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豆腐坊

[社会] 时间:2019-05-11 18:3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得胜堡除了油坊、粉坊,还有豆腐坊。每年生产队榨油、漏粉,也就红火那么短暂的一两个月,不像豆腐坊,一年四季里面热气腾腾、灯火闪亮。因此,相比较而言,与我感情最深的还数豆腐坊。
  
    生产队的豆腐坊设在队部的偏厦里。虽说房子低矮潮湿,但冬夜漫长,各家各户柴禾不足,屋冷炕凉时。是人们最好的去处。那座豆腐坊外间安放着磨盘、大锅,里屋是一盘顺山大炕。因为天天要烧火煮浆,炕烧得像煎饼鏊子,一整天都滚烫滚烫的。天冷时躺在上面烙得肉皮滋润,要多舒服有多舒服。那时,我经常吃完晚饭,没事往豆腐坊的大炕上一躺,听五爷山南海北地捣古。五爷口齿伶俐,只要话匣子一开,就能无休止地讲个没完,什么《三国演义》《岳飞传》《七侠五义》,好比卖瓦盆的总是一套一套的,没有词穷的时候。想起来,那日子过得真是快活。

    磨豆腐,头天晚上就得把黄豆泡好。天气越冷,越要提早“浸豆”,因为大豆要在水中浸泡到一定程度才能磨出更多的豆浆。记得一次要把半麻袋黄豆到进缸里,然后挑四桶水来泡上。

    以前小学语文里有一课《磨豆腐》:“呼噜噜,呼噜噜,半夜起来磨豆腐。”磨豆腐是一件很辛苦的营生,不管寒冬腊月还是炎夏酷暑,人家正睡得香甜,都还在被窝里打呼噜时,五爷鸡叫头遍就要爬起来磨豆腐。

   拉磨的是头老驴,拉不动车了,专干磨豆腐的“俏活”。浸泡了一宿的豆子这时已膨胀起来,变得胖胖的、软软的。驴沿着磨道转,五爷则往磨孔里添加泡好的带水的豆子。那磨孔有茶杯大小,磨转一圈,五爷就往孔里舀一勺水豆,圈圈不落。

    磨盘转动,泡好的豆子自动下行到磨膛里。这时磨碎的豆子就变成了乳白色的豆浆,从磨缝里涓涓地流出来,流进下面的桶里。等桶满了就倒进缸里。就这样,拉磨、添豆、倒浆,周而复始、忙个不停。

    煮浆前还要进行过包。五爷把豆包布的四个角分别系在一个十字型木架的四个端头,中间悬挂到房梁上,底部对着一口大缸。五爷用铜瓢把豆浆一瓢一瓢舀进豆包布里,然后用双手操纵着十字木杆,一进一退、一张一合地摇动,看上去很有节奏。豆浆就从豆包布的纱眼里流进下面的大缸中,豆腐渣则留在豆布袋里。儿时,我常趁五爷歇息时帮忙摇上几把,因为个子矮小,即便踮起脚来也非常吃力。

    记得五爷还有个专用工具——夹板,用来挤净豆渣中最后一点豆浆。一般头次挤干了,五爷还要加点水晃一晃再挤一次。等到过完包,五爷就开始点火煮浆了。煮沸的浆水,就是我们平常喝的豆浆。

    煮浆应用小火。火太旺,容易糊锅,少出豆腐不说,做的豆腐还有焦糊味。另外,火旺易沸锅,特别是将开锅,有密密麻麻的气泡冒上来的时候,就得密切关注锅里,减少柴火,准备冷水。一旦发生滚出锅沿的情况,就及时以冷水降温。

    每当豆浆开锅时,我们就会呼啸着跑进豆腐坊。这时,热气腾腾的锅面上,会有一层薄薄的豆腐皮凝结,五爷此时总要俯身用一根竹棍揭豆腐皮。见状,我们也围住锅,用小树枝,在锅里挑豆腐皮吃。那层黄亮亮的皮,搭在棍上像薄纸一样不断不裂,稍微晾干后,如果用大酱拌着吃,味道非常好。五爷说,这叫豆皮,切成细丝炝点胡油,是最好的下酒菜。

