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衡阳市领导作为保护伞的黑恶势力何时休?

[社会] 时间:2019-06-10 02: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控告人:湖南中星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星公司)。
  主要被控告人:衡阳天弘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弘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王晓等人,黑恶势力主要组织和人物。
  主要被控告人:衡阳市仲裁委员会及其秘书长彭峥嵘、仲裁员杜鸣欣。黑恶势力主要人物、保护伞。
  主要被控告人:衡阳市雁峰区政府、区公安局某些领导,黑恶势力保护伞。
  主要被控告人:衡阳市委、衡阳市人民政府某些领导。
  其他被控告人:衡阳弘湘国有投资(控股)集团公司(国有独资,以下简称弘湘公司),与黑恶势力王晓等人侵吞巨额国有资产。
  其他被控告人:衡一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控告请求
  1、依法查处衡阳市政府、衡阳市委领导、区级领导涉嫌与王晓等人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违法犯罪行为;挽回弘湘公司国有资产的巨额损失。
  2、依法查处衡阳市政府、衡阳市委领导、区级领导涉嫌干预司法、庇护犯罪嫌疑人彭峥嵘、杜鸣欣的违法犯罪行为。
  3、依法查处衡阳市政府、衡阳市委领导涉嫌干预司法、庇护犯罪嫌疑人杜鸣欣的违法犯罪行为。
  4、依法查处彭峥嵘涉嫌滥用职权罪,杜鸣欣涉嫌枉法仲裁罪的犯罪行为;让衡阳的百姓获得真正公平正义的仲裁环境。
  5、查清以邹海清、王晓为核心,李中新等为打手的黑恶势力,还衡阳澄宇,让百姓心安!
  6、维护控告人的合法财产权和员工的人身安全。

  事实与理由
  第一部分 中星公司与天弘公司建设施工合同纠纷的基本情况
  一、天弘公司拖欠9000万元工程款,巧设圈套,令中星公司工程被迫停工。
  天弘公司的御江帝景项目分为一、二、三期。其中,一、二期施工方聘请的项目负责人为廖文科。第三期由中星公司承建。
  1、御江帝景一期工程总建筑面积97565㎡,二期工程总建筑面积74504㎡,一、二期项目合同预算总价共计2.6亿元,于2015年至2017年竣工交房;施工方聘请的项目负责人为廖文科。现建设方仅支付工程款1.99亿,拖欠6千余万元。
  2、御江帝景三期工程,2016年3月2日签订《湖南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并备案,2016年3月10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内容与备案合同内容存在巨大差异。御江帝景三期工程总建筑面积65159㎡,2018年5月25日已达到主体中间验收标准,施工方聘请的项目负责人也为廖文科。已完工程造价7200多万元,现建设方仅支付工程款4200万元,拖欠3千余万元。
  由于天弘公司长期拖欠工程款达9000万元之多,第三期工程后期,施工有时被迫停工待料。天弘公司强令中星公司借款400万元用于施工,月息1.5分。至第三期主体竣工后,施工方垫资压力巨大。中星公司提出先行支付一部分工程款,但天弘公司拒绝。工程被迫再次停工,到处筹集资金继续施工。

  二、天弘公司提起仲裁,谋划借仲裁之手在不支付工程款的情况下迫使中星公司彻底停工,将中星公司赶出施工场地。
  2018年5月25日,天弘公司提起仲裁要求解除施工合同,逼迫施工方停工、退场,中星公司被迫停工等待处理。
  
  2018年9月14日,中星公司提起仲裁反请求,请求结算、支付工程款,2018年9月17日,仲裁委向中星公司送达反请求申请受理通知书,明确“经仲裁庭研究决定,反请求一案与本请求一案进行并案审理,并作出裁决”。
  
