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雷州一些公安真黑,有良知的官岂可坐视?(转载)

[社会] 时间:2019-05-14 06:4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广东雷州市松竹镇山尾村一位母亲的喊冤

  尊敬的领导:您好!
  也许您见多了,心麻木了,觉得“蚁上谁脚谁就跺”,喊冤未必冤。但您从这三个细节就知冤或不冤了:1、办案人因为索贿被免职;2、办案人竟然认定三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被打得头破手断都只是被一个老人行凶所致,包庇别的凶手;3、对方拒不肯配合就其所取得的轻伤作重新鉴定,而办案人竟还据其轻伤作定案依据。

  这个案真是太黑,太冤,害得我家很惨、很惨,屈得我憋不过气。
  被冤枉的是我的儿子黄森淼、黄耿盈,侄子黄时朴,年龄在25至38岁之间,住广东省雷州市松竹镇山尾村三角北路054号。
  打伤我儿子和侄子的凶手也是本村人,共有6人:
  “凶手一”:黄永才,男,50多岁,长年在越南走私。
  “凶手二”:黄后进,男,60多岁,黄永才的长兄。
  “凶手三”:黄龙保,男,约37岁,黄后进次子。
  “凶手四”:黄龙广,男,约40岁,黄后进长子。
  “凶手五”:黄龙威,男,20多岁,黄后进四子。
  “凶手六”:周梅,女,黄永才妻子。

  这个案的起因和经过:

  一、事起于在越南因辞工被殴打,还不得赔偿。
  我儿黄耿盈原给“凶手一”打工,2015年底辞工后给别人打工,因此就遭“凶手一”愤恨。2016年6月30日,“凶手一”指使其儿子黄龙冠及其工人逼迫我儿黄耿盈写下保证书,逼黄耿盈离开越南,还逼黄耿盈跪地发誓,肆意侮辱黄耿盈,逼黄耿盈叫他“爸爸”;接着还持摩托车的头盔殴打黄耿盈的头部致伤。第二天,黄龙冠再次滋事。后来,凶手方一直未就此作出赔偿。

  二、不赔偿,还摆“鸿门宴”打击泄愤。
  2017年1月22日中午,因为我儿黄耿盈就在越南被打伤的事要求“凶手一”赔偿。“凶手一”和与其有亲戚关系的黄子操就在“凶手二”的家摆下“鸿门宴”要黄耿盈前来“调解。黄耿盈不知是计,在黄时朴、黄森淼、黄居碧(黄耿盈的堂兄)的陪同下前往“凶手二”的家。
  我儿黄耿盈几人来到后,当时只有“凶手一”、“凶手三”、“凶手六”、“凶手二”的妻子、黄子操在场。当黄耿盈要求凶手方赔偿医疗费时,本来说是要我方来调解的“凶手一”竟当场翻脸,扬言决不赔偿,还说:“打伤你,能奈我何?”有意激怒黄耿盈几人。黄时朴咽不下这口气,就走出门捡了一块红砖将“凶手一”停放在门口的轿车玻璃砸破。“凶手一”当即乘机发作,指挥已在村巷中准备的“凶手三”殴打黄耿盈几人。这时,“凶手二”、“凶手四”、“凶手五”就像事先已在旁边埋伏一样,突然冒出来,与“凶手一”、“凶手三”、“凶手六”一共六人,先后从停在旁边的面包车上抽出四条钢管、一把长刀和一支木棒,各执一把,围住手无寸铁的黄耿盈等四人狠狠殴打。

  1、“凶手三”持钢管凶狂殴打黄森淼,钢管像雨下一样击打在头上和身上,打得黄森淼头懵心慌,头顶被打得血肉模糊,鲜血淋漓,过后被送到医院时就昏迷过去。后来经医院检查,头皮被打裂,裂口缝了5针,右耳也被打变形,被鉴定为轻微伤。
  2、“凶手二”持钢管凶猛殴打黄耿盈头等部位,黄耿盈的头顶也被打得血肉模糊,后来经医院检查,头皮被打裂,裂口长七厘米,只被鉴定为轻微伤。
  3、“凶手四”持钢管和“凶手六”持木棒一同追打黄居碧。
  4、“凶手一”连连大声喊叫“凶手二”把应农(指黄应农,是我丈夫)的两个仔刺死。“凶手二”应声持尖刀扑向黄森淼。黄森淼被逼退到在大门前的一个灶炉边,眼见灶边有一把刀,忙操起自卫,在“凶手二”再逼过来时,自卫中就砍伤“凶手二”的头部(后来被鉴定为轻伤);若不是砍伤了“凶手二”,恐怕同黄耿盈要被“凶手二”刺死。“凶手一”、“凶手二”当时有个念头,就是用年老的“凶手二”一条命兑我两个儿子的年轻生命。
  5、“凶手一”和“凶手三”还一同持钢管将黄时朴的左手打断,一共打了三钢管。幸被路过现场的村民黄龙尧劝阻,及村委会书记何启谨赶来制止,凶手方才停止施暴。不久,松竹镇派出所副所长李冠贤带干警也赶到现场。