    豆浆煮沸,温度稍微下降时,就可以点了。五爷将化开的卤水端到锅边。他一边慢慢地往锅里倒卤水,一边用捣耙上下捣着豆浆。卤水慢慢融入豆浆,豆浆也随之逐渐凝结变稠。乳白色的豆浆随着捣动变成了絮状。若在里面插根筷子能够立住,那就说明点的恰到好处了。

    须臾,白絮慢慢下沉,沁出淡黄的浮浆,撇出浮浆剩下的就是豆腐脑了。豆腐脑拌上辣椒酱,吃起来要多爽有多爽,不比山珍海味差。

    接着五爷把一大块豆包布洗干净,铺在一个方木框上,在中间按一下,形成个兜,再把豆腐脑掏进去,水即刻从豆包布细微的孔中流出来,木框里剩下满满的豆腐脑。最后把四角的豆包布兜回来,盖上木板,压上两块大石头,就可以静等豆腐成型了。

    方木框里的豆腐脑经过大石头的挤压,便成了豆腐,水则流进了下面的瓮里。一小时后,搬开石头,把木板挪开,豆包布一掀,一块四四方方的豆腐就摆在木案子上了。五爷的脸上乐开了花,我们也别提多高兴啦。

    煮完豆浆的锅里会有锅巴,五爷常常把锅里铲下的锅巴分给我们吃。豆腐锅巴上有很多细细的眼,吃起来有一点焦糊味,味道很特别。至今,我还能记起我们吃那种焦糊的豆腐锅巴时的欢悦。

    后来才知道,卤水是海边盐场晒盐的副产品。这东西有毒,喝卤水自杀比农药还管用。《白毛女》中的杨白劳就是被逼无奈喝卤水死的。“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说的就是此物点豆腐好用,但它和豆浆化合后,毒性也就消失。

    那时的得胜堡,一年到头也见不到肉。只有事宴上才能见到酸菜炖豆腐、韭菜炒豆腐、小葱拌豆腐。一斤豆腐一毛钱,一般社员不敢问津。得胜堡生产的豆腐哪去了?除了社队干部享用一些,大多拉到大同卖了。舅舅常说,能吃得起豆腐和糜米干饭的,就是神仙的日子。

    我曾经恶毒地想:“杨白劳”咋就成了穷苦人的代表了?他仅靠卖豆腐渣就能养活好几口人,还用买什么红头绳?现在明白了,他也是经营不善、破产跑路一族呀。

    听五舅说,五爷年轻时参加过抗美援朝,当过炮兵。因为负伤,组织上给了点钱复原了。五爷的老婆是东北人,是他在东北荣军疗养院认识的。我见过五爷的老婆,长得挺喜人,满口侉子话。后来又听表哥讲,文革初,五爷的老婆半夜起来拉屎,因为匆忙忘了拿厕纸。就在她撅着屁股不知所措之时,发现地上有一张报纸,二话不说,捡起来便擦。第二天,老人被逮捕了,罪名是侮辱国家领导人——原来上面有国家主席刘少奇的照片。再后来,刘少奇下台了,老人被释放了,并受到当地政府的表扬:有革命先知!再后来她还受到山西省妇联主席的接见,人生起伏真大啊!

    儿时,得胜堡还流传着一个关于豆腐的灵异故事:

    五台洼有户人家死了一个女人,家人都在屋里守灵。这时,有个卖豆腐的中年男子经过,只见屋里走出个女人的要买他的豆腐。他割完称好递给了女人,女人端了豆腐说:等我回家取钱!卖豆腐的等了很长时间不见这个女人出来,于是进家去找。家里人说,我们没人买豆腐呀!卖豆腐的不信,于是就比划那个女人的长相和穿着,家里人听了顿时吓的神色大变。卖豆腐的撩开白布看那死者竟然就是刚才买豆腐的那个女人,枕头旁边就搁着那块豆腐。于是家里人把豆腐钱给了卖豆腐的中年男子……

    岁月悠悠,如今得胜堡的豆腐坊已荡然无存。五爷和舅舅们早已作古,他们的坟头上,年年春夏草色青青。但豆腐坊里所散发出的香味,却时常在我的梦里萦回。它们似南山上的远岚云烟,时不时涌上我的心头,让我总也挥之不去那淡淡的乡愁……



    后记:

