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中国最庞大的腐败对象是谁?是失控的县委书记

[社会] 时间:2019-06-11 19:0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县委书记、县长的权力究竟有多大?有专家说:“除了外交、军事、国防这些内容没有,(县委书记、县长)拥有的权力几乎跟中央没有区别”。

    

    在中国,县委书记、县长拥有的权力大得让人难以想象,以至出现了失控的局面。在强征强拆中,县委书记、县长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公民的住宅一夜夷为平地,可以让农民赖以生存的田地成片变为开发地、工业用地;可以把强征来的土地,百亩千亩以低价,甚至“零地价”捧送给开发商;可以让一个人一夜暴富,当然也可以让在当地呼风唤雨的大款一夜成阶下囚。可以一天提百名官员,可以把七姑八大姨弄进政府让纳税人养起来,可以包二奶养私生子,可以派人进京抓记者,而且凡是提拔重用的几乎全都是县委书记、县长......爆料不好说太细!

    中国失控的县委书记、县长权力大得吓人

    回家乡,一位老板的话却使感到了震惊。他说:“县委书记、县长的权力大得吓人,可以把几千万元送人。”这位老板10多年前是一个村支书,如今他却成了家产亿元的富豪。

    他的话,我完全相信。比如以招商引资的名义,把价值几千万的土地以几十万给开发商,有的地方甚至是“零地价”。本来一个销售收入几亿的企业,需交税千万元,但是县委书记引进的企业,交了税,财政却返还企业。朋友曾告诉我,一个企业不但叁年不用交税,县里还给该企业担保贷款,拨几百万元的科研经费,原因也是该企业是县委书记引进的。

    媒体曾报道赣榆县原县委书记孙荣章擅自将房地产开发所得税、销售不动产营业税作为招商奖励退还给开发商。让连云港金宝公司的郭强承接时代广场步行街工程,尽赚6000多万元,违规退税还拿了200多万。码头开发公司的胡伟,他免费从孙荣章手上拿到海头港口岸线开发权。建起了一圈海景房,获利数千万。孙荣章还以每亩1万元的超低价批给金汇公司的赵飞500亩地建厂,还为其提供担保贷款1.5亿元。赵飞资金周转困难,孙荣章直接就安排开发区管委会借给他2000万元。

    县委书记、县长的权力究竟有多大?有专家说:“除了外交、军事、国防这些内容没有,(县委书记、县长)拥有的权力几乎跟中央没有区别”。

    例如,赵本山老家开原书记魏俊星都居然能用黑白两道互相配合方式,敲诈索贿开原几乎企业,敛财近十亿只收现金,其中近4亿通过银行与地下钱庄洗出境外。用金钱与美色处女买通周永康秘书余刚与纪委官员后,无恶不作,被当地干部群众称为恶魔。但鉴于魏多次化险为夷,用钱搞定,在被调查后,长驻北京找人摆平,并四处放风他后台关系硬,并继续图谋雇凶杀证人。

    可以说县委书记、县长是“政治强人”,也可以说是权倾一方,甚至是独断专行的霸王。由于县级与中央隔着省级、市级,大多处于“山高皇帝远”的政治地理边缘,确实存在着“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弱、下级监督太难”,加上权力过于集中,监督严重失控,监督几乎呈现一片真空地带,从而造就了他们“我的地盘我做主”。里有几个坊间流传的段子,戏谑中展现了县级官场的真实生态:“县委书记绝对真理、县长相对真理、常委服从真理、其他班子成员没有真理。”“一把手说一不二,二把手说二不一,叁把手说叁道四,四把手是、是、是、是,五、六、七、八、九把手,光做笔记不张口。”“一千个副手,抵不过一个正手。”许多落马县委书记都坦言,以前在自己的“一亩叁分地”内,他们的话都是“绝对真理”。一把手的核心权力就是对人、财、物、事的拍板权。

    四川一位落马县委书记说,在他担任县委书记的4年间,从来没有人在他拍板时提不同意见,唱反调的更没有,“在县域内,我有绝对权力,这种权力用不用,什么时候用,怎么用,都是我说了算。”一个地方和单位的领导班子,最可怕的是无“杂音”。当今许多县委班子变得鸦雀无声。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原区委书记杨毓培(上图)封杀“杂音”还创立了一套“理论”。杨毫不掩饰地说:“作为‘一把手’,自然而然是‘一号’,是‘老板’,要拥有绝对权力,说了作数,定了算数,以我说的为准,以我定的为准,说的就是政策,必须无条件执行。”

