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揭开所谓“延安警察抢车案”真相

[社会] 时间:2019-06-10 02:4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揭开所谓“延安警察抢车案”真相——一位手持多张身份证,挂公安厅车辆牌照的人大代表如何横行陕西逍遥法外。
2019年5月9日,《中国经营报》记者秦宇杰、郝成以《延安民警放贷千万事件再迎立案调查 人大代表被判24%利息》为题,报道了所谓的“延安民警放贷抢车案”(一下简称“抢车案”)迎来六年后的受理。然而,我所掌握的证据显示,“抢车案”迎来的是惊天大逆转,延安民警才是受害者,该案背后兴风作浪的始作俑者系陕西省纪委驻公安厅纪检组(一下简称“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
该案的主人公:
胡绪峰,陕西商南县人,陕西宏润实业集团(一下简称“宏润集团”)董事长。
薛延河,原延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民警。
《中国经营报》报道概述:
胡绪峰和薛延河是住西安市碑林区文艺南路对门的邻居,2011年春天在薛延河父亲的引荐下,薛延河与胡绪峰首次见面。“后来他经常主动打电话主动约见我,提出要和我一起做生意……”胡绪峰说。
胡、薛达成协议,薛延河出资1000万元,胡绪峰将咸阳市三原县清河食品工业园中央商务区项目(一下简称“三原项目”)10%股份转让给薛延河,2011年6月11日,收到薛延河的款项后,宏润集团给薛延河出具了两张收据,载明“今收到薛延河三原投资款”;三原项目迟迟没有动工,2012年7月,薛延河又提出退款,薛延河家属多次在宏润集团闹事,2012年7月18日,胡绪峰不堪其扰,答应了薛延河“股转债”的要求,收回之前投资收据,重新出具了两张借款单,并载明“今收到薛延河借款,月息五分”
2013年7月1日,约定还款期限的第二天,薛延河的连襟胡进林向延安市公安局报案称,胡绪峰涉嫌诈骗,上述借款是他通过薛延河的账号转给胡绪峰的,发现三原项目根本就不存在。
2013年8月5日晚,延安市公安局刑警队在商南县胡绪峰老家的宾馆以胡绪峰涉嫌诈骗,将身为商南县人大代表的胡绪峰带到延安一宾馆接受十天的审讯和谈判,并在西安开走了胡绪峰两辆车。
在商南县人大向延安市公安局发送了《关于你局非法拘禁我县人大代表胡绪峰的函》;胡绪峰交了薛延河600万元借款后,胡绪峰被取保候审。
2013年12月3日,胡绪峰律师办理扣押手续时,薛延河带领约20人持棍棒闯入延安市刑警队院内,强行将车开走。
以上是对《中国经营报》报道概述的薛延河涉嫌抢劫罪的经过。百度搜索可见《人大代表被非法拘留索赔损失1.3亿》、《人大代表不能太牛》等诸多报道,更有批评文章称胡绪峰《黑吃黑——黑吃红,怎的一个套路了得?!》。
延安时公安局没有以胡绪峰报案的“薛延河涉嫌抢劫”立案,《中国经营报》报道称,胡绪峰曾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薛延河,经各级转交,没有结果。
《中国经营报》报道中称(图一、截图)“近期,延安市当地掀起一轮扫黑除恶运动。3月8日,市公安局召开全市公安机关扫黑除恶大冲刺40天专题行动推进会,胡绪峰称,省纪委驻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省公安厅巡视工作办公室主任米育忠出现会议,并专门提到了他的案子。他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当年薛延河抢车事件,公安厅紧急成立专案组进驻延安,组长同为米育忠”
在米育忠的推动下,该案到底是迎来了受理还是立案?报道将受理和立案混为一谈——标题为“立案”调查,正文又仅是予以“受理”。
我对《中国经营报》报道的总结:通篇是‘胡’(绪峰)说……又‘胡’说……再‘胡”说……到‘米’(育忠)说,包括供图都是受访者提供的,显然记者不承担该报道是否真实的责任。