    《大话西游》是星爷的经典作品之一,当时没有大火。但是20年后,也就是近两年,重新火了起来,而且再次被搬上影院屏幕,票房相当不错。很多人当时没看懂,在最后一段吴孟达中了状元做了大官回来。他的两位娘子,也就是春十三姨和白骨精,这里当然是凡人了。听说相公中了状元赶紧来迎接,而在此之前两位妻子做的是磨豆腐卖豆腐的生意。所以吴孟达发达了后,赶忙牵着两位夫人的手说“辛苦两位娘子磨豆腐”。两人靠卖豆腐让相公读书,最终高中。不过直到20年后,才明白“磨豆腐”其实还有第二层含义。而且是两位女人,真是不容易啊。十年寒窗,两位夫人互相作伴,辛苦了。实在是污的可以……

    上海话“吃豆腐”可解释作“占便宜”,理由恐怕也是因为豆腐又白又嫩、好吃营养、价廉物美。吃豆腐是绝对占尽便宜的。

    豆腐这东西中国独有世界无二。据说,上世纪初年,李石曾、吴稚晖等一帮留法学生突发奇想,想把豆腐推广到西方,并且期望大赚其钱。他们甚至在巴黎建了豆腐坊,不料老外不买账,最后不了了之。也听说豆腐在唐代就传入日本,不过后来也没听说如何发达,现在市场上卖的塑料盒装的所谓“日本豆腐”,像鸡蛋糕似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做的,日本的豆子大概都用来做酱了吧。西方和日本人不看好豆腐,也许是人家对蛋白质的需求不甚迫切,西方是肉食为主,日本有海产,动物蛋白质不缺。中国就不同了,以谷物为主食的中国老百姓,两三千年来就很少吃到肉食,他们的蛋白质主要靠植物蛋白补充,豆类含植物蛋白较高,但是烹煮不易,口感不好,发明豆腐正其宜也。

    《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不厌其烦地叙述了淮南王刘安蓄意谋反的整个过程,从起念头,到动手制造兵器,从地图作业加紧策划,到与谋臣反复相商,从屡次最后关头犹犹豫豫,到最终阴谋败露。虽然写得脉络清楚,但不好玩。我更感兴趣的是刘安发明了豆腐。

    明朝罗颀在《物原》一书中,记载了刘安做豆腐的轶事。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说:“豆腐之法,始于前汉淮南王刘安。”

    据说,当时淮南一带盛产优质大豆,这里的山民自古就有用山上珍珠泉水磨出的豆浆作为饮料的习惯,刘安入乡随俗,每天早晨也总爱喝上一碗。一天,刘安端着一碗豆浆,在炉旁看炼丹出神,竟忘了手中端着的豆浆碗,手一撒,豆浆泼到了炉旁供炼丹使用的一小块石膏上。不多时,那块石膏不见了,液体的豆浆变成了一摊白白嫩嫩的东西。一旁的随从大胆地尝了尝,觉得味道还不错。刘安来了兴致,让人端来一锅豆浆,然后把石膏碾碎搅拌到豆浆里。没多久,一锅豆浆都凝结成了豆腐。当时,刘安连呼“离奇、离奇”,所以最早的豆腐不叫豆腐,而叫“黎祁”,取了“离奇”的谐音。

    提到刘安,不能不提及《淮南子》。酷爱读书的刘安,“招致宾客方士数千人”,编纂了一本被近代学者梁启超誉为“汉人著述中第一流”的巨著《淮南子》。《淮南子》又被称为《淮南鸿烈》或《鸿烈》,全书以道家思想为主轴,内容涉及到政治学、哲学、伦理学、史学、文学、经济学、物理、化学、天文、地理、农业水利、医学养生等多个领域,是中国较早的一本百科全书。这样的读书人居然是一个反王,实在太可惜了。

    《史记·淮南衡山列传》记载了刘安的结局,“天子使宗正以符节治王。未至,淮南王安自刭杀。”

    据野史记载,和珅每餐丰盛,天天大鱼大肉自然吃腻了。一天,老夫子对一颇似豆腐的菜羹加以赞美,表示:“这样豆腐,无妨常弄碗吃吃。”后来见庖下杀鸡无算,才发现原来那是鸡脑,乃咋舌说:“作,作,再不要吃这样贵的豆腐了。”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5/11 7:10:31 编辑过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