    河南省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上图)就公开宣扬过“就是论”,他多次强调:“和县委保持一致就是和县委书记保持一致,在卢氏县就是县委书记说了算。”这些“一号”们,常常以“不准发杂音”为由,大树个人权威,把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高压推行一言堂,从而导致众人闭口、空气沉闷、万马齐喑。

    由于县委书记左右着干部的乌纱帽,连公、检、法大都仰书记大人鼻息,惟书记“最高指示”是瞻,这让他们更加为所欲为。

    安徽省定远县原县委书记陈兆丰(上图)抓权敛财的所作所为,可谓众多腐败的县委书记中的一个缩影。陈兆丰深谙“要想富,动干部”之道,通过死死抓住权柄不放,达到聚敛钱财的目的。县委组织部将乡镇换届干部调整方案交给陈兆丰审阅时,陈把方案扔到一边说:“都是你组织部说了算,还要我这个书记干什么?”于是他自己鼓捣出一份长达5页纸、写有多达几百人名字的“名单”,交组织部门去“按程序”考核。

    湖南省株洲县县委书记龙国华(上图)在即将调离之际,突击提拔调整100多名干部,因此被当地群众称为“卖官书记”。由于权力的失控,一些地方就出现了官场乱象:比如叁陪小姐当宣传部副部长;除了性别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团委副书记等。由于县委书记有绝对的拍板权,有了诸多权力寻租的机会,从而成了腐败的重灾区。一些地方的县委政府大楼建成了“白宫”与“天安门”,这是因为这些县委书记有领袖情节。

    2011年4月,一个名为《县委书记》的MV在微博上广为流传。这个MV的内容是歌颂河北省张北县县委书记李雪荣的,还配了一首主题歌,将其喻为“红太阳”。有意思的是李雪荣离任张北县委书记赴任张家口市副市长,张北上万群众为其送行,并打出“常回家看看”、“无论到哪里,保重身体”等感人条幅,李雪荣被感动得泪流满面,现场和群众久久地握手道别后踏上离任的大巴车。其场面比总书记视察场面还热烈。县委书记这个群体“集权度”高、容易滋生腐败现象已成不争的事实。

    重庆不雅照也说明了县委书记权力失控的问题。不雅照让雷政富倒台了,还让九龙坡区委书记彭智勇、璧山县委书记范明文、长寿区委副书记、区长韩树明、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委副书记、县长艾东倒台了。应该说,雷政富的倒,是倒在县委书记的位子上。2002年12月至2006年12月,雷政富任垫江县委书记。垫江县土石方工程大都由其弟雷政奎承包。此外,垫江县的路灯、绿化等工程也全部由雷政奎承揽。而那些建筑商只能吃雷政奎的“剩饭”,或者到雷政奎门口“讨饭”吃,这就激起了建筑商们对雷政富的仇恨。

    于是建筑商招募美女,训练好美女进行“公关”,只要有了不雅视频,就能从雷政富手上拿到工程。“相对钞票来说,更喜欢美女”的雷政富,果然经不起美女的诱惑,成了又一个倒在裙子下的官员。有人说,雷政富是被人设陷害的,这个设陷者就是重庆永煌集团创始人肖烨。肖烨利用不雅照获得建设工程,仅3年资产从一百万元奇迹般地串到几亿元。由此可见县委书记权力是多么具有神奇的力量。

    说起县委书记,不能不说辽宁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因为他是派人进京抓记者第一人。《法制日报》主办的杂志《法人》刊发了记者朱文娜《辽宁西丰:一场官商较量》的文章。文章报道了辽宁西丰女商人赵俊萍因不满县政府对其所拥有的一加油站拆迁补偿处理,编发短信讽刺县委书记张志国,被判诽谤罪。随后西丰县公安局又以“涉嫌诽谤罪”为由对记者朱文娜进行立案调查,派多名干警赶到法制日报社抓捕记者。胆敢在“天子脚下”抓记者,在我看来,不是法治意识淡薄,而是为所欲为惯了。《法制日报》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机关报,如果张志国不是为所欲为惯了,敢掐中央政法委的喉咙?

