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四川省叙永县公安局水尾派出所包庇纵容黑恶犯罪

[社会] 时间:2019-06-10 03:3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关于对四川省叙永县公安局

    水尾派出所包庇纵容黑恶犯罪有案不立

    有案不查“终止刑事复议”尸体存放殡仪馆

    九月余导致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的

    举 报 材 料

    举报人:陈天云,男,汉族,现年44岁,粮农,户籍所在地:四川省叙永县水尾镇安全村五社55号,现住水尾镇画稿溪社区花园街2号1栋1单元4楼1号;居民身份证号码:510524197510211634;联系电话:18316500926。受害人辜枫林父亲。

    举报人:张金兰,女,汉族,现年42岁,粮农,户籍所在地:现住地址同上,二举报人系夫妻关系。居民身份证号码:510524197704271643;联系电话:18383012959。受害人辜枫林母亲。

    被举报人:四川省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叙永县公安局水尾派出所。

    举报诉求:

    一、请求上级公安机关,回避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水尾派出所对四川省叙永县水尾镇水尾河“8.19”溺尸案,重新立案侦查,为惨死的高中学生辜枫林鸣冤叫屈:给失子惨痛、悲痛欲绝的辜枫林父母一个法律平等、公平、正义的回应。

    二、依纪依法严肃查处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水尾派出所包庇纵容黑恶犯罪,有案不立,有案不查的地道的黑恶势力“保护伞”、追究相关责任人的纪律、法律责任。

    三、依纪依法严肃查处叙永县画稿溪社区党支部书记张勇,利用手中行使的公权力;利用家族、宗族势力为犯罪嫌疑人堂弟张星及其“女朋友”施露群速上户口,唆使双方案后外出,逃避法律制裁、搞“关系网”当“保护伞”的纪律、法律责任。

    四、将嫌疑人捉拿归案,绳之以法。

    “8.19”溺尸案案情:

    一、受害人情况:受害人:辜枫林,男,汉族,四川省叙永县二中高一学生。因辜家带到陈家,三代还祖改姓辜。长相好、表现好、学习好,班级前十名。在水尾读初中时,与女生施露群十分要好。施长期追随辜。2018年暑假,辜枫林回水尾场花园街2号1栋1单元4楼1号居住,与哥辜淋应同住。2018年8月15日,哥辜淋应早起到成都找事做而离开。当天受害人辜枫林一人居住。辜枫林一般不肯下楼玩。一般人叫不动辜枫林下楼,唯有施露群喊得动。

    辜枫林父母在广东中山打工,未回。

    据施露群父母施世全、刘大连(后附证实材料)讲:当天(2018年8月15日)晚上,张星伙起一些不明真相的年青人,因不安逸辜枫林与施露群谈恋爱,将辜枫林骗出,当着施露群的面说:“我们要打死这个娃咡”施露群哭着说:“不要打他,他还是好人”。张星威逼说:“你说不要打,我们就把他打死!”施露群只好附言说:“哎呀,要得,打死了要甩他在河沟头”。一伙人在画稿溪大桥底下坝坝处闹了很久。

    附近居民刘五妹(刘从均)证实,当晚一两点,一伙年轻人追一个年轻人将她吵醒,有个娃咡吼:“打死那狗日的,打死那狗日的。”(后附证实材料)。

    大约三天后,2018年8月19日,水尾派出所打捞出一具尸体。立即运往叙永县殡仪馆。

    2018年8月20日辜枫林父母从广东中山赶回。

    2018年8月22日二举报人叙永县殡仪馆参加尸检;结论:“生前溺水死亡”。

    尸检尸体情况:受害人左眼突出;左脚四指有伤口,(后被法医胡春梅划了一刀);下部阴囊肿大(直径约四寸);全身多次污斑;肠胃清晰无水、无食物;下腹腔有250多毫升血水。

