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第三次和南京鼓楼医院协商的结果!成了人道主义

[社会] 时间:2019-06-27 17: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首先我在这里要感谢南京鼓楼区大方向派出所的民警同志!

    

    因为民警同志和我说了,维权一定要据理力争,不能被人抓住把柄,否则就会很麻烦的。

    民警同志提醒的好,授人以柄,自己就进去了,还维个什么权呢?

    所以,以下的内容,我都会用实事求是的口吻,不带有任何的主观色彩,不用冲动和情绪化的语言,客观的把我父亲丁克强同志的情况,向大家,以及媒体同志和有关部门反映,希望可以给他一个公道。

    

    第三次和南京鼓楼医院协商的结果,总结一下,就是用人道主义的方式,给我们一点抚慰。这个谈判的时间是 2019.5.15号 上午11点左右首先,我可以理解,鼓楼医院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不认为我父亲丁克强先生的治疗有什么问题。

    可是前二次的协商不是这样的,虽然鼓楼医院一直都不认为有什么责任,但是从协商的口气和态度,我们都是觉得可以谈一谈的,比如说第二次的协商,戴玮主治医生就说了,医务处处长的权限是5000以内,副院长的权限是2万以内,鼓楼医院院长的权限是2-10万以内。

    

    说这些,并不是说我父亲的命可以拿钱来衡量,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要为我父亲讨回公道,只能这样做。

    而他们这次沟通的话风变了,有点不耐烦了,最终还谈回去了,变成了人道主义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总之这点让我们感到很遗憾,也很难过,更加难受!

    我可以接受打着人道主义的旗号,实际进行对我父亲的赔偿,但是我不能接受,对我父亲进行的补偿,别看只改动了一个字,其实他们的区别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因为实际进行赔偿的话,就是从正面表示向我父亲的事情道歉和承认错误或者是承担责任,我知道你们不会直接说这些东西的,我也没能力逼你们直接承认错误,但是如果能做到这点,我起码对得起我父亲的在天之灵了。

    可是我现在连这点都做不到,我父亲一定会很难受,很难受的,我和我父亲的感情很深的,各位可能不知道,维权的压力很大的,全家人不支持我不说,还有各方面的压力,工作生活都有,面临的风险也是非常的高,可以说是极其的高!

    

    

    

    

    鼓楼医院可不是小医院,我有鼓楼医院钱多吗?没有,我有鼓楼医院时间多吗?没有,我有鼓楼医院影响大吗?没有,我有鼓楼医院能量大吗?对不起,我一样也比不上鼓楼医院,一样都不如他,差距是天壤之别,可是我父亲只能指望我了,家里面没有人肯帮他,这就是奶奶以前给他算过的命,说他命苦,没有人肯帮他。

    我虽然样样都比不了鼓楼医院,但是我为我父亲讨回公道的信念不会改变,我得让他死有瞑目。现在的话,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也已经介入此事了,我希望政府能够给我父亲一个公道。

    

    

    接下来,我会把事情的经过说一边,绝对的有理有据,有质疑的内容,我全部都会删去,做到公平公正!

    

    

    2019年3月6日深夜,我妈突然发现我父亲小便失禁,以为是中风,送去鼓楼医院急诊,在全身CT之下,竟发现是慢性脑积水,而严重肺部感染却被忽略了,医生们并不知道他还有严重的肺部感染。急诊医生说,他这种情况的慢性脑积水不用抢救,但是后期还是要做手术的。

    3.8号下午1.50手术后,肺部问题突然加重,肺部感染迅速达到极其严重的地步,下了病危通知书,期间没有有效治疗,导致肺部感染控制不住,而且还被感染了甲型流感,并且没有隔离,还让我们去宁益眼科中心自费买药,最终送去鼓楼医院4号楼4楼。

    

    

    那边医生偷偷和我说,如果能早一点送来的话就可以活!最终他因治疗无效去世,而他们并没有告诉我还有ECMO可以使用,这是专门用来救重症肺炎的神器。他们没有,没有告诉我啊!我感到非常的遗憾,非常的痛苦!

    

    

    

    

    

    

    

    我父亲在鼓楼医院手术之后,因为肺部感染问题去世,在肺部严重感染的情况下,还要给我们做慢性脑积水的手术,导致患者的肺部更加感染,最终去世,从流程上来说就有问题,而这个东西就非常容易扯皮了。

    

    有的医生说了,脑子问题重要,要先治脑子的,如果是重要的,为什么3.6号深夜来了不进抢救室呢?为什么是3.8号下午1.50开始的手术呢?而且我们进ICU还是3.7号早上9点,期间在急症只是做了全身CT造影和抽血,医生都不在,我们人等了9个小时。这就是所谓的重要吗?

