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20190508王明智、刘凤兰为寻求公平正义反遭打击

[社会] 时间:2019-05-08 17: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90508王明智、刘凤兰为寻求公平正义反遭打击报复该由谁来追责?
               严惩黑恶势力 揪出保护伞
     控告人:王明智,男,汉族,1953年1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230122195301280616,手机18401605150
     控告人:刘凤兰,女,未婚,汉族,1957年6月23日出生,身份证号230122195706230043,手机15546159172  15946037861,住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和平街北新小区D栋1单元503室(这不是我家,是我姐刘凤琴家),因为在2000年时房地局给暴力拆迁,我和母亲无家可归,就居住在姐姐家。
              控   告   请   求
    一、依法追究,黑龙江省省委书记张庆伟的责任。
    二、依法追究,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市委书记宋希斌的责任。
     三、依法追究,北京市东城区体育路派出所行政无作为(冯警官),警号是022881,不给立案。
    四、依法追究,北京市西湖龙明长春园1号督察办公室,电话67152940,不给督办行政无作为。
    五、依法追究,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信访驻京办接访人李青山(共产党员、处长)故意伤害控告人的刑事责任。
    六、依法追究,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信访局,在北京驻京办接访人于洪彪、岳文博、高伟,指使黑社会打我王明智和刘凤兰。
    七、依法追究,依法赔偿。
          控告事实与理由
    控告惨无人道的哈尔滨市信访驻京办、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信访局,没有根据国家规定的信访程序督促基层按期拿出书面处理意见,18年没有给书面答复,房地局在2012年伪造(和解书)纪检委、阿城区人民政府、信访局、房地局到现在不管,给我们两个家庭造成18年无家可归,被逼进京上访,问题没有解决。
    我们在2017年7月18日在北京中纪委举报过区政府干部。举报人依法逐级举报没有越级行为。
     在2017年8月1日,被逼无奈,王明智、刘凤兰在北京上访,各自手拿一份上访信和区政府干部举报信,遭到如此灭顶之灾。被哈尔滨市信访驻京办接访人员李青山(共产党员、处长),把我们从九敬庄截持到哈尔滨市驻京办事处交通饭店,他们雇用了黑社会、流氓、徒匪、打手,让我们把包放在办事处屋里, 然后一个一个的出去, 指名问谁叫刘凤兰和王明智,我说我叫, 我们走在当院,我俩赶到要出事,我不走就上来七八个人用布套套在我头上,把我抬到10米远的墙角下,拳打脚踢,特意做的砂袋子打我们俩。我从头部到全身被打的遍体鳞伤,身有20多处伤痕,下肢血和裤子都粘上了。当时头脸肿大变形,满脑袋都是大包,眼睛睁不开右眼看不见手机字,嘴歪着、头晕恶心呕吐、腰疼、肚子痛憋不住尿,尿失禁留下后遗症,到现在右脸神经萎缩一个大坑。因为内脏受伤,现在一个胳膊长,一个胳膊短,因为当时有些不便,我只拍了11张照片作证。
    王明智被打晕在地,当时牙被打掉一颗,脸都肿了,头晕恶心、眼冒金星,耳鸣耳聋,鼻子闻不着味,嗅觉失灵,到现在头痛抬不起头来,腰痛直不起来,憋不住尿,尿失禁。
   边打边说,敢再来北京就打死你俩,打残你俩,往你俩手指盖里钉钢钉。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年的两会,不能进京,不能举报区政府干部。他们是有预谋的私设公堂、知法犯法、以权代法、以权压法、明目涨胆、打击报复。
       其中打我俩的有阿城区公安局驻京办联络员岳文博,还有阿城区房地局高伟。打完之后,我俩手脚被捆,收走手机,装进黑车。连夜截持押解回阿城区,不给饭吃,不给水喝,黑车号京G6762E。
    阿城区公安局8月2日把我们拉回阿城区,在阿城区医院检查,大夫给开了住院单和药单。
     我姐姐自己拿1000元钱办的手续住院。公安局警察领我检查身体,警察说不让我姐交钱,问他们领导和局长让我住院就住,不让我住院就不住。我姐说都给打这样了,还不让住院,要是出危险呢?警察说死了有我们领导和局长负责任。