既然是‘胡’说,可信度又有几何?充其量只是胡绪峰的一面之词,根本不是该案真相。
还原该案真相,无妨听听该案另一主人公‘薛’(延河)说。
据薛延河说,胡绪峰和其确是住西安市碑林区文艺南路对门的邻居,经常碰面相熟悉,成为要好朋友的,并不是其父引荐和胡绪峰认识的。他从来没有找过胡绪峰要做生意,是胡绪峰多次找他要他投资的。当时胡绪峰对薛延河说:“陕北人都有钱,我在三原县有个好项目,马上要开工,你投资1000万元,我保证不出三年你的利润翻两番(达到3000万元)”。薛延河说,我就是一警察,靠工资吃饭,哪来的1000万元?。胡绪峰说:“你没有钱可以找亲戚朋友投资”。经不住胡绪峰画的大蛋糕诱惑,“我脑子发热,才找我的挑担(连襟的意思,陕北方言)李进林向胡绪峰投资了1000万元”薛延河说。
薛延河让李进林在延安分4次,于2011年5月向胡绪峰转款1000万元后,三原的项目却迟迟不开工,薛延河多次询问胡绪峰开工时间,胡绪峰总是应付说,快了。
应付了薛延河一年多时间,也许是觉得纸总归是包不住火的,胡绪峰承认,薛延河的钱用于他在老家秦岭北麓——商南县水沟乡太白村,耗资千万打造的豪华庄园(图二照片为胡绪峰严重破坏秦岭北麓环境违建的豪华庄园一角。仅拦河坝就花费420万元,图三照片,西安市碑林区法院判决书,为豪华人工湖储水)。于是,胡绪峰和薛延河很友好的达成协议,以月息3.5给薛延河打了1840万元借条(本息,图四),约定2013年6月30日前还清,借条的时间是2013年1月12日,年息为24%。并不是《中国信息报》报道所说的:“2012年7月18日,胡绪峰不堪其扰,答应了薛延河‘股转债’的要求,收回之前投资收据,重新出具了两张借款单,并载明‘今收到薛延河借款,月息五分’。”——这就是胡绪峰诈骗薛延河10000万元成“股转债”的由来。
可是,胡绪峰只给薛延河还了400万元后,便失去所有联系,李进林感觉肯定又被胡绪峰骗了。在三原县土地、规划、城建等部门查询得知,胡绪峰宏润集团在三原县从来没有过投资。
过了约定的还款的第二天——2013年7月1日,李进林向延安市公安局报警,延安市公安局受理后,刑警支队案前调查确认,胡绪峰的宏润公司在三原县无投资信息;并且,薛延河打给胡绪峰的每一笔款项,都是款到的当天胡绪峰就从银行提取了现金。故此,延安市公安局作出对胡绪峰立案侦查决定。
胡绪峰诈骗薛延河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那么,延安市公安局为何明知胡绪峰是人大代表,还要将胡绪峰带到延安对胡绪峰调查呢?胡绪峰诈骗薛延河为何又成了经济纠纷了呢?
“米”说中的公安厅纪检组副组长米育忠该粉墨登场了。
公安机关询问时的常识,必将问清是否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延安市公安局在商南县将胡绪峰带往延安前,必须要确定胡绪峰的身份,胡绪峰向办案人员出具的是其户籍所在地——西安市碑林区的身份证,胡绪峰当时出具的身份证在案卷中有据可查,并且,胡绪峰有多个身份证。那么,胡绪峰持西安碑林的身份证,称是商南县人大代表是否可信?难道胡绪峰持有的每一张身份证延安市公安局都要到每一地查清胡绪峰是不是人大代表?
诚如当时媒体的批评,有多少人大代表是合格的?人大代表太牛!
为何延安市公安局对此三缄其口?是因为胡绪峰的多个户口和身份证是通过米育忠办的,胡绪峰户口问题还涉及其他公安机关!
胡绪峰诈骗案成为经济纠纷,是因为米育忠向延安市公安局领导和办案人员施压,该案根本无法办下去。
所谓的薛延河“抢车案”发生后,米育忠独自一人到延安市公安局为胡绪峰出头,大骂办案人员“草泥马!”。
公安厅当时成立的“抢车案”调查组组长也不是米育忠,而是由公安厅国保总队政委转任公安厅纪委(后来的纪检组)的赵姓副书记,薛延河是延安国保支队民警,工作中肯定认识国保总队政委,并且,是赵副书记同纪委另一民警和薛延河谈话的。当时米育忠只是公安厅纪委案件室主任,有副书记在,怎么可能案件室主任任调查组组长?