  2018年9月21日,本请求第一次开庭,但没有开完,双方仅仅交换证据。根据了解到的情况,中星公司已经认为被设圈套、做局,遂提出回避申请。2018年9月27日至2018年12月17日,中星公司共六次书面申请彭峥嵘、杜鸣欣回避。其中,只有两次作出不予回避的决定,其它均未回复。
  
  
  
  2018年12月19日,衡阳仲裁委在中星公司未出席的情况下作出了本请求部分的仲裁《裁决书》〔(2018)衡仲裁字第151-1号〕裁决:解除天弘公司与中星公司的施工合同;2018年12月20日送达给中星公司代理人。
  
  衡阳仲裁委对中星公司要求结算、支付工程款的反请求至今未作任何处理。

  三、六次回避申请被拒,仲裁委单独裁决解除合同;黑恶势力强行侵入施工场地,将中星公司赶出场地,霸占财产、打伤人员。
  (1)2018年12月19日傍晚6时46分左右,天弘公司纠集数六七十名社会闲杂人员手持警械、头戴钢盔,佩戴警徽,暴力侵占御江帝景三期工程工地,打伤中星公司御江帝景工地门卫 (包括看护人员老兵),强行占领场地,砸毁财产,霸占设备设施。后被中星公司赶来的工人赶走。
  (2)2019年1月16日约9点左右,天弘公司纠集数十人手持警械、头戴钢盔社会闲杂人员,开着挖机,侵占中星公司承建的御江帝景第三期工程工地。至今滞留在工地现场,并开始了施工,拆毁中星公司的设备设施和其它财产。双方处于相持状态。
  (3)2019年1月18-20日 唆使业主在御江帝景工地挑起是非,连续三天对工地值班物资 、设备及员工住宿场地、食堂设施进行打砸抢行为,对工地洗劫一空,具体如下:
  ①砸毁工地办公室及财物:砸毁办公桌椅、会议桌、监控系统安全监护服务器、数据传输交换机、窗户、办公室墙体、天花板、电脑等。
  ②砸毁工地厨房及财物:砸毁厨房设施设备及用具、茶具茶桌、冰箱、抢走食物、安全帽、茶叶、纸巾、插板等。
  ③砸毁工地员工宿舍及财物:砸毁桌椅、床被、衣物、冰箱等;毁坏宿舍电线等。
  (4)2019年2月25日约10点左右,纠集社会闲杂人员冲进御江帝景三期工地,打伤中星公司副总贺月生和员工廖晶明。
  (5)2019年2月26日约9点左右,纠集社会闲杂人员打着衡阳市衡一建筑有限公司的牌子,裹携业主,损坏中星公司停在御江帝景三期工地的车辆,打伤中星公司员工侯立果、彭盛贵(老兵)。
  (6)2019年2月27日上午,用药毒死我公司放在御江帝景三期项目值守的退役警犬。
  
  2019年2月26日,天弘公司全面占领工地,未办理施工许可,以衡一公司名义施工。非法侵占我公司工棚、占用我公司设施设备至今,并且盗窃、盗卖我公司施工材料。黑恶势力人员王晓、廖某某黑恶暴力令人发指。
  根据了解,长期为王晓撑腰的有两股黑恶势力。一股是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谢先进的主要成员李武生及其手下。另一股是在邹海清的保护下,长期从事高利贷套路贷的李中新恶势力团伙。李中新利用黑恶势力,不仅获得了浙江商人吕某某在衡阳市开发区今朝大厦的改造权,而且利用套路贷帮邹海清从吕某某手下夺得了两层半资产!
  项目起动之初,王晓就利用黑恶势力强行拆迁,逼迫年过七十的拆迁户邹姓老人浇油点火自焚,
  并跳楼致死!在王晓拖欠我们工程款的情况下,他又多次利用李武生、李中新手下,对讨薪的农民工进行威胁,恐吓,甚至推揉殴打!
  特别可恨的是,在中星公司多次报警的情况下,出警民警才于40分钟后姗姗来迟!且到达现场后不仅不抓捕或驱赶假警察,反而要求本公司员工撤离现场!


