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再次要求纠正错案

[社会] 时间:2019-05-14 06:4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纠正错案申请书
  2017年5月15日梁平区教委,依据梁平县公安局2016年4月11日对我作出的“行政拘留七天”的《处罚决定书》对我进行“降低工资岗位等级”的行政处分。明显违反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等。这是一个十分明显的冤假错案。
  (1)《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明确规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依法判处刑罚的,给予降低岗位等级或者撤职以上处分。其中,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行政机关任命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依法判处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可是,整我这群贪官污吏,却故意歪曲狡辩说:“《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的含义是: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并非只有被判处刑罚的,才能给予降低岗位等级或者撤职以上处分。并非只有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才能给予开除处分。行政机关任命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并非只有被判处刑罚的,才能给予开除处分。”???类似的法律或法律条款,还有很多。特别是《刑法》上的很多条款,如果都可以照这样加个“并非只有……,才能……”来解释,那中国的“法制”不出现颠覆性的动荡和混乱吗?很明显,整我这群贪官污吏,是故意“滥用职权、以权整人、欺压群众、愚弄法制、知法犯法、执法犯法”。他们已经成为明目张胆的“黑恶势力”了。应当依法严惩。
  (2)程序违法。我们学校召开的教师大会,绝大多数老师不同意给我“降工资”的行政处分。他们故意向老师们隐瞒事实真相。故意不统计赞成的多少人、反对的多少人、弃权的多少人。他们是故意强行通过的。连当时我在教师大会上陈述事实真相,当时的校长陆远珠就居然突然宣布“散会”而不准我把话说完。(3)处罚超过时效。违反《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9条。他们依据公安机关已经处罚过的所谓“事实”进行重复处罚,不属于“案情复杂”或“其它特殊情形”。(4)乱认定事实。那些QQ群聊天留言,不是我发的。他们没有新的证据,却再次强行认定到我的头上。这明显是对我不服原拘留、所进行的申诉和控告,故意进行的新的打击报复。这严重侵犯我的合法权益。
  由此可见,“梁平教发【2017】33号”文件,是非法的。应当依法撤销。
  梁平区教育系统整我这群贪官污吏狡辩说:“怪公安机关不该拘留。只要拘留先撤销了,处分自然就撤销了。”他们想把责任完全推在公安机关的人身上,以逃脱法律追究。可是,他们的狡辩说得过去吗?从“《治安管理处罚法》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的处罚对应表”(附后)可以直观地看出:即使我被拘留正确,即使行政执法可以重复处罚,我也顶多只够“警告”处分。也就是说,本案至少应当按照《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43条,先变更原处分决定。可是,《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16条,没有“警告”处分这一项。这说明:符合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5条处罚的事实,根本就不符合《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16条。也就是说:根本就不能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5条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16条这两个法律条款,去重复处罚同一个行为。再加上,同一个国家机关,或者不同的国家机关,因为同一个事项,针对同一个当事人,进行行政处罚,最多只能处罚一次。只有坚持“行政执法一事不再罚原则”,老百姓才敢对原“处罚”是否合法、合理,进行申诉或控告。只有坚持“一事不再罚原则”,才能避免原涉案的领导干部,以“处罚”为由,进行新的、更大的打击报复。也只有坚持“一事不再罚原则”,才能规范各级各类国家机关和领导干部的行政行为。否则,应该定处罚多少次才算合理呢?难道由那些所谓的领导干部,凭其心情好坏,因人而异,想处罚多少次、就可以处罚多少次吗?再加上,那些QQ群聊天留言,根本不是我发的。况且,《治安管理处罚法》没有哪一条是针对老百姓在QQ群聊天时谈论了时事政治话题而制定的。至今还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不准老百姓在QQ群聊天时谈论政治话题,或者不准老百姓在谈论政治话题时发表批评意见。本案,如果单独给与口头警告,还算合理的。无论那些QQ群聊天留言是不是我发的,我都接受。所以,重庆市梁平区教委给我作出的“降工资”的行政处分,应当无条件撤销。总之,2017年5月15日,重庆市梁平区第一中学,勾结梁平区教委,对我作出的“降工资”的行政处分文件“梁平教发【2017】33号”是错误的。我请求:有关部门依法及时撤销。切盼!