我从知情人处印证了薛延河的说法。《中国经营报》报道中,米育忠是当年调查组组长显然是失实的。
米育忠当年要是调查组组长,薛延河、李进林等人肯定被含冤于狱中——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薛延河能将一千万元“投资”给胡绪峰,不仅仅是胡绪峰能口吐莲花,更主要是二人关系非常好。平时的聊天中,胡绪峰经常向薛延河炫耀他和米育忠的关系,并问薛延河是否要通过米育忠在延安市公安局调整职务(买官)。
胡绪峰当年曾多次对薛延河说,其和米育忠关系“铁”,是因为他每年要向保护其的官员“进贡”四、五百万元,米育忠的能量大,胆大,也敢干事,给米育忠每年的“进贡”就高达二、三百万元;米育忠女儿在北京办画展,全部由其出资;米育忠好嫖,西安阳光国会夜总会的小姐给米育忠找遍了,用胡绪峰的话说:“给米育忠找小姐费钱的很!”。
“抢车案”实则是薛延河向胡绪峰司机出具了胡绪峰借条,司机将两辆车钥匙交给薛延河,两辆车开到法院用于诉前保全抵押,法院裁定书显示的两辆车车牌(图五照片画圈部分):陕AV045J、陕VQQ008。
陕AV045J是公安厅牌照的车,公安厅至今多辆公务车还是陕AVXXXJ,当年因为该牌照滥用成灾,和陕O牌照一样的命运——被取消,公安厅民警私人车当时挂公安厅牌照的,都是购车发票是个人,行驶证是挂靠公安厅某单位的。据胡绪峰当时炫耀说,陕AV045J是通过米育忠办的牌照,挂靠在公安厅交警总队(行驶证);米育忠还为他办了陕西省人大的通行证(照片六);陕VQQ008杨凌牌照也是米育忠给他办的牌照;曾经是杨凌交警支队长的米育忠还给胡绪峰办了陕VHH001至陕VHH010连号的十辆奥迪车车牌(照片七)。
由此不难理解,《中国经营报》报道中3月8日米育忠在延安市公安局大会上的讲话内容,胡绪峰如何知道的很清楚;而没有报道的是,因为米育忠多次向延安市公安局施压,强令以“抢劫罪”给薛延河立案,被领导批其“在延安的每一次表态都带着个人感情”。
据薛延河说,最高人民检察院曾指定异地检察机关对“抢车案”进行调查;并对资金来源进行了调查,结论是薛延河不存在犯罪行为。
稍微有法律常识的人都能明白,无论是薛延河被骗,还是和胡绪峰系经济纠纷,所谓的“抢车案”是有前因后果的,根本不具有抢劫罪的构成要件;再者,薛延河的债权是经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判决支持的(图八照片,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书)!
报道“抢车案”记者明显不懂民间借贷年息24%是受法律保护的。难道曾经的县人大代表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赵正永爪牙的魏民洲曾公开叫嚣:“法律是个屁,我说的话就是法律(注:其意他也是个屁)”。同是赵正永爪牙,和魏民洲系同门师兄,也或许是同门师叔的米育忠和魏民洲一样能大放厥词,在公安厅纪检组,米育忠架空纪检组长,陕西公安民警的立案,只是米育忠的一句话,公然叫嚣:“纪委办案从来不要立案手续(有录音)”。纪检的职能就是这样成了米育忠敛财的工具。
那么米育忠是何方神圣?有如此大的能量?我是如何得知的呢?
米育忠系赵正永爪牙;郭伯雄如日中天时,米称和郭是亲戚;自称效忠于另一权贵后,成为赵正永、郭伯雄落马后的“不倒翁”,荣升为陕西腐败、黑恶势力保护伞,成为陕西首富警察、闻名陕西乃至全国官场的“米小果”,当然,米育忠全国闻名归功于我,我是米育忠全国闻名的“掘墓人”!对米育忠为害陕西之前有很多曝光,虽经米育忠和其帮凶删除,百度仍能搜索到我曝光米育忠的海量罪证。
我是陕西省公安厅治安局民警(原国保总队民警)吴永强(电话15319494056),我不仅对原公安厅纪委赵姓副书记熟悉,了解薛延河所谓的“抢车案”调查组组长是谁,是件很容易的事。
近期,我的《陕西省公安厅民警强烈呼吁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彻查腐败和黑恶保护伞的纪检副组长米育忠》、《陕西省公安厅民警举报纪检副组长的“米小果》同一内容的帖子,已在全国遍地开花结果,6月7日晚,得到抓获米育忠任职杨凌交警支队长期间,倒卖驾照68本给四川人现场的民警朋友支持,该朋友在米育忠赴地市检查工作的报道、以及公安厅公开的报道中均留言:“抓获米育忠倒卖驾照现场时丑恶的嘴脸终生难忘!”6月8日晚,先是受到自称是胡绪峰妹妹胡晓萍(音)的电话威胁;又受到先称是“民告官”网站蔺文财的“规劝”,企图将其为胡绪峰树碑立传的愿望强加给我,被我拒绝后,改称是胡绪峰的代理人,不乏对我威胁和骚扰,被我义正词严拒绝后,方才罢休。
蔺文财给我转发的延安市公安局给胡绪峰的《受案回执》证明(图九照片),所谓的“抢车案”只是案件受理,并不是《中国经营报》为吸引眼球报道标题所说的“立案”。
《中国经营报》报道显然是事实的!
薛延河已通过律师,准备起诉所有对其失实的侵权报道!
我在电话中也正告蔺文财和胡晓萍,放马过来,吴永强奉陪到底!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