    不久前媒体报道,山西省蒲县煤炭局原党总支书记郝鹏俊,家产3个多亿,惹得县委书记眼红,要他给5000万被拒绝后,这位官员老板最后被送进了牢狱。判处有期徒刑20年,是以逃税、非法买卖爆炸物、贪污、挪用公款罪,并处罚金8500万元;其妻,原蒲县民政局副局长于香婷,犯逃税、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8500万元;其妻弟于小红犯逃税、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5600万;他们所经营的成南岭煤业有限公司,因逃税、非法买卖爆炸物,被追缴逃税额1871.85374万元,处罚金人民币9860万元。以上累计,仅罚金一项就高达3.2亿之多,创下山西各级法院判处的罚金刑最高记录。也就是他们家3人不仅要坐牢,其财产也被罚没光了。这种判法,显然不公,不说县委书记索贿是真,但得罪了县委书记是可以信以为真的。

    本来县委书记权力就失控,还要来个“高配”,还要省管县,这就让县委书记的权力更加失控。对于省管县,我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省管县后,县委书记将更加失控。一个省近百个县,省委管得过来吗?很显然“上级监督太远”的问题显然将更加突出,“山高皇帝远”之下的县委书记权力失控的风险也必将大大增加。

    至于“高配”县委书记,提拔为副厅级甚至为正厅级,我就更加反对,县委书记“高配”副厅级,而其他县级班子成员的级别保持不变,将意味着,县委书记不仅仍是本级班子的“一把手”,而且事实上还将成为他们的“上级”——如比原先同级的县长高半级。

    党政分开,是为了权力的均衡,本来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是正处级,这样一来,这个功能就殆然失尽。再说县纪委书记,是副处级,如今县委书记是上级领导,同级监督本来就软肋,县纪委书记的监督的权力就更加没有了。如此一来,县委书记的官级完全凌驾于班子成员之上,“集体领导”的难度增加,“同级监督太难”的痼疾就倍增。

    孟德斯鸠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一条万古不易的经验。”但他又说:“防止权力滥用的办法,就是用权力来制约权力。权力不受制约必然产生腐败。”县委书记的权力很难受到制约,因此他们成了当今中国最腐败的一群人。

    县委书记的权力失控,最根本的是权力过大而又缺乏有效监督。在现行体制下,县委书记拥有的权力既齐全又强大,不仅掌管着全县一切资源——决策权、人事权、财政权,甚至涉及公安检察法院的司法权——堪称一方“诸候”。绝对的权力没有监督,往往如脱缰的野马,无拘无束,无法无天。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秒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谢谢!接力下去,拒绝冷漠!

    一个真实的故事:

    “你终于死了!”

    坐在吧台后面,周睿脸上有些茫然。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女人声音是那么清晰,又快速的模糊黯淡,好似只是幻觉。

    这时候,身前的吧台传出“砰砰”的声响,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来:“周睿,你怎么越来越没家教了,跟你说话当我是空气吗!”

    周睿抬起头,看着坐在对面的中年妇女,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不好意思,妈,我刚才好像有点幻听……”

    “什么幻听,你就是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别以为芸儿嫁给你,你就高枕无忧了,要不是当年那个高人给两家指腹为婚,凭你,有什么资格娶我女儿!现在倒好,整天看着这么一个破书店,一个月连一千块钱都赚不到,拿什么养活芸儿?她一个口红你都买不起!”那妇女不依不饶的拍着有些破旧的吧台,全然不顾吧台已经快被她拍散架。

    周睿脸上露出苦涩神情,只低着头听,不敢辩解什么。

    坐在对面的是他岳母宋凤学,在青州市开了一家小诊所,虽然不大,但每年进账百八十万还是有的。

    岳父纪泽明,则是青州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和这样的人物比,自己的初中学历和文盲没什么两样。

    至于自己的妻子纪清芸不但有着堪比大明星的容貌和身材,并且从小就是学霸,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大型企业,年纪轻轻便做了中层管理,年薪五十多万。

    而周睿自己,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过世了,靠着纪家的接济才熬到初中。

    父母的事情对他打击过大,同时那么小就寄人篱下,性格逐渐变得懦弱又内向,到了初中便不再去上学。

    在别人看来,他是因为学习成绩不好主动退学,但实际上,周睿是不想被人说他总花纪家的钱。

    这家书店,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产,然而如今这个社会,谁还会买书呢?书店的生意越来越差,一个月的纯利润连一千块都不到。

    让所有人无法理解的是,纪清芸为什么要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不知多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周睿是个吃软饭的。

    周睿稍微知道点原因,但他一直觉得,那个所谓高人说的都是屁话。什么纪家有灾祸,没有他,便会家破人亡。

    可能吗?