  呈:梁平区委、区人大、区政府、区纪委、区监察委、区检察院、区教委
  呈:重庆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纪委、市监察委、市检察院、市教委
  呈:中共中央、国务院、国家监察委、扫黑办、最高检、人社部、教育部
  申请人:施鲁家 15202371036
  重庆市梁平区第一中学教师
  2019年4月21日


  《治安管理处罚法》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的处罚对应表
  表1(正确)
  《治》———————————《事》
  1、拘留八天以下————————————1、警告处分
  2、拘留八至十五天并罚款————————2、记过处分
  (3、有期徒刑以下的刑罚)——————3、降工资
  (4、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4、开除
  表2(正确)
  《治》———————————《事》
  1、拘留五天以下;2、拘留六至十天—————————1、警告处分
  3、拘留十天至十五天;4、拘留十五至二十天并罚款———2、记过处分
  (5、有期徒刑以下的刑罚)———————3、降工资
  (6、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4、开除
  表3(正确)
  《治》第25条——————————《事》第16条
  1、拘留五天以下;2、拘留六至十天————————————(1、警告处分)
  (3、拘留十天至十五天)(4、拘留十五至二十天并罚款)——2、记过处分
  (5、有期徒刑以下的刑罚)———————3、降工资
  (6、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4、开除

  表4(错误)
  《治》第25条——————《事》第16条
  1、拘留五天以下—————1、警告处分
  2、拘留六至十天———————2、记过处分??
  (3、十天以上拘留)————3、降工资??
  (4、判刑)———————4、开除??
  表5(特别错误)
  《治》第25条———————《事》第16条
  1、拘留五天以下————————2、记过处分??
  2、拘留六至十天———————3、降工资??
  (3、十天以上拘留)————4、开除??
  (4、判刑)——————???

  依据一:《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依法判处刑罚的,给予降低岗位等级或者撤职以上处分。其中,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
  行政机关任命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依法判处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
  【我这个案子,无论如何,梁平区教委不该给我“降工资”的行政处分】
  依据二:《行政处罚法》第24条: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
  【我这个案子,无论如何,学校不该一次又一次地克扣我的巨额工资】
  依据三:行政执法,必须遵循“一事不再罚原则”。【我这个案子,梁平区教委不该给我“重复处罚”。更不该给我下发两次或两次以上的处罚文件】
  依据四:从表3、表2还可以看出:依据《治》第25条和《事》第16条这两个不同的法律条款,去重复处罚同一个行为,是明显错误的。因为这两个法律条款的处罚,没有交集。


  校长殴打教师
  (一)2019年1月2日上午9点多至11点多,我被梁平区第一中学的校长兼党委书记王玥、副校长兼工会 肖贤贵多次轮番暴打。我因为左肩有旧伤,无力自卫。我一点没动手、一点没还手。他们就轮番暴打我六、七轮。校长办公室最近刚装上了监控。学校的监控视频可以作证。我请求有关部门,尽快对打人的凶手王玥、肖贤贵二人依法严惩。
  从2019年1月2日上午9点多我进“校长办公室”,到11点多我们离开“校长办公室”去派出所,这一段时间的监控视频是过硬的证据。如果他们已经将监控视频进行了删剪、编辑,那这就是“伪造证据”“篡改证据”“销毁证据”,也是刑事犯罪。群众能识别。警察也能识别。我也能识别。还可以进行技术鉴定。盼有关部门尽快去完整复制并保全证据。先让受害人和广大群众质证。然后向群众公开。该怎么处理?凭群众决定。
