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内蒙高院纪监副主任董占贵你的职责就是劝人上访吗?

[社会] 时间:2019-05-08 19:3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带一路峰会将近,举世瞩目,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纪检监察室副主任董占贵却对到访反映该高院法官魏英、赵小林问题的群众说:“你的事情不归我管,你去上访吧”。请问董副主任,一带一路峰会将近,叫反映问题的群众去上访你有什么企图?你的职责就是劝反映问题的群众上访的吗?作为纪检部门高级别官员,难道你心中连一点点国家荣誉意识都没有吗?

    


图:当事人徐景福身份证



    起因:

    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阿尔本格勒镇石头城子村农民徐景福是一个贩卖粮食的个体工商户。徐景福和扎赉特旗雨森公司粮库的粮食经纪人王立国相识,王立国是雨森公司实际掌控人,扎赉特旗原粮食局长(因行贿罪被开)王贤光的妻侄女婿。案件先从徐景福、王立国、王贤光三人开始,迅速演变成了一个泥沼,将扎赉特旗、兴安盟、内蒙古三级法院的法官都陷了进去。

   案情回放:

    2013年底至2014年初期间,徐景福因收购玉米从王立国处借款本金五万元。2014年1月26日,经白双柱作证徐景福为王立国补出欠条一枚。

    2014年1月11日,雨森公司粮库收购国家储备粮(临储粮),收购了徐景福36.02吨玉米,价值63058.70元。雨森公司粮库经纪人王立国当即拿走了徐景福的这36.02吨玉米的领款条用以抵徐景福先前借他五万元的债(问题的关键是,王立国并没有将徐景福给他出具的那张五万元欠条退还给徐景福)。后在徐景福的配合下,扎赉特旗农村信用社(国家储备库指定支付购粮款银行)将徐景福63058.70元的卖粮款打到了王立国的账号里。

    事情过了约一年左右,王立国拿着徐景福给他出具的那五万元欠条将徐景福告上法庭(涉嫌虚假诉讼罪)。

    徐景福告诉法院:“我欠王立国五万元钱不假,这欠条也是我出具的。但是,王立国于2014年1月11日已经从扎赉特旗雨森公司粮库拿走了我的卖粮款63058.70元,我已经实际上还清了欠条上的50000元钱及我欠王立国的经纪人费等,我现在实际不欠王立国钱,请法院明察。”

    法院到雨森公司调查,雨森公司回答:“雨森公司不认识徐景福这个人,压根就没有收购徐景福的临储粮。”(雨森公司涉嫌伪证罪、妨害司法罪)

    于是,2016年5月3日,内蒙古自治区扎赉特旗人民法院(2015)扎民初字第0129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徐景福偿还王立国本金五万元。

    扎赉特旗人民法院执行庭持生效判决执行徐景福。因徐景福不服气,法院以拒执罪将徐景福关进监狱一个月并罚款一万元人民币。同时查封了徐景福的银行账号。甚至连徐景福收养的残疾儿的低保金,残疾补助都查扣了。因为王立国的虚假诉讼,徐景福及家人的正常生活被彻底打乱,买卖也做不成了,几年下来,对徐景福及家人而言,经济损失、身心伤害是不可估量的。

    于是,徐景福持雨森公司收购他36.02吨玉米,价值63058.70元的一联售粮凭证将雨森公司告上法庭。雨森公司有实际掌控人王贤光出庭质证。审理该案的是扎赉特旗人民法院法官初文倩。

    在法庭上,面对徐景福手中的售粮凭证,王贤光不敢抵赖,也不再说“雨森公司不认识徐景福这个人,压根就没有收购徐景福的临储粮”。但是,王贤光又编辑了一个新的故事:“雨森公司收购徐景福的36.02吨价值63058.70元玉米是贸易粮,而不是徐景福所说的临储粮,雨森公司当时就现金支付给徐景福本人了。”(证据:庭审录像、庭审记录)。

    徐景福请求法官:(1)、到乌兰浩特国家储备库调取36.02吨价值63058.70元玉米的存根,以证实自己卖给雨森公司的是临储粮,而不是王贤光在法庭上公然说谎的贸易粮;(2)、到扎赉特旗农村信用社调查王立国的银行账号,以证实自己卖给雨森公司36.02吨价值63058.70元的玉米款已经进入了王立国的账号。然而,法官初文倩无视徐景福的请求。

