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县政府征收决定和征收补偿安置方案违法应撤销

[社会] 时间:2019-05-15 23: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云阳县佳康空心页岩砖厂一案的代理意见



审审判长、审判员:

    重庆渝万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云阳县佳康空心页岩砖厂的委托,指派我们为其代理人,参加原告诉云阳县人民政府、重庆市人民政府行政纠纷一案的诉讼活动,依法维护其合法权益。接受委托后,我们调查了有关事实,收集了有关证据。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请法庭予以参考:

    本案是一个征收补偿行政纠纷。原告云阳县佳康空心页岩砖厂系在云阳县双江镇杨沙村从事利用弃土制砖、销售的企业,从1997年云阳县人民政府批准征用土地建厂,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至今已有20余年。2014年7月,云阳县因欲修建“新县城车检所至杨沙道路及管网工程项目”,欲对原告的砖厂进行征收。但因补偿标准不合理、土地面积存在争议、征地部门程序违法等原因未能达成协议。三年之后,再次启动征收活动,云阳县人民政府(第一被告)于2018年5月6日作出《云阳县人民政府关于新县城车检所至杨沙道路及管网工程项目(云阳县佳康空心页岩砖厂)的征收决定》及《云阳县人民政府关于新县城车检所至杨沙道路及管网工程项目(云阳县佳康空心页岩砖厂)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但未纠正征地部门的错误。对此原告不服,提请复议,重庆市政府(第二被告)法制办在复议时,因循麻木,也未纠正错误。两被告的行政行为有以下违法之处:

    一、本案征收不完全是为了公共利益,征收决定与补偿方案应一并审理并作出裁判

    被告云阳县政府提出本案补偿方案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因重庆市政府已一并就征收决定与补偿方案作出复议决定并予以维持,原告如不一并起诉并由人民法院审理,将丧失重要权利并无可挽回,所以人民法院应一并审理。县政府所提的行政诉讼司法解释44条已经废止;关于行政补偿或赔偿问题能否和行政诉讼一并解决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95条规定:“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诉行政行为违法或者无效,可能给原告造成损失,经释明,原告请求一并解决行政赔偿争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就赔偿事项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一并判决。人民法院也可以告知其就赔偿事项另行提起诉讼。”这就是说,在涉及行政赔偿或补偿的场合,即便原告未一并要求解决行政赔偿或补偿争议,人民法院还应当向原告释明,引导其一并解决。针对某些法院将行政诉讼和行政赔偿、补偿问题分别立案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一书认为:“尽管如此做法没有违反行政诉讼法和行政赔偿司法解释的明文规定,但是,违背行政诉讼法关于及时有效化解行政争议的起诉目的。正确的做法应当是,尽可能将行政诉讼案件和行政赔偿诉讼案件合并一案审理,一并作出行政判决和行政赔偿判决。”(第442、443页) 原告认为,本案完全应该由人民法院一并审理并作出判决。

    根据云阳县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成交公示信息显示,2018.4.17~2018.4.27公示了四幅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信息(云地交易〔2018〕04号、05号、06号、07号薛家沟组团中环路延伸段),土地用途是居住用地,其中04号地块93.85亩,成交价12513.11万元,05号地块93.40亩,成交价12453.13万元,06号地块25.34亩,成交价1925.91万元,07号地块35.09亩,成交价5613.7008万元,四幅地共247.68亩,总成交价32505.8508万元,受让人为重庆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原告的砖厂就在薛家沟。所以,本次征收工程项目并不完全是为了公共利益,其合法性可能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二、征收决定对原告土地使用权面积确定错误;如果有集体土地,则征收程序违法;复议未查明相关事实,不依法进行质证,也属违法

