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案件经过书》

[社会] 时间:2019-06-12 15:5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案件经过书
  案情简要; 2014年6月10日晚上6点左右我被管金发、管东生、曾凤秀、三人用石头打伤头部、胸部、肢体等处。经《江西于都中立司法鉴定中心》损伤程度鉴定为《轻伤一级》,伤残评级鉴定为9级。
  事情起因,2007年下半年曾冬海,曾甘石,曾石林,三人在东莞我那里谈一起开厂的事,当时就讲了曾冬海以后要做这个生意我就不一起开厂,要开厂以后就不要去做害我的事,当时他三兄弟说了,大家都是老乡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干的,我当时相信了他,我心里有数,他要害我,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会找到他老家去。
  开厂的大部分资金是我出的,2008年他说厂不开了叫我退钱给他,大概5万元左右,那些设备也没叫收购的人来打价,他说多少就多少退给他了,他管理生产的衣服做坏了那么多我也没要他赔钱,他不开厂之后就勾结到我弟弟来搞我的鬼,造成我家庭破裂,由于曾冬海找到我的客户暗中低价搞鬼造成我的货大量积压卖不出去。
  2012年3月老乡告诉我管金发的表哥曾冬海偷我的东西在害我,2012年4月我跟踪到曾冬海的厂,管来发坐在厂门口墙边,身边放着一条一米来长的粗棍准备用来打我的。
  质监局在附近等我查他的厂,后面我没配合质监局,我还和管来发一起抬走几十包重要的衣服转移,看在老乡的份上以后还会见面,我当时放过了他,没让质监局的来查厂,经过中间人众多老乡的调解,曾冬东海当时愿意对我轻微赔偿损失4万元,说好了以后大家就像客户一样一起做生意,以后我有接到客户的单还可以下给他厂里做,管来发作为当时的调解人之一,当时说的以后曾冬海有什么事就会来找我麻烦。一个礼拜之后4月12日曾冬海找工商局查我的仓库,工商局对我在销售未经授权的衣服罚款19万,还拉走了3万多件衣服,剩下的7万件衣服后面销售过季与受潮霉变报废造成巨大损失。
  我的仓库被查前两天,曾冬海的车停在我11楼仓库楼下,我的仓库从来都是不让无关的人知道,他的车停在我楼下干什么?我没有仇人,做这个外贸品牌服装生意几万家几十万家,不是我一家,我被行政处罚是被人陷害。
  曾冬海引发我与管金发发生案件,管金发对我的伤情鉴定又造假,这个案子5年了我一直上访,前后损失2千万左右。
  广州火车站旁几十家大型批发商场全是卖我这样的牌子衣服、每天都是几十亿的交易额,珠三角几千万人在这个服装产业链生存养家,广州外贸服装业市场是美英法帝国主义在广州贩卖万恶的鸦片毒品与在非洲屠杀黑人贩卖奴隶的报应,欧美国家八国联军在历史上是罪逆深重的,欧美国家的知识产权都是罪恶积累的资本先进技术,欧美发达国家有义务弥补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穷苦人受到的历史伤害,欧美发达国家的化学垃圾、碳排放倾倒了几百年,发展中国家才几十年,资源是全人类共享的,因此历史上有罪恶的欧美发达国家必须要对世界发展中国家、穷人赎罪,赎罪的方式有很多,之一,转让知识产权,转让到什么时间?发展中国家穷人整体摆脱生存危机为止。当前非洲的黑人处境悲惨,国家动乱贫穷,没有一个是发达富裕国家,欧美国家理应为非洲做点什么赎罪。所以说广州外贸服装批发业是美英法历史上贩卖万恶的鸦片毒品的报应,被行政处罚我毫无犯罪感。
