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北京昌平区兴寿镇人民政府:你让人民如何信任你?

[社会] 时间:2019-06-12 15: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事情发展到今天,我们不得不怀着悲愤的心情,茫然无助地写下这样一份材料,来向社会公开我们所遭遇的一切。

  事件的起因是北京市昌平区于2017年4月启动的“工业大院清退”专项行动。讲到这里,我们有必要先将自己的具体情况给大家做一个简要说明。

  一 事情的肇因

  为了解决几个外地孩子在北京的上学问题,我们于2011年4月6日,租用了北京市朝阳区立水桥村时任支部书记张宝勤(身份证号:110105196309077533)位于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象房路口的所谓“张氏庄园”,打算以此作为学习场所,来辅导孩子们学习。

  该租房合同为期20年,年租金25万元人民币。根据合同,房租每半年一付,从第3年开始,每3年按上半年租金的5%递增。自2011年合同签订之日起,我方一直正常履行合同,从未拖欠过租金。由于院落较大,为了充分利用“张氏庄园”内的所有空间,在征得出租方即张宝勤同意后,我方用铁丝网将院落做了隔断,将其一分为二,把靠北的部分院落转租给了他人。于是,这座 “张氏庄园”也就有了第三承租人,简称“三包”。

  我们真正使用的南院仅占整个“张氏庄园”的五分之一,而且在我方入住“张氏庄园”时,该处院落实为仓库,只有一排连水泥地坪都不完整的毛坯房,根本不具备“学习”条件。为此我们不得不对其进行了大规模装修,装修的内容包括铺设地砖(原先室内地面只有一部分为水泥,其余三分之一则为泥土地面)、吊装天花板、粉刷内墙、加盖室外走廊、布设水电线路、加装空调与供暖设施等;为了孩子们的身心健康,我们甚至还买来了35卡车土石,填平了房舍前的大坑,将其改造成了一块标准的水泥地面篮球场。后来,我们考虑到与张宝勤签订了20年合同,又加大投入,新建了厨房、餐厅、宿舍、洗手间和洗澡间,并铺设了室外地面,使整个院子的地面得以硬化。而整个过程均征求过张宝勤的意见,他从未表示过反对。

  “三包”的情况与我们大同小异,他们与我们也签了20年租赁合同。由于原先的“张氏庄园”缺乏冬季供暖设备,“三包”也投资对北院进行了改造,并出于经营的需要,也加盖了很多房舍,增添了不少设施。他们的工程同样也得到了张宝勤的许可。

  我们是按照20年的使用标准加以投入的,为此我们家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甚至最后一笔有关洗澡间和宿舍的工程款,至今仍未给建筑公司结清。我们原想可以安然地使用20年,但北京大兴的一场大火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同时也让我们的希望就此付诸东流。

  二 贪婪丑陋的灵魂

  对于政府的“工业大院清退” 工作我们深表理解,但也相信政府绝不会因此而让老百姓陷入困境。所以在2017年12月中旬,我们携手“三包”与张宝勤就“不可抗拒力”达成了一致。三方均同意因不可抗拒因素,本租赁合同执行日期截止到(并非终止协议!)2017年12月31日,并协商厘清了三方拆迁补偿的项目和范围。我们和“三包”的原则是,属于我们后期投资修建的项目,政府的补偿应归我们;不属于我们投资的,我们也不会无理取闹。用大白话说就是“属于我们的一分钱不能少,不属于我们的一分钱也不多要”。张宝勤对此不持异议,并在原协议补充条款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事情到此已告一段落,虽说损失甚大,但政府倘若能给一些补偿,作为公民,为了政府的统一部署而做出一些牺牲也是理所当然的。于是我们抱着一颗善良的心,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事实上,几年下来,张宝勤已经从我们和“三包”身上拿到了近两百万元房租。我们原以为他会考虑到我们的付出与损失,能够遵守我们三方的共识,按部就班地知会我们拆迁的进展,但我们等啊、等啊,一直等到2018年6月份,也不见张宝勤有什么动静。

  我们坐不住了,就跑到“张氏庄园”亲自查看了一下,却发现整个院子早被拆光了,就连拆下来的空调、暖气片和其他的零碎,也全不见了踪影。

  我们立刻觉得里面大有问题,就赶紧通过私人关系打听事情的进展。这一打听不要紧,我们发现政府早就将40%的拆迁补偿打给了张宝勤;而张宝勤却总是告诉我还没消息。联想到在第三方(拆迁办)前去丈量的时候,他既不通知我们和“三包”前去丈量被拆的房舍(我们甚至主动问过他拆房时需不需要我们和“三包”一起过去,他回答说不需要,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一个人在就可以了),也不告诉我们具体的补偿数额,更是感到张宝勤缺乏公义,恐怕根本不会兑现自己所做的承诺。