    2018年11月22日(捞出尸体后三个月另三天)第二次尸检。省公安厅法医周宇驰参与,未解冻尸体,让二举报人看一个“冰尸”。说:“你们看,那点有外伤提出来,那点有没检查到的提出来?”结果维持原判,还是“生前溺水死亡”。

    尸体从2018年8月19日运往叙永县殡仪馆保存,至今已九个月。

    二、黑恶势力嫌疑人张星情况:

    张星,男,汉族,大约二十四五岁,叙永县水尾镇原喜马村小地名望天狮子人。父亲张应坤,小名张伍,曾吃白粉,母亲姓穆,人称穆幺妹。二人均在广东中山打工。

    据施露群所记同班同学各排姓名,张星与施露群同坐三排,坐位挨在一起。追施露群,因年龄大几岁,施露群不同意。

    家庭,宗族关系:原水尾镇国土所所长张正中,老家同处一地。是张星堂伯。现水尾镇画稿溪社区党支部书记张勇、张正中三儿。张星堂兄。

    张星未考上高中,曾学开过挖机,租房在水尾场老水尾桥头,相邻画稿溪李宝玉网吧很近,是水尾场地皮混混。

    辜枫林受害后,仗其家族、宗族势力和复杂“关系网”利用堂哥,画稿溪社区党支部书记张勇关系,将施露群19年(19岁)来都未上到的户口上好后,与施露群“外出”至今。以逃避法律制裁。

    在施露群养父母刘大连、施世全坚决反对这门亲事的情况下,身为水尾镇国土所退休的堂伯张正中目无法纪,亲自给施露群养母刘大连打电话求亲,以寻求婚烟合法化,为堂侄张星掩盖其杀人罪责!不打自招!遭拒后,至今与刘大连见面不打招呼。

    堂伯求婚不成,张星公然亲自赤膊上阵,自证为情,聚众害死与施露群恋爱的辜枫林,夺得施露群,寻求婚姻合法化的事实,亲自给施露群养母刘大连打电话,遭骂遭拒后,至今与施露群隐居不出。(以上均有刘大连证实材料)。

    三、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水尾派出所有案不立,有案不查,充当“保护伞”情况:

    1、2018年8月19日,水尾派出所、县公安局刑事侦队打捞尸体出怪事,不准群众看,不准拍照,立即运送叙永县殡仪馆。不准事发地(水尾)居民认尸,而到天池镇时,叫不同乡镇、不同河流、距离15公里的天池镇居民认尸。这是为什么?

    2、2018年8月22日,二举报人赶回后,在叙永县殡仪馆参加尸检,法医胡春梅、许静。尸体全身多处污黑;左眼明显突出:阴囊肿大比碗口大;左脚第四指有踢伤伤口(胡春梅)法医还给他花上一刀;胃肠清晰透明、无水无食;下腹部腹腔内有250多毫升血水。法医结论:“生前溺水死亡”。溺水死亡为什么肠胃无水?左眼为什么突出,左脚四指为什么有踢伤伤口?法医为什么还要给他划一刀?死者阴囊为什么肿那么大?腹腔内为什么有250多毫升血水?

    3、2018年11月22日,又在叙永县殡仪馆进行第二次尸检,尸体未解冻,未剖腹腔。法医叫二举报人看“那点有问题,我们就检查那点”。门外汉的二举报人只看到一具彊尸。提出死者阴囊肿大问题,法医划开已冻彊缩小。参与的省公安厅法医周宇驰,市法医不知名,县公安局胡春梅走了过场。维持第一次尸检结论:“生前溺水死亡”。这就是省、市、县公安机关法医的“尸解”吗?

    4、死者身上遗物存疑;二举报人从广东中山打工赶回时,县公安局刑侦队、水尾派出所、民警交给二举报人遗物;手机所用耳塞;银行卡;30多元现金;开家门的钥匙(现还在水尾派出所)。没有手机!溺水死亡,水中必然挣扎,这些遗物还会在死者身上吗?