  三、放纵凶手,帮助作虚假法医鉴定,拘捕无辜。
  本来,这个案的是非一看就清楚,可是,该案的主办人李冠贤却因为涉嫌收受了对方的贿赂,偏听偏信对方的言辞,拘捕了我方黄森淼和黄时朴,还网上追捕黄耿盈;经我多次上访后,才只网上追捕老人“凶手二”,让“凶手一”、“凶手三”和其他凶手逍遥法外,具体表现:
  1、采信“凶手一”造假获得、又拒不配合重新鉴定的轻伤鉴定。
  “凶手一”案发当天都没说受伤,案发后四天里每天跑派出所处理案件,没任何被打伤的迹象,可是,案发后第四天到派出所找李冠贤要法医介绍,谎称脚被打断,李冠贤竟给他出具法医介绍,致他取得了虚假的轻伤鉴定。李冠贤在“君临酒店”还对村委会何启谨书记说“凶手一”案发后四天里每天都来派出所,都不见有什么伤,第十五天却把脚包扎得很像受伤那样。何启谨也说“凶手一”没受伤。这些话是何启谨亲口对我方说的,我方暗录下何启谨的话。
  后来,“凶手一”拒不肯配合重新鉴定,进一步证明了他的伤情造假。得知“凶手一”取得轻伤鉴定后,我方强烈要求重新鉴定,申请了三次。“凶手一”心虚,总是找各种理由不肯配合重鉴,有时以身在越南无法赶回,有时以生意有事分不开身,等等,办案人都以无法叫回“凶手一”重鉴为由搪塞我方。
  本来,因为“凶手一”不配合重新鉴定,他的轻伤鉴定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对方只有“凶手二”被黄森淼砍成轻伤,黄时朴损坏的车玻璃的作价才1710元,不够立案标准,故至多只能拘留黄森淼,可是,办案人也依据“凶手一”被打致轻伤为由,对黄森淼、黄时朴都予刑拘,还网上追捕黄耿盈。黄时朴被按故意伤害罪起诉,雷州市法院已开庭审理,未作判决。
  2、偏信凶手一面之词,放纵凶手。
  对方把我方三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人被打得手断头破的恶行,全推给已60多岁的老人“凶手二”,办案人竟然也采信这样的违背常理的话,而不信我方的指控,违反《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第(二)项关于被害人指认他人犯罪的应先行拘留的规定,过了很久才只在网上追捕“凶手二”,不接受我方要求刑拘“凶手一”、“凶手三”及其他凶手的意见。
  其实,从现场那么多凶器,和我方那么多人被打得头破手断,可以看出对方不只是一人行凶的。
  而且,除了我方的指控,还有以下多个现场目击者可以作证有其他凶手打伤我方,但办案人不予调查:
  ①曹某某;②黄某某,在同我方的谈话中承认在现场见到对方每人都手持凶器,“凶手二”持尖刀要刺杀我方,被我方暗录下谈话,已交公安、法院办案人;③林某某;④杨某某。
  3、违反原则采信对方的证人证言。
  (1)对方指使家人或亲属,冒充普通邻居作假证,办案人竟也采信,这些所谓的证人是:
  “凶手二”的妻子黎华芳、“凶手三”、“凶手四”、“凶手六”;“凶手二”的胞弟黄永春的妻子陈少华、长女黄春花(已远嫁外省,案发时不在场)、次子黄龙伟(案发时不在场,在广东医科大学上学)。一共七人。
  (2)黄子操被收买为对方作伪证,已被证实,办案人也采信。黄子操作伪证说,只见我方打对方,不见对方打我方,还说我方持“凶手二”家里的凶器打对方的。后来,黄子操在本村的粮所旁小卖部,接受雷州市公安治安大队办案人陈某(大队长)等干警调查时承认,“凶手一”在案发后给了他2000元当赌资的。黄子操说此话时,陈大队长还特意录了视频。
  4、在赶到案发现场时不收缴凶器作进一步鉴定,通过对凶器作指纹等鉴定也可以查证凶手有几人。
  公安机关办出这样的冤案,开始显然是因为该案的主办人李冠贤涉嫌收受了对方的行贿,李冠贤向我方索贿可以看出他会受了对方的行贿。李冠贤在刚开始办案就向我索取了2800元,后来还得寸进尺,对我说:“此案可以调解,但对方要伍万元,我处要贰万元辛苦费。”(有录音,已提交纪委等部门)。我信不过他,李冠贤向我索贿不成,十有八九索了对方的贿,就肆无忌惮偏袒对方打击我。因李冠贤索贿的事败露,此案后来被移交雷州公安局治安大队侦办,经纪委过问,李冠贤才被免职调离。

  综前所述,这个案是公安办案人丧尽天良,恶意制造的严重的冤假错案,请您上级彰显良知、责任:
  一、敦促雷州市公安局将“凶手一”黄永才、“凶手三”黄龙保刑事拘留,并加大对“凶手二”黄后进的抓捕力度。
  二、敦促雷州市公安局释放黄森淼,黄森淼砍伤“凶手二”黄后进显然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责任。
  三、敦促雷州市公安局撤销对黄耿盈的网上追逃。
  四、建议雷州市法院慎重审理黄时朴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促使黄时朴得到无罪释放的公正判决。

  世间的善恶都在上苍的鉴察之中,仗义执言,洗雪冤情,惩恶扬善,必得上苍的记念!
  殷切期望
  喊冤人: 林丽珠

  身份证号:440824196612074427
  电话:15014618237(林丽珠女儿的手机)、18476924271(林丽珠手机)
  2019年5月13日


  
  黄时朴被打断左手。

  
  黄森淼被打伤

  
  黄耿盈被打伤。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中国嵊州:卫生文明城市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