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法官纪登良上访

[社会] 时间:2019-05-16 00: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法官纪登良上访八年多了,目前仍在上访的路上。

    一个法官为什么要上访,为什么事情上访呢?让我们从2010年5月谈起。(图一、图二纪登良照片)

    

    纪登良法官本人照

    一,从解放军指导员到人民法院庭长。

    说起纪登良也是根正苗红,他出生在皖西北的太和县,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一九七四年他响应祖国的号召,光荣地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多年来先后入党、提干,历任班长、排长、副指导员、指导员,营连表彰,团里嘉奖。一九八六年转业到地方法院工作。

    到了地方,工作环境变了,工作的内容也完全与部队不同。他虽然没有很高的学历,但他肯吃苦,肯钻研,工作同样干得很起色。这个二十多年里,他从审判员,到副庭长、庭长,年年先进工作者,荣获政法系统十佳青年,荣立集体三等功。他的命运转折点发生在2010年5月13日。

    

    二,涉嫌枉法,锒铛入狱

    1999年4月,太和县一个销售假药的人被对方诉至法庭,当时的主审法官就是纪登良。在该案公开开庭审理、举证、质证、认证,严格履行法律程序,最终由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作出一审判决。当时双方当事人服判不上诉,随后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并结案。

    12年后的2010年5月13日,纪登良被太和县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传唤,经过长达17个小时轮流持续询问(纪登良认为是非法拘禁,刑讯逼供),次日被检察机关立案,认定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就这样,纪登良由一名法官转换为一名犯罪嫌疑人。

    那么太和县人民检察院立案查处纪登良的是什么案件呢?还是十二年前的那起医药货款民事纠纷。

    1999年4月,亳州市药材总公司诉讼太和医药工业公司涉嫌销售假药被河南省濮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处,又被濮阳中原油田医院扣留货款等遭受损失,要求赔偿。太和县人民法院受理后,由纪登良为主审法官,经去濮阳及亳州等地调查,认定确实因假药原因被濮阳工商行政管理局罚款11万元,濮阳中原油田医院账上也记着扣留亳州市药材总公司37万多元。经开庭审理、举证、质证、认证,严格履行法定程序,最后由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作出一审判决。双方都服判,案件进行执行程序并结案。

    现在立案查处纪登良的原因是濮阳中原油田扣下的37万多元货款不实,应该是法庭明知故判,属于枉法判决。那么事实如此吗?

    纪登良告诉记者,根本不可能。当时合议庭成员亲自到涉案地濮阳中原油田医院及亳州市药材总公司调查,所有证据都是经过当庭出示,质证、认证,原、被告双方均对证据没有异议。判决后,双方服判不上诉,进入执行程序并结案。案件过去多年了,审判程序合法,但事后发现濮阳中原油田医院扣掉的37万元药款分批退给了亳州市药材总公司。

    对于这个问题,关键是法庭当时知不知道?纪登良告诉记者,不知道。因为当时原告亳州市药材总公司起诉时提供的有濮阳中原油田医院从货款中扣除的“罚款通知”,他和耿其昌庭长5月8日去濮阳中原油田医院会记处进行了核实。5月28日纪登良又和耿其昌一道去亳州市药材总公司找到该公司法人李如华进行了核实,并有笔录记录在案。至于事后什么时候濮阳方面退还了亳州市药材总公司的货款,纪登良他们怎么知道?

    在以后的八年三次的发回重审理中,都不能证明纪登良他们知道货款被退的事实。2017年7月6日,颍上县法院审判委员会再次认定纪登良构成犯罪,并作出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的判决。

    三,漫长的上访之途

    对于法院的判决,纪登良认为没有犯罪事实,他是清白的。对这一个判决,跟太和县检察院和阜阳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些“不正常现象”有关:

    1,原民事案件中的被告太和医药工业公司老板孔德领,其外甥女婿王某是太和县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存在以权报复!

    2,检察机关立案前17个小时非法拘禁,涉嫌刑讯逼供。

    3,检察机关办案人员所记笔录与同步录音严重不符(录音录像证实)。

    4,同步录音录像部分被检察院办案人员删除剪辑(录音录像证实)。

    5,阜阳市检察院民行处为孔德领提供伪证……申诉信。(见广东司法鉴定结论)。图三

    6,检察机关向法院提交的“副卷”材料,装订孔多处错乱,涉嫌拼凑、挪动证明材料(见广东司法鉴定结论)。图四

    7,销售假药本应追究刑事责任,孔德领应被绳之以法,却受到维护。是非颠倒!

    8,中院某副院长,原在检察院工作期间,主管纪登良案的立案、侦查、逮捕,到法院后仍分管刑事,对纪登良案应该回避而不回避。

    四,伪证……孔德领申诉信

    在该案长达八年的多的审理过程中,对于涉及是否超过追诉时效的“孔德领申诉信”原件这一重要证据,在一审、二审法院反复催促下,检察机关迟迟不愿提交法庭。而2015年12月提交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所谓“原件”,经纪登良律师核对,与颍上县法院一审时在卷“复印件”根本不是一个版本,直到纪登良反复申请鉴定前,,检察机关才拿出另一个版本的“原件”,但经鉴定专家鉴定,该“原件”的出具时间完全虚假,纯属伪造。

    纪登良案件漏洞百出,疑点重重,就是没有人出来依法纠正。

    八年多来,他先后多次到阜阳,到合肥,到北京上访,各级法院,各级检察院,各级人大,各级政法委,能去的都去了,都在受理,都又推逶,至今没有得到解决。他坚信:法律是公正的,迟早都会到来的!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