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蝼蚁日记——记(祭)我与低保的那些糟心事儿…… ①

[社会] 时间:2019-05-08 08:5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我是一名普通的残疾人,住在武汉。本来是可以拿低保的,但是今天去银行取钱时却发现我的低保自今年年初就停发了。这对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因为我是残疾人因为身体原因现在还没找到工作,低保是唯一的生活来源没有它我无疑很难生存。
  于是我决定去所在社区居委会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我来到社区居委会询问一下情况,刚刚开始与我交涉人她是新来的不了解情况,后来我又找另外一个人她帮我问问看。于是她打了一个电话我街道办说我低保已经给取消了。
  我问是谁取消的她说是一个叫张姐的,她现在已经调到街道办了具体情况她也不清楚因为不是她经手的。我默然了……过了一会我问她那我该怎么办?她说我也没办法!我说:“那你们应该按照规定要先通知本人,再予以公示吧?”她说:“我们通知你呀并且已经公示了!”我其实很清楚他们没有告知我这些事。不管是书面通知还是电话、微信都没!我说:“你们没有通知我呀?”她说我们通知你了。我问“你们怎么通知的在?”她说:“我们打过电话了呀!”我说:“你们你们没有打打了我应该知道。”她说我们确实打了,就这一问题我们争论了好半天,我意识到这样争论下去没有意义,我说:“你说你们打了电话那证据了有通话记录吗?”她说“没有。”我说:“那你怎么证明说你们打过电话了?”她说:“我要是知道你会来闹,我就卢录个音了”脸上还带着坏笑。她继续说“你可以电信部门查我们的确打过电话通知你的……”我听到这话感觉又好气又好笑,我要以普通人身份去电信部门去查一个政府部门的打给我的电话证明他们确实给我打电话,还查出通电话通话内容是我们现在所争论的内容,要证明她是对的……我想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了吧……这比起证明我妈是我妈这样终极问题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我就知道这个问题再争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于是我又问那公示了在哪里?她说我们已经公问完毕了。我问“在哪公示的网上?”她说:“这种事怎么可能在网上公示就在我们社区。”我问:“在哪?”她顺手指了指她旁边墙柱“在那儿!”我问“东西呢?”她说:“我们早就撤了已经过了公示时间了!”我说:“那公示表呢?你给我看看嘛?”她说:“没有”我说:“你们不是公示过嘛?怎么会没有?”她说:“都公示完了还留它干嘛?”我想了想这个问题也没有争下去的意义了。
  于是我开始吵闹起来。他们见状终于有人回应我,“你的低保取消是因为大数据核查,你的名下有一套房。这套房超过了申请低保的规定标准。”我说:“这套房是父母为我买的,我没有工作,你认为我买的起嘛?”她说:“那我们不管大数据就是这样一刀切!”我说:“那大数据最后还是要人来过一道做最终审核吧?再说我情况特殊,能不能特事特办。”她说:“那怎么行。残疾人多的是要是每个人都想你这样特事特办我们门口不是要踩破了!我们哪忙的过来呀?再说要是给你一个人特事特办那对其他人公平吗?”“上面是又有红头文件的我们也只是照张办事。这是规定!再说了我们也只是配合上面的工作,我们是无权取消的。…… ”我默默的听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我心里对这一说法还是难以接受但我也明白继续下去没有意义。
  “那你们能不能把那个红头文件给我看看,最好是具体明细的,我想看看具体标准。”“不行我们无权给你看,我们这也没有……还是那句话这是街道办的决定我们只是配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脑子空空的呆呆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个人跟我搭话了,她说:“你在这跟我你们干耗没有,还不如想想以后怎么办。反正你低保已经取消了已经既成事实。”“那我该怎么办?重新申请嘛?”我问。“可以不过不能再在我们这儿”我茫然了……我说:“为什么!这不是我的户籍所在地嘛……”她说:“是 但是现在实行聚居地管理,2年前就实行这一政策。也就说是说你现在只能到你所在地的社区去申请,我们已经没义务管你了。我们还管你了2年你应该谢谢我们……”“不过,我跟你说句实话,只要你那房子在你的名下你哪儿申请也没用……你为什么不实际一点把房子改到别人名下呢?”她继续说。我想把房子改到别人名下,该到你名下嘛……我问“那我能向上反应嘛?”“这是你的事不是我们取消的也,与我们无关,权力在街道。”于是我走了!