  第二部分 彭峥嵘滥用职权、杜鸣欣枉法仲裁,互相勾结,制造冤案
  看起来普通的一宗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案,却隐藏着黑恶势力、保护伞的互相勾结的阴谋和贪婪,他们在侵吞巨额国有资产之后,企图继续侵吞中星公司的工程款。
  中星公司连续六次提出彭峥嵘、杜鸣欣回避,是不得已的抗争。
  一、彭峥嵘滥用职权的事实
  彭峥嵘担任衡阳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副主任(现司法局副局长)、衡阳仲裁委副主任兼秘书长,衡阳仲裁委秘书处法定代表人。彭峥嵘滥用职权的事实:
  1、明知杜鸣欣是犯罪嫌疑人,利用衡阳仲裁委秘书长的职务便利指定关系人杜鸣欣为首席仲裁员,一开始就操纵仲裁,偏向天弘公司。
  杜鸣欣是彭峥嵘“人大系关系网”的同届校友。彭峥嵘是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生,2014年4月9日他与人大法律系校友杨某某共同代理诉讼案件[案号:(2014)衡中民-终字第38号]牟利。
  
  
  
  彭峥嵘与杜鸣欣皆为中国人民大学94级学生,2015年杜鸣欣涉嫌利用仲裁员的便利实施经济犯罪,2018年4月8日衡山县法院认定杜鸣欣涉嫌犯罪,2018年5月23日移送公安机关侦查。2018年5月,彭峥嵘明知杜鸣欣是犯罪嫌疑人仍将杜鸣欣拉进衡阳仲裁委成为仲裁员,并于2018年6月指定杜鸣欣为天弘公司与中星公司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首席仲裁员。
  
  
  
  
  
  2、谩骂、威胁、打压中星公司代理律师。2018年7月13日,中星公司代理人依法提起该案仲裁协议效力异议申请,这是法律赋予当事人的程序性权利和程序利益。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该案,因法院受理仲裁协议效力异议,天弘公司与彭峥嵘谋划仲裁案未能如期开庭,为此彭峥嵘大动肝火(这是依据法定的延期开庭,属于正常的延期开庭,没有必要大动肝火,除非有偏袒一方的私心),对代理人破口大骂,侮辱代理人。2018年9月30日,彭峥嵘又以衡阳仲裁委红头文件《说明》无中生有对中星公司代理人扣“帽子”,毫无根据地定性本公司代理人为“初犯”、“仍恶习不改、搬弄是非”,要向律协和廖副市长告状,侵害中星公司代理人名誉权,威胁、打压中星公司代理人。威胁、打压中星公司代理人的目的是压制代理律师,便于操纵仲裁。
  
  
  3、违反本请求与反请求合并审理并判决的既定程序,出尔反尔。
  2018年5月25日,天弘公司提起了仲裁请求解除施工合同,随后中星公司提起了仲裁反请求,请求裁决结算、支付工程款。衡阳仲裁委均受理了,并决定一并审理、裁决。2018年9月21日开庭审理,仲裁庭突然决定本次开庭仅仅审理本请求,中星公司坚决要求执行仲裁委之前合并审理的决定,但杜鸣欣按照彭峥嵘的授意,坚决本次开庭只审理本请求,不审理反请求部分。2018年12月19日,对本请求部分作出裁决。但反请求部分(支付工程的反请求)至今未审理,未裁决。出尔反尔,故意违反本请求与反请求合并审理并判决的既定程序,导致该案久拖不决(远远超过5个月的仲裁审限)。目的是满足天弘公司不结算、不支付工程款就让中星公司退场,从而侵吞中星公司数千万元工程款。
  4、违法聘请所谓的专家介入该案件,干预案件的审理和判决。施工合同依法属于无效合同(因未招标),擅自决定认定为有效合同。除了指令首席仲裁员杜鸣欣按照其意见作出有效认定外,还策动所谓的专家不按正当程序提供合同有效的意见,要求按照专家意见办理。
  5、中星公司6次分别以不同的理由申请首席仲裁员杜鸣欣回避,但衡阳仲裁委不按照法律规定作出决定,有的不予以答复,有的作出答复的根本没有调查。剥夺仲裁委主任的法定权力。
  6、擅自利用网络媒体污蔑攻击中星公司及其代理人。2018年11月20日以接受记者采访的名义,在《今日头条》发表《《裁决书尚未作出,湖南中星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肆意搅动舆论为哪般?》,故意掩盖事实,混淆视听,并污蔑攻击中星公司及其代理人,故意忽悠公众,引起混乱,造成严重的社会负面影响。
  