    2017年4月1日,法官初文倩采信王贤光的“雨森公司收购徐景福的36.02吨价值63058.70元玉米是贸易粮,而不是徐景福所说的临储粮,雨森公司当时就现金支付给徐景福本人了” 的谎言,作出内蒙古自治区扎赉特旗人民法院【2017】内2223民初41号《民事判决书》,判定徐景福败诉。徐景福上诉至内蒙古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枉法裁判。

    至此,徐景福憋屈得整个人都快要疯了,走投无路的他就是要去和王贤光、王立国拼命。就在此时,有人告诉徐景福:“你去北京找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他们会帮助你”。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接案后,认真研究了徐景福案,随即为徐景福写《民事再审申请书》,由徐景福本人递交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

    2019年1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法官赵小林倒将王贤光和徐景福一起招致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说是搞一个听证会。  徐景福回忆,他和王贤光一起进入法院。国光申(扎赉特旗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带着王贤光以及王的两个律师先进里面,大约半个小时后,法官赵小林出来才叫徐进去。

    听证会开始,王贤光一反常态,绝口不再提“雨森公司收购徐景福的36.02吨价值63058.70元玉米是贸易粮,而不是徐景福所说的临储粮,雨森公司当时就现金支付给徐景福本人了”。进而又改口说:“徐景福卖给雨森公司那36.02吨玉米的63058.70元可能被王立国领取了。”

    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法官赵小林“劝”徐景福:“你的63058.70元卖粮款被王立国领取了,和王贤光没有关系,你应该去找王立国才对,你撤诉吧。”

    王贤光在该案中的所作所为已涉嫌伪证罪、妨害司法罪,并成既定事实,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法官的赵小林不是法盲,对于这一点她非常清楚,为什么还要对徐景福说那些话呢?我们分析,可能是和扎赉特旗检察院原副院长国光申、扎赉特旗粮食局原局长王贤光、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法官赵小林等人半个小时的“闭门协商”有关。

    倔强的徐景福回答赵小林法官:“我不撤诉,你想咋判就咋判吧。”

    2019年1月28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8)内民申1700号《民事裁定书》出炉,此裁定书认定“徐景福自认已将售粮凭证第一联交于王立国,并配合王立国在雨森公司的财务处记录了王立国的银行卡号,雨森公司随后将63058.70元卖粮款打入王立国的银行卡内。故二审判决认定雨森公司已支付购粮款,并驳回徐景福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不了解该案案情的人,对(2018)内民申1700号《民事裁定书》的认定,不可能分辨其对错是非,这里需要我们解释一下。说实话,我们了解案情对此解释都有些绕口。

    就“二审判决认定雨森公司已支付购粮款”这句话而言,在二审判决中,徐景福请求法院认定“自认已将售粮凭证第一联交于王立国,并配合王立国在雨森公司的财务处记录了王立国的银行卡号,雨森公司随后将63058.70元卖粮款打入王立国的银行卡内。”二审法院认定却是王贤光的谎言“雨森公司收购徐景福的36.02吨价值63058.70元玉米是贸易粮,而不是徐景福所说的临储粮,雨森公司当时就现金支付给徐景福本人了”,毫无疑问,内蒙古高院的认定非二审认定。

    简而言之,(2018)内民申1700号《民事裁定书》的认定推翻了二审裁定,结论却维持了二审的枉法裁判。如此绝顶荒谬的裁定,我们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研究国内各种案例数以万计,这还是第一次遇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八条 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又给徐景福写了一份新的控告材料,目的有二:(1)控告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法官魏英、赵小林涉嫌枉法裁判;(2)请求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依法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撤销(2018)内民申1700号《民事裁定书》,依法再审。

    2019年4月23日下午3时许,徐景福和几位与他有同样遭遇的当事人一起约见了内蒙古高院纪检监察室董占贵副主任。关于徐景福的请求,董占贵副主任是这样回答的:“我只管法官受贿,你的事情不归我管。”

    徐景福回答说:“法官魏英、赵小林是否受贿我不可能会知道,但是,这份清清楚楚的枉法裁判就摆在您的面前。换句话讲,如果法官魏英、赵小林不贪赃枉法,怎么会作出这样荒谬的裁定?”

    董占贵副主任说:“那你就去上访吧”。

    (此文完稿于2019年4月23日下午夜,由于一带一路峰会未及时发布)

    2019年4月30日星期二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

    律师中介网大案专家小组服务宗旨

    依照法律    注重证据

    尊重科学    绝不违心

    对于我们办理的每一个案件,都力求做到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完美。

    注:此案将载入《中国信访研究》一书。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