  因此,我们不得已找到了昌平区兴寿镇政府。兴寿镇政府城建科的科长接待了我们,并告诉我们说政府的这次拆迁委托给了第三方,所有行动和补偿都由他们执行;还跟我们说镇政府经济发展科的张景丽科长现在就在第三方公司现场办公,让我们去那里向她反映情况。

  我们不敢耽搁,又马不停蹄地来到第三方公司,在那里果然见到了张景丽科长。她在查阅了相关资料后告诉我们,兴寿镇政府确实已将40%的拆迁款打给了张宝勤,并建议我们事不宜迟,应尽快跟“三包”联系,力争三方能坐在一起商定出一个方案来。

  三 秦城村党支书的幺蛾子

  于是我们赶紧又跟张宝勤打电话,在好不容易打通之后,张宝勤倒也没有否认已经收到40%补偿款,但一听我们介绍完情况,又马上粗暴地说:“什么第三方?他们是谁啊?让我去我就去了?我只听秦城村里的!”

  事实上,政府为了社会和谐,在清退这些工业大院时,凡有二包、三包者,在房舍丈量、评估当天,第三方公司都会按规定要求他们亲自到现场丈量,以明晰产权,避免纠纷。张宝勤的行为明显是有私心的,现在又表现得如此不合作,因而我们当时表现得非常愤慨。兴寿镇政府经济发展科的张景丽科长便对我们说,若我们与张宝勤之间无法达成协议,镇政府可以扣下剩余的60%拆迁款不予支付。我们很清楚,要是让张宝勤拿到了全款,我们就再无机会得到政府补给我们的那份儿了。所以我们对张科长的建议深感欣慰,并对她表示了真挚的感谢。

  事后我们了解到,张宝勤之所以说他“只听秦城村里的”,是因为我们在与他签订租房合同时,没有同时跟秦城村签所谓的“土地流转协议”。其实这里面存在两个问题,首先,我们与张宝勤签的是“房屋租赁合同”,并不了解还需要与秦城村签署“土地流转协议”;其次,张宝勤当时也未提醒或要求我们与秦城村签什么“土地流转协议”。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张景丽科长的建议下,在第三方公司见到了秦城村的党支部书记张某某和秦城村主任。但秦城村张支书的态度简直令我们大跌眼镜。

  张支书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竟是“不管、不管!张宝勤大院的事情我们不管!”其态度之蛮横、粗劣,盛气凌人,竟让人不由得想笑出声来。我们问他为什么不管,他并不回答,只管一味地冲着秦城村的村主任大声喊道:“甭管了、甭管了,跟他们废什么话?!”倒是村主任一言不发地拿来几分所谓的“土地流转协议”,往我们面前一摊,说:“看看吧,有这个我们才管!”

  当然,秦城村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毕竟我们没有他们所说的“土地流转协议”,但秦城村的张支书和村主任在明明知道张宝勤的“张氏庄园”有“二包”“三包”的情况下(村主任亲口承认他知道我们和“三包”在承租“张氏庄园”),仍然对拆迁丈量和拆迁款的去向不管不问,让我们很难不对他们的公正性和可信度产生怀疑。再结合张宝勤曾任朝阳区立水桥村党支部书记的经历,以及“我只听秦城村里的!”宣告,更让我们对秦城村张支书、村主任与张宝勤的关系,产生了严重怀疑。

  四 貌似公允的兴寿镇政府

  好在我们还有兴寿镇人民政府,只要政府为我们做主,能扣下张宝勤剩余的60%补偿款,料定他最终必会与我们协商的。为了巩固这一观点,我们又找到了兴寿镇一名姓沈的副镇长。沈副镇长更是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说,剩下的补偿款已经压下了,谁也拿不走,除非你们之间能达成协议。我们又小心翼翼地问,要是张宝勤托人找关系偷偷地把钱提走怎么办?沈副镇长斩钉截铁地回答,怎么可能?!这种经济纠纷见得太多了,有的甚至压了三年都没能提走。

  前有张景丽科长的贴心建议,后有沈副镇长的拍胸脯保证,我们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并为能遇到这样的父母官而倍感欣慰,甚至还诞生了要给兴寿镇政府送一面锦旗的念头。

  但万没料到,整个情势却随着2019年春天的到来,急转直下。

  2019年4月下旬,我们全家因有事需要去南方暂住一些日子。就在我们抵达广东之后,“张氏庄园”的“三包”突然从北京打来电话,说张宝勤已经拿到了剩余的60%补偿款,并让我们尽快核实。