  
  7、不准许仲裁员自行回避申请,多次威胁仲裁员。
  中星公司持续6次申请杜鸣欣回避,但均被骗驳回,该案当事人与仲裁庭、仲裁员丧失信任基础,尤其揭露了彭峥嵘违法、杜鸣欣犯罪的事实,彭峥嵘、杜鸣欣已对中星公司生怨恨之心,杜鸣欣继续担任首席仲裁员审理裁决案件,完全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审理,且本案仲裁结果确实枉法裁决,本案仲裁庭的组成违反了法定程序。另,衡阳仲裁委2018年的判例显示,因一方当事人两次申请首席仲裁员回避,衡阳仲裁委认定当事人与仲裁庭、仲裁员丧失信任基础,符合《衡阳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三十六条第六项“仲裁员有其他不正当行为,可能影响公正审理的”回避情形,决定首席仲裁员回避。该案中星公司六次申请杜鸣欣回避,且每次回避理由不一样并属于仲裁规则规定的回避情形,依法应当回避,本案仲裁员在中星公司坚决请求回避的情况下,仲裁员自行申请了回避,但彭峥嵘威胁仲裁员,不让回避,恶意操纵仲裁。
  
  8、2019年3月 2日,中星公司代理人接到仲裁员秘书处高某某的通知,要求领取反请求裁决书。当中星公司代理人赶去受领时,又被告知收回。肆意践踏中星公司的合法权益。
  9、明知杜鸣欣是犯罪嫌疑人,故意以仲裁委名义否定认定杜鸣欣是犯罪嫌疑人衡山县人民法院的裁定书,如:接受今日头条记者采访以仲裁委名义否定,以仲裁委作出的不回避决定书等法律文书方式否定。彭峥嵘四处活动,干扰公安机关办理杜鸣欣、杨建安涉嫌经济犯罪案件。
  10、明知国有性质的衡阳弘湘国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天弘公司中占30%的股份,刻意隐瞒国有资产的事实,目的是将无效施工合同认定为有效施工合同,进而满足天弘公司解除合同的仲裁请求,为天弘公司日后追究中星公司违约赔偿责任做好铺垫,严重损害了中星公司合法权益。
  
  11、仲裁费的缴纳决定不公,厚此薄彼,体现了彭峥嵘操纵天弘公司与中星公司建设施工合同纠纷仲裁的事实。之后该事实被中星公司发现,为掩盖该事实,彭峥嵘又伪造天弘公司缓交仲裁受理费的审批文件(该伪造审批文件的事实通过笔迹形成时间的司法鉴定可以认定,且该案从立案到开庭天弘公司的建设项目专用账户一直有现金一千多万元,不符合缓交条件。另,之前仲裁委有关厚此薄彼收取仲裁费的官方回复从未提及天弘公司办理了书面缓交手续,而是认为收取天弘公司本请求的仲裁案件受理费95930元符合法律规定,足见天弘公司缓交仲裁受理费的审批文件系彭峥嵘滥用职权伪造)。
  12、彭峥嵘滥用职权的其它事实
  彭峥嵘弄虚作假,骗取专职律师执业证书。2009年,与湖南湘华律师事务所勾结,故意使用虚假材料骗取专职律师注册,代理诉讼兼职牟利。2016年10月在湖南律师网发布专职律师证遗失启事,补办专职律师执业证。
  