    5、凌晨1点40分,神秘QQ内容、手机型号存疑;时间:2018年8月16日凌晨1点40分;手机型号:索尼(死者手机是红米);内容“说说”“致身边的人”“当你们看见这个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请不要伤心”。我只是不太喜欢自己而已,请一定要开心的活下去,“差不多就这样了”。龚挺、赵美、刘天喜、邓雪、刘亿均、吴兴秀、刘兰、罗翠等24人点赞。

    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水尾派出所为什么不查清索尼手机的来历?索尼手机的主人是谁?炮制这些内容是何人?是谁纠集24人点赞?还是一个人代表24人点赞?做假点赞的目的是什么?死者为什么要生前溺水?凌晨1点40分,正是众人熟睡之时,死者一个人在家会出来溺水死亡吗,死者早就预谋好,溺水之前发QQ告知“好友”才去死吗?这么多人点赞他去死得好吗?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剥去伪装案情即可真相大白!我们国家高科技破案技术一定会侦查清楚!

    6、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水尾派出所的所作所为说明了什么。

    ①2018年8月22日在叙永殡仪馆第一次尸检,两个月后的十月十九日出尸解结论;为什么要两个月?

    ②2018年11月22日,在叙永殡仪馆第二次尸检。未用尸体任何标本,走会过场而已,为什么还是近两个月才说出尸解结论?

    ③2018年10月19日,叙永县公安局发出DNA《鉴定意见通知书》。

    ④二举报人《报案申请》后,2018年10月31日叙永县公安局发出《不予受理信访事项告知书》为什么把“人命关天”的命案不立案,不查案?作为“信访事项”呢?

    ⑤2018年8月19日案发至2019年3月12日,7个月后叙永县公安局黑松林跳出李奎,发出《不予立案通知书》。欺上瞒下,甚是可笑!“人命关天”的命案要7个月才能作出立案,不立案的决定吗?

    ⑥2019年4月13日,叙永县公安局作出《延长刑事复议期限通知书》。

    ⑦2019年5月10日,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刘军等三人虚晃一枪,假装到水尾找二举报人,二举报人岳父张中明邻居刘明分等人问一下“情况”,于2019年5月13日发出《叙永县公安局终止刑事复议程序通知书》。

    使这起黑恶势力有组织有预谋的故意伤害,为情杀人案不了了之。黑恶势力杀人凶手被保护得严严实实!逍遥法外!

    ⑧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水尾派出所恶意回避犯罪嫌疑人重大作案线索,故意包庇纵容黑恶势力犯罪嫌疑人逃脱法律责任!

    A、张星、施露群(已鬼混在一起)是本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为什么不刑询?

    B、施露群养父施世全,养母刘大连清楚本案经过情况并坚决反对养女施露群与张星在一起。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和水尾派出所为什么不取证?二举报人提请办案人员调查张星、施露群时,故意回避、推诿说::“人家是个姑娘”反问举报人“咱过嘛?难道你家娃儿给施露群耍朋友吗”?(该语言出自水尾派出所所长胡林口吻)其中含意深刻!

    C、水尾《画稿溪网吧》存疑!而是本案的起源地。为什么不调监控?为什么不找老板服务员取证?二举报人提出调看监控时,水尾派出所所长恶意拒绝,推辞搪塞说“你看了咱个嘛?你看到你娃咡那点刻了又咱过嘛”?

