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络我们 百信参要网,权威性参考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正文

小小说创作要领

[社会] 时间:2019-05-06 14:0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刘安琪兄是内蒙古电力系统的文学大家,他的短篇小说《巡线工》曾誉满天下,被翻译成十几种文字在世界流传。为此他参加了全国第一届文代会,受到中央领导接见,后来还受到姚同志的盛赞。

    《巡线工》写得是一位送变电的线路工人过年乘火车回家探亲,夜间列车行进在丛山峻岭之间。忽然他隔窗听见一座铁塔有异响,凭经验感觉系地脚螺栓松动所致。于是他匆忙在前方小站下车,趁着月色,沿线路巡查,找到那座铁塔,修复后,再次登车回家。他写的老工人自然是高大上的英雄,我1966年捧读时,对刘兄出神入化的文笔佩服的五体投地,并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勤奋写作,有一日也能为无产阶级的文学事业增光添彩。

    尽管刘兄的文字巧夺天工,但百密总有一疏:车厢内虽然视野开阔,但毕竟夜半又隔着两层玻璃。老工人的耳朵如此敏锐,真的犹如天神一般;春节前夕天寒地冻,贸然下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怕被冻毙?回家探亲,线路检修专用工具从何而来?中途下车,随身携带的行李包裹衣物又寄存在何处?出于对刘兄的敬重,我三缄其口,将这些问题深藏在了心里。

    我正式开始写小说,是在文革刚结束的时候。经过十年的文学准备,1977年初,我牛刀小试,将一篇小小说径直寄到包头文联主办的文学期刊《鹿鸣》,然后就度日如年地等待人家采用的消息。

    记得我的那篇小小说名字叫《觉悟》。是写一个县长,在一位女下属的诱惑下,一时糊涂上了床。当他把生殖器插入的那一瞬间,突然想到了自己是共产党员、想到了组织上多年来对自己的培养、想到了毛主席1960年有半年没吃肉、想到了为革命出生入死的战友(几个想到,全是从革命文学《欧阳海之歌》里学来的,在此声明,不敢掠美)。毅然把生殖器拔了出来,从该女的肚皮上爬起,整装离去。

    大约等了十几天,编辑就约见我。说我文笔不错,小说立意也可以,就是情节有点荒唐。革命领导干部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哪能没有一点抵御诱惑的能力,轻易就和人家上床?既然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整装离去也枉然。

    编辑问我,小说《我承认我最怕天黑》你看过吗?我说没。他告诉我,小说说的是一个临时工夜半钻进窗户欲强暴一个白领。最后的结尾是,当临时工再次爬进窗户后,邻居报了警,这个白领反而为临时工打掩护。这样的结局一般读者绝不会猜到,包括一直想占白领便宜却始终没有得逞的白领的领导,这个领导也恰是临时工的亲戚。但是,当你从头至尾看完这篇小说,反而觉得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人家的小说虽然也涉及性事,但明显比你要技高一筹。因此他诚恳地规劝我说,如果想发表必须另起炉灶、弃旧图新。

    他还说:“文学即人学,小说重在写人物,小说创作的中心任务就是要塑造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而塑造人物形象离不开完整的故事情节和一定的生活环境。所以人物、情节和环境是小说的三要素。

    “小小说讲究压着写。一个秘密,到最后才揭开,是最好的。要出人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小小说创作不能太刻意了,刻意的创作是用尽心思强迫自己制造出来的。这样的作品往往就是呆板、做作、不鲜活、缺少生命力。小小说不能刻意追求欧亨利式的结尾,让整篇作品生拉硬扯地去为结尾服务,读后如同吃了夹生饭。

    “随意是小小说创作的一种境界。随意是一种洒脱,是凭借自己的遐想信手拈来的灵丹妙药。“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无论是小桥流水,老树昏鸦,还是大江东去,千古风流,都要顺其自然,超凡脱俗。”

    此外,他还讲了有关视角调控、人物设置等问题的诸多技法。他说:“小说的核心就在于故事情节的构思。而没有冲突就没有故事、没有故事发展下去的动力运作机制。当一个人物出现了‘渴望’,你又必须给他设置一个‘障碍’,这个‘障碍’的力度必须越大越好,当然,‘渴望’的力度也要相应地呈正比例上升。当你的‘渴望’与‘障碍’都达到一定的强烈程度了,那么你的故事就具备‘戏剧性冲突’这一要素了。”

    他最后说:“而你的故事呢,情节过于简单,没有写渴望、没有写冲突、没有写行动、没有写情感。故事情节始终没离开男女苟合,而此事又决定你不能过分地描摹,如果仔细刻画,就成了现代版的《金瓶梅》了。结论:此事极不宜入文!”