    根据复议机关查明的事实:2016年11月4日,长江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武汉)重庆分公司(受征收中心委托)作出《云阳县佳康空心页岩砖厂项目用地范围测量报告》,测算出原告工厂用地面积14716.68㎡,折合22.07亩。另外租用土地3349.22㎡,折合5.02亩。原报告载明原告土地使用权红线范围征用面积为11366.86㎡(折合17.05亩),这是原告实有的土地面积,与原告建设用地许可证上四至边界“以红线图为准”的表述是一致的。但因征收中心对这个报告不满意,说原告土地使用权证书上只有5499.64㎡(8.25亩),让测量公司修改测量报告。测量公司迫于压力只好修改。后来被告就按8.25亩而不是以实际面积作出补偿安置方案。原告认为这缺乏基本的公正。这导致补偿原告土地的面积低于实际面积一半。对此,征收中心也不能否认原告实有的土地面积,在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第八项“评估范围外的其他补偿”中称原告“租用”了集体土地13.82亩,“由被征收人提供补偿给农民的依据后,参照北部新区三家企业和该项目前五家企业的补偿办法,即9万元/亩,给予企业补偿。”原告认为,这是十分错误的,将直接导致撤销征收决定及补偿方案。

    (一)不能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收集体土地

    首先,如果有租用的集体土地,那么被征收人就不是租用人,而是出租土地的集体经济组织或农民,也不可能“由被征收人提供补偿给农民的依据后”就将补偿费给予原告。其次,如果有13.82亩是租用的,那么这么大的面积和这么长的时间,除应有相应的租赁协议外,还应到土地管理部门去备案才行,但是被告没有提供这类协议或备案文件。而且,不能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征收条例》)征收集体土地,集体土地的征收要依据《土地管理法》第44、45条及其他规定进行审批,并有特定的程序。如果不依据相关程序,将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混同征收,将因程序违法而导致撤销征收决定及补偿方案。市政府在复议中未查明相关事实,复议决定也违法。

    (二)市政府复议程序违法

    云阳县政府在复议时提交的证据目录(19组)中,并没有什么租用协议,但在复议决定书在查明的事实部分却称原告的承包人张云与杨沙村二组村民签订了《租用双江镇杨沙村二组土地协议》,租用土地8.05亩,以此维持县政府的补偿方案。而实际上张云另有一个水泥砖厂租用了土地,该租用的土地与原告的土地并不一致,协议存在作伪嫌疑,故县政府在复议举证时并没有将租用协议作为证据提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1条的规定:“复议机关在复议程序中收集和补充的证据,或者作出原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在复议程序中未向复议机关提交的证据,不能作为人民法院认定原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本案市政府在复议时组织了听证,但却没有进行最重要的一环——举证质证。这不符合《国土资源听证规定》第九条的规定。市政府在听证时漏掉最重要的环节,对查明事实的依据不进行举证质证,程序违法。

    (三)租用土地协议不真实,有作伪嫌疑,补偿方案与复议决定错误

    根据原告提供的录音光盘,杨沙村二组村民小组长游作太和村民蒲云兵等证实,所谓《租用双江镇杨沙村二组土地协议》是征收中心在2016年测量原告土地时才签的字,协议上蒲云兵和蒲云周均不是本人签名,且二人在该地根本没有土地(“一寸土地就不占”);游作太是有关人员给了100元钱让其签的,并证实协议上是黄会计的笔迹,另外几个是发青苗费要求签字而按的指纹。游作太还证实,原告承包人张云在2011年租了一块地是为水泥砖厂租的,与原告的页岩砖厂不搭界。原告认为这个协议是征收中心为了减少原告的实有土地面积,少付补偿款而弄出来的,有作伪嫌疑。而补偿方案对原告土地使用权面积的确定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市政府在复议决定书中又认定了这个事实,故原告认为复议决定也是错误的。

    (四)被告不能证明租用8.05亩土地,应按实有土地面积进行补偿

    被告提出,原告的录音光盘不能证明其行为违法。根据《行政诉讼法》第37条的规定,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的举证责任。就是说,即使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根据举证责任的规定,被告仍然需要承担行政行为合法的证明责任。具体到这个问题,被告应该提供原告或承包人“租用集体土地”8.05亩的证据。原告认为,除了要有真实的租赁协议,还应有租赁相应集体土地的土地权证或村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才行。如果没有相关的土地权证,就难以确定租用8.05亩集体土地的界线,也不能确定这8.05亩土地是否在原告的实有土地面积17.05亩之中,或者有重合,就不能证明原告租用了8.05亩集体土地,不能减扣原告的实有土地面积。应按照17.05亩进行补偿。