  事实证明:王玥和肖贤贵二人,之前是那些故意整我的贪官污吏的忠实走狗,现在他们自己已经就是“把持基层政权、故意欺压群众”的黑恶势力了。他们甚至还在国家“扫黑除恶”期间,动用公款安起监控来打人。他们已经成为整我的这群黑恶势力的前台打手。他们已经由“以权整人、以权欺人”演变成了“暴力欺压群众”。其黑恶嘴脸,已经暴露得一丝不挂。他们反复多次欺压我,我有很大的委屈。结果,我没动手,他们还先打我。我一点没还手,他们居然暴打我六、七轮。他们当时没有把我当人打。其黑恶兽性凶相毕露。他们打得我多次向全校师生大声呼救。我头部,被王玥、肖贤贵二人是打遍了的。当时要不是副校长黄波和副校长赵勇赶来拉架劝阻,我当时就差点被他们打死了。我盼望有关部门,必须严肃查处:(一)追究王玥、肖贤贵二人的刑事责任。(二)撤销其党内外一切领导职务。(三)责令王玥、肖贤贵二人出钱,负责将我的伤,完全治好。
  (二)事情的起因是:2018年12月11日,他们又克扣了我当年的19800元。且不给票据。这是明显违法的。国家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每一次发工资,要给职工“工资条”。每一次克扣工资,要给“克扣凭据”。否则,就是违法行为。用人单位克扣职工工资,不管其克扣行为是否正当,都必须给职工出具“克扣凭据”。“克扣凭据”要写清克扣的具体金额和具体时间。这是职工诉讼等所必需的证据。用人单位不能以任何借口拒绝提供。“克扣凭据”不是“情况说明”。“情况说明”只类似房屋买卖的合同。“克扣凭据”才是可以证明卖房者在什么时候、已经收了多少钱的“收条”。他们至今还在黑心地克扣我的多项巨额工资,且仍然不给克扣凭据。纠纷随时还可能再发生。很明显:他们是有组织、有预谋地故意刁难我。其目的就是要给我的诉讼设置障碍。这是典型的“把持基层政权、故意欺压群众”的黑恶势力行为。这是当前“扫黑除恶”应当优先查处的案件。
  (三)他们多次克扣我的巨额工资的行为,也是明显违法的。(1)他们克扣依据的根源是:2017年6月,学校和区教委相互勾结,对我作出了“降工资”的行政处分。而这个处分,是明显违法的。明显违反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各位也可以在网上搜来看看。所以,他们的克扣行为,也是明显违法的。(2)最近两三年才有的这几项大额津补贴,包括每年的一万二、一万九千八、八千多等,实际上是为了应对物价上涨的基本工资。能不能拿来与“年度考核结论”或“处分”挂钩?怎样挂钩?目前上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下没有经过学校教职工讨论通过。梁平区教委本不是立法机关。即使县级教委有立法权,其立的法,也应该适用于未来发生的案件。哪有为过去立法的道理?梁平区教委不是在“依法行政”,而是在故意创造法律、公开为官谋私、欺压群众。
  (四)2019年1月13日晚他们安排梁平一中办公室副主任念了一个文件。这个文件名为《重庆市梁平区完善学校绩效工资政策实施办法(试行)》。落款署名制发文件的机关是“重庆市梁平区教育委员会”。却没有加盖公章。这个文件,上没有报梁平区委、区政府、区人大、市教委等领导机关审查同意,下没有交给本单位的职工群众和职工大会讨论通过。上没有国家的法律法规依据,下不符合客观情理。他们根本没有考虑职工应对物价上涨的基本生活的需要,和职工付出了基本的工作和劳动的客观实际。每年的一万二、一万九千八、八千多、“基础绩效30%奖励部分”等。如果再有什么新补贴政策的钱,估计他们也要全部包括在内。他们想怎么领,就怎么领。他们想怎么扣,就怎么扣。他们明显是在“假考核、真谋私、真整人”。这是严重不合理、不合法的。这明显是某些贪官污吏,别有用心、故意、恶意、凭空乱定的。人们强烈呼吁:必须限制官权,注重民权。
  呈:重庆市委、市政府、市监察委、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市教委
  呈:梁平区委、区政府、区监察委、区检察院、区公安局、区教委
  控告人:施鲁家 15202371036
  重庆市梁平区第一中学教师
  2019年3月29日


  举报黑恶势力
  自从周刚、莫太祥等人完全掌控重庆市梁平县教委以来,他们排斥打击迫害异己,用克扣巨额的政策性津补贴等非法手段,“处罚”了全县不少教职工。据说,全县被他们这样非法迫害过的教职工,不少。他们的行为是严重违法的。应当查清事实真相,依法严惩。
  (一)没有法律依据。国家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法规授权:县级教委可以对其所管辖的教职工进行数千数万的经济处罚。就是公安局的治安处罚“罚款”,法律规定的也是500元以下。《行政处罚法》第24条还明确规定:经济处罚,最多只能处罚一次。国家(法律界)还有一个“行政执法一事不再罚原则”。可是,梁平区教委和梁平区教育系统的许多贪官污吏“以权整人”却不管这些。他们根本没有一个法制意识。他们的指导思想是“老子想怎么处罚,就可以怎么处罚”。无法无天。他们甚至因为同一借口对某些教职工进行了“数十次”的非法处罚。严重搞乱了中国的法制。比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和奴隶社会还要残酷。这是十分典型的“经济恐怖主义”、“滥权极端组织”、“官霸暴恐分子”、黑恶“软暴力”。