  我们大吃一惊,却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兴寿镇政府的旦旦誓言犹在耳边,作为共和国的一级政府,怎么可能如此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呢?于是我们赶紧给兴寿镇政府经济发展科的张景丽科长和沈副镇长打电话。但一连数天,电话总共打了不下20通,得到的答复始终是人不在,要么是他们去开会了(为了表明我们的磊落,我们并没有要他们的手机号码)。这让我们不得不怀疑,我们有可能真的被他们耍了!我们为此心急如焚,却又因身在外地而鞭长莫及。

  好不容易盼到了回北京的日子,就在2019年端午节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上班日(6月10日),我们便急火火地赶到兴寿镇政府,希望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五 虚伪的科长和镇长

  但结果非常令人失望!兴寿镇政府经济发展科的张景丽科长在被我们堵到办公室后,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竟是:“你们的事情不是处理完了吗?怎么又来了?”

  天哪!在这些天里,她一直让她的同事撒谎、找借口不接我们的电话,现在却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好像所有事情都与她无关,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们就回答她说:“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又来找你?”

  她改口说:“张宝勤和秦城村的张书记拿来一份由你们签字的文件,说是你们之间已经达成了协议。我们就把剩余的补偿款给他了。”

  我们说:“我们最近根本没在北京,怎么可能跟他达成了什么协议?你们不是说要等我们三方坐下来谈妥后,再支付剩余款项吗?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张景丽科长就解释说,他们问过律师,他们支付给张宝勤剩余补偿款没有法律上的问题;而当我们提出要看一看那份她所谓的协议时,她又借口说那是别人的东西,不方便给我们看。

  好家伙,一级堂堂的人民政府,竟然给一位申请政府保护的普通公民讲起了法律!若法律能够面面俱到,那还要行政保护干什么?难道那些单钻法律漏洞的蝇营狗苟之徒还少吗?依法行政固然没错,但政府在明知道双方有争议的情况下,不保护弱势一方,不通知我们(他们手头有我们的书面申诉材料,上面明确标有我们的手机),而是偷偷摸摸地做出了有利于不仁不义者的勾当,这难道是一句“没有法律问题”就可以糊弄的吗?

  见张景丽科长如此不可理喻,我们只好苦笑着去找那位沈副镇长。

  其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在我们跟张景丽科长交涉时,她疑神疑鬼地问我们是否在录像。我们回答她说,我们没有录像,只是在录音;并光明正大地告诉她,我们这是为了以后能有所依据。她看我们要去见沈副镇长,就趁我们跟办公室其他人员讲话的工夫,蹑手蹑脚地提前跑去报告沈副镇长,说我们有录音,要他小心。

  所以,那位沈副镇长在见到我们后居然说:“我知道你们在录音……”

  看看吧,这就是我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父母官们的做派!我们本可以不告诉他们我们在录音,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他们也能光明正大;而他们却如临大敌!试想,若大家都坦坦荡荡地有一说一,又何苦犯得上做贼心虚呢?

  其结果可想而知,我们没有从沈副镇长嘴里得到任何建设性的内容,倒是张景丽科长最后很主动、很“好心”地替我们规划了三条道路——上访、起诉、找纪委。

  六 我们真的被政府耍了!

  就这样,我们被兴寿镇人民政府给耍了!作为一名普通的小老百姓,我们似乎也只有这三条路可走;但我们很不甘心,很想知道到底有没有第四条道路!

  不管张科长和沈副镇长的说辞多么冠冕、多么“法治”,但最终的结果是,由于兴寿镇政府的袒护或合谋,那份本该属于我们的拆迁补偿款再也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追回;那些本该受到保护的弱势群体再一次遭到了霸凌!其实不光是政府补偿给我们的房屋设施损失,还有经营损失、人员工资补贴等等,也统统被张宝勤窃为己有。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兴寿镇人民政府莫名其妙的出尔反尔造成的。

  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不敢断言在我们这次事件中,究竟有没有一些令国人深恶痛绝的权钱交易,但事实就像铁一样坚硬——张宝勤因为拿到了全额补偿款,再也不接听我们的电话,并拉黑了我们的微信!这难道是那些口口声声为民办事儿的人民政府应有的作为?而这样的政府难道真能取信于民、赢得百姓的尊重?

  我们在这里郑重宣告,上面的所有叙述都有录音凭证;为防止某些人出尔反尔,我们甚至在第一次跟兴寿镇政府交涉时,就用手机做了录音。我们对上面的文字负责!我们相信,在昌平区这次“工业大院清退”行动中,受到不公正待遇、被黑恶势力沆瀣一气霸凌的拆迁户绝非我们一家。我们迫切呼吁大家勇敢地站出来,积极与我们联系。在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的今天,我们再不能这样轻易地让正义屈服于邪恶!

  我们的联系方式:手机15120040259(郭女士)


  2019年6月10日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