  2012年年底我回到老家银坑,我找了当时我与曾冬海事件的参与调解者管来发,管金发出来对我干涉对我说,不许我在银坑和于都这两个地方找找他表哥曾冬海和他哥哥管来发,意思是会前来打,管金发认为跟到了赌场老大脓鼻估混社会很有势力,银坑与于都是他的地盘。在管金发的干涉下,由于当时我的忍让,这件事暂时停下来了,这是2012年的事和这件事的起因。
  2007年前曾东海在工厂打工,2008年我带他在我手下做事一起开厂,做的我的货很多废品,全是拿我的货来学技术,拆伙后又挖我的墙角,2009年到2012年期间曾冬海偷我的商业机密开厂赚了那么多钱,在东莞买了一套房,买了一辆白色奔驰车粤S6920U,还不知足,经这么多老乡中间人调解好了,还要斗,还要举报害我,没有我的资源他一辈子打工,这种人就不能放生,我放生他就反咬我一口。
  2014年6月10日我从广东回到老家办证,证件办好后回到银坑镇,路过管金发的饭店看到管金发在饭店里,我就先去了派出所要求为我的事调解,当时的值班民警是肖金虎、刘小雷。在派出所登记完后我就去找村主任张祖清,路过管金发的饭店,和管金发说起那件事,管金发、管东生、曾风秀、3人抓住我的双手把我拉到319国道的马路边开始殴打,管金发和管东生用石头砸我的头部、曾凤秀在一边抓住我喊打倒来、打倒来……当时我被他们3人压在地下,头部被石头砸破,流的后背到处是血。

  拳打脚踢每次殴打几分钟,被旁边围观的路人拉开,拉开之后又继续这种殴打,持续了4、5次,几十个人在围观。管金发当时还打电话叫来了他的老大脓鼻估,同伙马仔打手刘某生,刘某,谢某,等社会闲杂人员地痞流氓、当时就是想以”站场子摆队形”的形式威胁我,以此显示他们有人。这些人一直靠敲诈勒索斗殴开赌场为生,有的吸毒的,有很多个人被验过尿证实了的,在县公安局部分人是有案底的(2018年下半年这银坑的地痞流氓大部分已经被扫黑组抓进监狱了)。这些人叫来的打手即是壮了犯罪人的胆,实质上想对受害人造成心理威胁,这些人一发生打架斗殴就是一群一伙的来,常使银坑当地的受害人感到恐惧,而且还是有某些公安人员当地痞的保护伞,(管金发涉黑以前当马仔打手看赌场望风),他们一家人全上殴打一个人,就可以看出他们一家是嚣张狂妄的,不是那种讲道理安分守己的人家,社会上还有人说他们家养了“狗”,这些“狗”不就是叫来的地痞流氓吗?
  管金发性质恶劣,拒付医药费,拒绝道歉认错,还威胁说“打赤脚的还怕穿鞋的”一个流氓的样子。更严重的是派出所与章贡区公安局某民警利用与赣州济源司法鉴定所刘宁汝的关系与犯罪人合伙利用关系网做法医鉴定造假,做我为轻微伤。
  我是长期在外地谋生的人,在当地谋生的人要是举报,就要遭派出所保护伞勾结的地痞流氓打击报复。当地群众要在当地谋生都是敢怒不敢言。2014年9月2日犯罪人与银坑派出所、赣州章贡区公安局某民警一起司法鉴定造假,重新鉴定为轻微伤,我在银坑派出所处理期间,银坑派出所是死不同意重新鉴定,到现在也没同意过我的重新鉴定申请。2015年经过上访,案子后面交由公安局治安大队一中队办理。2015年9月份公安局聘请了北京的一所司法鉴定机构重新对我的伤情做了鉴定。2015年10月6日公安局通知我重新做出了损伤司法鉴定,鉴定结果是《轻伤二级》,鉴定不是很公正,这次鉴定把我的一级降为二级,他们也是出于私心鉴定,鉴定机构尽量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态,这个结果也比犯罪人合伙造假《轻微伤》的结果好。2015年10月份初准备申请批捕走法律程序。2015年11月1日还说准备向上面报批办手续,2015年11月4日案子又移交回银坑派出所处理。