  (二)最近几年才有的许多政策性津补贴,是国家应对物价上涨(或为了拉动物价)的生活补贴。目前国家根本还没有出台:将这些钱与处罚挂钩的法律法规。很明显,梁平区教委的许多领导干部,是故意的、十分黑恶的“滥用职权”。是扫黑除恶应该打击的对象。
  (三)他们是思想进步、管理严格、忠心为国的“左派”激进分子吗?非也。他们是长期贪污、受贿、行贿、以权谋私、贪赃枉法、拉帮结派、买官卖官、乱搞女人、无恶不作的“右派”犯罪分子。那他们为什么要超越法律底线,对全县教育系统这么多的人进行非法的处罚呢?原来,他们所“处罚”的人,都是他们要整的人。他们自己那一个小圈子里的人,就是多次严重犯罪了,甚至翻船了,他们也要千方百计包庇。他们这是真心为国吗?根本不是。他们打着国家机关的旗号,包庇同伙、欺压群众,恰恰败坏了党和国家的声誉和形象,激起了广大群众对党和国家的仇恨和不满,动摇了党和国家执政的群众基础。这是危害国家稳定的最大威胁和罪恶之源。中央若不严格“倒查追究”,那中央提出的“依法治国”就完全泡汤了。这些贪官污吏,他们用实际行动“否定”了“依法治国”。他们信奉的是“权力大于法律”“老子就是法律”。这是典型的黑恶势力的嘴脸。这是严重的滥用职权犯罪。
  下面我给大家介绍几个典型的案例。也盼望各位领导,发动群众积极检举揭发。
  (1)梁平一中女教师程某,2015年五一假期间,和另一家好友相约,到当地某茶楼去喝茶、打牌。打2元的血战。结果被梁平县纪委查到。后被梁平县教委处罚“克扣年终一万二的一半6000元”。这是明显违法的。(A)没有法律依据。县教委没有“罚款”或“克扣工资”的法定处罚方式。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1条(三)按“参与赌博”处罚,也只能是给与“行政处分”。(B)根据梁平县公安局以前的规定:打5元以下的麻将,不算赌博。如果算,梁平,甚至全国,参与赌博的、组织赌博的,那就太多了。都应该处罚。打2元的血战,人们都认为算“娱乐”。即使处分,也只够“警告”。或批评教育。【“茶楼”,人们一般的理解,也是“休闲娱乐场所”,而不是谈之色变的、非法的“赌博场所”或“色情场所”。否则,有关部门为什么会允许其“开”呢?】(C)据说,当时梁平县纪委的工作人员去“查”的行为也十分蹊跷。他们开始推开的是隔壁另一个房间。那些人打的是10元的血战。他们一看,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就带上门,走了。可是程某等人,打2元的血战,却被“抓”了。有人怀疑:这是有人故意“举报”他们、故意“查处”他们的“黑恶行为”。之后,程某被给与非法的罚款六千元的处罚,更加反证了这一点。【组织赌博的这个“茶楼”的老板是否被抓、是否被处罚,更是需要进一步调查。】
  (2)梁平县城西初中原校长李某,2014年,被撤职。理由是:他把学校的“营业性收入”发给了学校的教职工。之后,李某又被降工资处分。之后,又多次被克扣巨额工资。2018年4月,李某被迫害致死。这是严重非法的。(A)把学校的“营业性收入”分发给了学校的教职工,只要他自己没贪污,这就不是什么犯罪行为。根据《刑法》,他不该被判处刑罚。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他也不该被降工资处分。即使按照当前国家的某些规定,“不准私自给本单位职工乱发奖金”,这也只够其它比较轻微的行政处分。严格来讲,“给职工发奖金”不算什么过错。大家想想:单位有“营业性收入”,不发给职工,国家又不实行“统收统支”上交国库、财政,那这些钱,给谁得?全部交给县教委那些贪官污吏私吞吗?退一步说,即使有错,那也是“乱收费”的错误。可是,全县各个学校,甚至各个单位,都存在“乱收费”的问题。全县各个学校都有“书本资料利润”、“伙食团、小卖部营业性收入”等。梁平县教委、梁平县委县政府,为什么没有统一禁止和查处“乱收费”这个问题呢?梁平县教委、梁平县委县政府,为什么没有统一清查各个学校、各个单位的财务账目呢?【比如:“梁、红、一”等学校,历年的营业性收入,钱哪去了?账目清楚吗?特别是,梁平区各个学校、各个学生、历年的课本利润,听说是全部由县教委垄断了的。钱哪去了?账目清楚吗?前几年,县教委组织许多学校的领导干部,每学期都到外省的某个学校去“学习”缴纳天价的“学费”,他们用的钱是哪来的?其开支属实吗?他们这样的开支合法吗?经过哪一级的领导机关审批同意了的?】(B)再退一步说,即使李某应该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给与撤职处分。之后,他也不应该再受“降工资”的处分了。这是典型的重复处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里面的“或”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很明显,梁平县教委的周刚等贪官污吏,是故意在以权整人。(C)李某现在已经被他们迫害致死。这是十分严重的危害后果。周刚等人应该偿命。