  
  2018年初,彭峥嵘任衡阳仲裁委秘书处秘书长,受衡阳仲裁委主任的委托履行衡阳仲裁委主任职责,行使指定衡阳仲裁委指定首席仲裁员的职权。自彭峥嵘任仲裁委秘书长行使指定首席仲裁员的职权以来,首席仲裁员多出于湘华律师事务所、祁东籍贯的人士和彭峥嵘同学、亲朋故友(对彭峥嵘任职秘书长以来的首席仲裁员进行统计,就可查明该事实)。

  二、杜鸣欣枉法仲裁的事实
  1、明知自己是犯罪嫌疑人,不符合担任仲裁员的条件,却按照彭峥嵘的要求担任首席仲裁员。虽然在中星公司提出回避申请后,当庭声明回避,但是还是屈从彭峥嵘的淫威,继续按照彭峥嵘的意图担任仲裁员,至今不依法回避。
  2、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决
  (1)故意将案件受理时已经决定的本请求与反请求合并审理裁决强行分开(庭审笔录足以证明),导致案件无法执行、反请求至今不出裁决。
  (2)仲裁审理程序故意违法,严重偏袒天弘公司。
  2018年9月21日本案本请求部分庭,杜鸣欣主持庭审,庭审中光碟、录音录像等视听资料证据不播放、部分证据不组织举证质证、庭审不实行言辞审理原则,当事人和仲裁员不知道光碟、录音录像等视听资料证据内容是什么,不知道当事人的质证意见内容是什么,不知道部分辩论意见的内容是什么,就结束了审理,并当即(庭审结束后5分钟)进行了仲裁庭的合议、裁定,剥夺了中星公司的辩论权和获得公正裁判的权利(庭审笔录、合议笔录和中星公司提交衡阳仲裁委的报告《敦促仲裁庭依法遵守直接言辞审判原则,保障当事人庭审辩论权——兼对衡阳仲裁委违法书面审的回复并申请开庭审理》足以证明,最终罔顾事实和法律,将无效合同认定为有效合同,将中星公司未违约认定违约,枉法裁决解除合同。
  
  (3)故意违背事实,无视中星公司提供的证据,认定中星公司违反合同。
  中星公司提供了证明中星公司没有延误工期违约的证据,但杜鸣欣对这些证据视而不见,认定中星公司违反合同。
  (4)故意违背法律,将备案合同和非备案合同均认定为有效。
  中星公司提供证据,证明涉案项目为国资弘湘公司投资参股项目,依法必须招投标,但施工合同未进行招投标,依法应认定为无效合同,但杜鸣欣对这些证据视而不见,将备案合同和非备案合同均认定为有效。
  (5)故意违反法律,按照彭峥嵘旨意裁判,按照所谓专家意见办理。

  三、彭峥嵘滥用职权、杜鸣欣枉法仲裁的严重后果
  彭峥嵘、杜鸣欣滥用职权,操纵仲裁,给中星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给社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1、使原本简单的案件复杂化,拖延了案件处理,导致涉案工程长期停工、窝工、不能施工,造成了中星公司上千万元的损失。导致9000万元工程款不能收回,造成巨额的利息损失以及因资金短缺而产生的经营损失。
  2、导致中星公司要求结算、支付工程款的反请求仲裁程序严重拖延,至今没有解决,造成不能收回工程款,施工工地不能移交,工程不能继续施工,导致天弘公司多次纠集黑恶势力对中星公司打砸抢(打伤中星公司人员共计6人、暴力抢夺施工工地和在建工程、并且盗窃中星公司施工材料、恶意侵占使用中星公司设施设备及材料至今,造成业主多次围攻市政府、雁峰区政府,业主群体性上访不断,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
  3、导致中星公司、天弘公司、业主之间矛盾重重、不断升级,市政府、雁峰区政府多次出面解决,但至今未解决,为社会稳定留下极大隐患,给政府机关带来极大压力。


