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湖南法官陈坚和唐向东用判决护黑护恶?

[社会] 时间:2019-06-10 01:3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湖南法官陈坚和唐向东用判决护黑护恶?

    2018年以来,全国各地根据中央的精神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扫黑除恶专项活动,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然而,许多具体案件表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往前推进中遭遇了很大的阻力,这种阻力妨碍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深入。阻力来自哪儿?或者说谁在设置阻力?无非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保护伞”。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第二阶段时,有识之士提出“打黑先打‘伞’”。以包庇袒护黑恶势力为己任的“伞”,是扫黑除恶的绊脚石、拦路虎,所以扫黑除恶之关键不只是打黑,更要除“伞”,这个“伞”太重要了:“伞”之不除,黑恶势力不只是会养痈贻患、纵虎归山,而且会层出不穷,像割韭菜一样重视打“伞”了,不过目前进入人们视野的“伞”,往往是党政机关的“伞,割了一茬又一茬,无法斩草除根。好在现在职能机关已经”和公安机关的“伞”,似乎忽略了法官队伍中的“伞”。在本案中,受害人反映的永州市房产局的领导和永州市潇湘公证处公证员阳夏,尽管充当了以唐应发为首的黑恶团伙的帮凶,但他们还没有充当“伞”的能量和资格,本案中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是公平正义的“守门员”——永州中院的法官唐向东和湖南高院的法官陈坚,这两把身着法袍的“伞”,以“判决”的形式、以“合法”的名义,一锤定音地让何华吉名下的吉发公司损失了数千万元的商业房产和888万元购房款的利息,而“合法”地保护了以唐应发为首的黑恶集团的非法利益!

    套路贷是公安部发话认可的新型黑恶犯罪中的一种,“截至目前,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套路贷”团伙1664个,共破获诈骗、敲诈勒索、虚假诉讼等案件2162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349名,查获涉案资产35.3亿余元。”2019年2月26日,公安部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套路贷”新型黑恶势力犯罪有关情况。为何要打击“套路贷”?因为“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隐蔽性强、获利快、收益高且易于复制传播,危害极大,许多受害人一开始贷款金额很小,但在犯罪嫌疑人的“套路”和威逼利诱之下,很快就背负上巨额债务,有的受害人为此倾家荡产,连生计生活都变得十分艰难。何华吉就属于这种情况:他借贷的金额只有400万元,通过唐应发等人的一系列操作和两级法院主审法官的审理判决,最后让何华吉付连本带息得付出数千万元!如果有哪个职能部门的人认为唐应发不是“套路贷”,那么恕我直言,他就是没有正常思维能力的智障人甚至是一头蠢猪!什么是“套路贷”?百度百科给出的解释是:套路贷,是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概括性称谓。请问唐应发哪条不符合“套路贷”的定义?谁能够说出唐应发不构成“套路贷”的理由,我算是服了他!

    百姓不只是怕“黑”,更怕护黑之“伞”。“黑”辅之以“恶”,因其犯罪特征明显,容易引发民愤,故而难逃“法剑”,“伞”因深藏不露甚至披着“合法”的外衣,却往往安然无恙。“伞”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护“黑”,让“黑”获取非法利益,为此用权力恐吓威胁举报人、当事人、受害人,使之不敢举报“黑”,尤其是作为法官身份的“伞”,由于其掌握着审判权,具有一般官员所不具备的护“黑”手段和护“黑”优势,即冠冕堂皇地依法“护”黑——不仅让黑恶势力免受刑事处罚,而且让黑恶势力的非法利益合法化,这种“伞”多么令人恐惧和无奈!如果说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比黑恶势力的危害性更大,那么法官“保护伞”比一般官员“保护伞”危害性更大!

    我想,扫黑除恶不仅要轰轰烈烈的声势,更要落实到具体案件中去。许多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都“落”在具体案件中,当公安机关的扫黑机构和纪委监察委得到受害人的举报时,就该当机立断地出拳亮剑,打“黑”除“伞”。本案中的受害人何华吉被黑恶势力害得倾家荡产、凄凄惨惨,他有根有据的实名举报,竟然没有受到重视,哪些肩负着扫黑除恶使命的公职机关和公职人员干嘛去了?假如有人占着茅坑不拉屎,那就不妨请辞回家“卖红薯”,否则,真让人担心扫黑除恶会变成不落地的空洞口号!