  【2017年8月梁平一中原校长陆远珠被免职。可是他却被非法“借调”到“梁平区教委(督导室)”去“保护了起来”。类似的,还大有人在。城西初中的李某为什么却没有享受到如此待遇呢?这只能证明:李某,和梁平区教委那帮贪官污吏,不是一伙的。】
  (3)梁平一中教师施某,2016年4月因为被怀疑在QQ群发表了不当言论,被梁平县公安局治安拘留7天。之后,梁平一中多次对施某进行“停工作”“换岗位”“不准参加评职称、工资进档、工资普调”等数十次处罚。之后,梁平县教委还给与施某“降工资”的处分。并以此为由,多次克扣施某巨额工资十多万元。施某多次向上级申诉、控告、举报,至今无人查处。这是严重非法的。(A)据施某本人讲,那些QQ群聊天留言,不是他本人发的。是别人盗用他的QQ号发的。他有电子证据。是梁平县教委的莫某某,勾结梁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陈某某,采取非法手段,逼迫施某承认之后,拘留的。(B)据说,那些QQ群聊天留言,只是谈论了一些时事政治问题。并不是什么散布谣言,或者谎报险情、疫情、警情;也没有达到“扰乱公共秩序”的程度;更没有达到该拘留的“严重”程度。根本不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一)处罚。(C)老百姓就一些时事政治问题,如实发表自己的观点,本是一个公民应有的基本政治民主权利。这并不是什么反革命组织活动。不能将其乱定性。真正传递负能量的,是那些贪官污吏长期贪污腐败的实际行为。是他们一次又一次败坏了党和国家的声誉和形象。群众即使说了一些批评的话,那也是正常的舆论监督。不能把老百姓批评不正之风的话,都说成是“发表了反社会主义、反无产阶级专政的言论”或说成是“散布了有损党和国家制度的言论”。查处那些贪官污吏的非法行为,才能真正维护党国形象。(D)退一步说,如果群众的言论真的有什么过错,也应该由主管部门或用人单位进行思想教育,即批评教育。或者要求当事人写书面检查。即使要再严酷一点,也顶多给与“警告”处分。“言论过错”案,不是“治安案件”,更不是“刑事案件”。不该由公安机关管辖,更不该“拘留”。更不该“降工资”处分。更不该反复处罚数十次。(E)根据“行政执法一事不再罚原则”,施某被拘留以后,更不该再受主管部门的“重复处罚”。(F)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施某更不该遭受“降工资”的行政处分。(G)施某被多次克扣巨额工资,目前被克扣的总额达到了十多万元。加上其它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更是令人发指。这严重违反《行政处罚法》第24条。不仅严重违反国家法制,也严重超越了人性底线。领导干部成为黑恶势力,这是一个十分典型的案例。
  这更加反证:施某之前被非法“拘留”,就是这同一群贪官污吏勾结蓄谋的。
  (4)2017年8月,红旗中学领导班子群体贪污翻船。这是法定的犯罪。可是,只有校长余德先一人被判刑。其它的副校长和出纳会计等,都逍遥法外。也没有一人被给与“降工资”的处分。梁平县教委主任周刚的亲弟弟周毅,居然还在继续担任副校长。学校以前的财务账目,他们有没有贪污或群体贪污的问题,更是没有人去认真清查。全县其它学校、其它单位的“营业性收入”,有没有贪污或群体贪污的问题,也没有人去认真清查其财务账目。许多人恍然大悟:原来,这是教委主任周刚一伙故意弄整校长余德先一个人的黑恶行为。
  大家想想:“领导班子群体贪污”案,某个领导不仅他自己分得的那份赃款属于贪污,其他领导分得的那些数额,他也有“非法决策、非法赞同”的法律责任。所以,“领导班子群体贪污”案,每个领导干部都应按照他们贪污私分的总额来定罪量刑。只是,主要领导余德先,应该多判两月。其他成员可以少判两月。但是,都必须在“判刑”这个起点的幅度之内处罚。否则,就是明显的枉法裁判。再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22条的最后一句,凡是被判处刑罚的领导干部,都应该被开除公职。哪有还让周毅等继续担任副校长的道理?除非他有重大立功表现。有人说:红旗中学至少近二十年来的财务账目都有“注假账”贪污的问题。周毅也一直是该校的副校长。周毅坦白和揭发其它案情了吗?
