盖违法目的。被申请人之所以要违约对赵咀圩进行单独招标,就是为了对申请人打击报复!村委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三条、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等法律规定,侵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承包权。

    本次招投标是一起串通投标,恶意竞争的非法招投标事件。招投标之前村委会没有按原合同约定清算申请人的财产。2008年的承包合同第六条规定,合同期满后对财产和树木进行评估作价交给甲方。村委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第五条应当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则。巢山村10多个圩合同到期都不招投标,都基本按原价续签。唯独申请人一家对外招标,还要以原承包金两倍为底标的投标方式竟标。显然不公平,不公正,纯属打击报复。村委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章第十条办事公道的法规。申请人是巢山村人,巢山村的圩有10多个,要招投标应该都要招投标,不能只对申请人一家招投标。

    4、用假合同、假协议起诉,串通勾结讹诈勒索。申请人一审答辩状中指出2015年和2016年都是大水之年,赵咀圩圩田全部被淹的事实。村委会与张根伍的承包合同第四款第2条明文规定:“如因水灾致圩堤溃破或夹套埂被全部淹没,造成农业生存绝收的,甲方同意将本合同的履行期限顺延一年,不收当年承包金。”所以,村委会补偿张根五7万元,令人不解。

    本案实质上就是被申请人巢山村民委员会与案外人串通勾结,通过虚假的承包合同、虚假的调解协议提起诉讼,以法院为工具对举报人进行打击报复和讹诈。在我承包期间,该圩的承包金为每年26000元,但是,巢山村民委员会与案外人串通勾结暗箱操作进行招标,声称一方向另一方赔偿了40多万元,法院就按照他们串通的结果,要求申请人向他们支付40多万元。如果他们串通勾结声称一方向另一方赔偿了数千万元,法院也要按照他们私下串通的结果,要求申请人向他们支付数千万元吗?巢山村民委员会与案外人串通勾结,不管他们私下合伙提出的数额是多少,法院都要申请人全额照付吗?被申请人串通勾结编造的所谓“损失”,根本没有拿出专业机构的鉴定书予以证明,法院凭什么采信?!枞阳县法院和铜陵市中级法院究竟是巢山村委会手中的玩偶,还是审判机关?

    5、铜陵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决书声称“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条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难道申请人的承包权就不应得到保护吗?

    我栽种的易杨树3000多棵(计1000多立方),2016年镇政府开闸放水全部淹死,二审的三个法官都去现场看过,但是对这些事实却只字不提。

    二审判决书声称“本案陶加顺取得属于巢山村集体所有的赵咀新圩的承包权于2 011年1 2月底期满,巢山村于2012年1月依法将属于集体所有的赵咀新圩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对外发包,陶加顺在未重新取得承包权后依法应将集体所有的赵咀新圩返还给巢山村,但陶加顺以巢山村在其承包期内有违约行为并造成其损失未赔偿为由拒绝返还,并占有使用至今,其行为违法,陶加顺对其行为依法应承担返还和赔偿责任,一审法院据此判决陶加顺返还被上诉人巢山村所有的赵咀新圩并赔偿其占有赵咀新圩期间后巢山村遭受的承包金等损失,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请问:巢山村对其他的圩不招标,仅仅对申请人的圩进行招标,这能算是“依法”招标吗?在对申请人承包期间的财产未清算的情况下,就将申请人承包的圩发包给他人,这能算是“依法”招标吗?在村委会有选择性的进行打击报复式“招标”而且没有清算财产的情况下,法院依据什么法律要求申请人交出承包的圩并且向违约的村委会赔偿?

    二审判决对申请人提出的质疑没有拿出合法依据和证据,就声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其纯属践踏法律、枉法裁判。铜陵市中级法院办案法官珠容无视事实、证据和法律,极力包庇被申请人,不容许申请人举证、质证,不许申请人讲话,剥夺了申请人的合法诉讼权利。被申请人究竟给了法官珠容多少好处?

    6、二审法院珠容法官一行人实地察访了巢山村,并查明巢山村有十多个圩口,只有赵咀圩单独招标了两次,2015年和2016年赵咀圩全部被淹,颗粒无收等事实。但珠容法官临走时却给再审申请人开了两个条件:一是调解了案让村委会赔偿你20万元,你的什么事情都算解决,以后不准上访;二是你不愿意调解的话我就只能维持原判。请问这是一个中院法官说的话吗?还能做到以事实为依据,有法必依吗?

    六、本案出现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

    1、《巢山村耕地第二轮承包实施方案》一份。证明赵咀圩承包期为30年不变。其中第五条、第八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明文规定赵咀圩实行承包责任制,耕地二轮承包期限为三十年不变。

    2、铜陵中院庭审笔录一份。其中第10页、第11页被申请人与被代的质证意见足以证明赵咀圩被单独招标了两次,2016年全部水淹的事实。

    3、江付加证人证言一份。证明全村只有赵咀圩单独招标了两次,2015年和2016年赵咀圩全部被淹的事实。

    七、安徽省高院的裁定书对一、二审存在的许多违法之处没有纠正。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日作出的(2019)皖民申391号民事裁定书,声称:“按照原审查明且双方当事人无争议的事实,陶加顺承包巢山村委会赵咀新圩承包期至2011年12月底结束,陶家顺再审申请主张其拥有赵咀新圩30年以上的承包权,显然不能成立,其所提供的证据也不能证明其该主张。陶加顺在承包期满后占有并使用赵咀新圩,拒绝返还,原审认定其行为违法,判决其承担返还和赔偿责任,并无不当。陶加顺及其诉讼代理人参加安徽省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庭审,依法行使诉讼权利,二审相关程序合法,陶加顺主张二审程序违法,无事实与法律依据。综上,陶加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第九项、第十一项、第十三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陶加顺的再审申请。”其完全是照抄原审假材料,颠倒黑白,断章取义。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的承包期限仅仅应当是多少年,法官只要看看《农村土地承包法》即可,不应当按照张三李四的笔录来判定。更何况这些笔录都是法院按照其的需要书写的。其笔录的效力不可能高于《农村土地承包法》。省高院的裁定书极力包庇下级法院,有错不纠。

    在申请人申诉期间,当地法院执行局不问是非黑白,就按照错误、违法的判决强制执行,企图以这种手段,阻挠申请人依法申诉。

    综上所述,本案实质上就是被申请人巢山村民委员会与案外人串通勾结,通过虚假的承包合同、虚假的调解协议提起诉讼,以法院为工具对举报人进行打击报复和讹诈。巢山村委会不但编造谎言欺骗法院,而且串通勾结藕山镇政府从2018年5月20日开始买通北京黑社会到处抓上诉人。现在上诉人连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作出的(2018)皖07民终493号民事判决照抄一审假判决,采信伪证、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纯属枉法裁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之规定,申请人的申诉符合再审条件,应当予以再审。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决清除政法领域的害群之马,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要让老百姓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请求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调查事实,对此案予以再审,撤销原判,支持申请人的诉求,驳回被申请人原审的诉讼请求,公正判决,还我公道,真正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保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

    再审申请人:陶加顺

    2019年6月14日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6/22 16:30:18 编辑过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