  2018年5月份,两个民警去了东莞做我的案件调查,也了解到我2015年3月22日在虎门人民医院做的骨折三围CT复查,报告书明确说骨折痕迹已经完全消失。我于2014年6月10日被对方打伤,到2015年3月在半年多时间骨折痕迹已经完全看不到了,我出院后半年,骨折痕迹完全吸收消失,我受伤到骨折线消失医学实践中不会超过8个月,不可能是几年前或十几年前的老伤。
  医生与法医都知道的肋骨是软性骨,骨折愈合到了一定时间骨折痕迹会被身体吸收,手臂和脚骨是硬骨骨折了会永久留下疤痕。我的伤骨折消失时间是8个月,由此类推,我的伤如果是老伤的话,就是2014年6月25日往前推8个月到2013年10月之间发生的骨折。对方说我是老伤,谁质疑谁举证,谁就要证明我的伤是从哪里来的,就要证明2014年6月25日往前推8个月到2013年10月之间是怎么发生的骨折。
  我在2013年10月到2014年6月我从没与人发生过打斗,更没有因肋骨骨折住过院,我的长期住地是东莞,可以扩大范围查广东省和江西省所有医院,看我有没有我骨折受伤住院记录,可以查医院我有没有买过这些骨折的药,可以查我的行车出行、各种消费记录。
  我在银坑医院住院的时候我起不了床,要人家拉我起来,这么严重的伤,我没这种受伤卧床要人拉起来的经历,我要是被别人打伤了,就我这种性格我还不找他们,还不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吗?
  管金发同黄X和肖X与刘宁汝等几个法医在赣州吃饭就吃了一万多元,一千多元一瓶的酒就喝了十多瓶。这个可以在法庭上叫这几个人出来对质,黄X、肖X、谢X,他们敢不敢拿他的后代不好来发誓,法庭上做假证要追究刑事责任的,他敢就没人信这吃饭的事情,一起吃饭的人太多了,秘密还是被说出去了,纸是包不了火的,银坑还有好几个人知道这件事。
  现在处理单位只对管金发一个人提起公诉,三个人同时打的只拿一个人顶罪,另外两个人又被包庇,派出所提出是管金发一人打伤的我,管冬生一样跪在我前胸肋骨另一边造成多发性骨折,没有管冬生和曾风秀抓住我,管金发一个人能打到我这么严重吗?
  我的案件是贪官恶吏造成的,补贴家用经济上有点问题老百姓睁只眼闭只眼,打打杀杀的钱也要,这些年银坑于都打伤杀伤多少群众?是谁允许黑恶势力存在10多年的?这个案子去南昌北京等各地上访,去各省找鉴定机构我银行卡里80来万现金用完,我于2016年东莞的房子一百四十几万贱卖了,现在卖要三百万左右,这个案子对我造成家破人散,经济上的压力,亲情的破裂,我的工厂被他们搞倒闭,犯罪人对我造成损失伤害是极其严重的。
  案件现在另两个犯罪人又被徇私枉法包庇,五年了连拘留都没有过。其他人的证词在法庭上没有一个说过管金发的父母没有打,管金发一家又不是国家民族功臣,社会道德模范,红军革命烈属,他们是作恶家庭有什么资格享受法律优待,照顾他们家就是纵容犯罪。
  管金发要是受到了法办,曾冬海说过会赔偿管金发的一切损失。曾冬海开着粤S6920U白色奔驰车炫耀,曾冬海出钱管金发找赣州章贡区公安局的人,赣州章贡区公安局的某民警找银坑派出所贪赃枉法办我的案子,曾冬海害到我家破人散发了恶财,2012年我放了他坐牢,后面他还不知好歹。

  没有政治地位,就要有经济地位,经济地位也没有了,就要受世人身边的人尊敬,现在我的法律权益安全保障被贪官恶吏践踏出卖,我安分守己一生,活在世上没有尊严有什么意义。

  2019-06-12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