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看德城区人民法院的“套路执行 ”

[社会] 时间:2019-06-03 16: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看德城区人民法院的“套路执行 ”

    

    自德州市德城区人民法院(2015)德城民初字第1545号民事判决于2016年4月5日执行立案至今,我收到的法律文书已经超过15个,在我的委托人李金兰向市中院、省高院及最高院的信访中,接访法官就表示,这么多的司法文书,相互矛盾、制约、牵制,此乱象已创国内执行史之先河。

    纵观本案执行程序,德城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在充分运用自身的法律知识和执行经验,利用申请执行人相关知识和经验的匿乏,在玩儿执行套路(在以后的信访中,我们将把“套路执行”和德城区法院的执行行为紧密的融汇在一起,“套路执行”与德城区人民法院将一路同行)。

    不相信吗?那我们就用事实说话。

    (2015)德城民初字第154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曹磊支付原告郭洪林股权转让款196万元。曹磊不服,提起上诉,(2015)德中商终字第437号民事判决书维持原判 。曹磊不服,提起再审,(2016)鲁14民申字91号民事裁定再审本案,终止原审判决执行。2017年2月5日,(2016)鲁14民再64号民事判决书维持(2015)德中商终字第437号民事判决。2017年2月15日,曹磊的丈夫蔡军把在山东康富消毒制品有限公司40%的股权转移至其子蔡飞名下。

    在二审判决生效进入执行程序后,申请执行人及其委托代理人就多次口头及书面申请要求查封、冻结曹磊丈夫蔡军名下的财产,如果德城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积极作为,对蔡军名下的财产(包括在康富公司的股权)冻结、查封,那么就不会为后续的执行增加如此大的难度。该案执行难,恰恰是德城区法院刻意为之。

    执行法官魏波告诉我们,如果对曹磊丈夫蔡军的财产进行冻结、查封,需要追加蔡军为被执行人,并领着我们到立案庭立案,立案庭把我们支到审监庭,当审监庭接待法官知道安排此程序的法官是魏波时,说了一句:又是魏波。

    不管魏波之前做了多少次类似的案例,相信魏波对于追加被执行人的结果心如明镜,当追加申请被(2016)鲁1402执异35号执行裁定书驳、申请人提出复议,又被(2016)鲁14执复49号执行裁定书驳回后,魏波显得很无奈:没有办法查封、冻结。我们多次找魏波,让他给不能查封、冻结被执行人配偶名下财产的书面答复,一直不给出具,我们有录音证据证明。

    既然如此,那(2016)鲁1402执622-1、622-2、622-3执行裁定又是依据什么查封了蔡军名下的房产、蔡飞名下的股权和康富公司的土地呢?

    蔡军、蔡飞、康富公司分别对622-1、622-2、622-3分别提出执行异议。

    蔡军对622-1提出异议,(2017)鲁1402执异46号执行裁定书驳回异议,蔡军提出执行异议之诉,2017年11月14日,(2017)鲁1402民初164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蔡军的诉讼请求,蔡军不服,提出上诉,2018年8月6日,(2018)鲁14民终121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蔡军上诉,维持原判。

    蔡飞对622-2提出异议,2017年8月1日,(2017)鲁1402执异120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中止对异议人(案外人)蔡飞在山东康富消毒制品有限公司的股权140万元的执行,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裁定书送达之日起15日之内,向德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人郭洪林根据本裁定,于2017年8月17日向德城区人民法院提起确权之诉(确定曹磊因股权转让纠纷所产生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和撤销权之诉(撤销曹磊丈夫蔡军转移到蔡飞名下的股权),2017年9月21日,(2017)鲁1402民初2801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原告郭洪林的(撤销权之诉)诉讼请求,郭洪林不服,提起上诉,2017年12月12日,(2017)鲁14民终2864号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2018年4月9日,(2017)鲁1402民初字3443号民事判决书,驳回郭洪林的(确权之诉)起诉,郭洪林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12月26日,(2018)鲁14民终269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山东康富消毒制品有限公司对622-3提出异议,(2017)鲁1402执异121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撤销(2016)鲁1402执622-3执行裁定书,郭洪林不服,提起复议,(2017)鲁14执复82号执行裁定书裁定驳回复议申请人郭洪林的复议请求,维持德城区人民法院(2017)鲁1402执异121号执行裁定。