  根据“回避原则”,周刚和周毅根本就不应该在同一个系统里面担任领导干部。至少,“红旗中学领导班子群体贪污案”一暴露,有关部门就应该立即将周刚免职,并调离梁平区教委。这样,才能确保“红旗中学领导班子群体贪污案”能得到客观公正的调查和处理。
  公检法、纪检监察、地方党政机关,办的案子明显腐败违法,中央都放任不管吗?
  (5)莫太祥从1993年至1999年担任虎城镇中校长。他以修建之名,向虎城镇政府和梁平县教委反复多次骗要了不少公款。然后通过包工头之手(行贿的方式)套为私有(实际上是贪污)。其中,虎城镇政府的钱,是向虎城镇的老百姓,以“教育费附加”等名义征收的。梁平县教委的钱,大多是向银行贷的款。之后靠全县各个学校的“营业性收入”偿还的。这实际上就是向全县的中小学生乱收的。其中,修虎城镇中的教职工宿舍,他们还巧立名目向教职工“非法集资”多次。而实际建修资金,他们又是向梁平县教委和虎城镇政府要了的。由此可见,他们从中贪污了多少资金?莫太祥由此“致富”,进而更加行贿买官。
  1999年至2005年,莫太祥当上了虎城的教办主任。他把所辖的“五校一园”的公款全部集中在他一个人手里。也准备故伎重演,以修学校之名贪为己有。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实施,上级有关部门就开始了部分的审计。莫太祥于2005年就设法调到了红旗中学。他调走时,将虎城的“五校一园”的公款150多万(当时的数目)全部卷走。连会计冯峰也因此调进了梁平县教委。后来莫太祥也调进了梁平县教委。冯峰后来还调进了梁平县人社局。莫太祥后来还把他的妻子张士英、他的妻妹张红梅、他的妻妹夫古勇、他的兄弟莫勇都非法调动、提干、升迁。甚至只要和莫太祥关系好的,都可以非法调动、非法买官。鸡犬升天。
  后来,莫太祥还依靠周刚当过梁平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便利,将其儿子调进了梁平县委办公室。据了解,现在许多的国家机关,都被一些贪官污吏及其子女或亲友把持了。
  1999年,时为梁平县虎城教办主任的莫太祥,因为怀疑虎城镇中的教师施某举报了他多次贪污学校公款,故意非法安排教师施某在学校当门卫。并指使刚非法当上虎城镇中副校长的谭孝君等人,将施某打伤。莫太祥还“恶人先告状”,叫来了虎城派出所的民警。可是,警察来后,见施某是受害人,就不理。施某不得不乘车到梁平县公安局去报案。可是后来,莫太祥还勾结虎城镇党委书记邓平寿等人,反而克扣了施某的巨额工资。2016年3月,施某再次举报莫太祥。已经在梁平县教委工作十多年的莫太祥又勾结在梁平县公安局任治安大队长的陈忠镇,非法拘留在梁平一中任教的施某。莫太祥还故伎重演,指使当时梁平一中的校长陆远珠,以此为由,非法停止施某的工作三个月。然后又非法安排施某在学校当职员。被施某很快识破,遂向上控告。于是,莫太祥又勾结在梁平县教委任主任兼教育工委书记的周刚,非法给与施某“降工资”的处分。并以此为由,多次克扣施某巨额工资等。目前施某已经遭受这些贪官污吏的数十次非法的“处罚”。周刚、莫太祥、陈忠镇等贪官污吏一旦把持了基层国家政权,其祸国殃民的危害是相当大的。周刚和莫太祥是师范的同学。莫太祥就是依靠向时任梁平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的周刚等人多次行贿,才调进梁平县教委的。施某已经向各级各类的上级机关反映上百次,可至今还没有得到依法查处。梁平县和重庆市的许多党政机关、纪检监察机关和政法机关,都不正确履行职责。中央各有关部门又不“直接查处”。许多人怀疑:中央高层有这一伙贪官污吏的后台、“保护伞”或者黑恶势力大头目?