  第三部分 “保护伞”、黑恶势力上下其手,中星公司被彻底剥夺了财产权和仲裁权
  彭峥嵘滥用职权、杜鸣欣枉法仲裁,帮助天弘公司王晓等解除合同;天弘公司王晓等黑恶势力成员打砸清场,霸占中星公司的施工场地和设备设施。为此,中星公司以书面、口头、电话等各种形式,向政府领导报告。如:
  2018年5月11日向衡阳市人民政府汇报,请求解决工程款问题。
  2018年11月12日、2019年1月21日向雁峰区人民政府汇报,请求解决三期工程的的停工、工程款、天弘公司暴力清场侵占施工场地等问题。
  2018年12月19日、2019年2月27日、2019年4月1日向衡阳市住建局汇报,请求解决三期工程的停工、工程款、天弘公司暴力清场侵占施工场地等问题。
  多次向衡阳市政府领导、雁峰区公安局请求解决三期工程的停工、工程款、天弘公司暴力清场侵占施工场地,呼吁调查彭峥嵘、杜鸣欣相互勾结,操纵仲裁、枉法裁判的行为。
  可是,所有的呼吁、请求、控告均没有任何实质性回应。
  2019年1月3日,天弘公司向雁峰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讼请求解决“退场”纠纷。2019年1月9日,雁峰区法院裁定驳回起诉。2019年1月14日,天弘公司上诉,向法院承认:“解除合同之诉为变更之诉,而非给付之诉,无可执行内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十八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的规定,(天弘公司)不能直接依据衡阳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申请法院强制(中星公司)立即撤出工地。”2019年3月27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天弘公司要求中星公司退场的起诉,维持原判。
  
  
  
  
  
  
  2019年1月24日9:00--14:00,雁峰区政府领导谭某某、唐某某,雁峰区委领导龙某某,根据衡阳市级领导的批示,召集了天弘公司和中星公司参加的以“春节前复工,合法退场进场事宜”为主题的会议。主持会议的领导首先宣布:市领导要求:春节前复工必须复工。
  还在法院诉讼过程中,衡阳市人民政府和雁峰区政府及有关党政领导公然宣布“春节前必须复工”的命令,实际上就是要将中星公司暴力赶出去。
  2019年1月24日会议之后,2019年2月25日约10点左右,社会闲杂人员冲进御江帝景三期工地,打伤中星公司副总贺月生和员工廖晶明。2019年2月26日约9点左右,纠集社会闲杂人员打着衡阳市衡一建筑有限公司的牌子,裹携业主,损坏中星公司停在御江帝景三期工地的车辆,打伤中星公司员工侯立果、彭盛贵(老兵)。至此,全面霸占了工地,实现了领导的意图。
  另一方面,仲裁委对中星公司要求裁决支付工程款的反请求,至今没有任何处理。
  中星公司至此才完全明白:仲裁委后面有更大的保护伞,这就是衡阳市政府和市委的某些领导。