    三、征收补偿方案严重不合理,评估违法;且评估结论已过一年有效期,应重新评估

    《征收条例》第19条规定:“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国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的评估办法》(以下简称《征收评估办法》)第10条规定:“被征收房屋价值评估时点为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可见对被征收土地和房屋的评估时点应是在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而本案征收补偿标准居然还同4年前一模一样。在这4年中,土地房屋价格已经上涨了好几倍,征收补偿方案无视法律规定,明显违法。

    《征收评估办法》第13条规定:“注册房地产估价师应当根据评估对象和当地房地产市场状况,对市场法、收益法、成本法、假设开发法等评估方法进行适用性分析后,选用其中一种或者多种方法对被征收房屋价值进行评估。被征收房屋的类似房地产有交易的,应当选用市场法评估;被征收房屋或者其类似房地产有经济收益的,应当选用收益法评估;被征收房屋是在建工程的,应当选用假设开发法评估。”《重庆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技术规范(试行)》第13条也有相同规定,并在第16条规定:“不能选用比较法或收益法的,可用成本法评估,但须说明理由。”根据以上规定,被征收房屋及资产一般应依据市场比较法,只有在无市场依据或市场依据不充分不宜采取市场比较法、收益法、假设开发法进行估价的情况下,才使用成本法,但须说明理由。本案评估机构直接采用成本法和折旧法(评估价值体现为原值和净值)进行估价,且没有说明理由,是违法的。根据评估报告,成本法又称成本逼近法,是测算估价对象在评估时点的重置成本或重建成本和折旧,将重置成本或重建成本减去折旧得到估价对象价值的方法。成本法的本质是以房地产的重新开发建设成本为导向来求取房地产的价值,接近于房地产的建安成本,采用此种方法对原告是很不合理的。

    (一)对土地使用权的补偿严重不合理

    原告认为,本案有有类似房地产交易,就应当用市场比较法进行评估。原告被征收工厂所在的薛家沟在2018年4月有四幅地块交易,应当作为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依据。《征收评估办法》第30条规定:“被征收房屋的类似房地产是指与被征收房屋的区位、用途、权利性质、档次、新旧程度、规模、建筑结构等相同或者相似的房地产。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是指被征收房屋的类似房地产在评估时点的平均交易价格。”《重庆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技术规范(试行)》第14条的规定:“采用市场比较法评估的:(一)可比案例的选取:可选新近成交的(距评估时点一年以内)类似房地产,也可选择类似地区新近成交的(距评估时点一年以内)新建商品房。”根据云阳县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成交公示信息显示,2018.4.17~2018.4.27公示四块相同地段土地使用权出让信息(云地交易〔2018〕04号、05号、06号、07号薛家沟组团中环路延伸段),成交价均价为131.24万元/亩(四幅地总成交价32505.8508万元÷总亩数247.68),这就是市场价格依据。而评估报告对土地使用权估价为580元/㎡,折合38.66万元/亩,仅为类似地区市场价的1/3,考虑到原告实有土地使用权面积还被扣减了一半,则类似房地产市场价达到了对原告土地使用权估价的6倍以上。原告认为,这是严重不合理的。