    在六年“打虎拍蝇”后,反腐继续向下延伸,扫黑除恶成为基层“拍蝇”的突破口。“扫黑”如何“破伞”,成为扫黑除恶的关键。以唐应发为首的“套路贷”黑恶集团及其保护伞何时受惩?广大公众拭目以待!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email protected]

附:可恨!湖南永州的唐应发用“套路贷”将我的房地产公司玩垮了!

强烈呼吁扫黑部门依法严惩涉嫌“套路贷”和黑恶犯罪的唐应发;强烈呼吁湖南省纪委监察委彻查涉嫌枉法裁判的法官陈坚和唐向东

    想当年,我名下的永州市吉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发公司)是永州市最早最大最成功的房地产企业之一,我作为吉发公司的法人代表,曾经着实“风光”了一阵,然而,此一时矣彼一时矣,没有文化的我,被自然人唐应发玩“套路贷”玩死了!由于本案利益巨大,唐应发用利益链牢牢地绑定了永州市中院的唐向东和湖南省高院的陈坚等法官,对情理法向我一边倒的案子,作出了让情亏、理亏、法亏的唐应发完胜的枉法判决,让我输得精精光光、凄凄惨惨!在走投无路之际,我只好借助网络公开揭露唐应发的恶行和陈坚、唐向东涉嫌受贿和枉法裁判的犯罪行为,并强烈呼吁公安机关的扫黑部门依法严惩涉嫌“套路贷”黑恶犯罪的唐应发;强烈呼吁湖南省纪委监察委彻查涉嫌枉法裁判的湖南高院法官陈坚和永州中院的法官唐向东!

    我叫何华吉,是永州市吉发公司的法人代表。我含着血泪实名公开举报唐应发涉黑恶势力犯罪集团用“套路贷”祸害我、永州中院唐向东和湖南高院法官陈坚等法官用枉法裁判坑害我的违法犯罪行为。

    唐应发犯罪集团主要犯罪事实如下:

    一、唐应发等人借给吉发公司400万元,哄骗吉发公司与其签订960万元的《房屋买卖合同》,开具960万元的收据。

    2010年5月初,我和永州市冷水滩区的唐长元、李小武谈起我名下的吉发公司资金短缺,需要资金,他们两人介绍唐应发、唐顺友、刘中华、宾林等人与我认识,我与四人谈成了借款协议,约定四人向吉发公司出借400万元,为期30个月,三年以后偿还960万元(本金400万、利息560万)给唐应发四人。

    2010年5月30日,唐应发等人以保证资金安全为由,哄骗我公司与其签署《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将银竹大酒店四层8187.2平米的房屋以960万的价格出售给唐应发四人。

    唐应发四人分别通过银行转账和现金的方式向我公司共计出借400万元。我公司财务按照收款资金的2.4倍出具了收据,共计金额960万元。

    二、以吉发公司违约为名,强迫吉发公司签订调解协议书,索要了补偿款1350万元。

    借款时间不到一年半,2011年10月,唐应发等人以吉发公司工程进度缓慢为由,暴力威胁我和我家人,强逼吉发公司于2011年10月20日与其签署调解协议书,由吉发公司补偿唐应发等人1350万元,永州市房产局的领导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纪律,以单位的名义为唐应发等人做了见证人(单位不能成为见证人)。

    四、以执行调解协议为名,领走了“退房款”370万元。

    距离借贷时间不到两年,2011年11月至2012年4月间,唐应发等人要求吉发公司以返还购房款的名义领走“退房款”370万元。加上刘中华退走的30万元,400借款本金已经全部被拿走。

    五、唐应发等人使用暴力手段索取巨额非法款项,吉发公司在无奈之际,向公安机关报案,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公安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依法询问了集团犯罪人员刘中华,刘中华如实供述了唐应发等人只出借了400万元给吉发公司的事实。