    

    

    关键就是我父亲在做脑积水手术之前,就已经严重肺部感染了,我咨询过很多专家,大家一致表示,如果是慢性的脑积水,应该要先控制或者是治疗肺部的感染问题,如果肺部感染得不到控制,即便是做了脑部手术,也未必能救命,所以要先解决肺部感染这种致命的问题,这点非常重要。

    

    

    医院没有先发现其肺部的严重感染,就进行了脑积水腹腔分流手术,注意这不是急性脑积水,否则当天夜里就要抢救了,第二天用了甘露醇,脑积水的病情有所好转,我亲自进去看的,当时还大呼鼓楼医院的神奇手段,绝非他们说的脑子最重要,而是他们不知道有严重的肺部感染问题,所以直到下病危通知书管床医生才和我说,他说原来你父亲进来的时候就有严重的肺部感染啦,我当时以为是他们在推卸责任,因为一开始,我以为他感染这么严重就是因为插管和气管切开导致的,所以没有理会这句话,直到后来4.16号,我投诉了12345,12320,然后1号楼的7楼ICU神经外科主任代海滨给我看了CT,我才知道,原来我父亲刚来的时候,就有严重的肺部感染了,这段我有录音,不是乱说的,代海滨亲口所说。

    

    从上面的医嘱大家可以看到,直到3.7号晚上19:58才用的拜复乐(抗生素)这种药的副作用很大,看证据!

    

    早上9点就进你的ICU了,夜里面3点就做了全身的CT了,为什么你这个时候才用抗生素呢?

    

    

    

    送人到医院的时候,只是发现他不动了,当时并不知道他有严重的肺部感染问题,这种情况就叫做大白肺,一般人的情况是黑的,而他里面全是细菌感染。所以CT上变白了。这些其实医生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说?

    

    

    看入院诊断。看到没有?入院诊断里并没有肺部感染这一条,所以导致手术后,因为肺部感染问题致人死亡。

    千万不要和我说当时CT没有拍出来,我就问你做的全身CT,脑子拍出问题了,肺部问题就没有出来,这不是有点好笑吗

    再看这个情况应该怎么治疗?最起码要告知我家属,或者是有一个感染科和呼吸科的会诊,你鼓楼医院有吗?你看看别人怎么做的。而肺部问题医生自己都不知道,直到3.12号非常严重的时候,管床医生张顶顶才发现,说原来他进来的时候就有很严重的肺部感染了,还有间质性肺炎,这可以算是医疗事故吗?现在医院居然和我说,是沟通的问题,呵呵,沟通的问题就是说白的可以变成黑的,黑的也可以变成白的,有责任就是有责任,为什么总是找这么多理由,这医疗纠纷和矛盾到底是谁创造的?

    我想大家一目了然了!医院还声称说是脑积水比肺部感染更重要,其实这是谎话,当时急诊的医生就说了,那种严重的脑积水一过来就是抢救,比你父亲这种还要厉害,立即会死人,而他是慢性的,不用立即抢救,所以安排在第二天下午1.50手术。

    说到这里有一种特别恶劣的现象值得大家深思,就是每当出现医疗事故或者医疗纠纷后,医院和医生本能的要逃避,而这种,本能逃避的行为,最终都会酿成更可怕、更极端的事故,这些事故已经很多很多了!多到让人不敢相信,为什么救你命的人,却最终成为你的刀下之鬼?医院面对患者,他始终是强大的一面,患者都是极其弱小的,你这时还要逃避的话,患者简直是死路一条,而让患者自己去维权,这个也是难于登天,以强凌弱真的要不得,如果能人心换人心的话,我想也不会再有伤医事件了。

    

    

    

    这时候居然有了甲型流感了?请问这是什么时候得的?我问过代海滨你一开始知道他有这个吗?他说我们都没有检查过这个问题,怎么可能知道,我神经外科只看头,其余不看,那你给我拖了13天。

    我父亲在有甲型流感的情况下,不对他进行隔离,因此可能导致会传染到其他患者,造成更多人死亡,并且也没有针对性的对其甲流进行治疗,鼓楼医院107区ICU神经外科代海滨主任说,他都没有给他检查过这一项,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情况,他只治头,其余不管,有录音为证,他说做完手术就可以把你父亲推走。

    而且ICU管理混乱,有图为证。门口拥挤大量人过夜,空气不流通,也没有人进行消毒,里面的患者都是重症,一个感冒就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根据卫生部发布《医院感染管理办法》第13、14条,和《关于加强多重耐药菌医院感染控制工作的通知》第三部分对于加强医务人员遵守无菌技术操作及严格实施隔离措施相关规定。检验报告单也在醒目处标注,要求做好隔离预防。

    应当说院方未做隔离等措施,致病人交叉感染。使病人病情加重。我父亲在院被交叉感染甲型流感,医院必须要为此负责,入院诊断大家也看了,图片无需再次发出了,当转入另外一个ICU的入院诊断情况的时候,居然就有了甲型流感了,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拿普通人的命不当回事呗,不就是这个道理吗?像我父亲的这种病,不是癌症,不是艾滋病,不是白血病,如果认真对待的话,不会是今天的下场!就是因病去世,也不会有这些矛盾!

    今年年初香港就因为甲型流感导致了226人的死亡,可想而知,这种情况是多么的要命,别说是甲流了,就是被传染一个感冒也是天大的问题,ICU的患者都是重症,一个小的交叉感染,随时都可以要了他们的命,这点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我爸在家保守治疗,最多是瘫在床上,不可能这么快就没有的。

    

    

    我本人在3.17 用手机13912969517 开始对1号楼7楼神经外科的不遵守规定可能会造成患者的交叉感染进行投诉,因为当时很多患者都有肺部感染,而且鼓楼医院1号楼7楼严重违反自己的要求,什么要求?如图!