    (二)对建(构)筑物和设备设施的补偿严重不合理

    评估机构对原告建(构)筑物和设备设施的补偿完全是以残值计算,有的还要打折,严重不合理,比如:1、90%的机械设备没有运输费和安装费。原告的砖厂有较大的规模和先进的设备,很多设备设施的安装费用大于机械本身的费用,比如轨道(传送带),安装轨道就和建铁路一样,要保证不能踏陷,基础要相当夯实,其基础费用大过钢轨的好多倍,至少得300元/米,而补偿只有50元/米,这50元/米还含材料费和安装费,且只按70%的成新率计算,低于正常价的十倍。2、破碎机、真空挤压砖机、搅拌机等的安装也有很高的要求,需要基础相当牢固,因为地面是石头,又不能放炮,放炮会把周围的基础炸松,所以只能人工用錾子打机槽,机槽需要深而宽,然后焊接大钢架,再浇筑混凝土,这些机械都是人工用木棒慢慢滑,用滑轮吊,用工之多,花费之大,大于机械设备本身数倍。3、砖窑的修建有很高的技术要求,轮窑本身技术含量大,仅技术费就上百万元。砖窑的地下工程量大,所采用的建造方式复杂,施工长达数月之久,地面上窑长76m,宽12m,高3m,怎么可能140多万元就建得起来?实际花费350多万。烘干窑和轮窑一样有技术含量,如果设计不好,排不了水蒸气,不能充分利用热能,不但出不了砖,里面的砖坯要垮塌。征收之前,原告的砖厂在当地是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砖厂,日产10万块砖,年收入300万元以上,上交利税30万元以上,而评估和补偿的价格基本上是按废品处理,严重不合理。

    原告认为,人民法院审理行政诉讼案,不只是要对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也要对合理性进行审查,如果行政行为严重不合理,也构成违法。县政府作出的补偿方案土地使用权低于市场价的6倍,对厂房和设备设施的补偿严重不合理,故应予以撤销。

    另外,资产评估报告明确评估结论的有效使用期限应自评估基准日起一年内有效,评估基准日是2018年5月6日,现已超过一年,评估结论已失效,应当重新评估。

    四、调查、登记结果公示及确定评估机构的程序违法

    2015年11月20日,云阳县国土局对征收项目调查登记结果进行公示,在原告的《征收资产清查结果明细表》中,文件显示共5页,有关人员让原告先盖章,但征收中心却只盖了4页,漏掉了第5页的5项实物,但明细表上每页显示“共5页”的字样却没法改变。基础资料都不全,如何形成补偿?原告认为其程序明显违法。

    在2014年确定评估机构时,征收中心人员私下里给被征收人吹风,让其中的5家选云阳本地的图克资产评估公司,让原告选重庆的一家公司。后来以3:2:1选中难保中立的图克公司,根据《重庆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机构确定办法》(暂行)第9条的规定,只有投票得票数最高、且超过参与投票被征收人数量50%的房地产估价机构才能确定为项目的评估机构。图克公司的得票并没有超过50%(以上、以下包括本数,超过应不包括本数,因为50%未达到多数),故原告认为选择图克公司评估违法。

    2015年因以上各种原因等达不成协议,被告未对原告砖厂进行征收。到2018年是新的征收。《重庆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机构确定办法》(暂行)第6条规定:“房屋征收范围确定后,房屋征收部门应将拟征收项目的名称、范围、户数、建筑面积、联系方式等相关情况,在市国土房管局公众信息网上予以公示,自公示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具有相应资质的房地产估价机构向项目所在地房屋征收部门报名参与。”此时应按以上程序重新选择评估机构,方为合法。而征地部门不听原告意见,让原来就存在违法的图克公司进行评估,是违法的。

    另外,根据《重庆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程序的指导意见》及后附征收与补偿工作程序图,第7个流程是调查登记,第8个流程登记结果公示,第9个流程才是确定评估机构。而本次征收2015年11月23日原告才在资产清查明细表上签字,2016年3月25日调查结果才公示,但是2014月8月12日就选定了评估机构,程序明显违法。