    然后特警队大队长魏文哲开了一辆黑警车,车上下来10多个身穿黑衣服的特警,把我强行托走,不让我和姐夫住院、看病、开药。强行把我从医院押上黑车,送到哈尔滨拘留所拘留我10天。我在拘留所痛疼难忍,都翻不了身,浑身内脏里外发烧,火辣的痛疼,肺结核也犯了。我只用喝凉水去解热。我要求阿城区政府和公安局给我看病无声无息,没有人管,只有我姐姐刘凤琴来过拘留所一次。不让接见和送东西。我姐只好把东西和吃的拿回去。我艰难的熬过10天,我生生死死,苦不堪言。8月12日我从哈尔滨拘留所期满出来之后,8月26日我去哈医大诊断为,伤后神经损伤、脑震荡,让我住院治疗。

    更卑鄙的是阿城区人民政府征收办和房地局8月份上报(信访费用说明情况)给我刘凤兰在拘留所多次去医院检查费用是5000元,落款是(白庆龙、冯岩松)。根本没有此事,也没给我看过病,也没给我买过药,也没给我花过一分钱,是慌报财经,是用我上访、拘留和生命,还在诈骗政府和国家,保藏私囊,欺骗党中央和习近平。你们是严重违法。

    王明智强行在哈尔滨市阿城区拘留所拘留10天。8月12日我从哈尔滨阿城区拘留所期满出来之后,8月24日我去哈医大检查,诊断为耳聋耳鸣、嗅觉缺失,大夫让我住院进一步治疗。到现在没有人管。

    控告人在信访中被打伤的经历不止是一次。2018年3月3日半夜12点,我在北京郊区住宿,睡觉时由信访局局长吕彦龙和于洪彪,和房地局接访人员王亮等十多个人,闯进我的住处。当时料甸镇副镇长冯雨问我刘凤兰在哪?我说不知道。然后冯雨不由分说就打了我两棒子。打的我胳膊、手发木发麻,然后在北京雇用黑车连夜把我从内蒙古赤峰、双辽拉回哈尔滨市阿城区,共计走了2天1夜30多个小时。到家时全身都痛,后背有两大块青紫。这就是阿城区政府的维控维稳方法。

    我姐妹俩家都是唯一的住房不给解决,并且从2000年动迁还欠我刘凤兰的5笔帐不给,给我的答复意见全是假的。对于我这未婚的老年女人弱势群体的岐视,袖手旁观,我只能上访。我的财产不给我,我的房产不给我解决,我上访的权力又被剥夺了。

    王明智家18年不给答复意见,并且还欠我们家8笔帐不给,共计10笔帐不清。还用给妹妹刘凤兰的2012年8月10日的伪造《和解书》,给我们家的房产给三访复核了。就是不合理。

    我们上访是因为政府违法拆迁,损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经18年的周折,精疲力竭,作为被拆迁人因为政府违法拆迁,不能获得合理的拆迁补偿,毋庸置疑拆迁人就是刀俎,被拆迁人就是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可现在维权不能,还被毒打,边打边说:就打死你俩,如敢再来北京告状就让你有来无回,连尸体也看不到。这完全是因为我们在维权和反腐举报造成的。

    习主席明确指示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及时反应社情民意,着力促进社会和谐,下大力气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妥善处理信访问题。《信访条例》也明确了信访方向。

    对于受理信访问题敷衍塞责,推诿扯皮,弄虚作假等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综上所述,地方在京接(劫)访人员对我们施暴,并回地方关押我们10天,是违法的。

    我们8月12日从拘留所出来之后,马上去北京立案,但是北京市东城区体育路派出所(冯警察)警号022881,不给立案。

    被控告人北京市东城区体育路派出所行政无作为的违法事实

    被控告人刘凤兰的姐姐在8月1日晚8点40分往九经庄挂电话,妹妹刘凤兰和爱人王明智还在九经庄。在9点钟挂电话两人都无人回音。姐姐刘凤琴在10点10分报警北京110,110警官说我去九经庄给你查一下,然后告诉你,然后说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驻京办李青山8点50分从九经庄接走。我要求跟踪保护,110警官说你不用害怕,他们是共产党,又是处长,不会出事,再说我们出了九经庄就不管了,只管九经庄内。到了2号上午12点多钟,爱人王明智在阿城区公安局给我挂电话,说刘凤琴你快去看看你妹妹刘凤兰啥样吧,我被打晕在地,牙被打掉一颗。这时我的心都在抖,快1点时,妹妹刘凤兰给我来电话,说姐你快来公安局吧,你来晚了,我就看不见你了。我被打得从头到全身遍体鳞伤,血和裤子都粘一起了。右眼看不见手机号,我里外发烧。