  下午,我来到了所在街道办事处,找到“低保办公室。”空荡的办公室只有一个人。我找到她跟她说明了来意与情况后,她非常热情的把椅子拉过来请我坐,并且说明她并不是管这一块的,对这并不熟悉,她让我等一下说她管这一块的同事不在,出去了她给她打个电话。她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让他去找居委会,我说我就说从居委会来的她如实告知了,于是电话那头的人说让她把电话给我,她和我说。我们寒暄几句之后我问为什么要取消问低保。她说是依据上面红头文件,我的房子超标了。我们现在是审核的是低保户总资产,给你打个比方你的房子作价10万那么折算的年收入里面你也就不合格了。再打个比方你中了500万那你的总资产肯定不合格!我说:”我的情况刚刚也都说可不可以特事特办。“不行我们区有3000多残疾人没有先例也不能为你一个人特事特办。”我说:“那能不能给我一份你们所说红头文件,我看看具体是怎么讲的”“可以给你一份复印件。”她说。我又问:“那能不能给我一份证明材料证明我低保已经被取消。”她说:“不行,我没权力开证明。”我问:“为什么不是你们取消的?”她说:。“是我们取消的,但是我们只是办事儿的,只是执行领导到命令。”我继续问:“那是哪位领导叫什么?我可以找他(她)嘛?”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她继续说:“这是领导突击式.运动式决定她只是个办事的。”我听到这里,简直可以用气急败坏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开始不耐烦问“那你们总要有有个人拍板签字来决定取消我的低保吧?不会没有吧?那照你这么说我的低保是没被取消咯!!!”“不,已经被取消了。”她说。我继续问“那他(她)是谁姓什么叫什么总得有个名字吧?”她越来越含糊其辞说:“被取消的又不是你一个是个名单……”我问“那名单是谁签的字。”……她没回答又说:“这一个专家审查委员会的集体决定……”我本来要继续说的,可她明显开始不耐烦了说“就这样吧!我现在在外面,有事。”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挂了电话后,转过身来对那个在办公室办事员说:“她在电话里是可以吧那个红头文件给我一份……”她说:“你等一下……”于是开始打电话……打电话对象是我的社区居委会主任……她说明了我来这儿到情况……只听见对面话筒那头传出一个声音“不用管他,他是在发神经,上午刚刚在我们这发过……”我就在旁边……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在这儿……她所说的话缓缓地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扎进了我的心膛……我感受到缓慢的人格上污辱与讽刺……并且开始自嘲说哼哼……我这是在发神经……我这是在发神经……
  电话这头她在听这句话后只是说了一个字“嗯。”就挂了电话。她好像变了一 个人似的……表情开始变得默然了。我问她说“她说的文件呢?”她说:啊…对不起我和她虽然是一个办公室,但是不是同一个部门,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文件放在哪儿……我问“那我该怎么办?”她说:我同事明天早上8点钟来上班,你可以找她……我说:“今天她在电话里这么说了我找她还有用吗?”那个办事员只是看着电脑背对着我默默的说一句是啊……
  我问可不可以向上反应,她只是我们上面一级是民政局……我又一次默默离开了。
  我会家路上心里总不是个滋味……我精神恍惚……慢慢的老有2个词在恍惚间在我的脑中萦绕 蝼蚁 社会地底层……社会底层 蝼蚁……这2个不停的在我脑子里不断的重播回放不断的重播回放……好像也找不到什么暂停键……走在路上我看见一个标语“认认真真为人民服务顺民心得民意”现在听起来总觉得有些“刺耳”。
  好了不写了明天“蝼蚁”还要起来继续爬行……睡觉……


  于2019 .5.6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