  (6)2012年,上级清查“迎宾书店”老板向学校领导行贿“书本资料回扣”。梁平中学的校长余孝明因此而被判刑。梁平一中的校长栗韬,在教师大会上就承认:准备退款一部分。可是,后来栗韬到底退没退?退了多少脏?群众不清楚。栗韬不仅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连党纪政纪处分都没有受到过。他居然还“光荣地”享受着高额的“国务院特殊津贴”。
  现在,梁平中学的原校长余孝明、红旗中学的原校长余德先,都先后被判刑了。(其贪污公款、受贿行贿的犯罪事实,有没有被完全查清,另说。)屛锦中学原印刷厂的厂长徐志胜也已被判刑。(其贪污公款、向其他领导行贿、包养情妇等犯罪事实,是否被完全查清?处罚是否过轻?许多干部群众还有议论。)可是,身为屛锦中学原校长兼党支部书记的栗韬,其父亲又是原屛锦中学的会计和原印刷厂的出纳。栗韬后来担任梁平一中的校长和党委书记多年。学校历年的各种营业性收入账目不明,老师们意见很大。栗韬从2000年至2005年担任屛锦中学校长兼党支部书记。屛锦中学每年伙食团和小卖部利润近两百万。议价生收入每年近两百万。公寓收入近一百万。书本资料利润三百多万。屛锦中学原印刷厂,年营业额一千万,年利润五百万。这是他们自己公示了的。这么多的“营业性收入”他们上账了吗?每年发给教师的“课时津贴”只有一百多万。其它的钱哪去了?栗韬从2005年至2017年担任梁平一中的校长兼党委书记。学校每年的外教费余额数十万、书本资料利润数百万、高三学生补课费余额数十万、高三初三毕业奖余额数十万、学校每年的伙食团和小卖部营业性收入数百万、高价学生交的天价学费、还有每年学生的校服费利润、军训费余额、学生历年补考费、试卷资料打印费回扣等,到底哪些有账目、哪些没有上账?哪些私人老板得了?学校正当开支用了多少?哪些被他们领导干部暗中私分或贪污了?有人向上举报,栗韬还千方百计,勾结法官、勾结公安,对其怀疑的举报群众实行疯狂的打击报复和迫害摧残。在当地已经民愤很大。许多人说:余孝明、余德先等“校长”就翻船了,栗韬等“校长”却还逍遥法外,这不公平、不合理。天理不容。不仅老百姓,连那些翻船了的贪官污吏,都不服。
  栗韬依靠其在屛锦中学当会计的父亲帮忙,从云龙中学调入屛锦中学,并担任领导干部以后,他经常煽动、教唆、怂恿一些学生家长,纠集社会上的黑恶势力,借故敲诈、绑架、殴打学校的教师。在当地多次造成巨大的社会影响。调入梁平一中后,栗韬继续故伎重演,甚至变本加厉。他还直接教唆学生“记”老师,甚至指使学生形成团伙、在课堂上闹事,以此来刁难他想要弄整的教师。被其非法刁难、迫害的老师不计其数。后来,引起了一位工作认真负责的老师的怀疑。该教师经过对学生进行耐心细致的教育和调查,原来是身为学校的校长兼党委书记的栗韬故意教唆的。该教师正在进行深入调查时,栗韬还利用其校长职权进行干涉。说:“你调查那么清楚,干什么?”至此,栗韬的黑恶嘴脸,才彻底暴露。
  原来许多身为学校校长的领导干部,不仅是长期贪污腐败的犯罪分子,还是十分毒辣的黑恶势力。他们之所以成为恶霸黑恶势力,就是因为他们首先是长期贪赃枉法的贪官污吏。他们害怕群众不服,更害怕群众举报。因为他们害怕翻船。他们为了迫害他们想要弄整的教职工,特别是为了打击报复他们怀疑举报了他们的教职工,他们总是会寻找借口。对于无法找到借口的优秀教职工,他们甚至还会设计制造由头。这比一般的黑恶势力,还要黑恶。
  许多本身有贪污腐败犯罪的领导干部,为了维护其非法利益和非法权威,故意滥用职权、以权整人、欺压群众。这是十分典型的黑恶势力的行为。应当尽快撤职、逮捕、法办。
  (7)谭孝君1996年依靠向虎城镇党委书记邓平寿等人行贿非法当上了虎城镇中的副校长。他一当上虎城镇中的副校长,就私自决定:将刚建好的学校教学楼的窗户全部换成铝合金窗户。这一决定,没有经过学校领导班子集体研究,也没有经过学校教职工大会表决通过。而且,他把这一工程私自承包给其在虎城街道开五金门市的“表弟”(他姨父之子)。没有经过任何的招投标。谭孝君就是依靠其姨父(千坵村的村支书)和邓平寿的不正当关系,才当上虎城镇中的副校长和校长的。谭孝君当上合并后的虎城中学的校长后,居然将原虎城中学的校产(包括房子和地皮等)以160万元的超低价卖给了当地的黑社会人员廖小林开发房地产。谭孝君和邓平寿从中巨额受贿。当地民愤极大。最近我看到网上有一篇黑恶势力的举报材料,题目是《梁平县虎城镇成了黑恶势力的天下了吗?》好像是2010年有人发布到网上的。里面反映的事实绝大部分属实。只是其对当地官场内幕的观察和分析不准确。这份举报材料在网上发布数年了,好像至今没有得到依法查处。(请有关部门在网上搜看。)