    申请执行人郭洪林在实施司法救济的同时,向德州市人民法院、山东省高院进行信访,2017年9月4日山东省高院执行局给德州市中院发函,市中院高建民法官认真对待,2017年9月22日,德城区人民法院向上级法院递交关于执行情况的报告,该报告第3页(第20行开始)需要说明的问题可以看出,该执行情况的报告意在说明,被执行人配偶蔡军名下的股权转让行为发生在案件再审被上级法院裁定中止以后至申请人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前,并不属于执行法院怠于执行的情形。你能想到吗,该报告掩饰了在二审判决生效进入执行程序后,申请执行人及其委托代理人就多次口头及书面申请要求查封、冻结曹磊丈夫蔡军名下的财产,德城区法院执行法官魏波却要申请人追加被执行人配偶蔡军为被执行人后才能查封、冻结这一事实。当事人多次向执行法官魏波提出复印执行卷宗的申请,均被拒。

    在多种救济途径无效的情况下,我信访至最高院。2017年11月2日,省高院驻京办发函德州市中院,要求加大力度,给与执行。市中院积极协调,其结果变得却更加富有戏剧性。

    2018年4月9日,德城区人民法院(2017)鲁1402民初344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书第8页8==9行)以“原告郭洪林所提证据不能证明在股权转让问题上,蔡军与曹磊具有合意”为由,驳回原告郭洪林的诉讼请求。郭洪林不服,提出上诉,2018年10月26日,(2018)鲁14民终269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令人难以置信的是,3443号民事判决书经审理查明的事实(第7页13--17行):2017年11月14日,本院作出(2017)鲁1402民初164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了蔡军的诉讼请求,蔡军已提出上诉,德州中院至今没有做出终审判决(需要说明的是该判决以认定“曹磊所欠郭洪林的股权转让款,蔡军并非不知情,蔡军主张该笔债务属曹磊的个人债务,证据不足,本院不予确认”)

    3443号民事判决书既然知道1645号民事判决书有此认定,且在二审程序中,为什么不等二审结果就急于出3443号民事判决呢?

    对3443号民事判决书,郭洪林不服提起上诉,期间,2018年8月6日,(2018)鲁14民终121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蔡军对1645号民事判决书的上诉,维持原判,郭洪林的代理人把(2018)鲁14民终1215号民事判决书作为证据提交中院,2018年10月26日,(2018)鲁14民终269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3443号民事判决。奇怪的是2695号民事判决书第3页19--21行仍然认可了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需要说明的是该判决以认定“曹磊所欠郭洪林的股权转让款,蔡军并非不知情,蔡军主张该笔债务属曹磊的个人债务,证据不足,本院不予确认”),而且第5页第10行证明:二审中,郭洪林提交12份证据,第10是(2018)鲁14民终1215号民事判决书,既然生效判决认定该股权转让款蔡军并非不知情,不予确认该笔债务是曹磊的个人债务,那为什么(2018)鲁14民终2695号民事判决书还维持原判呢?

    2018年4月,我们信访至中纪委巡视组,巡视组接收了我们反映德城区法院执行不力的信访材料,4月下旬,德城区法院董法官就该次信访接访了我们。2018年7月30日,德城区人民法院作出(2018)鲁1402执恢49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裁定:对被执行人曹磊与蔡军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拥有的山东康富消毒制品有限公司40%的股权(原注册在蔡军名下,现已转移注册到双方婚生子蔡军名下,已被本院查封)采取拍卖措施。2018年9月7日,德城区人民法院却又作出(2018)鲁1402执异204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撤销(2018)鲁1402执恢49号之一执行裁定书。

    这是高明的导演在编排电视剧情节吗?