  第四部分 某些领导干预司法,庇护杜鸣欣,疑犯逍遥法外
  杜鸣欣,男,河南人,现任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律师,与彭峥嵘系中国人民大学同学。2018年5月彭峥嵘任衡阳仲裁委秘书长,杜鸣欣成为衡阳仲裁委仲裁员。
  一、杜鸣欣涉嫌犯罪的事实
  (一)涉及杨建安犯罪案件(2017年)
  2014年底,由于衡山中控国际纸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叶国华借贷大量债务,导致该企业申请破产。经衡山县人民法院依法裁定进入破产程序,并委托湖南中信高新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衡阳分所为破产管理人,依法履行破产处置期间职能。
  2015年3月9日,犯罪嫌疑人杨建安向衡山中控国际纸业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本金5250万元、利息1979万元,共计7229万元。其中—笔借款合同(合同编号:2013借字第0011号)载明2013年7月1日杨建安借给叶国华800万元,该笔借款中担保人是余伟河和黄福强。2014年12月18日,杨建安将该笔债权以3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盂月敏(又名代月敏),实际该笔债权的购买人是盂月敏和杜鸣欣。因杜鸣欣反复考虑追偿该笔债权的复杂性,后于2015年4月6日又与杨建安签订《债权转让补充协议》,转让价款由原来的300万元改为130万元。而实际孟月敏、杜鸣欣未向杨建安支付转让费。因杜鸣欣被佛山市仲裁委员会聘为仲裁员,2014年12月18日,孟月敏按照杜鸣欣授意,委托律师向佛山市仲裁委员会对该笔债权申请仲裁,实际由杜鸣欣本人承办。佛山市仲裁委裁定余伟河对该笔债权负连带清偿责任,并以(2014)517号仲裁裁定书裁定余伟河偿还800万元,由孟月敏、杜鸣欣享有。2015年6月18日名义上对余伟河执行300万元给孟月敏,实际上孟月敏没有拿到一分钱,收到钱后才支付给杨建安1319164元的转让费,其余由杜鸣欣占有。实际上,该笔借款800万元已经偿还,杨建安在已收取债务人的本次债务后,利用借款合同又将该债权转让给他人,从中获利130万元,同时以债权人的身份向破产委员会申请本次的债权。
  2017年6月5日,衡山县检察院以“杨建安向衡山中控国际纸业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决定不起诉。
  (二)2018年4月8日,衡山县人民法院(2018)湘0423民初54号《民事裁定书》认定了杜鸣欣涉嫌经济犯罪的事实。
  叶国华借到该800万元后,于2013年7月4日通过平安银行分三次转账,即两笔400万元共800万元本金,一笔108800元利息全部还清。由于叶国华疏忽未将借条收回,其原件留在杨建安手中,加之《借款合同》和《担保合同》只写一份,原告余伟河、被告一叶国华均未收执合同。被告二杨建安与被告三杜鸣欣串通(律师、佛山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由杜鸣欣操作,以被告四代月敏的名义,于2014年12月18日达成《债权转让协议》,以300万元的价格转让2013年借字0011号《借款合同》的权利,2015年元月制造虚假的支付转让费。后杜鸣欣持《债权转让协议》、借据委托自己执业的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另一律师杨雨岑作为代理人向杜鸣欣就职的佛山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并在借款合同借款期限和利率的空白处,伪造填写借款期限为“2013年7月1日至2014年6月30日”,经鉴定“2014.6.30”字迹的形成时间为2014年7月之后。2015年5月29日,佛山仲裁委员会作出了(2014)佛仲字第517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原告承担800万元本息连带偿还责任。2015年4月6日,杜鸣欣又以代月敏的名义与杨建安签订补充协议将转让价格由300万元变为131万多元,通过申请法院执行,杜鸣欣得到了第一笔所谓执行款300万元。后来发现,在2015年3月9日,在仲裁过程中,杨建安竟持本案借款合同原件及借据原件向衡山县中控国际纸业有限公司申报债权,被破产管理人发现,并反映给衡山县公安局,杨建安害怕追究刑事责任,撤回了800万的债权申报,杜鸣欣对尚未执行的部分向法院撤回了申请执行。
  2018年5月23日,衡山县人民法院《刑事案件移送函》明确记载:“杜鸣欣系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律师、佛山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在伪造借款期限之后,杜鸣欣利用上述身份致使佛山市仲裁委员会于2015年5月29日作出(2014)佛仲字第517号仲裁裁决书,裁定余伟河承担800万元借款本息连带偿还责任的结果。”
  (三)杜鸣欣涉嫌5200万元诈骗大案
  2015年3月9日,犯罪嫌疑人杨建安向衡山中控国际纸业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本金5250万元、利息1979万元,共计7229万元。由于出借人共计5000余万元资金收不回,从事件发展的情况中,出借人发现了端倪: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有组织的诈骗团伙,杜鸣欣、杨建安,连同叶国华均是犯罪团伙主要成员,其中杜鸣欣是主要策划人。一份伪造的涉及5200万元债务所谓中控公司股东会决议必定是法律专业人员事先准备的。这宗嫌疑案件需要对杜鸣欣展开侦查。