    现在纪家蒸蒸日上,怎么看怎么好,哪里像有灾祸的样子?

    “我不管老纪怎么说,反正我是不会看着女儿总呆在火坑里。还有三个月过年,我也不为难你,年后你们俩就离婚,到时候我给你五十万,从此谁也不欠谁的!”

    听着岳母宋凤学的话语,周睿仍然垂着脑袋,闷闷的点头。

    看他这幅模样,宋凤学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这样的窝囊男人,怎么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当初哪根筋糊涂了,竟然会真的相信二十多年前的鬼话!

    “废物,看你一眼就烦!”宋凤学说罢,一巴掌将吧台上的几本旧书打落在地上,抬腿就走。

    周睿这才抬起头来,脸上的苦涩和憋屈显而易见。但岳母说的都是实话,他确实没资格和纪清芸在一起。

    尽管被如此斥骂,周睿还是站起来送岳母离开。

    出了店门,宋凤学直接开车走了。

    “又被骂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牛肉汤店门口问。

    周睿苦笑一声,点点头,正要转身进屋的时候,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从店里跑到他身前,眨着一双大眼睛,问:“周睿哥哥,等作业写完了我能来看书吗?”

    那男人走过来抱起小女孩,道:“跟你说多少次了,要喊叔叔。”

    “没关系的王哥,我其实挺希望有小菱这样一个妹妹的。”周睿说,父母双亡后,亲戚也不和他来往了,因此比谁都希望能有份亲情联系。正要跟小女孩说话时,周睿忽然看到,小女孩的额头有一片血红色的光,十分显眼。

    “小菱,你额头……”

    “额头怎么了?”小女孩摸摸自己的脑门问。

    周睿看看她,又看看开牛肉汤店的王哥,疑惑的问:“你们看不到?”

    “看不到什么?”王哥也是满脸不解。

    周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又怕自己是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只好摇头说:“没什么,等小菱写完作业让她来看书吧。”

    “今天就算了,得早点回去买牛肉。”王哥说。

    周睿也没有多劝,点头后回了自己的店里。

    从地上把岳母宋凤学打落的几本书捡起来后,周睿在吧台后呆坐了很久,才逐渐回神。

    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吧台上似乎多了什么。

    一本白色的古书放在旁边,更让他奇怪的是,当看向这本书时,眼里竟然看到封面上挂着六团米粒大小的金色光芒。准确的说,是左眼看到的。

    如果闭上左眼,便会发现吧台上空无一物。等睁开后,古书和金光依然在,这让周睿愕然不已。

    封面上有几个晦涩难懂的符号,或者说文字。

    周睿很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文字,可脑子里却清楚知晓它的含义:“道德天书,心想事成。”

    周睿二十多岁了仍然一事无成,除了没有自信,也没有学历外,最重要的还是身体原因。

    当年的车祸他虽然活了下来,却因为受伤导致身体亏损,一直到现在还显得病恹恹的,背五十斤的大米都困难。若非如此,也不需要这样死守着破书店。

    所以,他现在最需要的是让身体健康起来。

    思索一番后,周睿盯着那本怪书,满脑子想的都是健康两个字。

    果然如他所料,书上的一团金光缓缓消散,而第一页却自动翻开。健康两个字,在这一页显现。

    一股奇异的能量逐渐进入他的体内。身体开始变得温热,随之而来的是充足力量感。

    过了大概十分钟,金光彻底散去,而周睿却好似吃了大补药物一样,面色红润,精神抖擞。

    盯着封皮上的几个古怪文字,道德天书?周睿隐约觉得,自己好似要把握住什么关键。

    这时候,刹车声在店门口响起。随后,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满脸冷漠的出现在门口,道:“周睿,你是不打算回家了吗。”