  2005年,谭孝君依靠莫太祥和周刚的关系,调到了礼让中学任校长。他不仅继续疯狂贪污学校历年来的营业性收入,还和礼让镇的党政官员相互勾结,在礼让镇街道非法开发房地产,非法强占当地老百姓的合法权益,非法侵占国家土地资源。引起当地不少老百姓的数十年的上访。这样的犯罪分子,居然还被周刚一伙推荐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8)陈忠镇于1993年至1999年担任虎城派出所的所长。期间,派出所每年有罚没收入10多万元(当时的数字)。陈忠镇以“隐瞒收入”“虚列支出”“注假账”等方式贪为己有。多次被梁平县审计局查到处罚。(梁平县审计局有查账的底根。盼有关部门去细心调查。)其中,当时派出所罚老百姓的钱,有许多是非法的“乱罚款”。甚至还有许多还没开发票、没上账。这要发动当地群众和派出所的内部职工检举揭发,才能完全查清楚。
  (9)2018年11月19日晚,梁平一中校长王玥在全校教师大会上,念了数十起全县醉驾被处罚案。这些本是法定的犯罪,可是大都没有被判刑。纪律处分也没有一人被降工资处分。据了解,最近几年,梁平全县,或教育系统,酒驾醉驾、赌博嫖娼、吸毒贩毒、贪污受贿,被查到了的,都没有被剥夺过工作权,甚至没有谁被拘留过。可得罪了学校领导的,却有不少教师被以种种借口,非法剥夺过工作权或教师资格等。这些身为领导干部的黑恶势力,包庇同伙、欺压群众、愚弄法制,已经是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十分猖獗、登峰造极了。他们的同伙、或者给他们行了贿的,即使是犯罪行为暴露了,他们也不判刑,他们也要降格处理、甚至降几格处理。而对于群众、特别是举报或得罪了他们的群众,他们却蓄意制造冤假错案来打击报复、甚至对冤假错案还升格处罚、甚至还升几格处罚。黑恶至极。
  扫黑除恶,要优先逮捕本身就是领导干部的黑恶势力。扫黑除恶,要优先逮捕本身就在政法机关工作的黑恶势力。扫黑除恶,要优先逮捕和查处老百姓长期上访的那些案件里面所牵涉的贪官污吏黑恶势力。行政管理,是各级各类国家机关的主要职责。要异地抽调确实没有问题的各级各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下岗职工、没有就业的大中专毕业生、普通教师、大中专学生、部队基层指战员等,参加战斗。打一场“扫黑除恶、清腐反霸”的人民战争。
  据说,最近两年,梁平区在清查前几年处罚过轻的违法犯罪案件。可是,又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1)以前只给与了非刑事处罚的犯罪案件,以前处罚过轻的违法案件,以前判刑过轻的犯罪案件,以前表面上没有暴露、实际上是被人故意包庇了、但群众却知道的刑事犯罪案件,都应该被清理出来,重新依法严肃处理。可是,以前包庇违法犯罪案件的办案人员,及其幕后的关系人、后台、保护伞,这些才是应当被清查出来,开除公职、依法严惩的重点。然而,却好像没有人去认真清查和处理。(2)以前处罚过重,明显超越法律规定的上线,或者明显没有法律依据、超越法定权限、违反法定程序,明显乱认定事实,明显属于滥用职权、以权整人、欺压群众的案件,这也是应当清查的重点。好像更没有人去清理、纠正。这不仅放纵了之前枉法办案的办案人员,及其幕后的指使者。对受害人也极不公正。
  听说2019年1月2日周刚被免去了梁平区教委主任和教育工委书记职务,并被调离了梁平区教委。但是周刚等人还没有被逮捕和立案审查。我们盼望有关部门尽快成立专案组。清查和整顿重庆市梁平区教委和梁平区教育系统的贪官污吏。尤其是要把莫太祥、周刚这些“小人、贪官、污吏”以前的各项犯罪问题,查个水落石出。使他们得到应有的严惩。

  【《梁平论坛》上有两个帖子
  名为“扫黑除恶”“扫黑除恶要真心为民”
  论坛已经将内容屏蔽,这是非法的。要责令其恢复
  以便让各位领导和群众在网上搜看】
  2019年5月12日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活出一个美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