  二、保护伞、关系网,一手遮天,疑犯杜鸣欣至今逍遥法外。
  据悉,涉及杨建安犯罪案件(2017年)不仅刻意撇开了杜鸣欣,而且把杨建安的犯罪也抹掉了,致使衡山县检察院作出了《不起诉决定书》(山检公诉刑不诉〔2017〕38号)。这是杜鸣欣及其同学彭峥嵘等人努力的结果。
  根据中星公司获悉的情况,杨建安诈骗案的受害人叫余伟河。余伟河被杜鸣欣设计骗取了300万元,他一直控告不断。由于发现篡改借款合同等新证据,衡阳市珠晖区公安局立案后,杜鸣欣一直没有到案。据余伟河称:主要是市委、市政府某些领导的干预,要求公安机关不要查处这个案子。受衡阳市某些领导的阻扰和干预,案件无法顺利推进。疑犯杜鸣欣至今逍遥法外。


  第五部分 终极原因:王晓的空手道、官商勾结,弘湘公司巨额国有资产被侵吞、瓜分,黑恶势力与保护伞如此建构起来。
  天弘公司老板王晓勾结市政府领导以及弘湘公司领导,侵吞巨额国有资产。
  御江帝景项目土地70余亩,原属衡阳市一建公司资产,由衡阳市国资委下属的衡阳弘湘国有投资有限公司改制取得。为了得到这块湘江边的含金量高的土地,浙江金华天元公司老板王晓请其干爹邹海清(浙江省警备司令部退役将军,衡阳市祁东县人,在衡阳人脉很深,尤其是与祁东、祁阳籍的领导干部交情深厚)出面,勾结政府官员,设计竞拍条件;弘湘公司大开方便之门,致使这块地的单价仅仅为100万。按2011年市价应在240万左右一亩(当年同样位置的江洲花园项目的土地单价已经高达740万)。然而,王晓本人资金不足,其中股东之一廖根锋(浙江金华一银行行长)因为股权分配等方面原因中途退出,浙江方面的所有股东自筹资金不到4000万。而王晓在上交3900余万土地款之后,再也无能为力!王晓干爹邹海清利用自己的影响,让市政府领导出面协调,达成王晓与弘湘公司共同开发的合同,弘湘公司以王晓尚未交齐的土地款3300万作为股金,占股30%,而王晓出资3900万却占股70%,组成天弘公司。此后,王晓不仅抽逃了2000万股金,还把弘湘公司的股权转为借款(目前,工商登记上,弘湘公司还是股东,但是没有行使任何股东权利。双方私下协议转为借款)。究其实质,王晓仅出资不到2000万便控制了天弘公司的所有股权,使弘湘公司不仅丧失了应得的股权,甚至失去了监督管理权!根据该项目的实际运作情况,已经获利6亿以上。弘湘公司不仅没有获利,连本金都没有收回来!所有的利益都让王晓及其背后的腐败官员所侵吞!这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的恶劣行径!使国有资产蒙受巨大损失!(材料:天弘公司内资登记表、公司章程、验资报告、邹海清以部队红头文件用纸给有关部门的函等)
  
  
  
  
  利益是链条,不良老板与贪官勾结分赃,黑社会保驾护航,公权力被滥用为保护伞的工具。
  民间有流传:现在的衡阳还不如李亿龙时期!诚如斯言!!

  控告人:湖南中星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2019年6月9日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