    看到这女子的时候,周睿嘴角苦涩,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纪清芸。

    “马上就来,马上就来!”周睿连忙拿个手提袋,挑拣了一些放进袋子里。想了想,他又把那本怪书也收进去,这才提着袋子朝门口走去。

    一边走,他还兴冲冲的想着和妻子说说这个好消息:“清芸,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什么了吗?这袋子里……”

    “上车吧,爸妈等着我们吃晚饭呢。”纪清芸根本没有多看他,直接转身先上了车。

    周睿愣了下,然后才想起自己在人家心中,根本一无是处。

    “周睿哥哥!”小菱的声音传过来,周睿转头看去,正见小丫头坐在电动车后座上跟他打招呼,而王哥好像还在屋里整理东西。

    “还不上来?”纪清芸从车窗道。

    周睿冲小女孩挥挥手,然后面带苦涩的上了这辆五十多万的豪华牌轿车,原本身体恢复的好心情,瞬间变得无比失落。

    坐在驾驶位,纪清芸瞥了眼周睿,见他紧紧抱着一个破旧的手提袋,便问:“我妈今天来了?”

    周睿的手紧了紧,微微嗯了声。

    纪清芸又问:“说什么了?”

    周睿习惯性的低着头:“没说什么。”

    “是吗?”纪清芸的声音更加清冷,过了几秒钟,说:“你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对你失望吗?不是因为你没钱,也不是因为你没有学历,而是因为你太懦弱。虽然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和你是真正的夫妻,我们也从未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但是,连被我妈逼着和我离婚你都不敢吭声,你还是个男人吗?周睿,我真的不希望自己和你这样的男人共度一生,好聚好散,别让我们彼此为难。”

    周睿脸上露出苦笑,这才明白,纪清芸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或许岳母宋凤学来之前,就已经和她商量过。

    确实,连被逼着离婚都不敢吭声,算什么男人……

    “我知道我妈许诺给你五十万,但我会额外再给你一百万。你的身体不是很好,这些钱省点花。”纪清芸又道。

    她其实人不坏,如果周睿能稍微表现好那么一点点,都不会下定决心要离婚。可惜的是,周睿实在太不争气了。

    “我不要你的钱……”周睿轻声说。他愿意让纪清芸去追求属于她的幸福,却不希望离了婚还是要让人说自己是个吃软饭的。

    “不要钱?你是想要房子吗?”纪清芸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

    周睿又摇摇头,他抱紧了胸口的手提袋,低声说:“我只是希望,哪怕到了最后,也能够在你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印象。而且……其实我……”

    就在周睿想和纪清芸说明自己有了奇遇,有能力改变现在生活的时候,突然听到“砰”的一声。

    转头看去,周睿心里猛地一紧,只见一辆轿车冲到了牛肉汤店的门口,电动车和小菱都被压在了车轮下。王哥刚从店里匆匆跑出来,看到这一幕后差点都疯了。

    周睿二话不说,立刻就下了车,纪清芸也跟着下来了。

    跑到店门口,只见小菱似乎伤的很重,已经几乎没了呼吸。轿车司机脸色惨白,在旁边站着发抖:“我,我方向盘失灵了……”

    纪清芸掏出手机报警叫救护车,此时,已经有不少围观群众。

    一个中年大汉扯着嗓子喊道:“都过来,把车先抬起来!”

    纪清芸虽是个女人,却还是过去挽起袖子。周睿跟在她旁边,也准备尽点力的时候,忽然看到小菱坐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另一个她坐了起来。

    身体仍然被压在车轮下,另一个她显得很模糊,仿佛风一吹就会散掉。满脸茫然的坐起来后,小菱打量了一眼四周,然后站起来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她的身体,穿越了众人,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周睿看的呆住了。

    一个汉子见他傻站着不帮忙,不由心急,一把将他扯到后面,怒叱道:“不帮忙就滚蛋,在这发什么愣!”