    2012年5月,由于唐应发等人使用暴力手段索要非法巨款,吉发公司因无力承担,走投无路,遂向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报案,公安机关依法询问吉发公司出纳何瑜、《商品房买卖合同》签订时的证人唐长元和李小武和共同犯罪嫌疑人刘中华,被询问的人在笔录中均证实了唐应发、唐顺友、宾林、刘中华四人一共向吉发公司支付了400万元的投资款,30个月后吉发公司给四人560万元分红,由于唐应发四人担心到期后吉发公司无力支付960万元,就要求吉发公司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用8187.2平方米的房屋做抵押的事实。特别岙指出的是,犯罪集团中的刘中华,于2012年5月21日在公安机关的询问中,承认了借款金额只有400万元的事实(有笔录为证)。

    2012年6月5日,刘中华由于害怕涉嫌犯罪,再次向吉发公司提交一份由其本人签名按手印的《情况说明》,原文如下:

    情况说明

    经唐长元、李小武介绍我与唐应发、唐顺友、宾林四人筹资四佰万元,给吉发房地产公司投资叁拾个月,分红伍佰陆拾万元,如到期不能付清,则以吉发房地产公司银竹B栋三至六层酒店抵押。2010年5月30日签了一份商品房买卖合同,我们实付四佰万元,吉发公司给我们开了捌份总额为玖佰陆拾万元的收据,其中我实付投资款叁拾万元整。给我开具的收据是柒拾贰万元整,吉发公司已退还给唐顺友、唐应发叁佰柒拾万元整,除二十万元未分之外,我已从中领取了贰拾陆万贰仟伍佰元整。上述情况我在冷水滩公安局经侦大队所作的调查笔录中也做了说明。

    刘中华签名

    2012年6月5日

    六、勾结湖南省永州市潇湘公证处公证员阳夏、永州市法院的法官唐向东、湖南省高院的法官陈坚,通过枉法裁判的方式取得吉发公司8187.2平方米的房产和880万元的购房款利息。

    (1)唐应发等人虚构购房金额960万元,违法办理公证,为虚假诉讼做准备。

    2012年5月17日,湖南省永州市潇湘公证处非法为刘中华、唐顺友、唐应发、龙林青等人办理了一份公证书,公证员为阳夏。此份非法公证只能证明唐应发手持的影印本与原本相符,并不能证明唐应发他们向吉发公司实际交付了960万元金额的事实,但在日后的诉讼中被唐应发作为关键证据使用,证明唐应发等人实际交付了960万元的购房款。

    (2)唐应发等人起诉至永州中院,合议庭审判长唐向东等人枉法裁判,将吉发公司“银竹家园”B栋(银竹大酒店)3-6层判给唐顺友、唐应发、宾林等人。

    2012年5月28日,唐应发、唐顺友、宾林、刘中华以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为由将吉发公司诉至永州中院,由于公安机关在吉发公司报案以后依法询问了刘中华,刘中华在法律的震慑下在开庭之前撤诉。永州中院组成合议庭,由审判长唐向东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张海燕,人民陪审员王耀于2012年7月31日公开审理。

    (3)在庭审过程中,为否定唐应发等人诉称的已经交足960万元的购房款的事实,吉发公司提供了银行转账记录、记账凭证、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提供的吉发公司出纳何瑜的询问笔录、《商品房买卖合同》签订时的见证人唐长元和李小武的询问笔录、共同犯罪嫌疑人刘中华的询问笔录及《情况说明》,这些证据均证实了唐应发、唐顺友、宾林、刘中华四人一共实际向吉发公司支付了400万元的投资款,30个月后吉发公司给四人560万元的分红,由于担心到期后吉发公司无力支付960万元,就要求吉发公司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用8187.2平方米的房屋做抵押的事实。

    (4)唐应发与永州中院的一位法官关系很好(唐应发老婆的亲戚),这位法官与审判长唐向东是同事,唐应发通过这位法官与唐向东进行了勾兑,唐向东在审理过程中枉顾事实和证据,违法裁判,对吉发公司提供的银行流水、记账凭证、公安机关出具的吉发公司出纳何瑜、证人唐长元和李小武询问笔录、犯罪人员的刘中华笔录、共同犯罪人员出具《情况说明》证据全盘否定其证明效力。由于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法院查清支付金额的真实数量并不难,但在当事人无法充分提供960万实际交款凭证的情况下,唐向东法官既没有核实共同起诉人刘中华提交的《情况说明》,也没有到银行核实,故意不去查清唐应发只向吉发公司支付400万元金额的事实,只依据收据直接认定唐应发等人已经支付960万元给吉发公司,并做出枉法判决:

    判决要点:吉发公司将房产交付给唐顺友、唐应发、宾林三人,并办理好房产证;吉发公司一次性赔偿三原告所付购房款888万元的利息。

    这样,唐应发等人勾结公证处公证员夏阳、永州中院唐向东等人,通过枉法裁判以100万元左右的利息成本(本金400万已经全部退还给唐应发等人)非法获取了吉发公司价值数千万元的8187.2平方米的房产和巨额利息(本金按888万元计算)。

    七、唐应发通过向湖南高院法官陈坚等人行贿,通过枉法裁判,取得二审终审维持一审判决诉讼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以后,吉发公司依法向湖南高院提起上诉,永州中院法官以出差为名(唐应发老婆的亲戚)陪同唐应发先后四次到湖南高院与主审法官陈坚进行勾兑,陈坚等法官接受了唐应发的贿赂和宴请后做出枉法裁判,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1、唐应发先后四次陪同永州中院法官去湖南高院找关系,先找到高院一个姓黄的法官,再由这个法官联系上主审法官陈坚(据其自己讲,其老婆是永州祁阳人),双方进行了勾兑。

    2、四次去长沙开的均是永州中院的公车(可以查用车登记)。

    3、中院法官的差旅费由唐应发支付,票据由永州中院法官回法院进行了报销(可去永州中院财务室核实)。

    4、后三次去长沙的司机是杨建华。第二次去长沙时,唐应发、唐顺友宴请省高院的法官,当晚参加聚餐的人员有唐应发、唐顺友以及永州中院的法官,省高院主审法官陈坚,司机杨建华。在宴请过程中,唐应发要求陈坚按照他们法人的想法维持原判(席间,陈坚法官说过“这么判,房地产老板是不是太吃亏了”的话),饭后唐应发还给陈坚法官到宾馆开房住宿。

    5、一审二审的贿金和差旅费、宴请费用共计开支968149元,事后由唐应发、唐顺友等人按比例进行了分摊(有开支凭证为证)。

    至此,唐应发黑社会性质组织集团利用虚假诉讼和司法腐败,以不到100万元的代价,攫取了8000多个平方价值数千万元的商业房产和888万元购房款的利息。

    6、终审判决生效以后,唐应发强迫我继续签订了一系列违法执行协议。

    7、以唐应发为首的涉黑集团目前仍然在以同样的攫取手段他人资产和财富,四处放高利贷,危害社会。

    在全国轰轰烈烈打击涉黑涉恶犯罪的形势下,唐应发毫无畏惧,说他上面有人,谁都不怕,仍然没有收手,以同样的手法,通过以合同掩盖高利放贷的方式,通过“套路贷”和虚假诉讼的手段攫取他人财富,有一起目前正在诉讼的案件,唐应发在一审判决中胜诉,以10万元获取了受害人40万元的房产。受害人愿意协助我实名举报其犯罪行为。同时,唐应发仍然四处发放高利贷,还会有更多的人受害。

    唐应发、唐顺友、宾林、刘中华等人组织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通过套路贷的方式,依仗司法机关内部的保护伞,在公安机关已经作为刑事案件立案,犯罪人员刘中华也已经如实供述套路贷行为的情况下,贿赂腐蚀永州中院法官唐向东,省高院法官陈坚等人,不但逃脱了刑事追究,还通过虚假诉讼的方式,攫取了吉发公司数千万元(4000万元以上)的商业房产和资金,作为永州市当地曾经拥有上亿财富的著名企业家,永州中院和湖南高院二级法院腐败法官助纣为虐,导致我维权无门,有冤无处伸,以致今日落得个公司破产、倾家荡产的惨局。在悲愤交集,重病缠身,来日无多的情况下,我含泪且冒着生命危险实名举报以唐应发为首的黑恶犯罪集团及其保护伞,如果举报不属实,我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我这个72岁的老朽跪求公安机关的扫黑办和纪检监察机关能够主持正义,依法查清事实,将以唐应发为首的黑恶集团及其保护伞一网打尽,让我在告别人世前沐浴到司法公正的光芒,否则我死不瞑目啊!

    实名举报人:永州市吉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何华吉

    联系电话:13574605931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6/6 7:38:37 编辑过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