    当时我去公安局不让我进,然后我又跟到区医院,当时我被吓得四肢发软,头晕目眩,平时妹妹是非常瘦弱,可是我当时看到妹妹的两个黑眼珠发白,白眼珠还带血丝。

    所以我从2号下午一直到6号天天打电话,给北京市东城区体育路派出所,他们说出警了,调监控说刘凤兰和王明智没有拉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驻京办事处交通饭店,其实就是在这交通饭店院内被打。

    北京市东城区体育路派出所不承认,这是徇私枉法、徇私舞弊、互相包屁、欺下瞒上、口是心非、阳奉阴违、搞团团伙伙、欺骗组织、对抗党中央和习主席。

    北京市东城区体育路派出所严重违反了《刑法》第234条非法拘禁罪和399条渎职罪。

    王明智和刘凤兰两家的房产,拘留,在北京上访被省驻京办和区政府两次毒打,到现在哈尔滨市阿城区政府一切都不管,区长张雪春和房地局局长柳阿红说:愿意上哪找就上哪找,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接待日也不接待我和姐姐两家。

    在2018年11月19日被逼无奈进京上访,20日由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驻京办接访人员在北京雇用大客车把刘凤兰和王明智等13名上访户逼到车上,从内蒙古、赤峰、双辽,绕道拉回到哈尔滨市阿城区,一路上双手用胶带捆绑,走了一天一夜21个小时,不给吃,不给喝,20日到家,将刘凤兰拘留5天,并且政府在20日接回二十多人,谁都没拘留,为啥拘留我刘凤兰,因为我是未婚一人,举报过区政府领导。

    我姐20日去阿城区公安局要求见局长林雪楠,不让见,不给理由。只有特警队告诉我姐不走就是闹事,拘留。到了23日,我姐去公安局,给治安科韩科长打电话,他说:“一、我们公安局是有阿城区信访局和金城街道上报给我们的材料,公安局才拘留刘凤兰的;二、刘凤兰是由北京中南海开的训戒书,是由刘凤兰自己签的名,就是在北京违法了,因为别人在北京中南海没有开训戒书,就没违法,所以我们公安局就不拘留;” 我姐要求看训戒书,韩科长让谢向权拿了训戒书给我姐看,训戒书是公安局自己出的,是(伪造的),不是北京中南海出的训戒书,也没有刘凤兰签字,这就是迫害!

    阿城区公安局说根据信访局和金城街道上报的材料拘留刘凤兰。

    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限制人身自由必须有法律规定,其它任何法律、规章都无权限制人生自由,而我们阿城区公安说是按照信访局和金城街道上报的材料拘留刘凤兰,这是严重违反法律的规定,适用法律错误。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局严重违反了宪法第41条“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违法失职的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和举报的权利,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阿城区公安局打击的是上访人和举报人,是严重的对抗党中央扫黑除恶,和习主席的指示相对抗。

    1、        我的房产在2000年暴力拆迁,不给解决。

    2、        在2012年房地局伪造和解书,政府和纪检委都不管。

    3、        同等问题不能拘留两次,但是阿城区公安局拘留我16次。拘留王明智9次。我是含冤入狱。

    4、        在2017年8月1日我在北京上访时被打的遍体鳞伤,至今政府高官无人管。

    5、        阿城区信访局接待室杨志刚26日跟我说,再去北京上访就不拘留了,就刑拘你了。这是政府以报复定案,以权压法、以权代法。

    恳请北京中纪委和各部门领导给予我们帮助解决查清此案,早日抓捕以省驻京办李青山为首的和背后指使人,阿城区信访局于洪彪、公安局接访人员岳文博、房地局高伟等黑恶团伙,给打人的凶手严惩,早日归案。

    请北京、省、市、中纪委和中央领导给予我们家的人身安全加以保护,诉求,按宪法追究法律责任。

    举报人:王明智、刘凤兰

    2019年    5月   8 日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