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史上最悲情的上诉

[社会] 时间:2019-06-03 16:4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史上最悲情的上诉

    上诉人(一审原告):刘美兰,女,1949年05月27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苏家屯区大沟乡石庙子村5组9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祥山(上诉人刘美兰儿子)。

    上诉人:孟祥山,男,1977 年 05月09 日出生,汉族,消费日报社驻辽宁记者站记者,住沈阳市皇姑区庐山路7-1号。

    上诉人:孟祥月,男,1981 年10月21日出生,汉族,广发证券经理,住辽阳市白塔区东兴路17组1号。

    委托代理人:孟祥山(上诉人孟祥月哥哥)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沈阳市苏家屯区中心医院,住所地沈阳市苏家屯区海棠街31号。

    法定代表人:林振强,该院院长。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沈阳市苏家屯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住所地沈阳市苏家屯区香杨路91-3号。

    负责人:黄英,该局局长。

    上诉人不服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人民法院2019年04月16日作出的(2018)辽0111民初5665号判决书,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人民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并支持一审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2、上诉费及一审诉讼费用均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基本事实:2018年2月3日,“表情自如,神志清楚”的受害人孟繁华入住沈阳市苏家屯区中心医院后多次经历院方违反诊疗常规的医疗服务:如被强制使用呼吸机,受害人家属提出反对后,院方以周六周日没有完备医疗服务拒绝;当晚,受害人家属发现给受害人使用的呼吸机每10分钟报警一次,与院方医护人员交涉后,院方又强制给受害人更换了1台不能正常使用的呼吸机,用了1.5小时后,再次更换回原来的报警呼吸机。此后的几天里,受害人院内感染鲍曼不动杆菌(即“超级细菌”)病情恶化,本来已同意为患者拔掉呼吸机的院方一再推脱,2月8日,院方以患者被确诊肺结核为由要求将受害人转院。受害人被转入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后,亦被检测出鲍曼不动杆菌(即“超级细菌”),却没有检测出与肺结核相关的任何病症。受害人去世几个月后,患者家属到医院复印病历资料,院方隐藏了受害人被检测出鲍曼不动杆菌及药敏结果。在他人告知内幕后,受害人家属将医院告上法庭,在院方举证的所谓“完整病例”中,受害人被检测出鲍曼不动杆菌及药敏结果等等病例资料得以“见光”。在所谓的“完整病例”中,多次检验结果连对应的取样记录都消失殆尽。受害人家属提供了以上所诉的录音及录像证据及强烈质证,原审法院不予认定明显侵权事实,反而以受害人家属举证不能(不同意医疗事故鉴定)为由,判定受害人家属败诉。

    二、认定事实的偏颇

    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时,对原告提供被告及工作人员使用报警老化呼吸机、强行更换呼吸机等连被告都无异议的明显事实不予认定;对在被告医院院内感染事实、且被告隐藏病例资料行为的事实不予认定;对被告“先出药敏结果,后检出菌种存在”的明显病例造假的事实不予认定。无法理解,将这些常人用后脚跟都能想明白的事实不予认定,反而将受害人(死者)病例中入院主诉作为事实认定,意欲何为?

    三、案件定性错误

    本案是一起因医务人员有过错、侵害公民健康权、生命权的侵权责任纠纷,而非医疗事故。医疗机构存在违反行政规章及隐匿病例资料前提下,审案适用“过错推定责任原则”。一审法院将这一原则抛开,不去审理医疗机构的免责事由证据,反而判定原告诉举证不能,实在荒唐。试想:这种裁判,与一场交通事故中司机酒驾加逃逸,反而让死者鉴定是否有心脏病的行为有何区别?

    “因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医疗赔偿纠纷,适用民法通则的规定”。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第1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对审理本案依赖第三方鉴定的方式,不仅是推责之举,而且,剥夺了原告权利,违反了《民法》设立的初衷。

    四、适用法律被严重曲解

    关于本案证据举证之问题,因属特殊侵权,故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33号第四条(八)款中“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的规定。同样,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相关规定,但是,举证责任应属医疗机构。这种明显误读法条行为(将当事人“粗暴”理解为原告),有贪赃枉法之嫌。试想:一审被告用无鉴定推责,一审法院因无鉴定就下判决,根本无视原告的证据,司法审判的意义何在?

    本案也同样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及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法》第五十八条等条款。但是,细看条款,这些反而是原审法院的应判原告胜诉的坚强依据。

    本案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中的条款。患者的知情同意权被医疗机构侵犯,给患者造成无尽的损害,医疗机构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被忽略。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在认定事实、案件定性等问题上存在重大失误,在法律适用条款问题上严重之曲解,“顾左右而言他”,涉嫌枉法裁判。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贵院给予公正判决。

    此致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孟祥山 刘美兰 孟祥月

    2019年4月 29日











了解更多信息,请关注微博、微信公众号
活在谁的世界里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