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请求国家相关职能部门纠正平潭县、市中级法院错判

[社会] 时间:2019-05-10 23: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上访书



    上访人:施春,男,1970 年8月8日出生,身份证号 35012……513,住福建省平潭县岚城乡霞屿村霞屿 103-1 号,手机:15005998138。

    上访人:任品凤(施春之妻),女,1970年5月 15日出生,身份证号:3501……428,住址同上。

    访求事项:

    请求上级相关部门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平潭人民法院(2018) 闽 0128民初78号判决书和福州市中院(2018)闽01 民终6327号判決书,请求重新改判,以慰民心。

    一、原审法院认定“涉案地块属于集体土地”实属张冠李戴。

    闽岚综实管办信査字(2013)1 号文件《施春等人信访项复査意见书》第二页已认定涉安地块是非农民集体土地。但原审法院判决书第 6 页认定:“《福州(平潭)综合实验区征收农村集体土地方案》体现案涉地块属于集体土地”。岚政综(2010)9号文件第四条内容是:“……但是,90年代农业部门以县政府的名义将垦区内的大部分耕地,以集体土地发包给农村集体组织和农民进行耕种至今。鉴此,海滩地认定为集体土地性质实施征收该条款中“认定为集体土地性质实施征收指的是按征收集体土地的程序和价格“实施征收”。2010年9月20日闽岚综(2010)6号文件《平潭综合实验区征收集体土地补充意见》第三条末款规定:“……竹屿口垦区内海滩地仍为国有土地性质,但征用国有土地参照征收集体土地补偿标准支付征地补偿费。”由此可见原审法院认定“涉案地块属于集体土地”是错误的,是缺乏事实依据的。

    二、认定上访人“不享有涉案地块的使用权”是枉法判决。

    平潭县人民政府岚政综(2010)9 号文件第四条“但书”条款内容“但是,90年代农业部门以县政府的名义将垦区内的大部分耕地,以集体土地发包给农村集体组织和农民进行耕种至今……”。本条款包含两层含义:其一是县政府将垦区内大部分耕地发包给集体组织,“大部份”不等于全部,说明“垦区内”还有一部分没有发包,控告人开垦的就是“垦区内”当时尚无发包的土地;其二是“农民进行耕种至今”,意即说明垦区内还有一部分没有发包的土地被“农民进行耕种至今”的实际事实,开垦的养殖池塘就是在“农民进行耕种至今”的范围内。

    原审判决书第六页认定:“根据《福建省实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 14 条规定,开发集体所有荒山的……但施春自开发案涉地地块以来,始终未与霞岫屿村委会签定承包合同,应当认定其不享有案涉地块的使用权”。上访人于上世纪80至90年代已经开发两口池塘,而《福建省实施(土地管理法)办法》公布于1999年10月,修订于2010年。原审法院用后来公布的法规去评判法规公布前的池塘开挖是“未与霞屿村委会签定承包合同”的行为,故“应当认定其不享有案涉地块使用权”的结论确有事后诸葛亮之嫌。被告本身不拥有涉案土地所有权,村委哪有资格将案涉地块发包给上访人呢?皮之不全,毛将焉附?事实上,上访人开垦的是位于海滩地上属于未确定土地使用权的国有荒滩(见上诉证据 2),依据《福建省实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15条规定,享有“五十年土地使用权”。平潭县政府相关文件认可养殖者享有案涉地块使用权,否则不会产生《池塘拆除、征收补偿协议》。以此证明上访人对被征收的地块依法享有相应补尝的权益。

    三、村民会议的决定不得与法律、法规相抵触。

    原审判决书第7页认定:“其还在《岚城多霞屿村会议内容一事一议村民代表同意决定书》上签字,……故施春主张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一事一议村民代表同意決定书》产生于2012年元月11日,施春于 2012 年元月11日签字仅指2012年之前他人的养殖户开发补助费,无法律穿过时间隧道去预见2015年控告人池塘被征收“同意”安置费要5000元。原审判决书第5页认定: “平潭综合实验区辖区范围内实施统一的征地区片综合价,标准为4万元/亩,其中安置补助费占60%计2.4万元/亩”。《士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国务院1990 年公布)第26条第二款规定不需要统一安置的,安置补助费发放给被安置人员个人……”。由此可见每亩2.4万元的安置补助费应发给控告人不容置疑。上访人在一审中提供的证据是《岚城乡霞屿村养殖户开发费补助资金情况表》,该表中有村两委主干签名,每亩0.5万元只是开发费,并非安置费。闽岚综(2011)53号文件第6条规定:“不需要统一安置的安置补助费发给被征地农民”。《村民组织法》第27条明确规定“村民代表会议的決定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原审法院以“村民会议”为“挡箭牌”作出“本院不予支扶持”决定是法官的偏见、且混淆补助价与安置费不同概念情况下作出的错误判决。

    原审判决书第7页认定:“综上, 施春分别与岚城乡政府和霞屿村委会就其养殖池塘被征收的补助标准达成一致,并已领取了岚城乡政府发放的补偿款,现其主张霞屿村委会应按2.4万元/亩的标准支付安置补助费,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池塘拆除、征收补偿协议》(简称补偿协议)的补偿费数具只是地上附着物补偿款,霞屿村委默认土地所有权和安置补物费合计每亩4万元的是由征地单位至霞屿村委会户头。原审法院认定上访人已“领取了岚城多政府发放的补使款”,完全露了主审法官未读懂《补充协议》的内函。

    四、终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

    1、区办公室的《信访复査意见书》不能作为法规依据。

    终审州決书第10页言称:“根据施春在一审提出的闽岚综实管办信查字(2013)1号《平潭综合实验区管委会办公室关于施春等人信访事顶复查意见书》的复査认定,施春系未经批准,占用平潭竹屿口垦区海滩地中的平潭国有林场、种畜场等使用的土地开挖养殖池,即案涉地块井非未确定士地使用权的荒滩”。区管委办公室作出的“复查意见书”只代表办公室意见,并非平潭区政府的规范性文件。上访者与答复者只是争议的双方当事人;但終审判决书却作为法规依据确认施春的涉案地块权属性质是错误的。

    2、终审判决适用《福建省实施(士地管理法)办法》第14条明显违背法不溯及既往原则。

    终审判決书第10页言称:“根《福建省实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14 条的规定,即使是一次性开发未利用或者未确定使用权的土地,也应该按規定办理审批手续,从本案证据分析,施春并无证据表明其开发的案涉土地办理了审批手续……安置补助费的主张不能成立,不予支持”。上访人于上世纪80至90年代已开发两口涉案池塘,而《福建省实施(土地管理法)办法》颁布于1990年10月,此后平潭县政府决定停止办证;但县政府漠视了开发者的使用权。《土地管理法》第38条规定:“国家鼓励单位和个人……开发未利用土地;迁宜开发为农用地的,应当优先开发成农用地。国家依法保护开发者的权益”。所以终审法院以滞后出台的法律法规去约束之前发生的事实明显违背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实属法律适用错误。

    综述,一二审法院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用法律确有错误;故今书谕请求上级指点迷津,佑我所请。

    此致

  

上访人:施春
    任品风
    2019年5月10日



    (2018)闽0128民初78号: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281917&boardid=25

    (2018)闽01民终6327号: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281928&boardid=25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