    该编辑对我好生启发训导后,又把他刚收到的一篇小小说推荐给我看。并说:“你看看人家同样也是写县长,人家咋就写的这么生动?”记得那篇小说叫《老县长轶事》,作者是包头九原区的一位乡镇干部。经回忆,内容梗概如下:

    隆冬已过,刚满六十岁的老县长便主动申请离休。很快,市委组织部老干局下达了批文,文件发到县委,一切顺顺当当。谁知老县长来到县委,因儿子转干一事,突然变卦,拗着不肯办理离休手续。于是,一些好管闲事的人,便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两天,方圆仅三公里的小县城就沸腾了。大街小巷、茶余饭后,人们各抒己见、议论纷纷: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别听他平时嘴上说得好,装成一副廉洁的样子。可到了关键时刻,谁不往自己身边扒?”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在位时不为子女着想,离休以后,还有哪个买他的帐?”

    “老县长几十年如一日,办什么事都很讲原则,也都先为别人着想,从来不沾半点‘私’字,该算是一生廉洁的表率了。怎么也不会想到,快离休了,他还去办糊涂事。人啊,真不可预料!”

    “老同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离休前,想把儿子转干的事解决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事情很快传到区里,区委组织部正准备组织调查组调查此事,老县长却送上门来,将一份不肯办离休手续的声明交给部长。声明中写道:“……县里为照顾老干部,在最近这批工人转干指标中,挤出一个指标来解决我儿子的转干问题。这是不符合规定的。……如果他们不把这个转干指标收回,我就不办理离休手续。”看完声明,部长沉思良久,才从嘴角缝里漏出一句话来:“你啊,还是老样子!”

    我看完后,对编辑说:“其实,我写的那位领导更值得敬佩。一个男人突然中断性行为,那得多大的自控力?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谁能做到?”我反问编辑:“换你,你能做到吗?”编辑说:“做不到。换我,就是屁股上扎上刀子,也得先干完再说!”几位编辑捧腹大笑,一位差点把椅子倾倒,摔将下来。

    后来,在编辑的耐心启发与循循善诱地帮助下,我幡然悔悟,革故鼎新。彻底放弃了原先错误的写作思路,终于写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篇里程碑式的小小说《请客》: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今天厂长要请我吃饭,让我受宠若惊了。
  
    下班后我赶到了厂长约好的蒙达酒店。推包厢门开门一看,计财科的小刘、人事科的小万、业务科的小肖和几位副厂长早就到了。我站在门口,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厂长这请的是哪门子客?
  
    厂长看我还站在门口,急忙招呼我入座。我看了看空着的唯一的一个位置,把椅子挪了挪,侧身落座。
  
    今天来的这几位,有的几次被评为行业、市里的先进,有的办事果断、干练,有的领导能力和协调能力都很强……总之,是全厂这次竞争科长的强手。我虽然向厂长送了一份大礼,心里还是没底气。我素来人称铁公鸡一毛不拔,都舍得花血本,难道他们几个是吃素的?谁知道他们又花了多大的血本呢?
  
    厂长的话把我拉回到餐桌上。厂长说,来,我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你们都是精英,应该得到重用。他看看几位副厂长说,以后如果我走了,在提拔任用上,应该重点考虑他们几个。厂长又一一点着我们几个说,等会吃完饭不要走,我一人发一份礼物。
  
    厂长的礼物袋子都鼓鼓囊囊的,还很沉。回到家里,我打开礼物袋,不禁大吃一惊,这不是我送给厂长的那几盒人参蜂王浆吗?连包装都没拆开,就完璧归赵了。
  
    一月后,任命书下来了,上任的不是厂长请吃饭的几个,而是工程技术科的业务骨干小赵。


    这篇文章经编辑认真修改后,发表在1978年的《鹿鸣》上。第几期我已忘了,那本杂志后来被表姐用来剪了鞋样子:




    后记:

    其实在《请客》大获成功之前,我还写过两篇小小说。依稀记得一篇的大意是:台风来临,半夜山洪暴发,乡长穿着女内裤组织群众转移。县长赶到听汇报,看到乡长裤边露出一截安全套,当即表场:“好!再急的事也放下!我们就是要提倡这种作风。”这篇小说的初稿,没有寄出,就被几位文友给判了死刑。只记得他们看完后笑得喷饭满案、以头抢地。

    还有一篇,大意为:甲乙两县县长同时上任。甲县长抓紧带领全县修缮水利工程,数月,高质量竣工,乙县则无动静。夏天,洪水至,甲县固若金汤,乙县四处汪洋。乙县抗洪抢险,记者云集,县长频频在救灾一线出镜,名声大振。数月后,乙县长提升副市长。甲县长悟然,从此不修水利,盼望下一次洪水。此篇也被《鹿鸣》的编辑毅然枪毙。

    此事足以说明,我在文学的道路上,羊肠九曲,斗折蛇行,备至艰辛。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5/6 5:57:03 编辑过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百信参要网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编辑室QQ:3414864380,邮箱:[email protected]百信参要网
分享一下
百信参要网
订阅本站
百信参要网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
《百信参要网》只提供交流平台,所有信息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QQ:3414864380