    

    实际情况并不是只允许两名家属轮流探视,也不是一个一个的进去,我完全可以理解家属想看患者的想法,我也举双手赞成,一个家属重病在ICU,平时还不给进去,只能看三十分钟,大家迫切想看,想给患者安慰,怕患者难受,我都可以理解,但是我们都想患者好不是吗,这么严格的隔离目的就是怕感染,就是怕影响患者,一个小感冒,小擦伤,都会给患者带来巨大的问题,甚至是丧命。

    更有甚至,只是来看一两眼,和交作业一样,完全不上心,还一个一个轮流的进,我就看到一个病床最起码轮流进了快11个人,还有二个家属同时存在病床的情况,不是说我小气,而是人多了,感染的可能性就高,最气人的是,很多人就是象征性的来看看,可能是出份子吧,所以要表面搞一下形式,我看着就烦,我​3.17号投诉当天,就有鼓楼医院给我反映了 号码是139XXXX1453.

    3.19号1号楼7楼的 神经外科ICU 脏乱差问题得到解决,开始贴布告,履行了他们自己的要求。

    

    

    

    

    可是4号楼4楼的ICU就是无法无天了,上图那么差的情况就是4号楼4楼 我于3.27 3.29 分部拨打12320 对其脏乱差问题进行投诉,结果无人解决,给的都是搪塞的回答,会解决的,不过需要时间之类的话,问题到我父亲去世也都没有进行解决,这个导致的感染,难道不要负责任吗?

    

    

    我可以理解家属在门口等待的心情,我也是家属,我都懂,但是我们更希望的是家属可以痊愈,可以好,难道不是吗?

    

    ‍而医院和各方都在对其进行保护,最终只能因为这个保护而造成更多的医疗纠纷,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你的保护成为他助纣为虐的焰火,不要担心没有人来行医,只要有公理的存在,只要能公平公正,用心去对待患者,患者也会用心去回报!患者不都是魔鬼,而医生也不再遇到危险。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是因为人除了追求欲望还有文明和文化,所以会有做人的底线。

    

    孟子说:“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原意是说,生命,也是我所要的,正义,也是我所要的,二者不能同时都得到,就选择正义而舍去生命。

    义是什么?一个”义”字虽然只有三笔,有时却要用一个人的生命去写。

    在现实生活中,给人让座几乎谁都可以做得到,但救人于危难之间,却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因为它需要有相当的勇气,甚至是一命换一命的决心。

    “义”这种东西自古就有,为兄弟朋友两肋插刀是讲义气,为陌生人打抱不平也是讲义气,临危救命,仗义执言也是讲义气,义究竟是什么呢?这种东西你有,我也有,在坐的各位都有,但是贪官污吏就没有了。

    对朋友讲义气,是小义。对素不相识的人或事物也能用一种正义的眼光去看待,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大义。

    我中华民族,就是一个大义的民族,历史上无数革命先烈,他们用“义”字谱写了一曲不朽的篇章!这些可歌可泣,让人痛心,令人哭泣的延续,都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挥之不去的光辉。

    一个人,可以不相信神,却不可以不相信“神圣”,这也是我中华民族大义之根本所在。

    正义是杀不死的,也是杀不完的,而正义的火苗会一代又一代的延续下去,今天你的一个点赞,转发,评论,都将成为我明天战胜他们的力量源泉。

    毛主席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求助人丁超 :13912969517

    微博 :小白大蓝鲸  (大家可以在此持续关注我为我父亲讨回公道的全部过程)

    鼓楼医院医务处电话:83105970

    这里会第一时间发出关于我父亲的所有事情,帖子的话不如这个快,我和我父亲感情太深了,虽然阻碍非常的多,异常的艰险无比,但是我还是会坚持一下去的,我为我父亲,死而无憾。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在1974做了一个行为艺术,她在房间贴出告示,准许观众随意挑选桌上的72种物件与艺术家进行强迫性身体接触。

    这个表演历时6小时,在这个过程中,观众发现玛丽娜真的对任何举动都毫无抵抗时,便渐渐大胆行使起了他们被赋予的权力,艺术家的衣服被全部剪碎,有人在她身上划下伤口,有人将玫瑰猛然刺入到她腹中,有位观众甚至拿起那上了一颗子弹的手枪,放入她的嘴里,意欲扣下扳机。在施暴的过程中,她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玛丽娜在後来的访谈中说道:这次经历令我发现, 如果你将全部决定权交诸公众, 那麼你离死也就不远了。

    和患者一样,患者就是把全部的权力都交给了医院,因为患者为了救活家人,每一步都要听医院的,这时候,当他们一点一点肆无忌惮的面对这些纠纷时,他们就会慢慢的脱离人民群众。人一但失去了约束,可以对别人为所欲为的话,最终就会不可收拾。

    最后一句话:愿世上再没有“救你”的仇人!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