    被挤出人堆外的周睿盯着那模糊的小女孩身影,隐约有种感觉,必须把她拦住,否则小菱就没命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也不知道怎么拦,却还是遵从直觉跑了过去。

    纪清芸瞥见这一幕,微微叹息,不说救人了,连看都不敢看吗,果然无可救药。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过完年就不是一路人了,何必想那么多。

    她没有再去多看,随着一人的发号施令,一起用力抬动轿车。

    此时的周睿,已经跑到小女孩面前将她的去路挡住:“小菱,你干什么去?”

    小菱茫然的抬头看他,然后呢喃的道:“大哥哥,我要回家。”

    “回家?”周睿看向车祸的方向,然后道:“你走错路了,跟我回去。”

    小菱好像什么都不懂,微微点头,抬起手来像是要他牵着。周睿有些犹豫,因为他很清楚,眼前这个模糊的小女孩根本不是人。她的身体是虚幻的,刚才穿越人群,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但看着小菱那茫然的样子,他于心不忍,只好尝试性的伸出一根手指。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小菱能够穿越他人,却可以抓住他的手。手指微微发凉,好似被冰块裹住,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左眼微微亮了一下。

    第二章

    小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呢喃的道:“周睿哥哥,你的手好暖和啊。”

    周睿愣了几秒,然后咽了口唾沫,说:“那什么,走吧,我带你回家。”

    说罢,他领着小菱往车祸现场走。

    此时,肇事轿车已经被抬开,等周睿走到附近的时候,救护车也到了。

    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快步跑来,交警则把聚集的人群驱散开来。一名医生跑到小菱身体旁,翻看了一下她的眼睛,又试探了脉搏什么的,接着叹出一口气,微微摇头。

    看到他这动作,旁边的王哥意识到了什么,当即哭倒在地:“我的女儿啊!”

    两手泥污的纪清芸眼中也隐隐含泪,她最见不得这样的情景,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人世,她还那么的小,明明还有更长久的未来。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等一等!她还没死!”

    接着,纪清芸便看到周睿急匆匆的跑过来。在距离小女孩身体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便被医生拦下来:“你是谁,要干什么!”

    周睿没有功夫搭理他,转头冲手边的小女孩焦急的喊道:“快回去啊!你不是要回家吗?回去就能回家了!快啊!”

    除了他,没有人能够看到另一个小小的身影。

    小菱抬头看看他,然后看看地上已经没了呼吸的身体,这才点点头,朝着身体走去。

    与此同时,旁边几个先前来帮忙的人都冷笑道:“刚才不帮忙,现在来装神弄鬼?”

    “就是,我刚才还看他在那发呆呢,现在都完事了才跑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什么东西!”

    “别他妈的臭不要脸了,就烦见你这样的人,赶紧滚!”

    群情激奋,周睿的举动,显然让他们觉得受到了某种侮辱。

    周睿没有辩解,他只紧张的盯着小菱孩的身体。此刻,那模糊的身影,正在和身体缓缓重合。而医生和护士,则把小菱的身体抬上担架,朝救护车走去。

    这时,耳边传来纪清芸的呵斥声:“周睿,你太让我失望了!”

    转过头去,只见纪清芸满脸愤怒和失望的瞪着他,然后转身朝着车子而去。

    看了一眼已经启动的救护车,周睿无法得知后续的情况,默默为小女孩祈祷一番,这才朝着纪清芸那边追去。

    身后,一群人冲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满脸唾弃和不屑。

    第二天,早。

    周睿到了书店刚打开门,就听见旁边传来电动车摔倒的声音。转头看,只见王哥慌张的在开店铺门。

    周睿连忙走过去,问:“王哥,小菱怎么样了?”

    不问还好,一问,王哥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医生刚刚跟我说她的情况很危险,都下病危通知书了,说随时要进行二次抢救……”

    他这次回来,就是把店铺里所剩无几的钱拿去医院应急。

    看着王哥冲进店铺,然后又冲出来,扶起电动车就走,连店门都忘记关的背影,周睿眉头紧皱。

    看样子,只把她的灵魂送回去,好像对身体的伤势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时间长了,依然会死。

    低头看了眼怀里抱着的手提袋,周睿眼睛一亮,对了,还有道德天书!

    他连忙进屋把书拿出来,盯着封面上的五团金光,周睿在心里默默想着“救命药”两个字。

    很快,古书的页面自动翻开,救命药三个字在书页上显现的时候,一枚金色的药丸也出现了。而封面上,两团金光同时消散。

    周睿愣了愣,这种救命药,需要用两团金光?