    据水尾场:画稿溪网吧附近居民反映,2018年8月15日晚上至16日凌晨,几个年轻人和一个年女娃咡在网吧玩,一个男娃咡威胁不服气的口气(从后面的发展情况分析,此人应是张星)对这个女娃咡说:“你的男朋友呢?去喊他下来嘛”。这个女娃咡(从后面的情况分析应是施露群)只好顺从,到辜枫林住所将辜枫林喊到网吧(辜枫林哥辜淋应早上走成都后,他一人在家,他一个人不出门,除了施露群,其它人喊不动他)这个男娃咡要辜枫林“办招待”。辜说:“我只有二三十元钱”。女娃咡说:“我有钱,拿给你”。这个男娃咡说:“那个要你出钱办招待?!”“你看你耍这种男朋友,几百元钱都出不起,我打个电话,人家就会给我送一千元来”。一个年轻人送钱来后,几个年轻人和这个女娃咡一起出去吃东西,辜枫林在网吧上网。

    回来后,几个年轻人要辜枫林“检底”,辜枫林因身上只有三十多元钱而与这些年轻人发生争斗。抓扯。网吧管理人员见状说,“你们要打、要闹出去闹,不要在我这网吧里打闹!”辜枫林借机往外跑,这一群年轻人跟着追。从老水尾桥追到水尾街上,水尾老木器厂,追到画稿溪大桥、追打到8月16日凌晨。

    以上线索,施露群养母刘大连,养父施世全画稿溪网吧老板,管理人员,网吧监控录相就可以证实清楚。画稿溪大桥附近居民刘五妹(刘从均)听到有人吼“打死那个狗日的,打死那狗日的!”有的居民凌晨听到有人喊“救命!”。

    D、二举报人了解到20185年8月15日晚上和16日凌晨出事地点(画稿溪大桥)附近人讲:

    *住水尾老木器居民赖三妹(姓名不清)说:“半夜过有人在老桥上喊救命”。

    *水尾老街照看杨明生的胡正学说:“那天早上我到街上买麺,听到几个女的说昨晚上桥上有人喊救命,结果两三天当真在河头捞出个死人”。

    水尾场过去小地名胡家坝刘勇(外号人称刘光头)是跑摩的的。给坐摩的的人摆说:“那天晚上娃咡些打架,好得我老表咡没参加,参加怕都挨求了”。

    *水尾花园街白华付食店看店子的老年人胡正敏说:“河头淹死人的前几天,曾经有两三个年轻人,有一个染黄头发的上楼又下来,好像找那个人”。

    *与二举报人住同楼层的刘明分说:“辜枫林出事前几天,有三个年轻人经常上楼去,又下楼来,好像是找那个人,有个高个子,皮肤比较黑。

    综上所述,以张星为首的,女友施露群参与的黑恶势力预谋,为情故意杀害辜枫林的重大案件,在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水尾派出所、水尾画稿溪社区党支部书记张勇的包庇纵容下,在叙永县公安局刑侦队,水尾派出所视而不见,拒不立案,有案不查的公权力庇护下,以家族,宗族势力,社区干部,当地公安局,派出所为靠山,至今不了了之,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

    也许二举报人的举报无济于事,但二举报人深信,国家对拉拢家族、宗族、公权力干部、公安、派出所作为靠山的黑恶势力,国家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二举报人万分感谢上级政法部门,扫黑除恶领导同情体谅我们失子悲痛的山区农民,为我们二举报人、为我含九泉,死不瞑目的儿子辜枫林伸个冤吧!

    谢谢了,尊敬的领导们!

    举报人:陈天云

    张金兰

    2019年6月5日

    附件:

    1、施露群养母刘大连证实材料复印件;

    2、刘五妹(刘从均)证实材料复印件;

    3、辜枫林尸体照片复印件;

    4、假借死者名义发临死前相关QQ内容及24人点赞材料复印件;

    5、张星、施露群近期相片复印件;

    6、叙永县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复印件;

    7、叙永县公安局不受理信坊事项告知书复印件;

    8、叙永县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复印件;

    9、叙永县公安局延长刑事复议期限通知书复印件;

    10、叙永县公安局终止刑事复议程序通知书复印件;

    11、二举报人侦查申请复印件;

    12、辜枫林非正常死亡情况说明复印件;

    13、报案申请复印件;

    14、二次尸解申请复印件;

    15、对公安局办案人员的“控知书”复印件;

    16、复议申请书复印件。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