    2018年11月2日上午9时30分,在德城区法院执行局,郭洪林见到了作出(2018)鲁1402执异204号执行裁定书的审判长张宗巨。在交流中,张宗巨法官重点陈述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如果股权在蔡军名下,那么就不会撤销,而是驳回异议。比如,(2016)鲁1402执622-1执行裁定查封蔡军名下的房子,蔡军提出异议,就被(2017)鲁1402执异46号执行裁定书驳回,执异120号裁定书的审判长就是张宗巨;第二个问题,(2016)鲁1402执异120号执行裁定裁定中止对执行标的的执行,(鲁1402执异204号执行裁定书第4页11--14行)申请执行人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未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虽然其另行提起了撤销权之诉,但仍应认定本院中止对涉案标的执行的裁定书已经发生效力。

    郭洪林提出反驳意见:(2017)鲁1402执异46号执行裁定书驳回异议人蔡军的异议申请,却告知(46号裁定书第3页5--7行)“异议人如认为该房产为其个人财产或者对享有该房产的份额有异议,可通过执行异议程序救济”,但是(2016)鲁1402执异120号执行裁定并未告知异议人提起异议之诉,而只是告知向德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裁定书第3页10--11行)。应当认为法官玩儿文字游戏,误导异议人,异议人之所以在15日内提出确权之诉和撤销权之诉,就是不服(2016)鲁1402执异120号执行裁定而提起的司法救济途径。不能就此认定120号执行裁定生效。另外,(2018)鲁1402执异204号执行裁定书第2页15行至第4页第7行,查明事实中涉及近20个生效判决及裁定,为规避执行而非法转移财产这么简单的事实却被这么多的法律文书所掩饰,审判长应该认识到此案的复杂性和严重性,为什么不采取驳回案外人异议请求,让案外人提起异议之诉的救济措施呢?

    在11月12日,按照德城区法院韩院长的安排,本应由德城区法院执行局朱局长主持的答复会,因朱局长匆匆离去,而留下了魏波、张宗巨。期间,张宗巨法官说出了真相:审判长不是我,我说了也不算(信访办王庭长及两名工作人员均在场)。

    那么,到底谁说了算了?

    2017年10月份以来,郭洪林及代理人多次信访韩院长,韩院长安排纪检石法官协调,郭洪林也多次向石法官递交材料,并请求法院搭建平台,把审判程序(确权之诉和撤销权之诉)和执行程序整体协调,避免浪费司法资源和增加当事人的诉累。

    事情仍然戏剧性的发展。韩院长几次安排执行局朱局长接访,朱局长要么把我们领到执行法官那里走人,要么把我们领到信访办,还是走人。是朱局长从中作梗,还是朱局长因迫于压力而躲避?

    下面把如此复杂的案情简单化:

    曹磊因股权转让纠纷一案,进入执行程序后,德城区人民法院未能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及时查封、冻结被执行人配偶蔡军在山东康富消毒制品有限公司的股权,致使蔡军在再审判决作出后的第10天,为规避执行,将自己的股权转移至其未成年儿子蔡飞名下,这个责任理应由德城区人民法院负责。在当事人多次信访后,应该协调审判、执行部门,不应该把救济权利全部分配于申请执行人,而围绕执行而作出的近20份司法文书,暴露了德城区人民法院在加大力度解决执行难的今天,仍然存在怠于执行、玩弄文字游戏、人为增加执行难度和申请人的诉累及枉法裁判等违法、违纪行为,不但亵渎了法律的尊严,更给当事人造成诉累,当事人郭洪林把德城区法院的执行行为(不作为、乱作为)定义为《暗流下的“套路执行”》。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