    但他没时间去心疼了,还是救命要紧。

    握着金色药丸,周睿立刻关了两家的店门,然后打了车就往医院去。

    到医院的时候,问了半天才知晓小菱在哪个病房。

    周睿快步跑到那,正见王哥在病房门口冲医生磕头,求他们一定要救女儿。

    两名护士正在劝他,医生一定会尽力抢救的。

    周睿连忙过去,正见几名医生在屋子里忙的满头大汗。心律监测仪器上,已经成了一条直线,刺耳的报警声,让周睿心头乱跳。

    而且,他还看到那个模糊的小菱又一次从身上浮起。

    他想也不想的冲进病房,对着模糊的小菱大喝一声:“回去!”

    “你是谁!我们正在抢救,捣什么乱!快出去!”一个医生训斥道,也有护士过来拉。

    可周睿左眼看的清清楚楚,小菱就要死了,他哪里会管别人怎么说。直接推开护士和医生,冲到小菱的床前,拔下她嘴上的氧气罩就把金色药丸塞了进去。

    几个医生怒发冲冠,其中一人更是忍不住揪起周睿的衣领子:“你他吗在干什么!给她吃了什么?”

    “我,我在救她……”

    “放屁!她的心跳都停止了,我们在进行最后的抢救,你却拔了氧气,还乱给她吃东西,是想让她死吗!报警!快报警!这是在杀人!”两名医生也不抢救了,直接把周睿围起来,防止他逃走。

    “我真的在救她……吃了那药丸,她就能活下来了……”周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不断重复这句话。

    可是哪里会有人信,包括周围来看热闹的病人和家属,也纷纷斥骂出声。

    这种危急关头,医生已经够忙了,竟然还有神经病来添乱。连心跳都停止了,加上这么重的伤势,可以说基本没有救活的可能。一枚小小的药丸,能顶个屁用!

    没有人相信周睿,都大声嚷嚷着报警把他抓起来,最好直接枪毙。

    周睿低着头,被人推推揉揉,却不敢反抗。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枚金色药丸到底能不能起效果。

    起死回生,那可是传说中才有的事情啊。

    “吵什么,我爸要是出了事,你们负的起责任吗!”一名中年男子从隔壁病房走出来怒声道。

    这里是重症监护室,隔壁的情况也很不好,同样在进行抢救。男子本来就心急,又听到这边吵的厉害,才忍不住出来训斥。

    他是青州有名的富豪,身份尊贵,一名护士连忙跑过去解释:“实在对不住了章先生,是有个神经病,非说自己的药丸能救命。那小女孩心跳和脉搏都消失了,他……”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病房里传来一个医生的惊呼声:“心跳恢复了!快快!继续抢救!”

    连那名护士都被喊了回去,病房里忙的一塌糊涂。所有人都被突然恢复的心跳,弄的手忙脚乱。

    而那些看热闹的人,则纷纷发愣,活了?

    先前所有人都觉得,周睿就是个傻帽。不知道从哪弄来一颗破药丸,就以为能救命。

    青州人民医院可是全国出了名的大医院,这里的医生也是最好的。他们说不能救,那肯定救不了。

    但是现在,小菱的心跳恢复,直接让围在病房周围的人炸了锅。

    那是什么药?一颗就让本来宣判死亡的小女孩复活了!

    他们惊奇的看着周睿,满脸的不敢置信,隐隐更带着一点羞愧。

    刚才还要报警抓人家呢,现在怎么说?

    周睿看着监测仪器上不断跳动的线条,脸上逐渐露出笑容,真的有效果!太好了!

    外面那名中年男子也听到了医生的话语,他下意识要走过来看一眼,却听到自家病房里传来医生的声音:“不好了!病人呼吸停止了,快快……”

    中年男子心头一跳,连忙跑回病房,却见父亲已经没了呼吸。医生正在打肾上腺素,并准备除颤仪试图抢救。

    可是,他父亲情况实在不好,几乎没有救回来的可能。几个亲戚,已经哭出声来。

    中年男子眼皮直跳,他二话不说,转头就走出去,直接来到小菱的病房。

    “刚才谁拿的药丸救人?”中年男子急声问。

    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看向了周睿。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