    五、征收决定公告后征收部门未将初步评估结果向原告公示,评估报告未标注或释明复核权利,也未及时送达给原告,违反法定程序

    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第16条、第17条、第20条、第22条的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将房屋分户初步评估结果在征收范围内向被征收人公示。公示期满后,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及时向被征收人转交分户评估报告。《重庆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暂行)》第18条、19条和《重庆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程序的指导意见》都规定:“征收决定公告后,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将分户的初步评估结果向被征收人公示7日,并安排负责房屋征收评估项目的注册房地产估价师进行现场说明解释。房地产估价机构在分户初步评估结果公示期满并修正后,应当向房屋征收部门提交被征收范围内的整体评估报告和分户评估报告。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及时向被征收人送达分户评估报告。”本案征收决定在2018年5月6日公告后,征收部门未将初步评估结果向被征收人公示7日,估价机构也未依照上述规定在公示期满并修正后向房屋征收部门提交评估报告。在《资产评估报告》第八条“评估程序实施过程和情况”第(四)项“评估汇总、提交报告阶段”载明:“项目负责人组织有关人员对评估结论进行分析,认为对委托方申报的征收工作范围内的资产的评估结果是基本合理的。评估报告书按本公司规定程序进行复核后出具评估报告。”显然未按照前述规定进行公示。同时,评估报告未标注或者释明被征收人申请复核评估的权利,违法。第三,评估报告是2018年5月22日作出的,征收部门未及时向原告送达,直到8月下旬才向原告送达。因此导致原告不能申请复核评估。故原告认为,被告的征收行为存在多处违法,征收决定及补偿方案应予撤销。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第二批征收拆迁典型案例第五号《吉林省永吉县龙达物资经销处诉吉林省永吉县人民政府征收补偿案》与本案相似,该案的典型意义为:“在征收拆迁案件当中,评估报告作为确定征收补偿价值的核心证据,人民法院能否依法对其进行有效审查,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案件能否得到实质解决,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充分保障。在认定涉案评估报告存在遗漏评估设备、未告知申请复核的评估权利等系列问题之后,撤销了被诉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并判令行政机关限期重作。”最高法并认为该案对评估报告所进行的审查,可以作为此类案件的一种标杆。原告认为,该案与本案相似,可供本案参考。

    六、安置补偿方案未确定产权调换方式以及无补助和奖励违法

    《征收条例》第21条规定:被征收人可以选择货币补偿,也可以选择房屋产权调换。《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工作的通知》(渝国土房管[2012]589号)第8条规定应将两种方式在补偿决定中予以明确。若被征收人明确表示选择其中一种方式的(应保留相关证据),在作出补偿决定时,可以根据被征收人的选择明确一种补偿安置方式。本案中原告一直提出要求以产权调换方式进行补偿,被告作出的安置补偿方案无产权调换方式,是违法的。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全国法院征收拆迁十大典型案例第三号案例《何某诉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与本案相同,可供本案参考。

    《征收条例》第17条规定:“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对被征收人给予的补偿包括:……对被征收人给予补助和奖励。”《重庆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暂行)》第12条也规定:“征收补偿方案应当包括……补助及奖励办法等内容。”可见,对被征收人的补助和奖励是法定的,而本案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中却没有对原告的补助和奖励,直接违反了条例规定。对此,征收部门的说法是,重庆主城九区征收搬迁补助奖励等费额执行统一标准,但“我县制定补助和奖励政策是引导被征收人积极签约而设定的”,意思是原告没有积极配合,就不享有这项权利。原告认为,这种作法有些霸道,无视被征收人依法应享有的权益,任意剥夺或减损,是不合法的。

    《征收条例》第17条之所以规定补偿应包括补助和奖励,是因为该条前几项补偿只是被征收人损失的主要方面,而实际上被征收人是为公共利益的需要作出了特别牺牲,离开熟悉生活环境所受到的精神损失以及面对将来新环境所承受的压力,都需要予以考虑。这才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制定补助和奖励办法,对征收人给予补助和奖励,帮助其克服房屋征收后面临的困难并鼓励其积极配合政府的房屋征收工作。在实践中,补助和奖励已经成为被拆迁人固定可得的一种货币补偿利益,本案安置补偿方案中没有补助和奖励是严重违法的。如前所述,原告砖厂所在地薛家沟组团地块被出让给金科房地产开发公司从事房地产开发项目,本次征收并不完全是为了公共利益,就更应该给予原告补助和奖励。

    综上所述,云阳县政府作出的征收决定及补偿安置方案均存在违法的情形,重庆市政府法制办在复议时,因循麻木,未能进行纠正,采用了县政府在复议时未提交且涉嫌伪造的证据,也存在违法,复议决定应予撤销。原告主张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公正。

    代理人:重庆渝万律师事务所

    陈继才律师

    2019年5月15日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5/15 17:52:18 编辑过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维权难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